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十九)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十九)

 

维拉克鲁斯的居民们忽然觉得,他们竟然被这段留言无心地戳伤了。

每年的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热闹一如既往,蜂拥而至的游客们遍布这些岛屿,即便个别稍远的岛屿已经关闭,没有人想到过在岛屿的地下,仍有人被囚数年,在暗无天日的铁栏中苦苦呼救而不得。

 

一直倍受困扰的失踪者亲友,以及官方的办案人员甚至困窘得不得不去求助黑暗神殿,希望守护家宅的女神海拉能够为他们指明方向。可女神海拉也困惑不已,她直言有种邪魔外道的法术阻碍了她对失踪者灵魂的探查,唯一能知道的是,他们没有来到自己的国度,那么十有八九就应该还活着,但——对此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同样的问题在圣光守护者安夏那里得到了同样的印证,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的悬案持续到了现在,令官方焦急的是,仿佛犯案者在嘲讽他们,失踪者的数量随年逐渐递增,举办收获祭的家族接到了警告,今年,如果再发生失踪任何一人的案件,从此以后收获祭必须停办。

 

停办一个持续了几百年的祭典,对掌控了马塔拉旅游业的科达尼尔家族无疑会是一个重创,科达尼尔家族对于官方的警告自然非常着急,今年的赏金已经涨到了三百万第纳尔金币。奖金固然非常高昂,但对于持续了几百年的祭典来说这些钱都是今后可以挣得回来的,每年小龙虾收获祭的纯利润差不多都有两百万,大不了牺牲一年的利润,保得青山仍在,绿水长流。话又说回来,奖金高,令全国的冒险者都眼馋得要死,对,康斯坦丁也是其中之一,但黑暗女神和圣光守护者都皱眉头喊难的案子,声称只有命运的奇迹和究极的幸运与巧合降临可能才会解决的案子,一届凡人又怎么能破得了?

 

关于这件事,首席枢机卿倒是有做过一次预言:不,还真就凡人能做,虽然可能要等上一阵,但这事还轮不到我出手,给你们留一个机会——奖金多丰厚啊~~

 

距离雷诺的预言过去了两年,终于,最接近真相和受难者的冒险队伍已经触及到了边缘。

 

“如果这个留言是真的……”洛恩不禁捂住难受的胸口,“他们每夜在噩梦中的呼喊,都是对我们无尽的嘲讽,或者控诉。明明……还在国境之内啊!”

 

“老实说我虽然信仰圣光,但这件事还真希望那个恶魔枢机卿能出手救人的。”维克多心情复杂地皱眉,“但她自己又声称不会擅自跟冒险者们抢饭碗,影华卫队办事的手段不会超过冒险者们太多,所谓的公平竞争吧。真是苦了这些受难的人……”

 

“为什么要责怪一个传闻中力量足以匹敌源生诸神的恶魔君主?”卡尔利兹并不赞同维克多的话中对普拉菲尔枢机卿的责怪,“本来,想让恶魔满足凡人的愿望,就必须付出与之相称的代价,而你们的道德底线不容许牺牲一些所谓‘昂贵的、无价的’来满足它。她的属下既然还在为这件案子奔忙努力,这也代表了她依然重视这件事的态度。如果还能拿出一个足以与你们的陛下同样尊贵的灵魂奉献给她,那她就没理由不出手咯?”

 

维克多听得出对方话里有话。

加西亚陛下与恶魔君主的契约维系着现在帝国的统治与和平,与陛下同样尊贵的灵魂奉献给恶魔君主,这是要置陛下的地位于何处?所以这话是万万不能去接的。

 

“我们还不想被看得太扁,所以,我们会努力的。好吧,也许是我们还不够努力的错。”

圣骑士最终有点失落地做出了回答。

 

“别这样嘛,我也没有过于责怪你们呀~做大事需要实力,可运气也是相当重要的,如你所言,所有的人都很努力,但真的就差了运气——所以你们应当感激,我和后辈固然是不速之客,可我们偏偏就带来了你们想不到的好运~”

 

“这点还真无可否认。”慕纳女士双手抱臂,中肯地点了点头。

 

