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地城之心的崛起》第十四话 恶魔之善

《奈芙兰德战记-地城之心的崛起》

devil1019

第十四话  恶魔之善

身穿黑斗篷的女人在鲁莫尔和胡戈对视迟疑的时间里迅速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等两个粗糙的大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早就脚底抹油没了踪影。还真是有几分仗势的意味,结果怂得比谁都快。

鲁莫尔的孩子们从父亲和胡戈叔叔那茫然的神色与僵硬的肢体动作里反应过来,这原本应该公正的复仇和为民除害似乎并没有起到理想中的作用,反而可能引来了更大的麻烦。姐弟俩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但看到满地的碎片,和沮丧的卖花女孩,她们默默地蹲下来,将碎片一块一块地捡到一起,这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了。

卖花女孩对她们说谢谢,还是我自己来吧。

兽人武僧对卖花女孩道歉,请她原谅自己与同伴的鲁莽。卖花女孩说这不怪你们,生出毒瘤是这座城自己的事,外来者们有心帮助本地的人已经是很好了,可是,只要一天不从城里根除,本地人和外地人都会深受其害,我们每天都去教堂虔诚地祈祷,为什么波涛之主不愿聆听我们渴望安宁过活的卑微愿望。

他们注意到周围本地人那复杂的目光,似乎是在说“这样没有用的”、“一次的驱赶和教训无法让我们从噩梦中解脱”、“没有连根须都一并铲除的能力,就不要随便招惹他们”之类的埋怨,那是一种连愤怒都不敢的极度憋屈与丧失反抗勇气的低落。在这种满溢着负能量的目光注视下,精神上一下子打蔫的鲁莫尔一行,带着不怎么愉快的心情以及些许负罪感,离开了浪行者街道。

他们又在别处绕了两圈,确定身后没有被跟踪,才迅速地往他们住下那个便宜旅店移动,带着孩子的话,晚上还是别轻易出来乱跑了,万一被缠上了就麻烦大了,果然还是快点离开帕斯卡港比较好,干脆明天就去问有没有去安雅兰馨的船,越快越好。

走到距离旅店还有一个街区的时候,牛头人战士忽然停下了脚步,连忙喊鲁莫尔一家先等等。
“我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你是说……”

胡戈从胸甲里摸出自己视若珍宝的匕首,匕首从外表上看起来依旧没有什么特别,朴素到不能再朴素。
“它好像涌出一股能量,在我胸口刺了一下。每次这样的刺痛传来,都是危险就在四周的提示。”

他们以前就经历过胡戈这把奇妙匕首预警的场合,所以见怪不怪,甚至建立了一种信任。珐莎很快反应过来:“这所旅店大概不能住了。帕斯卡港的地痞们应该是有组织的,像我们这样衣着朴素的外来者一看就不能住好的旅店,所以只要稍微动作快,一打听就很容易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落脚。”

“说得没错。”这时,四周飘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说的是和珊瑚海之梦号上那些船员相同的语言,只是一时间没法判断声音的来向。他们环视了一圈,才在一桩房子的房顶上看到身着黑色斗篷的人。没错,就是那个踢得地痞们满地找牙都来不及的女人。“好巧,你们也是住‘莱锡的木桶小屋’这家店?”

“啊,是的……302号房。”兽人武僧愣了一下,脱口就说出自己的房号。

“407号,看样子你们是比我后入住的。”黑色斗篷的女人从房顶上轻松地落地,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坠落的冲击。“我觉察气氛不对,和你们一样没有靠近,刚好旅店的伙计外出买东西就抓住他问了一下,他说旅店的外面分布了七个,旅店一楼的用餐区有十个,你们一旦进去了就很难出来。所以我建议你们最好别进去,至少对小孩子来说,非常危险……还有什么行李在里面吗?”

这个时候,就想想,一场海难已经冲走了他们原本所有的行李和积蓄,而现在的几百块都是随身携带的:“没有的。”

“走了,换家店住。让他们在这里扑个空。”

所谓的换家店住,还真不是字面意义上的这般容易,接连找了两三家平价或者廉价的旅店,店主要么是推说房间满了,要么就是明说多多奇亚的手下已经来威胁过不能收纳你们入住,敬请理解。

“看样子只能去买两个帐篷,在城市不起眼的地方将就一下了。”胡戈数了数自己的钱袋,他的个人资产目前只剩下可怜巴巴的120第纳尔。“刚才我去百货店问过,一顶三人帐篷要60第纳尔,双人帐篷40第纳尔,一卷被褥要20第纳尔,算下来我们至少要花费140第纳尔。如果明天就打算去搭乘前往安雅兰馨的船,到底有没有买帐篷的必要?”

