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地城之心的崛起》章节-祭坛恶魔的复苏(十一)

【PS:原创坑复健ING~】

《奈芙兰德战记-地城之心的崛起》


devil1019


章节-祭坛恶魔的复苏


(十一)

 

克罗米娅每日都要对种在宫廷后花园的那颗树种所生长出来的,形状古怪的树进行祈祷,这株仿佛恐怖故事里恐怖森林的象征物让宫殿里的园丁都心有芥蒂,它所需要的花肥很特殊,不仅仅是水和一般的养料,还有一些第二王子妃交给他们的不可名状之物,完全不能想象如狼似虎的夫妻俩到底在供养着怎样的植物,而且古怪的树会结出古怪的果实,他们亲眼过克罗米娅摘下果实,交给心腹般的法师们。

 

王子妃在全神贯注的祈祷中,听到了来自树中的神秘声音,只不过这一次并非启迪,而是警告:有一颗树种所依附的法师,他的生命消失了。

 

由这株植物所结出的树种与法师相依相生,法师们提供给树种少许的生命与灵魂的精华进行滋养,而它提供给法师们启迪与法力增幅,以及其他的一些法术效果。

 

克罗米娅立刻回到自己的法术室,开始查找是谁的生命讯号消失了。

洛拉维尔?!不可能?在高阶法师之中,他的防御魔法也算是……难道说,东都的精灵大法师们终于出手了?

 

谨慎起见,她在军营的边缘开启了传送门,用法术制造了一个自身的傀儡,迅速赶到了指挥部的办公楼,看看究竟是不是预想中的哪些个不稳定因素。结果,她看到了足足一打的不稳定因素——都在她合理怀疑的范围内。

 

这次,艾文莱斯特大公可没有借口抵赖了。

 

伴随低沉的、压抑着愠怒的声音,克罗米娅的化身出现在刚刚接手象征指挥权的魔法军符的众人面前,在场的人们除了雷诺,全都惊呆了,他们未想在掩饰和拖延之前就被反派头子抓了个现行。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没什么好狡辩的,提莫尔将米多利往身后一护,直率地占满了对方的视域。反应还挺快的,克罗米娅,你时刻在监视他们吧。

 

有点事情走了神,不然才不会让你们得手,精灵大法师们。

 

噗嗤,你需要看眼科吗?我从不用法杖捅死人。

提莫尔用自己的法杖在地板上顿了顿,强调一头一尾都没有任何血迹。

 

受到嘲讽,极为不悦的克罗米娅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背上心脏处的血口子赫然入目,任谁的第一反应都是用匕首捅的。

 

洛拉维尔在人前夸过他自己的防护魔法能达到大法师的水平,看来面对两位东都的大法师还是太勉强了。

随即,她将目光转向蜷缩在办公室沙发上根本不知道把自己往哪里放的前•监军官,声色俱厉地质问他是谁杀了洛拉维尔。

 

恩科里抱紧沙发扶手,哆嗦着嘴唇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唯恐自己马上被一刀结果了性命,无奈,他只能惊惶地大嚷出声——这个房间里谁最危险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也许法师之间太过了解,克罗米娅直观感觉此地实力最强应该也是大法师提莫尔,被这么一说才重新审视,一身连帽黑色衣装的雷诺才被她正视。

 

报上名来,刺客。你的主子是谁?

 

刺杀者的视线挑开帽檐的阴影投在她的脸上,格外阴冷。

雷诺•普拉菲尔,吾主加西亚并不想向你问好,第二王子妃。

 

加西亚……克罗米娅眯起眼睛,脑内迅速衡量局势——她和丈夫最忌惮的第三王子夫妇呢,如果真的是老四率领的反叛军在行动,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已经死了。女性大法师从鼻腔里重重地喷出讥讽的声音——哼,已经狼狈到需要一个未成年人来领导你们这些乌合之众了吗。

 

雷诺换了个舒服且更具挑衅意味的姿势,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总比一个伪王坐在篡夺来的位置上要名正言顺呢,而且这个伪王还是个吃软饭的。

 

那些风言风语动摇不了索洛伽是王位正统继承人的地位。

 

那么,他有胆量在黑暗女神的神殿里,当着所有在圣都的贵族和民众,与加西亚,或者是阿昆德拉亲王当面验证血统纯正这件事吗?

