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十六)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十六)


漆黑的地下,有人抱怨着迷宫的艰深险恶,有人埋怨着冒险者何其难缠。


凯鲁克亚将爆破后石门的沉重碎块努力挪到一边,露出前进的一条通道,尽管不知道这条岔道是否正确,安全系数未知,好歹是个求生的通路。卡尔利兹解除了防护措施,迈动步子正要与其他人一起凑到入口前,等待维克多探寻下一处迷宫安全符文锁的位置。


就在这时,房间发出了剧烈的晃动,第一反应是,地震?

不,不对,南海没有地震记录!

洛恩慌张地嚷出来,房间动了!


就像是天花板上本应有一个或数个卡子此刻正在快速解扣——在六个人来不及逃进通道之前,房间顿时下坠。只有卡尔利兹眼疾手快从礼装的一角揪了一块宝石,嗖地扔进了通道口。


随着沉重的闷响,下坠停止了。

尖叫过后,接下来的五秒是死一般的寂静。

死寂过后,意识还清醒的人们听见流水的渐近的声音。


此刻,大家都被蛛魔岛的著名魔法道具——蛛魔奈莉斯的高空安全作业网牢固地网罗在天花板上,总算是没有性命之忧。众人甚至没有看清这个道具是什么时候被使用的。


卡尔利兹对此解释到:“我们的礼装或铠装可以设置快捷使用的道具和发动魔法,根据环境的变化甚至能够被动启动。英杰是带兵的将领,所以这些设置理所应当顾及周边的同伴。”


“跟着你们真是太幸运,不然我有几条命都不够赔的。这大概是我遇到过的最惊心动魄的地下城迷宫探险。”钥匙先生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感慨了。“话是这么说,似乎水……应该是海水,正在通过这个房间的入口涌进来,我们这次是必须撤退了吧。”


“洛恩,你知道马塔拉附近群岛海水深度最大是多少吗?”凯鲁克亚问搭档。


“最多30米,著名的浅海旅游区。”洛恩大概知道它的意思了,“估摸着这个活动的牢笼下坠了大概20米。海水能从这里灌进来,如果出口不算太为难人,借助水下呼吸术,游出去也是一种逃生途径。”


“哎,我们不继续深入了吗?”维克多讶异地问。


“晚点吧,”卡尔利兹思考了一下,“对方现在应该是通过房间与通道的机关,实时掌握我们的前进进度,并试图用这个水牢将我们困在这里。迷宫进度标记我已经做好了,但我希望在对方松懈的时候再次接续。所以说我们暂时离开这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别误会,时机把握可以很灵活,这样的迷宫还难不倒我们。”


“前辈希望控制迷宫的人误以为我们已经溺毙在这个水牢里?”


“如果是这么好骗那我可省心了。”


“那我可以打开回城卷轴了吗?这样至少不用游出去。”在得到大家的赞同后,洛恩打开回程卷轴,触碰了卷轴的启动标识。


然而卷轴闪了两下光,彻底哑火,猎人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

“我该不会买到假冒伪劣产品……”在这种关键场合失效问题太大。


“传送门开启——目标,翻车鱼岛……哎?”维克多发现他自己的传送门法术,刚刚召唤一个小漩涡,甚至还未念完目的地,法术便砰地消解了。


一时间,只有下方海水灌进来的哗哗声充斥在房间里,水的漩涡将他们的尴尬和紧张都卷了进去,泛起白沫。


就算维克多的主职业是圣骑士而不是法师,卡斯泰尔家宗家的孩子也被要求从小就必须成为一个合格的法师,哪怕你今后不专门从事这个行当,维克多既然要用就说明他不会是手生,这只可能是别的原因。再次强化了侦测魔法,他捋了一遍这个房间里被密密麻麻刻印的诸多的魔法限制符文,其中一项就是“禁止传送魔法”。


“禁止传送法术,因为现有的传送法术的术式基本是通用型外加一点点的区别,所以卷轴也不能使用。怎么办,只能玩个变形术外加水下呼吸游出去了?”