家庭主妇认为有必要:“我觉得还是有的,首先不一定明天就能顺利找到船,还有,到了安雅兰馨,我们也需要自己张罗一个落脚点。反正其他行李也没有了,背两个帐篷和两卷被子也在负重承受范围之内。”

鲁莫尔沉重地呼出一口气,肩膀塌了些许:“呼,那还得幸亏好心的船主先生赠与了我们800块钱。在这种窘迫的时间,这简直就是一笔可观的旅费,但愿前往安雅兰馨的船票没有涨价。”

听到他们的讨论,女子忍不住询问他们:“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们遇到了海难,有幸被一艘来这里的维拉克鲁斯的大船救起。好心的船主送给我们800块,帮我们度过难关。原本打算攒点钱去安雅兰馨,所以才选择住最便宜的旅店……没想到一时头脑过热……哎。”

“原来是这样……但至少你替我和那个女孩解了围,谢谢你,好心的先生。”

“这就不用了,当时的我……可能心里更多的是想把自己受欺负的愤恨找他报复回来,所以,并不是什么高尚的举动。”

“过程不那么重要,别太自责。现在该考虑的是眼前的问题……唔,”黑色斗篷的女子转向柜台的老板,手里变戏法似的摸出一个面额为20第纳尔的银币,“老板,我想花点小费用问你几个问题,行吗?”

老板迟疑了一下,看着那枚银币,最终点了点头:“那就请在20的金额以内询问吧。”

“这座城的旅店,有没有不受多多奇亚威胁的?档次不限。”

“若论最安全的话,那我就给你们推荐‘阿斯特莱雅’酒店,这是海商王科斯塔家的产业,多多奇亚就算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涉足自由贸易联合群岛统治者的地盘。地址在……这里。”老板很娴熟地从桌子下面摸出帕斯卡港的地图,“猎潮者大街12号。本城最好的酒店,包您满意。消费档次的话,标间120第纳尔一晚,三人间的话150,入住的话早餐免费。”

“好的,我没有问题了。”她点头表示满意,随即扭头对鲁莫尔一家说,“那么就去阿斯特莱雅酒店,跟我走。”

“可是,我们住不起……”那么奢侈的酒店。就算是在洛克多尔大陆上最有规模的城市,旅店最好的待遇就是熏过草药香味的裂蹄牛皮铺的床,精致骨雕做的水杯,随叫随到的侍应生,至多配上应招女郎的特殊服务。牛头人战士一听到这住宿费一晚就要花光他口袋里最后一分钱,他几乎憋屈地耷拉下耳朵和眼角,整一个大写的舍不得和心痛,毕竟是自己搬了一下午肉豆蔻,以及遭受了其他工人歧视和欺负才挣来的。

“都说‘跟我来’了,你们还想那么多干什么。看在今天的事的份上,我不忍心看你们露宿街头被人套麻袋打,或者是打晕绑起来卖到哪个不知名的地方当一辈子奴隶苦工的。就一句话,信我的话,就跟我走。”言毕,黑斗篷的女子爽快地迈开了脚步,坦然地向店门走去。

牛头人和他的朋友们迟疑了十秒,胸口的匕首并未发出警告的提示,他们这才快步跟上那个神秘女子的身影,走向了猎潮者大街。

路上并不沉默,他们彼此做了自我介绍,气氛轻松,神秘的女子自称叫做“薇拉·艾德娜尔”,是来这里旅游,休年假的苦劳公务员。

“所以,你对那些恶棍才会那么狠?”牛头人问她,是不是因为职业问题所以才憎恨这种搅乱社会治安的地痞流氓。

“这要是在维拉克鲁斯,刑期起码从三年起跳。他们所勾结的警备队的人同样会被处理,睿智的狮心王是不会允许德行败坏者安逸地坐在管理职位上的。所以,看到这些垃圾,着实污人眼,搅扰我出游的好心情。”薇拉将自己手提袋里的零食,葡萄干和炸虾分给鲁莫尔的孩子,孩子们欢喜地接过并向她说谢谢好心的大姐姐,一听到“大姐姐”而不是“阿姨”,薇拉还愣了一下,随即笑逐颜开地让他们等等,在路边给孩子们一人买了一串棉花糖,并夸奖他们家教真好。珐莎在心里感慨,果然临行前给孩子们补一下外出礼仪是正确的。

“呃,恕我冒昧,薇拉小姐。”牛头人斟酌了一下词句,“你既然住的起这座城里最好的酒店,还盛情邀请我们……我们是很感激……”

薇拉伸手示意他不用把后面的句子忐忑地说完:“我知道你在好奇什么,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还会去住‘莱锡的木桶小屋’那种便宜旅店?”

