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十七)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十七)

 

按照徘徊的迷宫幽灵们的引导,距离迷宫魔兽的巢穴越来越近,直到它们瑟瑟发抖地抱头啜泣,不敢再度前进。打发掉那些困苦的迷途者让它们远离之后,卡尔利兹让大家恢复了原本的状态,开始整理可能会用到的东西。

 

凯鲁克亚准备了由琥珀工匠隆派亚所铸造的“处刑长钉”,钉子的圆头面有成年男子的手背这么大。据幽灵们说,迷宫魔兽是一个有尾巴的奇怪生物。而螳螂妖们的“处刑长钉”一般来说是对娜迦俘虏行刑的道具之一。卡尔利兹给数枚长钉附上各种复杂的魔法,确保钉子能快速、有效地起到作用。

 

另外,作战的分工是,由维克多作为吸引迷宫魔兽的饵,萨满和战士负责用盾将钉子趁势打进它的身体,凯鲁克亚负责全力攻击,红榴家的姐弟,有什么机会,看着办吧。

 

慕纳女士将自己的一面盾借给艾莉娅,康斯坦丁则借了一把剑。

 

在跨进迷宫魔兽栖息的领域时,空间一下子变大了许多,它们并未点亮魔晶石来照明,凯鲁克亚通过驱使风来感应空间的大小——这是一个难得开阔一点的,大约有150平米,15×10规格的房间——说起来也只是因为迷宫魔兽太小的空间装不下吧。整个空间里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房间的角落里疑似有残剩的肉食,似乎是不久之前才喂过一点,但对它来说只是聊胜于无的塞牙缝分量,饿了许久的迷宫魔兽等待着无知冒险者的闯入,他们将是丰盛的、难得的美餐。

 

路人幽灵们给它取名叫做塔尔塔洛斯,凶恶的冥府三头犬。

 

嗅到生人味道的塔尔塔洛斯睁开了六只眼睛,每一只都在无光的黑暗中锁定目标,一、二、三、四、五、六、七,最弱猎物的气息是——

 

它率先锁定了洛恩。

尾巴击打地面的声音非常响亮,魔兽塔尔塔洛斯犹如离弦之箭一样冲过来,张开三个血盆大口,外加伸出两只利爪,试图从三个角度将目标撕咬成尸块。

 

“洛恩!”站在洛恩身边的艾莉娅率先反应过来,将慕纳女士借给她的大盾立在前方,然而家主并没有打算严防死守,而是奋力蹬脚,向正前方使用了盾击。

 

原本以为并不会起多大作用,至少英杰们和钥匙先生是这么想的。

但迷宫魔兽在受到盾击作用后迅速向后飞出,撞到墙上的闷响和哀嚎却令它们大吃一惊。家主不是个生意人吗?看起来应该是那种勉强手有缚鸡之力的大小姐,好强的女强人那种?但这似乎也超出太多了吧?还是这个迷宫魔兽徒有虚名?被迷途的幽灵们夸大其词地形容?

 

洛恩躲在姐姐的盾后面,压紧了舌头没说半个字。

他知道的,姐姐认真起来非常恐怖,真的。哪怕手中只有这面盾牌,她都能不眨眼地用盾牌把敌人的脑浆敲出来。当年敢于染指红榴家大宅的盗匪们,没有哪个身上没断骨头的。她敲碎那些劫匪骨头的模样,就像是在面无表情地砸烂旧花瓶,如果不是还要活口去报官,那些人一个都不会有侥幸地活下来。

 

在四点五秒的时间内,慕纳女士的掌心召唤出熔岩与火球,抓紧目标短暂晕眩和瘫痪的时间,分别准确地朝六只眼睛亮起的地方贴脸糊了上去,火球炸裂的声音在不算大的房间内震动,火光瞬间照亮了那头魔兽的身形轮廓。

 

凯鲁克亚眼尖地发现这头魔兽身上有着“鳍”状的物体。

“等等,鳍?莫非……难怪这头魔兽有着些许海腥味,是娜迦的变异体吗?”