“咱们聊完了运气的话题,现在回到正事吧。”艾莉娅拍了拍手,将大家的思绪和话题拉回原点,“如果蝴蝶鱼岛、弹涂鱼岛和玳瑁岛上仍有如同翻车鱼岛同样的地下迷宫,那我们怎么做到最快效率的搜救?我猜囚禁者带走了这些岛上的人类,是怕高阶法师解析了地下囚牢里通往海岛的传送门坐标,但他们应该还在赌我们不知道剩下的人囚禁在哪里。若是这样,我们还有时间去将更多的人解救出来,趁他们还没有下手或者转移之前。”

 

“我可以造访当地的土元素,可我最担心的是它们未必能聪慧到将我们的意图和被囚者地点很好地理解并转述给我们。”

 

“值得一试,师匠。下一个问题在于……我们还要深入迷宫一次吗?像塔尔塔洛斯一样凶狠的迷宫魔兽会不会更多,或者,更凶狠?”

 

家主所担心的正是大家所担心的,冒险救人固然会得到成就感,但要重复多次这样的劳作……还是生命健康更重要。毕竟,十三试练还远远没完。

 

回忆了一下刁钻的地下迷宫,连卡尔利兹都沉下了脸:“我带你们逃过了一次噩运,但并不意味着我能轻松地摆平那种特殊的看守,谁知道下次还会有什么糟糕的致命杀手锏?”

 

凯鲁克亚思考了一会,对它的前辈说:“要不要试试掘地虫?”

 

牧师英杰在人类拟态下漂亮的睫毛眨动几下,目光流转:

“……需要精准的配合,前期工作做足,值得一试。”没说出来的话是,消耗会很大。

 

影华卫队再次从圣都抽调了一部分人手,哈维带着直属的高阶法师赛瑞娜穿过凯希亚英杰的传送门,来到海龟轮回群岛。在冒险者们固定证据图像之后,他们的工作是以官方的身份来保留、固定证物与线索。头衔虽是军需官,看起来哈维在王子身边干的是跟秘书官差不多的工作,指挥队员干这干那,他们看起来挺有干劲的。

 

“虽然堂堂卫队跟在冒险者屁股后面捡漏让队员们难免有所怨言,可是他们心里都还是高兴的,因为总比没有进度,今后的日子提心吊胆,被社会上指指点点要好的多。殿下私下里跟我说,等案件结案的那天,他一定请你们吃饭,还有,马塔拉的科达尼尔家如果敢克扣你们一个子儿的赏金,他都要亲自过问。”

 

“那就承蒙小王子的厚爱了,我等那顿饭哦~”

 

其他人则是对赏金及后续很有兴趣。尤其是康斯坦丁,对于名利双收这样的事情,充满了骄傲和期待,厚脸皮抱大腿,还真就抱对了,战女神的预知梦果然没错,回去可得好好奉献祭品才是。

 

“嗯,提莫尔会长那边有进度了,不过大概不需要你们帮忙……接下来打算做什么?能给我们更多的惊喜吗?”

 

“如果能把剩下13个人都齐全地捞出来,那应该能算。不过,难听的话说前头,这个案件不一定能完美结案。”

 

军需官想了想,肯定对方说的不是尸体相关的问题:“……莫非,你是指,案犯抓不到?”

 

卡尔利兹点了点头:“对方特别滑溜,还有,娜迦应该插手了这宗绑架案。”

 

“娜迦?”哈维困惑到,“你们追踪的人不是什么海神祭司的养子吗?”

 

凯鲁克亚提到娜迦就没好气,语气自然也重了几分:“这里可是海巫之歌群岛的附属岛屿,以及,迷宫魔兽的真面目是一头异兽化的畸变娜迦。能派这东西来看守地下迷宫,犯案者没跟娜迦沆瀣一气,才就怪了。”

 

“这些屡教不改的恶心海蛇,还以为这些年没我们有多少冲突,转了性呢……我懂了,回去会跟殿下汇报的。你们如果有眉目了请尽快出发吧,救人要紧,故事和心得之后再聊~”

 

回到翻车鱼岛,维克多找提莫尔会长要了一个去蝴蝶鱼岛的传送门,争分夺秒地到达了线索中提到的岛屿。这座岛在几年前已经不再作为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的活动地点开放,岛上只是生活了零星的数十户渔民,有一支十人的小队看守着岛上的灯塔。

 