“你最好先看清楚这里是否禁止变形术和水下呼吸术吧。”艾莉娅微微头疼地扶了一下额,心里念叨着你都能想到的问题设计者难道会疏漏?


“艾莉娅你个乌鸦嘴!我擦!还真有!这个地方看来是被包装得万无一失的死牢啊!”被这么一念,维克多顿时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仔细搜罗一圈之后,气得眼珠子都要凸出来,连家主姐姐都不喊了,玫瑰骑士抛弃矜持和礼数破口大骂。不过……夸张了一点。禁止咒文是在法术的基本术式外围添加禁止型符文,法师内行们都知道不是不可以破解的,一考基本功,二考法术强度,三考时间限制,维克多要是拿出百分之百的韧性和认真,这些个禁止事项都是可以被拿下的,就像刚才一路上的符文锁一样。


时间的局促带给他沮丧的情绪:“如果给我钟表匠修表的时间余裕,我不是不能做到,只是估摸着水灌进来的速度好像有点快……十分钟灌满应该差不多。而我解开禁止咒文的速度可能没那么快……毕竟不如当家的二哥……”人家是实打实的大法师。


维克多只好把求援的目光投向大家看来万能的卡尔利兹。

习惯了当救世主的牧师也不便推辞:“传送术•门——目标,马塔拉城,迷迭香大酒店。”


虽然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但卡尔利兹的传送门的确完好地展开了,传送门在他们的正下方渐次移动,将所有人还算温柔地扔在了一处游客不是很多的沙滩上。


大家在沙滩上待了一会,想想阴暗的水牢,在抬头看看明媚的艳阳,不约而同地吐出一口恍若隔世的气儿。


“情势瞬息万变,还是逃命要紧。”洛恩总结了一下大家的感想。


“阁下是怎么做到的?”维克多万分好奇地追问卡尔利兹。


“可能是因为水牢里的禁止咒文所针对的法术术式是你们这边通用的类型,我国境内所使用的法术术式和你们的并不一样。还记得初代大人提起过,当年允许莫德维拉回国的条件之一,就是莫德维拉必须将其在凯希亚皇国学会的法术术式用他自己的风格和语言重组一遍,以免我们的法术术式被维拉克鲁斯或者其他国家所针对。以及,法术能量是施行法术的‘原料’,我没有使用你们的魔网下载法术能量,而是使用了我从本国带来的法术能量储备。我想这才是足以在那种情况下启动传送门的必要条件。”


“原来如此,我对阁下更加敬佩了,你能及时来到维拉克鲁斯是我莫大的幸运。”


“你对我亲手提携的后辈如此照顾,我自然得回礼一番。”卡尔利兹从沙滩上站起来,“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入夜了我们还要回那里一趟的。”


“为了给大家压压惊,我请客,去马塔拉最好吃的大排档消费一番吧。”说着,艾莉娅也拍拍屁股上的沙子,站起来迈开腿,“我记得城西有一家物美价廉。”


在等待上菜的空隙,康斯坦丁走到离大家两个桌位远的排档外面抽了一根烟,这根烟似乎带给了他灵感和回忆,待香辣小龙虾和蒜蓉小龙虾被端上桌,他才回到位子前,灌了一口啤酒:“……原来‘海神的处刑宫’真的存在啊。”


“哦?说来听听,小伙子。”慕纳女士对海洋相关的奇闻轶事非常感兴趣。


“前几年我在调查与马塔拉悬案相关的信息时也花点时间去搜罗了一圈传闻故事,其中就有这个。那是一本纸张都发黄的古籍,少说也有个几百年,没被虫啃也算保养得当,讲了一些存在或损毁或飘渺浮云一样的海上、海岛和海底遗迹,里面提到了‘海神的处刑宫’。海神阿比斯将不敬、有罪、好奇心过于旺盛的人投进处刑宫,能够在里面拿到免罪符并成功走出来的人将获得赦免,而被海神确信并认定有罪的会遇上死牢,如果能在死牢里都能挣扎求生成功脱逃,海神兴许一高兴还会送点纪念品。”


