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十五)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十五)

前往马塔拉南边六个岛屿的船只,最早的一班船是8点半出发,大多数游客早早地醒来并准备行李,有的退了房打算在岛上的旅店小住,有的也只是一日游。

 

待到红榴姐弟和同伴们下楼来到迷迭香大酒店大堂的时候,却发现很多游客聚集在大堂里半晌没打算立刻出去赶船,大家似乎面色凝重,或忧心忡忡地在讨论什么,一种积郁的氛围似乎在各位头顶上如阴云般实体化了。

 

洛恩的目光穿过一楼大堂的门窗,清楚地捕捉到马塔拉警备官们骑着骏马在街道上飞驰而过,还一边提醒着大家请不要挡路。他立刻快步上前,凑到讨论的人群中:“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位中年妇女有些惶恐地说:“听说,几条街外的旅店里死人啦!”边说还边抖了一下。

 

“哎?!”洛恩一愣,倒也不至于大骇,咋才第二天就死上人了?

 

要不是氛围问题,觉得自己料事如神的卡尔利兹简直想吹个口哨赞美自己的直觉。

 

“收获祭终于轮到马塔拉本城出现死人了?以前不都是失踪吗?”

 

“听说死的是旅店老板,”中年妇女的丈夫补充到,“好像是,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杀死,然后分尸的!”

 

旁边的男子也附和到:“听说从现场旅店的附近找到了尸块,尸块上有蛇的牙印,咱马塔拉的警备长官是东都人士,他推测致命的凶器是东都附近森林里的蛇,还不是马塔拉或者旗鱼群岛本地的蛇类。”

 

“最关键的是,头没了吧!”中年妇女的丈夫胆怯地感叹到,“被分尸,多可怕的死法!”

 

六人一猫心里跟明镜似的——在这个星球上,掌管生死的神祗仁慈地赐予生命犹豫的机会,复生的机会,但并非是没有限定条件的——身躯保持基本完好,至少致命部位不得缺失,然后是24小时以内,由实力不低于死者的复生执行者进行仪式或法术。如果头无法跟其他的尸块组合,那么复生术或仪式就毫无意义,免得被复生术拉起来的是一具无脑的僵尸,抑或很快又再次死去。

 

康斯坦丁听到这句话心中一凛,他很清楚凶手能对旅店老板这么做,就很有可能对自己这么做,那又是为什么……自己昨晚睡得很熟,没有察觉到半分不对。

 

化身橘猫的维克多此时跳上了他的肩膀,伏在他耳边低声说到:“你以为毒蛇没来找过你吗?这些恶毒的小伎俩在卡斯泰尔家的魔法结界前统统都得变成灰儿~我可不想咱们房间里好端端出了命案。扯进命案里的话,不止任务没法做,洛恩也得惹上一身的麻烦。”

 

钥匙先生这才恍然大悟,今早开门的时候为什么房门前有一小撮可疑的白灰,还以为是酒店工作人员放错了驱鼠药的位置。不论自己是不是沾了室友的光,都得感恩卡斯泰尔家的魔法杰作:“真是太感谢了,骑士阁下。”

 

“小意思~”橘猫骄傲地踩了踩他的肩膀,又无声地坏笑起来。“不过,现在那个坏人明白他没能杀死你之后,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手段呢?”

 

“要我说的话……最好的办法是——‘请君入瓮’。”钥匙先生故作神秘地说了一句熊猫人的成语,不再解释。

 

六个人一行乘坐马车来到马塔拉的红珊瑚港口,这个港口是专门停泊驶向六个分会场岛屿交通航船的。每年的这个时候,收获祭主办方都会专程租用大船来运送游客,滚动发班,满员就走。没什么犹豫的,洛恩一行赶上了前往翻车鱼岛的那艘船。

 

翻车鱼岛是六个岛屿中航时花费中段的,顺风的话2小时就能到达。

不必刻意去寻找,卡尔利兹说那个坏蛋就在这艘船上,就看他什么时候出现,以及大家最好别随意走动,即使要去厕所也要结伴而行,那家伙盯上了钥匙先生也等于盯上了我们一行人,如果他还有同伙的话,大概正在苦思冥想如何能将我们一网打尽。

 

“要我说的话,只有将我们诱入地下迷宫了。”钥匙先生特地准备了一根海钓竿,此刻正依靠船舷悠然垂钓,“那个家伙怎么还沉得住气不来勾搭我?是吃定了我们一定会去?”