“呃,是的。”

“旅游旅游,就是什么都要感受和体验一下。我在维拉克鲁斯的某行政单位工作了十几年,几乎全年无休,要论待遇,什么好的酒店都可以住,唯有想在单独旅行的时候抛开过去的一切,体验一下平时几乎没有经历过的朴素生活。比如,什么都靠自己,没有下属,没有仆役,端茶倒水都要自己来,睡在不经常清洗的、有个各种气味的床被里,听着夜里老鼠吱吱叫的声音,醉汉吆喝的声音,猫头鹰咕咕叫的声音,很庆幸这样的环境下我也睡得着。没什么事做,就跟旅店里的常客们打打牌解闷,听一下自由贸易联合群岛最近发生的事,这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原来如此,一种‘逃离过往’的方式。旅游本来就是重在感受。”牛头人点了点头,同时从中感受到中间彼此巨大的生活差异,“我以前从来没有离开过蛮荒的洛克多尔,所以才拜托鲁莫尔带我们出来,看看大海、岛屿和异国,为此我们攒了好久的钱才得以成行。却没想到命运要我们感受‘劫难’和‘磨砺’,同时又赋予我们遇到好心人的‘幸运’。”

一路攀谈着,他们来到了热闹的猎潮者大街,这里是帕斯卡港最繁华的地方,连道路都比浪行者街道宽了不少,夜幕降临,整条街道被点亮的晶石装饰灯照耀得五彩霓虹,第一次来的牛头人还有鲁莫尔的妻子和孩子几乎被眼前的一切吸引,乱花迷眼,连迈步都有些不舍。

兽人武僧得意又开心地对挚友和妻子孩子们自夸到:“我就说吧,这里很漂亮,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带你们来总是要见见市面!”

来自维拉克鲁斯的公务员则不屑一顾,圣都-特诺奇蒂特兰的夜晚热闹到什么程度,岂是这种岛屿小城可比的。不过,她对从洛克多尔来的乡下人的反应表示理解,他们有些人一辈子都难得离开过那片蛮荒的大陆,到外面来增长见识,所以,这是勇敢的第一步,就不要去用比较来泼人家冷水了。

猎潮者大街12号,阿斯特莱雅酒店是整个城市唯一一座上了六层的建筑,五星级标准,门口的立柱是神殿式样,两段台阶的中间平台上屹立着海神的雕像,这里所有的酒店服务人员都身着蓝色的西服与白色的裤子,颜值不错,迎来送往,忙得不亦乐乎。

一行人踩着红地毯走到酒店门口时,一位侍应生碎步上前,询问旅客们是要住店,还是找人。

“住店。”

“……”侍应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若是面前这个身穿黑色镶金边花纹斗篷的人类女性,她要住店没有任何问题,而后面跟着的,穿着朴素,稍微有点劳动痕迹,甚至还弥漫着些许肉豆蔻气味的兽人和牛头人,说是要住店,怎么都让人觉得,他们连踏入这酒店的资格都没有。“请问,这些……客人,是您的随从吗?”

随从这个词还是斟酌之后的委婉说法,尽管如此,换做别的敏感的客人可能还会嗔怪侍应生你不长眼,我这样的贵客怎么会有衣着品味如此贫民随从。薇拉并不介意侍应生如此看待并揣测眼前的景象,温文尔雅地回应到:“他们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同样要住店,住宿费我来结。如果因为衣着问题而有失体面,我对此感到抱歉,他们会保证不弄脏酒店的任何一处,并遵守酒店的规矩,稍后我会呼叫客房服务帮他们换一身体面的衣服再去就餐。现在我急需订下房间安顿他们休息,这样可以吗?”