“我们有什么罪过和不敬可言,至多是好奇心旺盛了一点。再说我们是带着使命深入地下的。”凯鲁克亚较真到。


“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阁下。我是想表达,此处地下迷宫很可能是当年信奉海神的信徒在阿比斯的指导和协助之下才建起来的。然而此处的神庙不知什么原因被废弃了,知晓迷宫秘密的人大多已经入土,但也有真正征服过迷宫的人,反过来利用迷宫做了点什么。”


“钥匙先生,你是否还猜想,迷宫地下可能囚禁着失踪者?”


“一开始我对此的确信率只有四分之一,现在已经飙升到四分之三,若不是迷宫里有什么不欲为人知的事物,放我们在迷宫里自生自灭就行,犯不着阻拦卡尔利兹阁下您的侦查虫群,,早早赌上石门,让我们从一个入口走到另一个出口不就结了?然而当您的前锋往特定的方向行动后,比刚进迷宫时更厉害的杀招就出来了。”


“既然‘黑鳐’在翻车鱼岛上,会不会是他单纯因为我们知晓了他的身份而只想要借迷宫除掉我们?”


“这种可能性也很大,毕竟我们是六个人,除非他有很强力的帮手,否则稍加打听就应该知道我们这个队伍一点也不好惹。但从一般的侦探故事逻辑来看,犯罪嫌疑人第一次意图加害失手之后,只要被加害人尚未掌握其决定性证据,就不会立刻追加狠手,因为这样会加重暴露的风险。他没能杀得了我,我们也没能掌握他囚禁失踪者的证据,大家都是两手空空。”


“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无限趋近于真相,他就会慌,慌到必须下手除掉我们。”


翻车鱼岛——


距离废弃的海神神庙是特别不远的东南方向有一个农场,农场里生活着一个身体健朗老头子,常年独居,自给自足地在农场小院里种了许多蔬菜,养了几只下蛋的鸡,两匹马,有一个常年在外面跑海员的养子。时常有游客来他的农场小院参观,他也十分和善地与客人以物易物,心情好的时候,会招待客人在自己的农场小院吃一顿饭或者小住一晚。


“来来来,这可是我自家农场新鲜出产的鸡蛋和番茄做的菜,我上午去海边钓的鲭鱼,捡的青贝,小龙虾什么的你大概在马塔拉城吃过了就没去捕捞,还有炒胡萝卜,院子里结的葡萄和车厘子。别嫌弃我这里没啥好菜就行~”老头子很热情地招待着一位学者模样的人,就差没给人家夹菜了。


“不用这么殷勤,萨奇尔。我每年都会来你这里三四次,都是老熟人了。”被称作萨奇尔的老人所招待的学者模样的人,正是与康斯坦丁在马塔拉城有少许交集的法罗•本尼迪塔斯,外号“黑鳐”的男人。


“又干掉一波愚蠢的冒险者,总归是辛苦了嘛。”萨奇尔向法罗举杯致意,“我是没想到你会来亲自操作迷宫的死牢机关。”


“能轻易识破我就是‘黑鳐’的冒险者并不愚蠢,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聪明。尽管我怎么想也想不通是在何时漏的马脚,为了保险我只好把这几年固定合作的知情人干掉。”


“还会有人知道你是‘黑鳐’吗?”