 

“应该是。”洛恩同样拿出了钓竿,不过他的海钓竿要比康斯坦丁的好,毕竟是公会点数兑换的奖品。“刚才在船尾,我抬头看见有一只被人驯养的鹰朝着翻车鱼岛的方向飞去,说不定那头的人提前开始准备做些什么了。真奇怪,我竟然有一丝期待。”

 

“地下城探险对于冒险者的吸引力连我都理解,放心吧,这个队伍应该是国内最强的了,我一点都不担心你们哦~这么说,能带我一起去吗?”

 

“呃……家主您去,会不会太危险了?”

 

“我会努力不拖你们后腿,而且师傅一定会罩着我的!”

 

“那,回答我一个问题,艾莉娅。”凯鲁克亚想起了刚到塔尔·维拉时的一个未解之谜,“几年前入侵你家大宅的匪徒,是你击退的吗?”

 

“不,不完全是。”艾莉娅指着此刻蹲在洛恩肩膀上的橘猫说,“我得感谢这位当时恰巧路过不留名的好人,要不然我就算再有才,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子而已。当年我家出事的时候,玫瑰骑士阁下刚好就有事停留在塔尔·维拉,住在我家对面的旅店。”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橘猫得意地摇了摇尾巴。

 

但凯鲁克亚发现,洛恩并没有对此进行任何评价,而是目光继续眺望晴空下的海面,当它正想问点什么的时候,洛恩的那根竿忽然抖动起来:“哎呀?!”

 

抖动还蛮厉害的,鱼线扯得竿头狠狠下压,真担心这根海钓竿到底是不是特别结实。旁边的康斯坦丁倒是大度地一把将自己没有大鱼垂青的钓竿往脚边一扔,立刻帮忙拽住猎人的钓竿:“好大的劲!难道是青鲨不成?!”

 

大鱼还在挣扎,慕纳女士已经开始搓闪电链了,一发下去之后,大鱼挣扎得不那么厉害了,这时凯鲁克亚在钓竿上搭了一把主力,钓竿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甲板上的人们就瞅着几百磅的蓝旗鱼在空中遮出一块移动的阴影,最后重重地砸在了甲板上,扑腾扑腾。

 

“……这么大啊……”如果是参加海钓大赛的人,遇到这么大这么长的蓝旗鱼上钩,不得兴奋得跳起来,洛恩看了反而犯愁,“我只是想钓几条不太大的鱼在岛上海边野炊来着……”

 

围观的人们发出惊叹,连连称赞小少爷运气好,该去报名参加海钓大赛才是。

 

在慕纳女士加强电流将这条鱼至少电到昏迷后,凯鲁克亚上前抓起鱼尾,对洛恩说:“我们去找个地方将它解体。”

 

洛恩从搭档的眼神和动作中觉得它好像是要找自己说点什么,于是点头同意了。

 

他们找船长借到了厨房,并愿意送给船长四分之一的鱼肉做酬谢(反正也吃不了这么多)。

 

“你刚才对你姐姐的说辞并没有表态,告诉我,她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当然是假的,这套说辞我耳朵都快听起茧了。如果当年维克多对我家有恩在先的话,你觉得他现在会这么粘我,对我的事有求必应么?姐姐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拿维克多当挡箭牌,掩盖自己当年一人擒敌的事。战争女神的后裔,只要是虔诚供奉女神的,理所应当会受到先祖的庇护,哪怕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我相信女神愿意亲自出马拯救后裔的。”

 

“一家年轻的家主有着先祖庇护不足为奇,为什么要特意掩盖。”凯鲁克亚无法理解,这应该是荣耀的事情啊?