毕竟是海商王家酒店的侍应生,怎么都是机敏一些,他并不固执于与客人争执,有些客人就是那么深藏不漏地有钱,只要是尊礼懂法、通情达理的客人,侍候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好的,这位客人,请随我到前台登记。”

前台负责登记的小姐请这一行人拿出护照,薇拉爽快地从口袋里拿出封面为深蓝色,有着金色狮子图案以及维拉克鲁斯国名的护照递给了她。后面几个人则尴尬到了,因为住宿便宜旅店不需要这些登记身份的繁琐手续,而且洛克多尔大陆的情况,每个人除了佩戴所述氏族或者部族的徽记之外,没有什么很有实效的证明身份的记录,除了族谱。

薇拉询问前台小姐,没有护照的客人如果需要入住会是怎样的流程,对方回应说,您稍等,我去请示一下酒店经理皮克洛·科斯塔先生,请客人们放松并稍候。

一分钟后,酒店经理皮克洛先生从办公室来到前台,这是一位大约有50岁,头发微白的中年男子,从头到脚显得非常有气质,矜持优雅,脸上带着服务业的标准职业笑容。他了解简单情况后,对薇拉说,我们偶尔也会遇到来自洛克多尔的客人想要下榻本店,没有护照的话,登记名字即可,但要让有正确身份信息的客人作为保证人,并交付每人500第纳尔的住店押金,退房时会退还的。

500第纳尔一人的数目让鲁莫尔他们简直快懵圈,就算这笔钱是要退还的,对眼下的他们来说也是可观的大数目。正在他们觉得有些眩晕的时候,薇拉则爽快地拿出一张黑色底、银色魔法阵纹路的卡片,对前台小姐说,没关系,刷卡,劳烦你登记一下他们的名字即可。

房间定妥,接过房间钥匙,侍应生带他们去3楼的客房安顿下,薇拉嘱咐他请最近的裁缝店老板来,为这几位客人定制合适的新衣服,又手把手地教他们使用房间里的新奇玩意。

对于从来没有见过这些闪闪亮亮,高贵华丽的新物品的蛮荒之地来的人,他们对这一切都充满了小心和好奇。胡戈知道自己力气大,于是很小心地搬动水龙头的方向,看着清洁透亮的水哗哗地流下来,他欢喜地大叫起来:“鲁莫尔!快来看!这是什么召唤水元素的魔法!”

兽人武僧把一块海绵砸到挚友脸上。他不是不能理解对方那种在艰苦地区生活惯了,此刻见到天堂的心情,他自己也是生平第一次住到这么高级的房间,何等幸运:“自由贸易联合群岛的魔法已经能够做到从蓄水池自动引水到需要水的家庭和其他地方,而且都是清洁可直接引用……好了别玩了,赶紧打热水洗个澡,薇拉小姐在等我们清洁完了去吃晚饭,我们不能给她丢脸。这里的裁缝店真是了不起,这么快就给我们送来了合适我们的质朴、崭新的衣装,总是让她为我们付钱,这太不好意思了。我在安雅兰馨受到的教育是‘受人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总得……做点什么。”

“不如,我们去询问她,有什么我们可以报答她的地方吗?”

自由贸易联合群岛的食物以海产为主,佐以饲养的牲畜。薇拉并没有订非常豪华的高档大餐,而是请厨师做一些档次适中的料理,分量要加足,这样比较照顾被邀请者的心情。她问牛头人和兽人要不要来点酒,他俩齐刷刷地摇头,怕喝酒误事,给人难堪,她只好对侍应生说来点好喝的果汁。

“……你们说如何回报我?让我想想。”

她停下刀叉想了好一会,纠结的眉头让人看起来要么是她想了很多,要么是难以抉择。
“说实话我不知道该让你们如何回报,我之所以给你们帮助只是因为我对那些地痞的嚣张心中不悦,而你们刚好教训了他们,算是替我出个气,外加我自己的率性而为……你们有这份感恩之心我很高兴,不愧是来自洛克多尔大陆传统部族的人。我这次是出来旅行散心的,只要能散散心,结交一些萍水相逢的朋友,就会高兴,不如你们多说一些自己故乡的事吧,我没有去过那里,对那里还有很多好奇。”

这顿饭差不多吃了一个小时,他们说了很多很多,薇拉也问了很多很多,请客的主显得非常轻松和高兴,给他们加了两次菜。

正在尾声的时候,餐厅之外的大堂忽然传来一阵不太对劲的嘈杂。薇拉麻烦侍应生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帕斯卡港警备队第二支队长裘卡带着自己那一打的下属外加两三个打着绷带的人出现在旅馆大堂,两三个打着绑带的人里其中还有一个戴了口罩,贼眉鼠眼地躲在警备队支队长身后打量着往来酒店大堂的人。