“应该……没有人了。就算有也是空口无凭。”不确定哪个店老板还给谁提起过自己,法罗回敬对方的举杯之后依然神色严肃,“我对那个白金铭牌的战士只是一个诱导,没想到他还较真地带着同伙一起去了废弃的海神神庙,把暗门撬了出来。我最初只是远远地看着,等待他们被迷宫的机关好好制裁。可是有一只猫突然从通道里跑了出来,我立刻使用隐身术隐匿形迹,目睹那只猫变成了一名精灵圣骑士,破解了暗门上的符文锁,从这个时候开始我意识到他们是有可能比较安全地避过有符文锁规制的通常陷阱机关,所以才急匆匆地赶到你这里来操作‘处刑宫’的死牢机关。”


“既然用了‘死牢’的机关,应该没得活了。”老头子得意地晃晃手中的银酒杯,“身为海神前祭司的你对‘处刑宫’再了解不过,‘死牢’为了避免囚犯逃出去,刻满了禁止各种法术的咒文,就连试图变成海洋动物从水里游出去都是想都别想。所以,他们必死无疑。”


“理论上是如此……但没有杀死人的确切感,我始终无法放心。”


“现在你也不可能去‘死牢’一看究竟。我记得你说过那是个用一次就要花很大力气再重新吊上来的机关,这也算是第一次使用,其他的倒霉鬼根本没运气消受。既然封印了那么多使用法术逃掉的可能,他们的下场就只有凄惨的死亡。这也算曾经身为祭司的你献给海神的祭品,不是吗?”


“我在想,今年要不然还是收手一次比较好。一想到有人知晓如此谨慎的我是‘黑鳐’,心里就有种被暗处飞来的凶器击中的感觉,令我恐慌。”重要的是这种恐慌是从未感受过的。


“就算你这么想,那波愚蠢的冒险者也算是‘失踪’在海神神庙里了。”


直到四年前,废弃的海神神庙一带还是岛上开放的游览景点,也总有冒险者趁深更半夜没有人的时候跑来这里探险,的确有几波人发现了神庙各处潜藏的地下迷宫入口。幸运的,从一个入口走到了另一个入口(出口),说迷宫不过如此,有几个做做样子的机关,和被人早早光顾过的宝藏暗室,从里面捡出来的剩余财宝值不了几个钱。不幸的,就直接躺在了距离入口没几步路的陷阱机关利齿下,最后报警求助,丧葬费或复活费用自掏不说,还被警署和主办方罚了一大笔钱,勒令不准外传。介于不长脑子的冒险者容易被好奇心害死,从四年前开始,这里被禁止进入,并设下了魔法结界。观光客至多可以在神庙外围与建筑合影留念。


尽管被勒令不准外传,憋屈的冒险者们还是将神庙地下有暗道这件事传了出去,正好,法罗需要这样的宣传,他才可以继续通过迷宫网罗被选中的目标。并不是所有自投罗网的冒险者都会遇害,迷宫的利用者会有所选择,毕竟大规模的失踪只会让官方对遗迹进行彻查。


眼见来访的友人还是一副难以开解的模样,老头子主动给他倒了酒:“既然你已经放下了死牢房间前方的厚重石门,就算官方派人从海神神庙正堂和外面几个入口一起进入,最后发现的不过是一个互联互通的开放回廊罢了,没人会知道还有一条路通向我这里。”


法罗端起那杯红酒一饮而尽,酒精下肚,醉意微醺,心中稍微坦然了一点。毕竟,完全了解并掌控迷宫的前海神神庙祭司,只剩下自己了,其余的几个知情人早就在这些年里一一消失。是的,为了完全让这个场所为自己所用,他手刃了所有知情的前任同事。


至于这些胆敢窥探自己秘密的、自大的冒险者,他们在水牢里慢慢溺死的模样,法罗也没兴趣去想象并从中获得什么快意,敌人就是敌人,死了就死了,没人复活他们是最好的。兴许过不了多久,从水牢通道的滤网里会飘出那些人被泡烂的肉渣,最后成为海底生物的食粮。