岛上依旧有一座小小的海神神庙,比起翻车鱼岛的是小到迷你的程度。

维克多绕着迷你神庙左三圈右三圈,宣布侦测魔法并未探知到有任何通往地下的入口。

“不会是犯罪嫌疑人故意戏弄我们的吧?”那留言。

 

此刻正是马塔拉附近的群岛烈日当头的天气与钟点,尽管慕纳女士召唤了风元素给大家风冷降温,圣骑士还是满头大汗,大概一半都是被急出来的。说真的,维克多太想要今天就得出结论,把这个困扰全国的案子三下五除二地给结了。

 

萨满女士召唤了本地的土元素,并进行了一系列旁人看不太懂的交流,最后她端起地图,让被召唤的土元素指出一个位置。大家屏息凝视,土元素将自己用岛上小石块拼成的手指,点到了岛屿的东南方,接近海岸线的边缘,刚好是朝向翻车鱼岛的方向。

 

一行人来到土元素指点的位置,这里是蝴蝶鱼岛上一座废弃仓库的残骸,令人失望的是,并没有所谓的密道。

 

两位凯希亚英杰各自从魔法口袋里拿出六只高级奥术宝箱放在地上,每一只宝箱在按动顶部的按钮后,从方糖块大小变成两立方米大小,奥术符文锁解开后,是六只封印在琥珀中的、长得很像巨型蜣螂的掘地虫,令在场的本地居民不约而同过电般狠狠抖了一下。

 

洛恩觉得自己的牙关似乎在打颤:“跟、跟熊一样大的,虫……”

 

“对,能轻松吃掉一个毫无反抗力的人,没问题。”凯鲁克亚轻描淡写地说。“还是飞着扑过来啃的那种。别想太多,它的主要使命还是挖点什么。”

 

战士英杰与牧师英杰同时使用自己的英杰印戒解开琥珀封印,再用虫群统御唤醒掘地虫,当十二只掘地虫一起振动翅膀发出嗡响时,维拉克鲁斯的居民们早就躲到了萨满女士的身后。

 

该说他们是本能地生理不适,还是该说咋就这点出息呢。

 

在英杰的号令下,十二只掘地虫高效铲土,前挖后蹬,很快就钻入了地下。

 

“现在我们……怎么办?等待吗?”康斯坦丁问到。

 

“挖掘到下面岩层的时候会慢一些,只能耐心等了。”凯鲁克亚说。

 

时间比预想的长,红榴家的姐弟和慕纳女士去海边钓鱼,采集贝类,留下维克多和康斯坦丁在一边打牌一边交流冒险故事,凯鲁克亚负责给前辈警戒,因为链接并指挥这些掘地虫需要耗费主使者大部分精力,与其两人都来做,不如一个人做另一个人负责警戒更好,以往的实战中就是这样的配置。

 

就这样,枯燥的三个小时过去,姐弟俩那边的两个鱼桶都满了,康斯坦丁费力地从玫瑰骑士的口袋里赢了250个第纳尔金币,终于,卡尔利兹从废墟里捞出的旧椅子上站起来。

 

声音不大,却犹如救世主的叹息般直击人们的心灵,又像是迷失在沙海中苦寻绿洲者的救赎。

“——找到了。”

 

接下来另外两个岛的救援便如法炮制。

不知道犯罪嫌疑人究竟是放弃了这些随时会被发现的棋子,还是根本不相信冒险者们能如此快速和聪慧地开展营救,卡尔利兹的努力没有受到一点像样的阻碍,固然比想象中的轻松,但成就感却不由得大打折扣。

 

不,也不能这么说,之所以觉得有所缺失,是因为它没有遭遇到预料中抵抗,像翻车鱼岛地底的塔尔塔洛斯那样激烈的抵抗,可这并不意味着阻碍丝毫没有。

 

当第一批营救者被从传送门里带出来后,英杰之外的冒险者便承担了安抚和救助的工作。康斯坦丁逐一核对被囚禁者的姓名性别和身份,玫瑰骑士负责简单的外伤治疗,洛恩负责将自己钓上来的鱼一一宰杀,艾莉娅和慕纳女士就地支灶生火做饭。

 

当13个人外加在黑暗中诞生的不幸生命全部获救,冒险者将全部的初步信息采集完毕,凯鲁克亚这才让维克多联络了安德烈王子和他的卫队属员过来将人带走。

 