 

这……

 

不敢,是吧?看来,索洛伽应该告诉过你了,蕾妮的存在这件事。

 

就算是那又怎样,婴儿已经死了,去世的老国王夫妇承认我的丈夫是合法的第二王子,现在他就是合法的顺位继承人。

 

听到合法一词,大法师提莫尔就忍不住了,他心中的正义和良知被这女人口中的故作高尚的词语恶心到想要当场呕吐,天底下怎么能有这么脸皮厚过圣都城墙的人?!他摁住自己的胃,第一句话就提高了声调,让周围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用杀戮兄弟这种形式?叛国罪的情形,针对王室也有这么一条,你不会忘记了吧,克罗米娅。

 

胜者为王,法律从来都是为统治者服务的。我不信,我们提名的最高大法官有胆量回头来审判我们。

 

相对提莫尔文静许多的卡斯泰尔家的次子,米多利只是摇了摇头。

厚颜无耻都写在您的脸上了,王子妃殿下,比您的艳妆还要浓。

 

克罗米娅的化身将法杖在空中横划一瞬,声音比戏剧中的正派势力还要铿锵有力。

随你们怎么说,乌合之众们,圣都的军队,帝国大部分的军队还在我们掌控之中,除非你们立刻奇袭王宫拿下我们,否则,无论是沙都还是北都南都,甚至魔网之主庇护的东都,都难逃大军压境!

 

你也配提魔网之主这尊贵的头衔?

雷诺听到这话胃都要笑到抽搐,克罗米娅这番秀肌肉的话只能让她觉得跟小孩子炫耀自己的玩具一样幼稚不堪。

在他门下求学魔法,使用他缔造的的魔网恩赐的能量才走到今天,然而却大言不惭地说要用军队进攻他的故乡,散播战火和破坏,更重要的是,你现在又投到了谁的门下,使用着谁赐予的力量和学识,用来背叛莫德维拉呢?

 

在雷诺手中,橡子一般大小的章鱼微雕源自一颗果实,以法师们的侦测法术施加在双眼,就能看见那颗其貌不扬的小雕像犹如护符一样,呈现出魔法道具的特殊波纹。这颗果实出现在刺客的手里而不是法师的手中,让克罗米娅微微一惊,顿时握紧了拳头。

 

我没必要回答你。

 

说的也是,等你沦为阶下囚的时候,我会有很多机会来让你慢慢交待。

 

尽管虚张声势吧,如果你们真的能踏进圣都半步,早就向我们发难了,还用偷偷摸摸在这里夺回奥利维拉的金雀花骑士团?你们是害怕沙都索拉尔一夜之间沦陷在我们手里吧?

 

有些事情只是和凡人们一起努力才显得过程比较有趣,我喜欢跟他们合作,并且让他们有一个青史留名的机会,这是本人的一点点小小嗜好。

 

克罗米娅眼中黑色服装的“刺客”,其实她自己也怀疑面前这个人的服装不那么像是刺客——雷诺·普拉菲尔的手中,随着一声“外典招来”,一本金色的魔法书浮现在雷诺的手边。

 

对圣都的五层结界很自信是吗,如果你在王宫的窗边或者是阳台,你的法术研究室,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它们不过是比纸片还薄的装饰品罢了,连教堂里的彩色琉璃窗都不如。准备看着你的心里安慰彻底破碎吧,妄位者。

 

无尽空间的巡航者,永不沉没的暗黑船城,宏大之都,化作悬天之剑,跨越次元——

降临审判之地——不朽之星·莱尔冈缇亚!!