酒店经理皮克洛·科斯塔先生正在跟裘卡队长争论些什么,大意是酒店内有故意伤人的嫌疑人入住,要求搜查。而经理先生则始终很反感这个跟地痞沆瀣一气的警备队队长,在他眼里,这种人的鞋子就算再干净,都担心他踩脏了酒店的红毯,而且随便搜查海商王家的产业,是不想混了,还是找谁借了几个豹子胆?

自由贸易联合群岛就这么几个岛,大家难免转来转去都有姻亲关系、狐朋狗友关系、裙带关系等等,所以垃圾能混个小官当当也不奇怪了。即使当了官,跟披着一身光线皮的鬣狗没有任何区别,永远也不配跟狮子相提并论。

皮克洛先生冷漠而高亢的言语在整个大堂里掷地有声:“我说了,只要有自由贸易联合群岛代理执政官丘威尔·科斯塔阁下签发的搜查手令,就让您在本酒店随意搜查。否则的话,请回吧。”

科斯塔家的人不是随便能动的,在海商王的地盘上做点啥都容易惹出事端,裘卡知道,身后受伤的地痞们也清楚,可是他们忍不了殴打自己的人可能躲在在酒店里寻欢作乐自己却无可奈何地在这里咬牙切齿……特别是那个戴口罩的,连咬牙切齿都做不到。

警备队队长赢不了老皮克洛炯炯有神的坚决目光,只好转身跟口罩男伸手,口罩男愣了一下,裘卡小声地骂他猪头,连活动经费都懂不起,还要老子给你撑腰?口罩男只好赶紧将自己一口袋的银币悉数奉上。裘卡转身改了个口气,带着虚伪的和善:“既然公然搜查会给阿斯特莱雅酒店带来不良影响,那就算了算了。这样,经理先生,我和我的属下很久没来这样高档的酒店消费了,今天在这里新年聚会一下,可否?”

“这倒不限。也请裘卡队长阁下约束属下,不要影响到本店客人的就餐。”

“一定、一定。”

收了客人的小费就要尽心为客人服务,侍应生冷静地回报了付钱的金主,金主满意地说,感谢你,我知道了。侍应生又问她:“需要我告知皮克洛先生,绝对保证诸位的人身安全吗?”

“这个需要加付费用吗?”

“不用,只是特别情况特别处理,本店的宗旨和理念是让客人宾至如归,而不是无家可归。”侍应生这句讨喜的话宽慰了忐忑不安的洛克多尔居民,他们这才放松了一些。

侍应生说完就礼貌地退出雅间,轻手将门带上,穿过酒店大堂来到另一侧的咖啡厅,经理先生正在逐个安抚受到影响的客人们,并向他们保证科斯塔家的酒店是不会允许与地痞流氓混在一起的所谓治安管理者随便乱来的,刚刚的些许嘈杂请大家多多包涵。

曼弗雷迪船长一行已经吃完晚餐,在咖啡厅休息,表示对于刚才的小骚动不以为然。这时,侍应生过来找到皮克洛先生,低声对他说,薇拉小姐让我转告您,还请本店保证她们的人身安全以及入住就餐不受干扰。

皮克洛先生镇静地说我知道了,这时,曼弗雷迪船长脸上的那块疤突然狰狞地动了一下,语调也悄悄提高了一个八度:“薇拉?请问一下,是不是薇拉·艾德娜尔这个名字?”

“本来,我们有义务为客人保密,但是您如此爽快地说出了她的……”

“经理先生!请带我去见她!”曼弗雷迪船长忽然激动地一把抓住了老先生的肩膀,神色凝重,并低声说到,“我保证,目的跟那群混蛋绝对不一样,因为她是……我们的上司。”

“既然曼弗雷迪先生这么说,那我这就带您去见她。”常年跑自由贸易联合群岛航路,每次都预定下榻此地,珊瑚海之梦号的船员们算是熟客,影华卫队成员的身份对于皮克洛先生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他们彼此尊重,互有好感。

伴随轻轻的敲门声,酒店经理的声音响起,询问是否方便进来,得到允许后,他走进来,先询问诸位对于本店的菜品是否满意,应答一番后才小声询问薇拉,您是否认得一位叫做曼弗雷迪的人。