安德烈王子安抚过这获救的十三人后,命令属下按流程办理后续,这才走到解决事件的功臣面前:“君主的预言一直是绘本上的图案,没有文字,绘本预言了你们的造访,却未曾道出详细的后续。依照以往,她警惕南来之风,却没想到,你们会是解决了这个困扰我国和诸神的案件的最大功臣。此时此地,我仅代表我的国王和我的君主,向你们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对于小王子诚挚地鞠躬致谢,卡尔利兹坦然地接受,不过它也直言这桩案件并未彻底解决:“我理解你激动的心情,小王子。21个人救出来了还有他们繁衍的生命,这不过是满足了民意对最基本的需求,事件仍未彻底解决,隐患依然存在。”

 

“等所有的证言和证据采集完毕,我们会对那两人发起正式的通缉。”

 

卡尔利兹闻言哂笑:“你想到哪去通缉,天涯海角?是去找娜迦要人,还是奈罗图斯的残党?”

 

小王子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真的?”

倒不是那种出于意料的惊讶,而是“为什么就是这么巧”的惊讶。

 

“被救出的人脚上有很细的魔力脚镣,我特别嘱咐过接手的卫队队员,除了你们的君主,不要擅自去解除。”

 

小王子短暂地沉默了一会,事情眼见有了眉目,却突然跳脱了自己触手可及的范围,不甘心的情绪从胸口闷上喉咙,正在努力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手腕上的表咔嗒一声走到了晚上十点钟。

 

“今天辛苦阁下了,虽然我还有很多疑问,但我相信你的报告书会详尽地解答一切,时间不早了,请回马塔拉休息,剩下的由我们来善后。”

 

“天啊……还有报告书……这次不知道得写多长,你们的君主才会满意呢?”

 

“这我就不敢保证了。”安德烈露出矜持的坏笑,倒是没有过于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若是还有多的力气,以及外事状况允许,卡尔利兹真的想把这个欠扁的笑容揍成猪头:

“好吧,夜班是你们的了,晚安,小王子。凯鲁克亚,我们回去。”

 

“遵命。”

 

“明天见。”

 

固然这是台面上的客气话,安德烈的确期盼着太阳升起后,这位今日辛勤劳作的同行能在翌日带来最为详尽的历险记录,看的出来,它的表情已趋于疲惫,不再有着白日时的精神奕奕和游刃有余的微笑,纵使是英杰级别的凯希亚臣民,也会露出这样的一面吗。

 

安德烈简短的猜想之后,便转过身打算投入自己的夜班工作,困苦的人们亟待来自王室的安抚。可还没走几步,却听见身后那位战士英杰发出短促但被压制过的惊呼。

 

“前辈?!”

 

还没等哈维反应过来,安德烈觉察到了不对劲,率先转过了身。

 

很明显,卡尔利兹没有站稳,身体整个沉在后生的臂弯里,若是凯鲁克亚反应不及,估计它现在就融到地上去了。

 

“怎么了?!”就算是非法入境的不速之客,凯希亚皇国的“使节”在本国要是有个生命健康上的好歹,凡人们在心中稍微想想,也明白很难承受来自世界之树的责问。当然,安德烈倒是没想那么多,他至少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又多了让自己担心的一些事情。

 

面对影华卫队副队长的折返,凯鲁克亚替前辈挡下了对方的担心,这点小事,英杰同僚之间自己就能处理:“没事,前辈只是太累了,我们回去休息即可。”

 

尽管心头本能地会发出疑问,但安德烈不想被对方误认为是个婆婆妈妈的副队长,他指示高阶精灵法师给本日的功臣们开个回酒店的传送门。

 

把被囚禁者带回酒店分分钟可以解决,剩下的主要是在被发现的三处地下设施里搜集证据和更多的线索,安德烈本来可以回酒店去休息,第二天起来听报告,可既然异国使节都已经努力到了这个份上,他不去把每个现场都仔细看遍,似乎太对不起别人的努力,也无法激励属下更好地履职。

 

尽管如此,心中却总是有什么在拉扯他的思绪,让他不得不更加集中注意力……即便这样,还是忍不住会想起方才卡尔利兹的表情,失去活力与笑容,那已经是疲惫的一种表现,自己居然没有发觉,对方坚持到跟自己道别,已经是在体力和精神力……恐怕是魔法力量都已经消耗到一个报警的程度。

 

“看啊,”哈维指着挖穿地下室的大窟窿和隧道对王子殿下说,“如果说皇国的掘地虫能轻松挖掘土壤,我一定不会奇怪,可是这么坚硬的岩石,那些虫子的爪子和口器,是钻石还是魔钢做的?”