翻车鱼岛上潜伏的坏人们倒是没想过,他们预计应该溺死在水牢里的“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冒险者,此刻正在数十海里外的马塔拉城进行休整。酒足饭饱,艾莉娅陪着师匠去逛街购物压马路,洛恩则是带着凯鲁克亚、维克多和康斯坦丁去马塔拉警局附近看热闹——店老板的侄子才从群岛首府运送客人回来就听到自己的叔父遭此噩耗,哭号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看热闹的他们只能小声嘀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钥匙先生对此评价是,哭号的一部分原因是有恐惧在里面,这个车夫担心自己迟早也是被灭口的货。只可惜我们没法指证他的所作所为,让他接受到警方“无微不至”的保护。


艾莉娅在一家民宿旅店订了一间通铺房,其他人都上街去了,留下不那么想出门晒太阳的卡尔利兹一个人在房间里休息。说是休息不过也是独自待着,倒不如抽空会个客。


安德烈王子没想过自己会被主动邀请。

窗明几净的房间里,温和的夏风吹动纱质的窗帘,窗框边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彼此坐在被切割成一半的大圆木木桌两侧,桌上是店家送来的椰汁饮料和炸虾点心,卡尔利兹向他递上自己在地下迷宫用虫群侦查画出来迷宫路线图,用的是那块魔力感应式黑水晶测绘板,它能够与使用者的心灵进行灵能链接。


在卡尔利兹的解释下,安德烈看懂了测绘板上的迷宫路线图,也知晓了在卫队没有冒险深入迷宫跟随这一行人之后,漆黑的地下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卡尔利兹讲述的语气稀松平常,指出每一处机关陷阱时就像是博物馆介绍展品的熟练导游,但听完之后总能让人感受到所谓“处刑宫”的恶意简直是扑面而来。这意味着在卫队进入地下迷宫时必须彻底清场,才能保证后续调查安全进行。


卡尔利兹的叙述中隐瞒了符文锁是维克多解开的这件事,只是将符文锁的解锁方式和更直观的答案告诉了他,免去了对方苦思冥想的过程,就当卖影华卫队一个小小的人情,毕竟危险的善后工作得由他们来做。


“和第一个任务一样,人救出来了我就直接丢给你们,和坏人战斗以及抓住坏人的工作是我们的,我可不想被人质安危这种事拖了后腿。”


“听起来要大杀特杀?”


“坏人要我们死,若是我们还抱着‘必须活捉’这样愚蠢又天真的想法,战斗只会束手束脚。这跟第一次的任务遇到的虔诚的笨蛇妖不一样,我没打算让这些家伙免除死亡的痛苦。”说到这里的时候卡尔利兹的笑容有些狡黠,像狐狸化身为人的那种,这种笑容非常危险和微妙,既容易惹人迷醉也容易让人滋生犯罪的念头,“同为牧师,你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做吧?”


先杀后拉,就这么简单。

安德烈点点头,表示会意。


自从在第一个任务正式接触了这位凯希亚英杰之后,安德烈对这位异国来客就特别感兴趣。作为非法入境者,能得到君主高度评价并大手一挥原谅这份罪过是多么的不易,尤其是在横断山脉奇美拉族群大混战里见识了它的本事之后,年轻的王子才意识到,用身份的不对等去傲慢对待异国来客,绝对是不智之举。


尽管保持基本的警戒是理所当然,但如果有能可以帮到它的地方,安德烈是乐意去做的,毕竟人家来帮忙解决 维拉克鲁斯帝国自己应该消化的问题,一想到这里,他的心态变得更加积极,对自己能帮得上什么,感到非常荣幸。


谈完接应被解救的受害者这份公事之后,趁对方的同伴还没回来,安德烈又和卡尔利兹扯了一些闲暇的话题,比如——英杰们的人类拟态是怎么选定的,能改变吗。


这个并不是什么值得隐藏的秘密,卡尔利兹告诉他,这是云游者从外界带回来的关于人形生物的各种信息汇总后,自己选定的,要说变化也能调整,但大家一般都喜欢固定的某个面孔、体型,用久了通常都不会再换,因为重新设定很麻烦。比如可爱的后辈性格内向,就选择了一个勉强和英俊沾边的、适合战士的形象,体型又选的是非五大三粗型,容易走在人群里不太容易被瞩目的那种。而自己呢,因为本体很漂亮所以审美观绝对不允许选一个不好看的~