“曼弗雷迪·瀑征,珊瑚海之梦号的船长。”她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个名字。

“他请求见您,就在门外。”得到薇拉的点头认可之后,经理先生将其引进了雅间。

熟悉的面孔令船长先生既是激动,又在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他本能地应该给主君跪下行礼,走进房间的时候却赫然看到被自己的船救起来的面孔出现在这里,背后突然像被针扎了一样,那一瞬的心情有些复杂,膝盖都僵得没有跪下去。本来,影华卫队的商船按卫队管理规定是不应该搭乘特别许可之外的成员,这次半民间化为红榴家服务,那么谁要上船那也得洛恩或者艾莉娅点头说好,但难免在海上航行的时候会出于人道主义搭救遇难者并将其带到最近的港口,从不会提及自己是隶属影华卫队的成员。

而不知道怎的,主君居然和这几个被救的幸存者在这家酒店里吃饭,这算是怎么回事?是在等待自己的解释吗?

这时,兽人武僧一家都齐刷刷地站起来,惊讶地喊出他的名字,并对请客的主说明:这就是搭救自己的好心船长。

薇拉·艾德娜尔——或者应该说是普拉菲尔枢机卿微笑点头表示我知道了,你们坐下好吗,曼弗雷迪,这里有凳子,你如果不忙的话,稍微待一会可好?

作为下属,他绝对不敢说半个字的“自己很忙”,哪怕自己的船着火了沉没了,而且被一贯严肃的主君这么客气地邀请,简直从内心到身体都紧张得想打冷战,可是转念一想,主君不希望在这些外来者面前暴露身份,那么自己就要配合她演好,于是这才放松了一点心情,权当做戏。

被邀请的客人们复述了一下自己在海上的遭遇,又感激了一番曼弗雷迪船长的搭救,最后,话题回到了不识相的帕斯卡港警备队在几个地痞流氓的带领下居然敢到阿斯特莱雅酒店堵门这事。

曼弗雷迪船长很不高兴,手中的核桃发出外壳碎裂的危险声音,脸上伤疤的狰狞程度翻了一倍。这样的神色让鲁莫尔他们很不安,令恩人如此不悦,自己怎么说都心中有愧。正当他们说着道歉的话语时,船长大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这不是你们的问题,有些恶犬,看到肉包子就想凑上来。他扭头问上司,是希望我温和地帮你们解决问题,还是粗暴点。

“能让他们自行离开是最好了,我们总不能给这么好的店添麻烦。”枢机卿轻描淡写地说道,曼弗雷迪迅速领会了精神,脑子里刷地一转,又跟着大家寒暄了几句,说暂时告辞回自己船员那边了。

出门后,曼弗雷迪当即从口袋里掏出800第纳尔拜托了老皮克洛先生,劳烦您找个借口给那些人加点餐,多拖住他们半个小时。老先生和蔼地笑笑,表示我这个从侍应生做起的人,劝人喝酒还是去安雅兰馨特别锻炼过的,船长先生您慧眼识珠啊。

回到酒店内咖啡厅的船员包房,曼弗雷迪向诸位宣告了枢机卿就在这家酒店的消息,所有人都稍微有些吃惊,大概吃惊的原因是找她居然如此顺利。

杰罗姆嘴边的草莓啪唧一声掉到地板上:“任务这么快就完成了完全没有挑战性……令人好意外!”

老汉斯拍了拍杰罗姆的肩膀,将抽完的雪茄头放进烟灰缸:“所以大家才说,主君是很体恤下属的。哪怕她只是一时负气出走,也不会让我们好几天都像无头苍蝇一样着急地乱转。”

船长又说了大家救上来的几个幸存者刚巧给主君在浪行者街道解围,被地痞们报复,追得无处可住,主君招待他们在这里下榻,却被地痞们带着警备队的人堵门到了酒店。只是主君不希望在这里大动干戈,所以才没有亲手处决那些冒犯她的人。

“妈的!作大死啊!”杰罗姆激动地从沙发上弹起来,“这些人是不是想被割开喉咙拴在船屁股后面用来钓青鲨?!”说着,他当真去摸了腰间铭刻着卫队徽记的匕首。这种条件反射并不奇怪,影华卫队是完全根据对普拉菲尔枢机卿的个人崇拜而建立,信仰不坚者和无信者是不会收的,因此,捍卫枢机卿的尊严和权威这个理念深深地根植在队员们的心中。