 

“不,看这些岩石的表面,应该是强酸腐蚀之后再挖开的,这些掘地虫产生的强酸量真是……惊人。”

 

“恐怕是以魔力强化并驱动这些掘地虫从不同的方向一起挖掘,才终于挖穿了三个岛的地底。凯希亚皇国的战术兵器真是不容小觑……这么短的时间内进行这么大的工程,真是辛苦那位英杰阁下。我说殿下啊,等到公布事实的那天,民众们会不会觉得我们太无能,简直是在丢君主的脸面?”

 

“别提了,我的脸现在都开始发烫了。”安德烈碰了碰自己的面颊,“人家的几天的成果当我们几年的,受害人就在官方的眼皮子底下,虽说运气成分在解决事件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可我们为什么不更努力更坚持一点,把这几个岛挖个底朝天?哈维,我真的很不甘心,就算对外宣扬是卫队救出了这些人,我的心都虚到不行。”

 

“这个您倒不必太纠结,被囚禁者们的藏匿地点连黑暗女神都没有给出启示,说明案件的难度超过了凡人的能力范围。假如我们能像它们一样深入国境之外的小岛,得到线索,那不是早就把失踪者挖出来了?算了,换个话题比较好,殿下。”

 

“换什么?”

 

“不如赞美一下我们的君主,她在使役异国来使这个方面真是值得歌颂~~如果不是把难啃的骨头交给了它们,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的受害者只会多不会少。说句题外话,牧师英杰阁下虽然使用的是人类拟态,但真的堪称美貌俊俏又才干非凡,连我这个暗黑船城来的恶魔都有些自愧不如。”

 

“君主的远见是一个方面,另外,鉴于本次过于危险的因素出现,她一定是爱护我们才异国‘来使’去帮我们踩雷。好了好了你就别谦虚了,至少在你自己的本职工作上始终兢兢业业,才没什么机会像冒险者一样到处撞大运不是?”

 

“好像也是,我的本职是军需官,您的秘书官,顺带兼职狙击手而已。”

 

今夜的月色格外清朗,大概是映衬了苦难者获得解救,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心境。

 

马塔拉城·迷迭香大酒店——

 

酒店软软的大床令牧师感到放松和惬意,带着清淡花香的被褥令精神舒缓不少。

“行了,我自己睡一觉就会好,再不济紧急情况也有紧急食粮,你和小少爷他们去吃饭吧。”

 

“可是,前辈……第一次见到你消耗到这个程度,不守着的话,我不放心。”

 

“没关系,我既然说这话,就有本事应付,快去吧,待会家主或者小少爷就得来敲门了,我想安安静静地休息一会。行了,瞧你这忧心忡忡的表情,我只是太疲劳,又不是负伤。”

 

“明明是我自己惹出来的事,却要前辈你替我收拾烂摊子,我……太过意不去了。”

 

“英杰是议会的利刃,是圣树尊上引以为傲的精锐,我们为数不多,必须团结一致。再说,是我指名提拔的你,难道还会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袖手旁观?别内疚,想要补偿我,好说,多请我几顿美食我就开心了。去吧。”

 

“嗯,那我离开一会。”

 

安顿好前辈在房间休息,凯鲁克亚这才怀着忐忑的心情下楼去了餐厅。不是它爱多想,或许是战士对于战斗的直觉,让它一再回头,留下了虫使守在房间,这才下楼去找洛恩他们。

 

晚上十一时——

 

暗蓝色的传送门在英杰房间的阳台上将空间撕裂一道口子,一位带着眼镜的学者和持有魔杖的老者踏足了阳台,一阵悉悉索索可疑声音之后,阳台的落地窗被打开,两个身影几乎无声地走进了铺有地毯的房间。

 

法罗的手上有一把匕首,匕首微微发出紫色的附魔光芒,看起来没有毒,但附有强力的诅咒。

萨奇尔在旁边低声咯咯笑到:“看来挖通三个地下迷宫耗费了他全部的精力,让他就这么糊涂地睡死过去算了。”