 

洛恩努努嘴,示意搭档不要用惯常的战士思维来看待这件事,这边的社会可没你们那边单纯:

“不想招来那么多闲言碎语而已,商人家的女孩子,在外界看来还是温婉贤淑一点比较好。如果生在战士世家,谁都巴不得自己身上有女神庇护的赐福。被你在代理决斗中打败的伍兹·泰格就是个例子,有着女神赐福的他,就算战败了,依旧生意红火,指名任务从未少过——毕竟,女神屈尊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借给他用,甚至借他的躯壳来试探你,这对一个凡人来说,是莫大的荣耀。”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姐多少有种让我觉得忌惮的感觉。”大概是国内唯一给人威压感的雌性是女皇的关系,以至于英杰觉得有这种气质的雌性都值得警戒。

 

“话是这么说,可诸神也不会总将自己的注意力投在一个人身上,她要跟去冒险,还是劳烦大家多多担待了。别说其他,就算擦破点皮也是我心疼啊……”

 

船只停在了翻车鱼岛东海岸的港口,这个岛屿有个6平方公里大,上面有酒店,游乐设施,私人庄园,树林以及被提到过的废弃海神神庙。下船的游客纷纷前往码头官员的办公室盖章,集齐六个岛屿活动章的游客都可以在活动结束后领走一份纪念品,按照往年的惯例,都是一份盒装龙虾。

 

第一批游客都是浩浩荡荡百来号人,也有的人选择留在马塔拉过两天等人不多了再来,上岛之后盖完章,大家立刻奔向了岛屿的四面八方。

 

钥匙先生推测第一天肯定会发生失踪事件,因为游客最多的时候是最容易浑水摸鱼的机会

不过肯定不会在白天动手,白天大家都成群结伴,就算偶尔有人去厕所,久去不归会被发现,傍晚和夜晚是最容易动手的时间,至于会有多少人今夜打算留在翻车鱼岛,那就不好说。

 

翻车鱼岛的酒店没多大,游客们多半都是自带帐篷享受度假,零散的住宿方式的确可以给坏人可乘之机。

 

洛恩一行没有打算住店,而是直接选择前往被提及的废弃海神神庙。

 

在距离神庙入口一百米的地方立着着“危险!禁止进入!”的牌子,那块牌子显然是新刷过漆的,入口被用木板和石块粗糙地封住,在擅长探险的人们看来毫无意义,阻挡的只是一般手脚不勤快不灵便也没有冒险精神的普通游客而已。

 

“不,这只是表象,”维克多抬起爪子,漂亮的蓝眼睛里闪烁着聪慧的光芒,“还是有一层肉眼看不见的结界,属性是精神恐吓的那种,普通人触碰到它的话会在心中产生恐惧与厌恶。但对稍微有一些魔法防御力的冒险者来说,忍一忍还是可以翻墙进去的。似乎岛屿管理人和活动主办方并不打算禁止冒险者对神庙的探索,他们也清楚只靠岛屿上的开放设施是不够满足好奇宝宝们的。”

 

在牧师使用“真言术·静”的庇护下,萨满女士召唤出高大的大地元素,将同伴一一送过并不算高的外围墙壁。

 

废弃的神庙道路上荒草丛生,建筑的残壁上也爬满了藤曼,还不时有兔子、蛇、鸟之类的小动物钻来钻去,兔子让猎人有些本能地想要开始捕猎,想想慕纳女士已经准备好了在路上要吃的很多东西,洛恩才放弃了打点野味的计划。到底是开发过的旅游地,岛上没有魔兽级别的存在,六人一猫畅通无阻地走进了神庙的正堂。

 

那个心怀鬼胎的探险家说这里有暗道……不知道会在哪里?

 

“诸位,”家主拍了拍手,“毕竟是来到海神的神庙,哪怕是废弃的,好歹也要表示一下尊敬。”

随后,艾莉娅在有些残损的海神神像前献上来自陆地的祭礼与食物,与同伴一起礼节性地拜了拜掌管海洋的神祗,算是在探险前讨个好的彩头。

 

寻找暗道的事情依旧拜托给了萨满,慕纳女士召唤出流水元素,然后在地板上一片一片地洒水。因为神庙四面都是空间,因此暗道只能是在地下,水往什么地方渗得厉害,答案就在哪里。很快,神庙的西南角的两块砖被锁定,康斯坦丁拿出了准备好的铁锹,吭哧吭哧硬是挖出一个潜藏的暗门。