“哼,听说自由贸易联合群岛的黑市里有卖活人做成的肉身船首像?”船医先生饶有兴致地吃着甜点蛋糕,并意有所指,“我以前听说过简单的制作方法,可惜没有什么素材来让我创作一番。”

“好了,大家冷静一下,现在不是讨论如何把他们往死里整的时候,枢机卿要求我们温和处理,赶走他们就行。我已经拜托皮克洛先生拖住他们半个小时,杰罗姆,卡尔迪,跟我来,汉斯你们继续留在这里就行。”

被点到名的跟船长走了,剩下的继续坐在咖啡厅里等待有趣的消息。

洛恩问剩下的人,这种情况常见吗?
大副和大家都摇摇头,小声说,这个要怎么说呢,出门在外难免会遇到一些憋气的事情,如何滑溜地处理在我们这里已经很熟,今天这情况还有点特殊,本来吧,为主君出口恶气就不应该用温和的方式,吓得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肝胆俱裂最好了。但人家既然特别点明了不要跟地头蛇们正面冲突,又要让这些人主动撤退,那么……等半个小时看戏就好。

地痞这边是十分确定那几个眼中钉就在酒店里大快朵颐,看老皮克洛那个花白狐狸殷勤的动作就知道了,那个黑斗篷的女人一定是个有钱的主。可惜不知道怎么下手,对方窝在餐厅雅间里就是不出来,门口附近还特别徘徊了两个高大的侍应生,连找茬碰瓷都没有机会。警备队长裘卡说,实在不行就明天专门在这附近巡视,不怕他们不出门,出了酒店,皮克洛那老狐狸就管不着了。

还没到20分钟,就有警备队的队员匆匆忙忙闯进酒店大堂,询问裘卡队长是在这里吗。
原来——警备队,这个支队长的办公室忽然起火了。火势又猛又急,门窗关的比较好,以至于大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办公室着火,等发现的时候,里面已经浓烟滚滚,燃烧的热量撑破了窗户玻璃,火苗和烟雾让临近的街道顿时变得纷嚷起来。

裘卡一边大叫着我的办公室一边发疯地往酒店外面冲,付账都顾不上,酒店高大威猛的侍应生及时扯住了几个人留下来付账,他们不敢不付。之所以让这个地痞的保护伞这么惊慌,还不是因为他的办公室里藏了一些跟贿赂有关的支票,贪污那些付给海盗的人质赎金的账目这些糟糕玩意。

珊瑚海之梦号的船员们早就集体走出包房,来到咖啡厅接酒店大堂的公共区域,看着那群地痞带来撑腰的警备队员跟着支队长带着手下还有狗腿子狼狈逃走的样子,一边议论纷纷,一边使劲憋住笑。

高阶法师卡尔迪小声对船长请求到:“……下次去捣乱的时候,恳请不要再去厕所开传送门了。”尽管阿斯特莱雅酒店的厕所也是装修堂皇,但在这里做秘密的事总是让人觉得有点……奇怪。

船长嘴角一歪:“好的。但至少这样比较近,能很快回到咖啡厅,从在场证明的角度而言,显得我们并没有离开酒店。”

晚上10点,确认鲁莫尔他们一家已经休息之后——在蛮荒的洛克多尔大陆上没有什么丰富的夜晚活动,他们都习惯早睡早起——雷诺·普拉菲尔召集了珊瑚海之梦号的船长船副还有客人们,问他们有兴趣听听自己这两天在岛上的见闻吗。

雷诺还特别去一楼大堂左侧的咖啡厅外卖区订了诸如爆米花等小零食给大家,一如她在国内开会时的风格。

很难得遇到枢机卿阁下这么清闲又平易近人的一面,更多的还是自己的好奇心在蠢蠢欲动,能让维拉克鲁斯的首席枢机卿亲自出马来获取的信息,一定颇有价值。反正维拉克鲁斯的人们不总是10点就睡,他们更钟情于充分利用时间,以及保持午睡的良好习惯。必要休息时间更少的凯希亚英杰自然不在话下,还有,它是有点喜欢这种裹了蜂蜜做出来的泡泡的玉米零食。

“是关于自由贸易联合群岛执政者——科斯塔家的事。事关最近发生的这一系列变故。”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3)
 
上一篇
下一篇
© 影月之霜殇|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