 

法罗没有犹豫,萨奇尔话音刚落,他对着床上闭目安睡的卡尔利兹身躯正中的要害刺了下去。

 

然而,这一刺却像刺中了棉花一样,他的手臂凹进了“棉花堆”里,或者说……那具身躯里。

想拔还不是那么轻易能拔出来。

 

“喔,是陷阱。”老头子看戏般地吹了个口哨。

 

卡尔利兹的床铺旁边一米半远就是凯鲁克亚的床铺,一个人形揭开了隐身,渐渐呈现,牧师本尊正坐在那里,微笑着目视夜半闯入的不速之客:“我不觉得,你们会轻易闯进我的房间而对房间里可能的陷阱毫无防备。”

 

顺着它的话,法罗陷入床铺的手臂发生了变化,变得像水一样灵活,断开,然后重组再生。

 

“唔,是水分身啊?想干掉我用这等次品可是不行的哦。换句话说,预计到了不能轻松干掉我,所以你才派水分身来刺探我的底细,正好,有什么是我们能坐下来好好交流的吗?”

 

“我们是敌对关系,谈什么好好交流?”

 

“我可没那么固执,敌对关系就不能交流了吗,谁规定的?你是为了知道什么才来到这里,所以我也在这里等,虽然我实在是太想好好睡一觉。你们杀不了我,就算拉上这座酒店里所有的人命要挟都不行。”卡尔利兹取出地渊女神的权能印戒,“而我如果非常非常不愉快的话,就算是尤妮卡在闭关蜕皮,我也会拉着她蜕到一半的皮,从地底拎出来,让海巫之歌群岛的海床松松土。”

 

法罗思考着这份威胁的真假,但直觉告诉他面前的人不像是在虚张声势,那枚戒指所透出的魔法力量的确给人以某种“沉重”和“震颤”的幻觉。

 

“交换提问的话,倒也可以接受。”

 

“很好,明理的犯人,我不讨厌。”

 

“那么,你到底是谁?”

 

卡尔利兹在床头柜上设置了一个被滋养的,插着鲜花的小花瓶。

“谎言会令它枯萎,现在,我们开始吧。”

 

“可以。”

 

“卡尔利兹·魂影,凯希亚英杰,仅此而已。你是哪位?恐怕不是法罗·本尼迪塔斯本人吧?我的同伴们做了调查,并不认为法罗本人能有制造一系列案件并逍遥法外的能力。海龟轮回群岛上的线索也指向了娜迦,比起人类是这桩犯罪的主谋,我更愿意相信娜迦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既然是世仇,那你会这么判断也没错。没想到我还有像人类侦探小说里的反派那样,得以报出真名的一天。见笑了,虽然我的同族们的确讨厌人类,但我不讨厌人类的文化及其衍生物,只有不断学习才能适应时代。我的名字是提格瑞纳斯,大海巫伊索琪娜的顾问之一,也许你应该认识我,既然你声称自己是英杰阶级。”

 

“我想起来了,记得上次我查阅记录的时候,你还只是深海元老院的一名位阶并不高的议员。能混到六位顾问的席位,想必得到了大海巫伊索琪娜不少的青睐。从职场的角度,我得道声恭喜。该我发问了,你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为了让伊索琪娜殿下真正得到掌控大海的权力。我只是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

 

“你们到底打算做什么?”

 

“该我问你,凯希亚英杰为什么突然与帝国合作,插手马塔拉的失踪案?没你们的介入,也许再过两三年,失踪案就自然会停止了……只要我觉得抓够了足以维持繁衍循环的人类数量。”

 

“说来话长,我的后辈因为非法入境的事情被帝国的恶魔枢机卿惩罚,解决马塔拉的失踪案是它的任务之一,并非我们的本愿,奈何你运气太差,撞上我来给后辈收拾烂摊子。继续刚才的问题,你们到底打算做什么?”