 

可这个暗门好像还是带古老密码符文机关锁的那种,六人彼此对视了一小会,似乎谁都没那个耐心,在维克多思考出一个结果之前,慕纳女士直截了当使用了局域地震术,硬生生将那块暗门附近的地面给扭曲变形,凯鲁克亚一把将没用的暗门拎起来甩到一边,露出了阴森森的暗道口。

 

不过里面黑洞洞的,任谁也不会立刻就凭着好奇心钻进去,慕纳女士用火元素点燃一根艾草棒,放到入口,在大家清楚地看见艾草棒上的红色能够明显燃烧,烟被快速地吹拂出来,确定了里面是有空气流通的,才多少放了心。艾莉娅提起神庙周围那些空心的灯柱,以及废弃的水井,说不定那是给地下暗道通气用的。

 

“我在前面开路,你们慢慢下来。”凯鲁克亚拿出了它在酒店使用过的陷阱侦测铃铛,维克多立刻跳到它的肩膀上,“我来帮你们感应魔法机关。”

 

前五十米的暗道都很狭窄,仅能容纳两个成年男子并排走过的宽度,到了五十米之后,暗道就稍微宽敞些了,不过也就是三个身形稍壮成年男子并排走而已,高度大约两米,康斯坦丁这样接近一米九的大汉不得不稍微屈膝一点,以免头上的无形的压力总是让自己毛毛的。

 

“我开始羡慕维罗塔那个小个子了……”他如是说。

 

从第一百米的地方开始,凯鲁克亚手中的铃铛就响了。铃铛响了只意味着一个提示,要冒险者小心,至于是怎样的陷阱,铃铛并不是全知全能的,它能感知到冰冷的恶意就已经很神奇。

 

“退后,”本来押尾阵的卡尔利兹换到了前面,从魔法便携口袋里拿出一大块纯净魔化树脂,对这块树脂施放魔法:“变形术·人形生物,模拟体温和体重。”

 

树脂听从命令,变成了和洛恩一样高的人形,猎人好奇地触碰,的确是与自己完全相合的体温。接着,卡尔利兹修剪得圆润的指甲盖下面微微闪光:“傀儡术·舞。”

 

凯鲁克亚让同伴们退后,卡尔利兹命令树脂人偶模仿猎人的动作向前走去,刚刚踩到被提示的地板,墙壁两侧就有箭矢从伪装的盖板后面射出,瞬时将树脂人偶射了个对穿。直到射满了十箭之后,机关才停了下来。

 

洛恩小声嘟囔着不那么文雅的感叹词,一边戴上麻布手套,将树脂人偶身上的箭矢拔下来。箭矢的尾羽在魔晶石的照耀下显出破落的痕迹,想来这些箭矢存在已经很有些时日了,只不过工艺和选材都很精道,并未在深暗的地下腐朽折断,他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瓶特殊的鉴别药水滴在箭头上,原本无色的药水立刻显出了十分可疑的、晶莹透亮的红色。“有毒。”

 

卡尔利兹让树脂人偶从那块地板上退回来,被踩到的地板立刻恢复原状,墙上的机关也收了回去,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当人偶再度踏上那块地板时,机关又启动了。

 

“这没完没了如何是好,墙壁后面的房间是被人放满了箭矢的仓库吗?”艾莉娅不悦地皱起眉头。“迷宫的前段就如此麻烦,后面不知道还有什么机关在等着我们。师匠,能想想办法吗?”