说真的,就算是对巨型昆虫有一定的恐惧,安德烈也很想看看它的本体到底是怎样。

啊……大概红榴家的小猎人一开始就看到战士英杰的本体了,现在自己说出“想看本体”这种话,恐怕会被认为很不礼貌,果断拒绝。


他努努力,把自己的好奇心和想象力踩回了地板里。


凌晨1时——

养精蓄锐完毕,大家等待着队伍最实质的队长一声令下:“好了,我们出发。对了,鉴于接下来的不可预料的情况,家主小姐就不要去了。你要有个闪失,我们恐怕担待不起。”


“哎?请不要那么说,我保证不会扯后腿,而且如果被囚禁者中有女性的话,我应该帮得上忙。而且,”她指了指自己的弟弟,“我自认为战斗力还是不逊于他的。”


洛恩缩了缩,没吭声,表示默认。似乎多年前的那一幕至今记忆犹新。


卡尔利兹不再说什么,它想了想自己应该能把控全局,如果让人类在战斗实力上超过凯希亚英杰的最大预估,那就是足以令自己羞愧的失误了。接下来,它再度开启了通往漆黑之地的传送门。


在送走王子后,大家从街上回来,晚饭的时间,讨论了地下迷宫的监测机制。

迷宫的控制者是如何得知入侵者在迷宫行进位置,并准确开启机关的?或者退一步,就算迷宫是自动感应,感应的根据是什么?


因为有侦查虫群被消灭的例子,所以脚步在地砖上的重量不是最优先的。

红榴家的小少爷觉得是:温度。

因为在冷峻的迷宫里,突然多出来的温度很容易被狭窄的四壁所监测。

据说现在盗贼公会已经在使用可以遮蔽自身温度的特殊皮甲套装了。 


“那么我们以所能想到的最万全的方法快速穿过迷宫吧。”卡尔利兹将目光投向维克多,“半吊子法师,你还会些什么变形术?”


“……我找找,哦,这个!”维克多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根魔棒,“万圣节魔棒——幽灵!”

卡斯泰尔家监制,万圣节玩具,精良品质,能将活物在一小时内变化成为幽灵,并能通过死灵法师们的幽灵侦测验证。


在花费了两个魔棒后,它们都变成了白色磷虾状的漂浮幽灵,对此维克多追加了特别的注释:这个魔棒的设计者特别喜欢吃磷虾,大家忍耐忍耐。


这个主意是馊了点,但眼下看来可能是最好的。

变形一一完成后,卡尔利兹开启了传送门:“从昨天断掉的地方开始,我投下了标记传送门锚点的宝石。”


再度回到这个深暗的地下,已经变化为幽灵的他们,即使没有借助魔晶石的照亮,对这片黑暗已经不再那么忌惮,大概是幽灵本身对此地应该无所畏惧才对。这神奇的道具连视野都能改变,映入眼帘的不是黑色就是幽蓝和白色,看见同伴的感觉就好像在洞窟里看见会走路的幽灵菇。


卡尔利兹召唤了三只暗影魔,作为开路前锋,一行人则沿着其中的一条道路匀速前进。果然,变化为幽灵之后,无论是呼吸、心跳、温度、实体都无法被感应到,路上几乎畅通无阻。康斯坦丁忍不住盛赞玫瑰骑士是天才,居然能想到这样完美的变形方法。


“虽说如此,万圣节魔棒-幽灵是每年只在东都销售的万圣特定道具,限量销售六百六十六根,每一根能使用五次,必须用节日特殊筹码兑换,全国各地的道具贩子都会到东都来想办法多搞一点抢手货,多数流入了收藏家和冒险者的手里,由于这个对于冒险者的功用很大。我们家和大公家垄断了这东西的生意,自然是想要就会有啦。”