 

原本是白天多云的天色,依稀可见的蓝色天空和白色云朵顿时被什么东西在十五秒以内迅速遮蔽,它浓重而宏大,比日蚀更可怖,仿佛是死者角度所面对的漆黑棺材板,又像是女仆的熨斗,随时都可以熨平整座北方大陆上最闪耀的明珠之城。城市的街道上因为天色瞬暗而自动点亮了魔晶石的路灯,商铺和家宅也纷纷亮灯,人们惶惶不安地相互聚拢和拥抱,胆小的孩童躲到柜子里或者桌子下,妇女和老人们开始怀疑是否黑暗女神的震怒终于降临,这座都市,这个帝国,这片大陆,乃至此番世界,都将走向清算的终末。很多个意念不约而同地祈祷,不要因为统治者的罪孽深重就牵连我们。

 

现在,天蝎宫区域,对地炮门启动,目标锁定。

 

克罗米娅不敢贸然走到王宫的露台或者户外,她在法术室内透过水晶球和窗户看见外面犹如加速日食的天象般突然漆黑的天空,这时,笼罩圣都的五层结界那天蓝色的透明屏障就显得格外明显。从水晶球所反馈的影像,她看见若隐若现的云朵中伸出有着红色纹路的黝黑炮管,一共十五门,对准了圣都上空的结界。

 

开火。

 

只是仅仅一次的轰击,克罗米娅的耳畔充斥着某种玻璃碎裂的声响,有一股沉重的气压和波动一瞬间将她怼到了地毯上,险些碾碎她的肋骨和内脏,这一刻,她丝毫不怀疑,那些炮门接下来的轰击足够轻易地夷平圣都。

 

在她陷入震惊和失态的时间里,她的化身在遥远的军营里暂时失去了控制,眼神看起来呆若木鸡,又好像是被什么吓到了。雷诺悠闲地捧着她的书坐在了沙发上,甚至饶有兴致地哼起了小调。直到面前克罗米娅的化身露出惊恐和震惊的表情,气急败坏地质问她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重要吗,如果你期望的话,我甚至可以是那个死掉的蕾妮·索兰·狮心。

雷诺傲慢地回答她,同时,手指在外典的魔法书上跳跃,似乎是在甄选着某些饶有深意的魔法符文。

 

这个时候,克罗米娅发现她的发色和瞳色该死地像极了早几年去世的王后陛下。

 

等我护送加西亚踏入他的家门时,如果你们还有勇气不逃之夭夭的话,也许我会告诉你的。但是现在,我已经厌倦了你出现在我的视野内。

 

被称为外典的魔法书开始用童谣的调调和小女孩的声音开始唱一首歌。

 

稻草人树立在夏天的稻田,被热浪淹没,来自太阳的憎恨,在暮色的火烧云中,将你点燃~

消失吧,虚伪的人形~消失吧,无心的假身~

晚风卷走余烬,空无一物,空无一物~

 

克罗米娅的化身在歌唱的过程中从脚到头开始,犹如几乎可以乱真的人形,开始固化为淡蓝色的石雕,然后变成火红色的燃烧之碳,最后燃尽,变成了一堆毫无意义的灰尘。

 

提莫尔没说话,但他心里清楚,大法师级别的人使用化身法术,虽然因为距离的原因,在操控上会直接降低化身本身使用法术的能力,但至少会反映出本人实力的一半,然而雷诺·普拉菲尔用那本外典所吟唱的法术,毁灭她的化身就像是神祗碾死一只臭虫一样轻松。这么想来也没错,她现在应该正在代行海拉的权柄,是不可违逆的存在。

 

“看来你所倚仗的邪门歪道并不能护佑你多久,愚蠢的女人。想不想立刻拿下圣都,只是我一念之间的事情。尽管去祈求你那不知名的撑腰老板吧,看看它能赋予你多少的奇迹……或者得到的只是被抛弃的绝望呢?”

 

在她对那堆灰尘说完这些话之后,对办公室里围着的一圈人说,谁都好,把这堆灰尘扫出去吧,真是碍眼。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奥利维拉·金焰已经去外面着手收回对金雀花骑士团的掌控,留在办公室里的提莫尔用清扫法术收拾了那堆无意义的尘埃,询问雷诺。

 

我记得刚才已经说过了,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不需要了,阁下。

仅有一点我想再确认一下,如果他们以圣都的伪王之名抗拒我们的话——

 

以未来国君加西亚·索兰·狮心之名,铲除他们,无需迟疑。

去帮帮忙吧,两位大法师,我想金焰团长讨伐逆党可能需要你们这样得力的帮手。

 

说着,她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先送诺蒂卡小姐回到卢克雷齐娅城面见她的母亲,说明一下刚才发生的事,再回东都去跟加西亚汇报情况,希望他已经做好了很快就会回圣都即位的心理准备。对了,实在有麻烦的话,提莫尔你可以联络我,就这样。

 

目送对方走掉之后,精灵大法师在心底觉得自己应该给东都和魔网之主争一口气。

这时,米多利凑上来小声说了一句,该不会是她看不起我们吧?