 

“没时间等等了!”几乎就是在凯鲁克亚通过火光观察魔兽身形的同时,艾莉娅已经在第三发熔岩爆裂的后面跟着冲了上去,在爆炸完成的两秒后,将借来的剑从魔兽正中那个脑袋的下颚向上刺穿了它,顿时,惨叫声不绝于耳。

 

受到刺激的塔尔塔洛斯挥舞双手将袭击者打开,借着盾牌的格挡,艾莉娅退开一小段距离。这时候洛恩一箭“曼陀罗”附毒箭在姐姐退开的接下来一秒,刚好射中了塔尔塔洛斯的爪子。剧毒的快速蔓延让迷宫魔兽被彻底激怒了,它暴跳起来,就在刚刚准备发动无差别混乱攻击的时候,凯鲁克亚在极短的距离内加速冲刺,借助速度的优势绕到魔兽的背后,朝着它右边的头与身体的链接处,用琥珀双刃之一的刃柄底端狠狠打下了处刑长钉,鲜血立刻从咽喉处喷了出来,整个空间都回荡着塔尔塔洛斯的哀嚎与怒吼。

 

正当他们思考着这玩意不难啊,为什么那些死掉的家伙会觉得这东西很恐怖,恐怖得说不出话来。

 

凶猛的接连攻击并没有令魔兽立刻屈服,维克多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左侧袭来,他立刻举起自己的盾牌并点亮圣光加注在防御上,下一秒,这东西一直藏在暗处的尾巴就朝洛恩和康斯坦丁的方向扫过来,圣骑士冲到两人的左侧,硬生生吃下了一条比圣都窨井盖直径稍微小点的粗壮尾巴的袭击。

 

仔细一看,那不是标准的生物的尾巴,而是变异后尾端粗壮,类似于流星锤结构的“尾锤”。

维克多背后一阵冷汗淋漓:“打中物理防护脆弱的职业,真的会要命的,我开始明白那些菜鸡的死亡原因了!”

 

“尾锤”接二连三地朝脆弱的职业们发起攻击,卡尔利兹让他们注意躲闪,给看起来比较防御脆弱的人刷上了“真言术·盾”,起码让他们不会被即刻命中致死。

 

被刻上处刑长钉和被艾莉娅的长剑刺穿下颚和脑叶的两个头已经几近沉默,而仅剩的那个头则仍然伺机而动,这时,凯鲁克亚听到一串有着娜迦语意味但自己不能完全听懂的词缀被快速地念诵出来,那细弱蚊蝇的咒语念完后,随着房间两端出口入口天花板的震动,两大块尺寸完美的厚重立方体彻底堵住了来路与去路。

 

卡尔利兹听懂了,躁动着的它拼死一搏的祈求是:

满盈吧,绝死之海的海水。

溺毙他们,压扁他们,不可负担的深海之重!

 

不好!

牧师英杰的心声在队友的心中不详地呐喊出来,有着震慑心魄的能量。

 

下一秒,被封闭的空间里亮起了满墙的咒文,密密麻麻让普通人根本来不及分辨,这里到底限制了多少求生的法术。

 

传送门禁止。

水下呼吸禁止。

圣盾术禁止。

灵魂石禁止。

…………………………

创造这个房间的人不知道是有多么穷凶极恶,用尽何等心力来布置这样的死亡处刑室,只为确保维拉克鲁斯境内没有谁能从这里逃脱。就算大法师级别的人来了,恐怕想从这里逃出去也并非易事,除非他们有着超越这些禁咒的秘密法术。

 

英杰的复眼几乎看清了大多数的法术,并用心眼看穿了迷宫魔兽拼死一搏的法术读秒过程。

它只有五秒的反应时间。

 

作为拼命的大招,塔尔塔洛斯放大招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点?

来不及多想,牧师英杰迅速施法:“暗言术·影界庇护!”

 

在被充满重压的海水压扁并溺毙之前一秒,卡尔利兹的法术对大家起了作用,它无比庆幸自己在策划再一次进入迷宫前将这个法术拖到了快捷施法序列里,代价则是要立刻付出二分之一的法力存量。

 

在塔尔塔洛斯的面前,七个人进入了暗影界位面,迷宫魔兽只能看着他们变成虚无缥缈的黑色影子但挥动爪子,摆动尾锤,怎么也打不到他们,气得它只能在嗓子里挤出愤怒的低吼。

 

“影界位面只能保护我们一分钟,现在长话短说,靠近我,五米的范围内我能带你们移动,影遁状态下最大位移范围为一百米,足够我们逃出这个封闭空间!”

 

大家二话没说立刻缩到了万能的牧师英杰身边,巴不得成为其身上礼装挂件的那种。

勉强挪移出这个封闭房间的范围,卡尔利兹还是坚持着躲过未知机关,直到不能继续在暗影界位面存留,才将大家小心翼翼地放出来,自己则半跪在地喘了好几口气。

 

这大概是它在冒险任务里一次性耗费法力最多技能。

 

令他们心惊的是,迷宫魔兽房间后面是一截很长的断桥,断桥下面是一片漆黑的深渊,喻示着就算有人趁乱突破了迷宫魔兽的堵截,后面几乎也没有路给你时间来想办法逃生。迷宫魔兽的房间就是冒险者们生命的终点。

 

而卡尔利兹的影界庇护则带他们飘过了那截断桥。

康斯坦丁捂着自己有些抽搐的肠胃,紧张地说:

“那些幽灵可没说迷宫魔兽房间的后面是万丈深渊啊……”

 

“你放心我还有漂浮术。”

 

他们的落脚处一块勉强算安全的地方,似乎没有什么机关在黑暗中袭来,这样的寂静让凯鲁克亚总是有些不甘:“前辈,我们就这样放过它了?”