 

“婴儿自然有它的用处,废品丢给我的合作伙伴做实验品或者祭品。好了,既然知道你们来意,这件事非常偶然,我也没有必要继续提问,亦不需要你再行回答。就此别过,英杰阁下,来年的失踪案,想必你不会再有闲心插手此事了。就算是敌人我也要夸赞一句,你的行动太过高效,是我轻敌了,没想到自己遇到的竟然是英杰阶级。所以你们挖穿蝴蝶鱼岛的地下时我非常震惊,但我能够接受这种失败,剩下的人还给维拉克鲁斯也罢,出于敬意,我一定要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才行。”

 

“不知道大海巫会不会宽宏大量地原谅你的失败……唔,你说的有道理,来年我一定早就回琥珀里睡大觉了,帝国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去,我可没理由包办善后。只是这次既然来了,没法抓住你们真的好可惜。”

 

“彼此彼此,你们英杰的名讳在我们一族中,还是能让大多数人恨之入骨的,尤其是你那赫赫有名、刀头舔血的后辈。不能亲手干掉你们,我也没法在伊索琪娜殿下面前邀功请赏,位居首席,也是可惜。”

 

说完,一道裂隙再度张开,水分身和黑雾分身钻入里面,消失不见。

堪称奇迹、和平且安静的敌我分别。

 

卡尔利兹凝视透过落地窗照进房间地毯的清亮月光,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而透过虫使的耳目监视房间中一切的凯鲁克亚,总算放下了悬吊的心,能好好地专心吃饭了。

 

当从沉思中得出一个可能性很高的答案后,卡尔利兹忽然觉得,这样的思考耗尽了它好不容易通过短暂休息恢复的一点精力,现在,急需想要吃点什么。于是,它攒足剩下力气,站起来,打开房门,缓慢地朝楼下走去。

 

出乎预料的是,一个意外的身影,提着酒店的高档食盒,走到了酒店旋转楼梯的五楼入口。

 

“啊。”

“啊。”

 

几秒钟,似乎空气为二人的巧遇而变得有些尴尬。

 

“真巧啊,小王子,加班夜宵吗?”

“不,给你带的。”

 

目击者发誓它从没见过如此面不改色的快人快语——

当然,一如既往公共场合,小王子戴着他那扣得严严实实的副队长面具,真实无从得知。

 

更加出乎预料的果断回答,这次轮到牧师先生真实尴尬。

“不开玩笑?”

“如果你拒绝的话,这的确会成为我的加班夜宵。”

 

腹部非常恰当地在此时此刻让一向仪容无可挑剔的牧师阁下瞬间前功尽弃,“咕~”的响声不用放大都能让方圆两三米之内的人轻松听到。卡尔利兹只好羞怯地别过脸去:“对于一个非法入境的外来者,你这么殷勤合适吗,小王子?”

 

“叔父和君主都教导过,赏善罚恶,所以这没什么不妥。再说了,我觉得合适就是合适。”

 

卡尔利兹坦然地接过自己的晚饭:“能得到你这样开明的帝国贵族帮忙善后,还亲自送餐上门,也算是我对外访问的荣幸一笔。为了回报你的热心,明天的报告书会给你增加新内容的。”

 

“能比我的叔父和君主更早一步看到整个事件的报告书,新鲜出炉的蛋糕会令我十分开心。”

 

“不会让你失望的。先道声晚安,小王子,谢谢你的送餐,我回了。”

 

“明天见。”

 

道过晚安,安德烈继续向六楼走去,刚才是挺想问对方身体是否已安然无恙,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反思自己是不是如对方所言,太过殷勤了,毕竟不是光明正大被邀请入境的……很快,他摇摇头,将这一切归结为外事活动太少,难免对印象好的外客热情过度。

 

简短的一句“明天见”,包含了许多的期待,这位后来的异国使者,还会给这惩罚性的十三试练带来多少的新奇见闻呢?

 

餐厅里,凯鲁克亚终于陪洛恩他们磨磨唧唧地用完晚餐兼夜宵,小少爷勤快地将早就分装在食盒里的好吃的料理递给搭档,担心今日真正的功臣估计在梦中也会被饿醒。

 

“我想前辈可能已经吃过了……”不经意地,凯鲁克亚将自己通过虫使耳目所见所闻的大概说了出来,在小少爷歪着头发出“啊?”的疑问后,它接过人家一番好意,连忙改口,“没关系,紧急食粮毕竟不能和美味的料理相比,有多少前辈都能吃完的,放心。”

 

TBC

 

备注:提格瑞纳斯,音译,词源是虎斑裸海鳝的拉丁种名:tigrinus。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4)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