 

不是,这实力差距明显到我们自己都该了然于心了,为什么非要去臆想人家看待我们的心态?别想太多了,米多利,开始干活吧,这样才能在今后的国君面前证明我们的价值——这是她留给我们的作业和试炼。不然,你我还有什么脸面顶着国内屈指可数的,大法师的头衔?

 

在当日晚饭时,卢克蕾琪娅公爵府邸,女公爵本人设宴款待第四王子以及他的部署们,对自己女儿所采取的莽撞行动作出的拯救表达诚挚的谢意,而提莫尔他们也赶在晚饭开饭前搞定了剩下的驻扎军队。尽管总有些不识时务的军官和法师作出了对抗行为,然而在两位大法师使用碾压级的毁灭法术的威逼之下,那些骑士团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徒劳的抵抗。

 

两位大法师的法袍也并非完好无损,有些愚昧到不可救药的法师以为抱团就可以与大法师抗衡,提莫尔与米多利花了一点时间来将他们“回炉”,大法师自嘲地说,很多年没有杀过人也没有参与过同行之间的恶斗,今天就像从素食日一下子开荤了似的,我为他们的选择感到遗憾,希望这一切都是篡位者的洗脑和金钱的错。相对地,这对未来国内的法师圈子是一次不错的肃清行动。

 

你是以未来帝国法师公会总会长的角度这么看的吗?

 

被加西亚这么一问的提莫尔险些将手中的刀叉滑下桌子,他慌忙站起来,向第四王子鞠躬致歉,表示自己这番言语太过轻率了,请殿下见谅。

 

我没有责怪和质问你的意思,提莫尔。

加西亚用清明和坚定的眼神看着精灵大法师,允许他坐下。

我现在就能确定,在不久的将来,你是最合适坐上那个位置的人。

 

感谢殿下的恩情,在下一定铭记于心。

是的,我就是这么看的。每一次历史的浪潮都会筛掉一些选择错误的人,他们不过是必定会存在的牺牲品罢了,恕我僭越,我不认为魔网之主会介意这些学徒的努力都白费了。再说,他们的消失能给下面的、后面的法师学徒们腾出晋升的位置来,有什么不好?

 

圣都,几小时前——

 

索洛伽被大白天的异象所惊骇,他就算不擅长法术也能够明白,头顶那几层肉眼可见的、淡蓝色半透明防御结界,被漆黑巨船的炮火彻底轰成了看不见的碎渣,那可是妻子费心费力冒险所构筑的防御态势,她所崇拜的不知名的神所启迪的杰作,足以抵挡东都的大法师们用奥义法术来轰炸,竟然在一瞬间就……

 

当他赶到妻子身边,意图向她询问接下来补救防御措施的方法,所看到的,只是妻子倒在法术研究室的地毯上抱紧双臂蜷缩着忍耐痛楚的可怜模样。他从未见过她这么难过的样子,妻子是位个性要强的女性,无论是在事业还是平时,都不会让人看见她示弱的一面,她说过,这样只会成为未来国君在登基之路上的负担。

 

心疼不已的他赶紧奔跑到她跟前,将她从地上抱起。

亲爱的,米娅,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这副样子,圣都的结界怎么忽然就碎了,天上出现的黑漆漆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它为什么不消失?