“这东西不会引发……盗窃、恐吓之类的社会问题吗?”洛恩问他。


“当然会,可是你换个角度想想,如果没有这些问题,冒险者们的委托又会少些了。恐吓这种问题倒是好解决,死灵法师们正巧可以依靠这个挣钱,顺带惩罚一番恐吓犯。”至于盗窃嘛,“针对变装幽灵的盗窃,很多地方也添加了相应的变形术识别检测法术术式,这个魔棒的效果是能被变形术侦测术式发现的,但愿这个破旧的迷宫里没有针对这方面的特定检测功能。”


事实上维克多的猜测被验证了,“死牢”里有着禁止使用变形术的针对术式,然而迷宫通道里没有侦测变形术的术式,或许这种特别限定只是为了避免那些脑筋转的快的人采取进一步的逃生手段。若一开始就使用了变形术进来,迷宫的防御手段还没有配齐这方面的惩罚手段,或许是设计者和利用者的疏忽。


接下来的旅途就比较顺畅,甚至迷宫没有再出现岔路,只是路上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小插曲。


“哇!!”

“哇啊!”


两波幽灵在迷宫的一个拐角相遇了,似乎彼此都被吓了一大跳,当然,两位英杰好歹见过大风大浪,没有跟着尖叫。


过了一小会,震惊散去,对面的幽灵才缓缓开口,第一句就是十分凝重的叹息:

“没想到这么久了,我们还能在这个迷宫里遇到新人。”


跟在这个幽灵旁边的另一个试探地说:“昨天迷宫轰隆轰隆的,应该又启动过,难道你们是在处刑宫的死牢里被溺死的那波人?”


洛恩做出一副沮丧的样子,耷拉着脑袋:“啊……是的……我们想深入迷宫……结果就……”


“这里的同类多么?”借此机会,维克多询问迷宫里真正的幽灵是否具有一定的规模。


但是对面的两个幽灵摇了摇头,接着诉出一堆的苦来:“至多还有两三个,算熟了,所以第一眼看到你们、这数量,就知道是新来的。如果是死在迷宫初段的人,但凡有同伴还能活着报信,都是挪出去要么复活要么安葬,断然不会在这深处徘徊。像我们这样以为自己有点本事,过于深入了迷宫,甚至跨过了那道死牢,最后被迷宫深处的魔兽吃掉的人,因为死亡的过程过于痛苦却不能复仇而被钉在了此地,连去往海拉的冥域都做不到。”


“迷宫魔兽……”七只幽灵面面相觑,“可以详细说说……我们也好尽量……远离它?”


“你们只要继续在这里徘徊,迟早都会遇到——一个攀附在迷宫墙缝里的三头怪物,尖牙厉爪,面目可憎,等级应该很高,是看守这座迷宫的终极武器。特别是当有物体靠近迷宫真正终点的地方,它就一定会出现。”


“它会吃掉灵魂吗?”


“应该不会,但是只要被它杀死的人的灵魂,在靠近它的时候都会感受到刹那即为永恒的痛苦。所以我们才不得不在这里游荡,祈求无所事事的它别再追上来……”说着,这个幽灵开始痛苦地哭泣,一点都不敢哭大声的那种,实在是惹人同情。


可是伪装成幽灵的生者们完全没有散发出任何怨艾的情绪,直到那个幽灵觉得自己的哭泣无法引起对面的共鸣,才停了下来,哀怨地说到:“你们也是死在迷宫机关里的人吧……难道你们不为这样凄惨的命运感到悲哀吗?”


大概是见多了这种死者,卡尔利兹几乎傲慢得想要叉腰大笑弱者的无能,但它终归是维持了表面功夫,循循善诱地对只会哀怨的死者说:“如果你能理性、镇静地给我们讲一下那个迷宫魔兽的模样和技能,也许我们能够帮你们解开那份不得往生的悲哀和怨恨。”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