 

“有时候跳过棘手的敌人也是一种策略,我们至少知道了那东西是什么,会做什么。硬拼的话不是刚不过,只是你预料到它的致死技能了吗?”

 

“没有。”

 

“那家伙破釜沉舟的技能是召唤‘绝死的深海’,利用房间給予冒险者的状态压制,让那个空间立刻变成数千米深海海底的状态,我们都可能被压扁!而它身上则有‘深海求生’的增益状态,到时候我们都只是它口中的食粮而已。”

 

“那,卡尔利兹阁下,不能再次使用您的传送门吗?”洛恩询问到。

 

“可以,不知道你们的反应速度如何,而且下一次,我们注定只能重新回到这个充满诅咒的房间,才能继续前进,塔尔塔洛斯的房间作为传送门的锚点太过危险了,我们涉足的领域真的是步步危机。”

 

“再次被您救助,我感到万分惭愧,总感觉自己没帮上什么忙……”康斯坦丁惭愧地说。

 

“以后有什么用得到你的地方我自然会说话,现在不是发表感激言论的时候,万一那个迷宫魔兽反应过来之后追过断桥,可有我们好看的,现在快走——维克多,再次将我们变成幽灵,魔棒的冷却时间好了吗?”

 

“没问题!”将大家变回幽灵后,维克多忽然想到,“那我们刚才一直变成幽灵,能够通过房间吗?”

 

“不行,有个迷途的倒霉蛋提起过,那个房间的墙壁上有压制幽灵形态,哪怕是变形形态的咒文,这个我的确看到了,所以这是它们不敢靠近那个房间的理由之一。到底是什么人能挖空心思在迷宫的房间里布满这么多机关呢?难道是那个叫做法罗·本尼迪塔斯的学者吗?”

 

“维克多,在你们帝国境内,能做到布置这样环境的法师,能力水平会在哪个级别?”

 

被凯鲁克亚这么一问,维克多思考了一小会:“起码是高阶法师。但帝国对于高阶法师的管理很严格的,他们开启传送门到哪里,魔网之主的神殿都可以通过位于圣都的一个中枢进行监管,高阶法师们随时会被问询使用传送门的去向,一旦回答不好或者被查出利用传送门做不法之事,会被吊销高阶法师执照的。被吊销的话终身不会再发,所以他们很重视自己的执照,毕竟高阶法师的执照会有一定的特权,能为持照人带来丰厚收入的。”

 

听到这里,钥匙先生似乎灵机一动,一个想法迅速浮现在了脑海中:

“等等,圣骑士阁下,我想到一点,能否求证一下我的猜测?”

 

“钥匙先生有何高见请直说?”咱边走边说。

 

“如果说,魔网之主通过魔网的使用在规制着法师们的行为,那么,现在有什么神明是处于沉眠或者避世状态的呢?”

 

“我所知道的,有地渊女神尤妮卡。”卡尔利兹补充到。

 

“海神阿比斯。”艾莉娅果断地回答到,“在海边的城市都有海神神殿或者小一点的神庙,去过的的人都听祭司们谈起过,这些年还算风平浪静,飓风也没有带来太大的破坏,是因为海神正在沉眠,没有对人们树立神威。而他通常会附身的地上代行者血脉,也没有表现出他意志觉醒的状态——我说的是自由贸易联合的执政官嗯。”

 

“那么,对这个地下迷宫很有研究,甚至能让娜迦异变体来为迷宫看门,会不会是……海神祭司所为?”