 

克罗米娅似乎还没有从化身被消失时的震撼,以及结界碎裂时对“制造者”所造成的“小小惩罚”中缓过劲来,她满面苍白,冷汗从额头的脂粉层里浸出来,将浓妆弄得深一片浅一片,索洛伽的出现让她抓紧丈夫的领口,茫然地问他:我们到底招惹了什么。

 

我们的愿望与诸神相悖,这是一开始就知道的。但是你说过,你的神会带领我们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新秩序,连海拉都不敢插手我们的所做的事,那些已经死去的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辛特拉尔死了,迪兰达尔和玛蕾应该也死了,但是——加西亚还活着!!他找来一个我们从未听说过的人,降下了头顶上的黑暗之城!那个人还说,如果我们希望,她甚至可以是蕾妮……

 

冷静点,米娅,蕾妮已经死了。如果说有一种侥幸让那个恶魔公主活下来,那么正好,义理就会站在我们这边——她是恶魔,而加西亚是与恶魔为伍,受到恶魔控制的傀儡,我们就更有理由铲除他们。

 

可是,我的力量,现在并不足以……

 

啊,克罗米娅,未来的王后,帝国的皇后,你放弃向我祈祷与献祭了吗?

两人之外,宫殿中庭的那颗不可名状的树中传来了低沉的回响。

 

忍耐着身体的不适,克罗米娅挣扎着朝树的方向迅速跪好。

……伟大的深渊之星,请赐予我对抗那个恶魔公主的力量!

 

虽然我对她也没有什么了解,但是恶魔的话……你们应该尝试去得到安夏的支持。

 

可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可能得到圣光守护者的支持!

 

唔,事到如今,阴谋论也不一定会让安夏支持你们,毕竟你们既不是他的信徒,海拉应该也已经告诉了它所有的事……于是剩下的只有一种方法了,那就是给我奉上莫大的祭祀,让我使用尚未完全复苏的部分力量施加在你们的身上,去直接干掉最后的王位候选者。只有干掉加西亚,那个恶魔才彻底没有借口重返王宫,无论如何你都是这个国家名义上的正统国君,她试图干掉你的话,这个国家就会陷入大乱,你就趁机游说诸神,它们会因此而动摇的,谁不想有稳定的国度享受稳定而丰厚的祭祀呢。

 

卢克蕾琪雅城,女公爵府邸的晚餐仍在继续。

突然,加西亚双手犹如过电似的猛烈颤抖,手上的刀叉当啷一声跌落在餐盘里,发出很大的响声,众人直盯盯地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觉得自己的眼睑不受压制地开始抽搐,与此同时,极度不详的预感在脑海里上蹿下跳起来,心脏发出了重重的强音以示警告。

 

他几乎已经失去一切,还能有什么会让他感觉到“极度不祥/不妙”?

王宫……

他喃喃地念到。

王宫……出了什么事吗……我的手、手腕……感到了疼痛……

 

雷诺坐在他的对面,她早早地就吃完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加西亚和其他列席的贵族、官员和重要人士,偶尔插上一两句话。这时,她才不紧不慢、轻描淡写地念了一句“外典招来”。接下来,书页所投影的影像——黑暗笼罩的圣都中心,王宫地带那冲天的火光和浓烟嵌进了在座每个人的瞳孔里。

 

哦呀,失火了呢。

比起女士们的花容失色,男士们的神情紧张,恶魔大君脸色平淡地说出言简意赅的事实,仿佛冷漠地看着邻家着火不关己事的样子,或者说影像中的一切比起她所见过的地狱简直是不值一提的小菜。

 

在座的人都不是傻子,王宫失火意味着什么,叛乱、杀戮、毁灭、劫掠……所有的词语都指向一个名为疯狂的事实。占据王宫的夫妇已经是做出了很恶毒的事,或许他们再做更多毁灭人伦的举动也不值得奇怪。提莫尔忽然想起无尽的魔法之中,黑魔法有许多的践行方式,用生命来作为施法材料是最高的价值所在。造成这一切灾难的罪人已经不能用肆意妄为来形容了,他们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对于加西亚,王宫的意义更加深重。

他看着自己的家在燃烧,过去记忆中的一切正在火焰中一点一点焚灭成灰,无法忍受。

压断他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影像中王族成员们惊恐逃窜的身影和惊惶无助的尖叫。

 

混乱的影像不断在王宫的各个角落里切换时,一个坚守的身影抚慰了他剧痛的心。

他看见了王叔——阿昆德拉·诺兰·狮心。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影月之霜殇|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