 

大家这么一听,觉得不是没可能啊?这位战士你果然脑洞清奇。

 

“高阶法师们珍惜自己的执照,珍惜永远利用魔网来施法的便利和特权,所以愿意将自己的行为交给魔网监控,表示对于魔网之主的服从。然而其他职业则不然,他们虽然有利用魔网的部分权利(没有法师的量那么多而已),但毋须向魔网之主献上绝对的臣服。况且,至今仍有将魔网能量抽出并储存的工艺,在使用储存的魔网能量时,就很难受到魔网的实时监控。万一海神祭司里面出了一个心怀叵测的人渣,用恶劣的手段报复社会,也不是不可能。”

 

“……你的联想有一定的道理,让我想起来这座岛上海神神庙被废弃和遣散的事情,回头我得去查查。”

 

“钥匙先生的想法很有趣,我们先记下,等突破迷宫回到地上再想办法去继续调查。”

 

他们继续向前走了一个多小时,洛恩的腕环提示现在已经是凌晨3点钟了,据他们半夜出发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但道路仿佛没有尽头一样。若是一般的队伍,大概已经因为无尽头的行走而渐渐丧失前进的念头,想要折返了。

 

已经突破了层层机关和死牢房间甚至迷宫魔兽的围堵,直觉告诉冒险者们如果接下来没有更凶恶的防守关卡,那么谜底应该就会在这附近了。

 

卡尔利兹一路让大家走走停停,它自己则继续维持着一定圆形范围内持续的探查技能,凯鲁克亚看出它手腕上法力值计量的消耗已经过了三分之二,建议它稍事休息,但被拒绝了。

 

“放心,待我侦测到谜底后,我会花点时间来恢复的。现在必须争分夺秒,趁操纵这个迷宫的人很可能还在睡大觉或者没有发现我们。”

 

半小时之后,卡尔利兹带着一行人在一睹看似无异状的墙面前停下来了。

“很微弱,我能感觉到一种已经绝望到麻木的情绪,希望已经被暗无天日的折磨所消去,但又不肯立刻去死,连复仇的希望之火也感觉不到火苗的存在……”

 

慕纳女士看着凯希亚英杰对着墙壁喃喃自语肯定是有原因的,于是询问这堵墙上有什么肉眼不可见的魔法机关吗,我们可否直接破坏它?

 

凯鲁克亚敲了敲风镜,说:“有,我们风镜上的侦测魔法显示,这堵墙上附有特殊的魔法,如果用蛮力去破坏的话,恐怕费时费力还会激活某种警报。”

 

“可以解除防护魔法吗?”

 

“不是不可以,但我解开需要一点时间,你们有没有更快一点的方法?”卡尔利兹微微地皱了皱眉,“我还指望着省点法力,花点时间来恢复,以应对随时可能的突发状况。”

 

考虑到卡尔利兹的技能和法力都留给了保证大家不灭团这一项,其他人也不好意思总是承人恩惠,纷纷开始考虑怎么越过这堵厚实的墙。

 

维克多同时也开启了侦测魔法:“这堵附魔的墙壁大概有五米长,一米厚,此外的迷宫墙壁就很普通了,慕纳女士你有什么办法吗?”

 

“给我指明附魔墙壁的边界,我们来挖条道出来。”萨满女士自信地将六个指头的骨骼捏得嘎嘎作响。

 

她向岩石的元素诚恳祈祷,祈祷元素憎恨墙后的罪恶,为救赎不幸之人开辟一条安全的通路。

岩石元素的魂灵应该是回应了这位高阶萨满的祷告,裂开了墙缝,里面的岩石逐渐变成碎粒,像遭遇风化般逐渐剥落,戴上拳套的萨满逐渐将那些跌落的碎粒向外刨,康斯坦丁见状立马识相地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铲子,几位男士(除了恢复法力中的卡尔利兹)拿过铲子吭哧吭哧地将岩石碎粒往迷宫的剩余空间挖掘,大概挖了半个小时,洛恩一看腕环已经凌晨五点,他们总算是挖透了墙壁,露出魔法防御墙壁后面理所应当的通道。通道似乎并没有设防,似乎确定了平时除了知晓此地的人之外不再会有别的什么人来到这里。

 

当愈发走进深处时,冒险者们发现了微弱的灯光,和较大一点的空间。

当维克多用魔晶石将这里彻底点亮之后,他们才分辨出四周竟然是地下囚牢。

 

四个分割开来的房间里分别囚禁着四对男女,其中有两对带着似乎未满周岁的婴儿。

很明显,婴儿是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诞生的。

对此,红榴家的女主人咬牙切齿地捏紧了拳头。

 

尽管囚牢里没有看守,这些人似乎也没有机会逃离。

房间的四个角落放置着单项传送门,从传送门里能看到夜晚马塔拉的海景,还能感受到从门里吹过来的海风——显然是用来保证地下囚牢的空气新鲜的。对囚犯们来说,就像是牢房中一扇装饰用的通气窗户,让他们对外界还有一丝的向往。

 

这对被囚禁的人何其残忍。

康斯坦丁气愤地说。

 

他们黯淡的瞳孔和呆滞的表情可以表达内心的绝望和麻木,当维克多以圣光展现出圣骑士的特征时,他们才终于有所反应,从囚牢的里端慢慢挪移到靠外的一侧。可能是太久没有正常地说话,被囚禁的人似乎不知道第一句该说什么,只有一个男的怯生生地蹲在监牢门口,憋了好一会才组织起语言:“你们是……好人吗?”

 

“谈不上多好,但起码能救你们出去……前提是,你们还想出去。”无论如何是要弄出去当人证的,可它非要这么扭着说,直到这些人带着忐忑和复杂的心情缓慢地点了点头。卡尔利兹稍微恢复了一些法力,在自己的法术栏里选择了一些精神增益法术,逐个对这些绝望得跟块木头差不多的“行尸走肉”施放,让他们的精神状态稍微好上那么一点,至少能充分理解自己即将重获自由,以及配合基本的救援。“圣言术·激励。”

 

精神被一定程度激励的被囚禁者们终于意识到希望与黎明的到来,纷纷凑到了门口,却不敢擅自接触牢门:“这里有厉害的魔法防护,我们不敢靠近,有电流!”

 

凯鲁克亚向萨满女士寻求武器临时附魔,会意的牛头人给它的琥珀双刃加装了沉重的岩石元素,英杰向他们警告:“躲到最里面去,趴下!”

 

似乎习惯于服从命令的被囚者乖乖照办,躲到囚牢的最里端,趴下,并双手抱头。

 

没消几下,铁质栏杆纵使有着电流防护,也被巨岩强化后的刀刃劈砍到变形,最后断掉。

接着,冒险者们逐一救出了这八个人,卡尔利兹在囚室的墙上留下肉眼看不见的传送门锚点标记,他们还会回来,但这八个人是重要的人证,必须带他们先回马塔拉,保证万无一失,再从他们口中问出……其实问不问并不重要,牧师终究会知道他们记忆中的一切。

 

安德烈王子原本在马塔拉迷迭香大酒店最好的套房里睡大觉,虽然临近平时要醒来的六点一刻,但美梦还在促使他享受梦中的美食,直到被突如其来犹如轰雷在耳的巨大蝉鸣声所惊醒,四下寻找,一只蝉就趴在他的床头上万分无礼地大喊大叫。

 

抹了一把被惊醒的冷汗,最终还是没有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地打死那只穷凶极恶的蝉,似乎小王子刚刚起身,那只蝉就识相地不再鸣叫。安德烈正要下床找杯水喝,却赫然发现不远处的茶桌旁突兀地坐了一个人。要不是定睛一看对方的身形特征如此醒目,他的手差点就往枕头底下的匕首摸去了。

 

心里无可奈何地“哇哦”一声,只能强做淡定地起码将睡衣的扣子扣好,下床穿好拖鞋,向不速之客略有嗔怪地发难:“贵国的外交礼仪中,这种情况难道不算非常失礼吗。”

 

卡尔利兹笑眯眯地端起红茶向安德烈致敬,似乎并不认为自己真的会冒犯到对方,加之面上有难掩的得意之色——同为牧师的小王子至少是这么解读的,直觉告诉自己,说不定有更新的线索或者突破了,于是收拾心情,赶走起床气,假装自己没那么期待,方便呢稳健地从对方的口中开启话题。

 

“有好消息急着赶来报告,所以希望殿下您不要介意我非法入侵您的房间以及用这么符合时令季节的闹钟叫醒您。”

 

这家伙都能偷越国境了还有啥做不出来的。

尽管脑袋还有一点迷糊,可转得还算快:“……地下迷宫突破了?”

 

异国英杰肯定地点了点头,食指在空中画出一个“8”的字符:“带出了八个人,一直在追踪马塔拉案子的战士康斯坦丁核对了失踪者的名字,应该准确,我是来请你和你的卫队前去一同验明正身并追问真凶下落的。”

 

“真的吗?!”小王子发自内心地对这个案件能在今年有所突破而感到万分高兴,总算能对叔父和养母有所交待,让帝国社会不再对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有着停办的担忧。“给我五分钟换衣服!”

 

不过卡尔利兹并没有识趣地抬腿走人,反而上下拧了一下人类拟态的眉毛表示,人精如你,是不是忘了啥重要的事?

 

“就不关心一下我们是怎么冒着生命危险把人活着给你带出来的吗?”

 

“我希望在完成基础的身份审核和情报工作后,单独留下时间给你。你的冒险故事绝对比过于言简意赅的报告书更有趣。对了,我会请你一顿饭的。”

 

卡尔利兹这才算是得到了较为满意的答案,放下茶杯转身走人,背向房间的主人挥了挥手,似乎在说“不要忘记”。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