 

“我建议以一百米为阶段,请牧师阁下帮我们先侦查机关,然后我在机关处用元素之力封住物理类陷阱,魔法机关就麻烦骑士阁下了。”

 

“这种做法可以永久销毁机关吗?师匠。”

 

“如果只是要临时过路,用冰应该就能解决问题,不过从长远来看,毁掉比较好。”

 

才过了箭矢机关没多远,地板机关再度启动,从下方突然升起的地板和石柱,直接将树脂人偶毫无预兆地顶到了天花板上,树脂人偶的头部和脖子完全变了形。

 

“是真人的话这会不仅脑袋开花,脖子估计也折了吧。”康斯坦丁心有余悸地说,“反正我一个人是不会到这种要折命的地方来的。可我就奇怪了,既然那个‘黑鳐’自述曾经深入过500米的地方,为什么这里却干净得仿佛从来没有人中招过一样。我们这一路走来,这些地方一丁点血迹的残色都没有,更别说骷髅了……但我不认为这些机关是摆设。”

 

“你说到点子上了,钥匙先生。”艾莉娅思考了一会,如果自己是坏人,要利用这个地下迷宫作妖的,又要能完美突破迷宫,会怎么做呢,“我怀疑,有人研究并掌握了这个有点年头的迷宫里制御所有机关的方法——难道是刚才那道暗门上的符文锁在掌控地下的机关?解锁正确的人可以安全通行?”

 

“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维克多跳下凯鲁克亚的肩膀,开始往通道与神庙地上的方向跑,“去去就来,等着我!”

 

大家耐心地停下来,坐在原地,慕纳女士从魔法便携口袋里掏出三个午餐篮,里面整齐地码好了便当盒,开始吃点什么垫垫肚子,恰巧时钟也走到11点半了。

 

维克多回到神庙,扰了一圈看没什么傻缺接近主厅后,恢复了人形,将那个被凯鲁克亚轻易甩开的,井盖一样的暗门稍微有些吃力地搬回原处,盖好,然后开始破解门上的符文锁。

 

大约十分钟后,解锁正确,从锁芯处发出的一道紫光沿着门盖往暗道下面流去,他再次打开门,变成猫,回到暗道中去,透过卡斯泰尔家祖传的侦测魔法,维克多清晰地看见那些紫色的流光在有陷阱机关的地方标记了清晰的说明,并设定了禁止启用的效力。

 

“原来是这样……”大家听了说明之后,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难怪‘黑鳐’自称在这里探索了五百米,”康斯坦丁一边走一边说,“他一定是破解了暗门上的符文锁,那家伙应该是个法师。可是……五百米后的地下迷宫又会是怎样的?”

 

他们安全地走过了五百米,在只有维克多使用侦测魔法看得见的情况下,它必须保持在队伍的最前面。有些事倒也不那么绝对,卡尔利兹也会侦测魔法,而凯鲁克亚的特制风镜能自动感应肉眼看不见的细微变化。

 

侦测魔法不再让他们看清安全指示路径,意味着门口那道符文锁可以控制的范围已经结束,维克多让大家先停下,一颗魔晶石的光不再能照亮整个空间,直到他们点亮了数颗魔晶石,才照出这里竟然是一个大约有50平米的小房间,重要的是,在这里,出现了分岔路。

 

“啊啊……最讨厌的事情来了,分岔路……选不好就容易走到死角,又得倒回来的那种。”

维克多一边循着魔晶石的光芒在墙壁上寻找是否有下一个可以控制机关的符文锁,一边发着牢骚。

 

“三条岔路,这里是个十字路口,究竟这些路会延伸到哪里去呢?”战士英杰不喜欢这样故意刁难人的阴谋诡计,如果这里出现任何的魔兽它都愿意拔出武器痛快地将其铲除,可现实必须让自己稍安勿躁,这里好歹还有前辈在坐镇。

 

“大家不用着急,如果心理素质都还不错的话,我希望能一口气突破这个地下迷宫,你们可以继续刚才的午饭,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对这个地下迷宫做一点侦测和分析。”说着,卡尔利兹在自己的魔法便携口袋里摸出了一块镶琥珀边框的黑晶板,又从自己的袖子里释放了三股虫群,分别扑向三个通道。

 

看样子要费一点时间,慕纳女士使用元素之力改变房间的地砖,在这里为大家砌了几个简单的小石凳和一张石桌,继续刚才的午饭。

 

午饭有鲜虾仁加火腿三明治、蛋包饭、培根面包、鳕鱼肉披萨、炸鸡腿、不那么脆的薯条、牛肉汉堡和各种果汁。

 

没有人会动嘴催促卡尔利兹进度如何了,他们小声地交流了对这个地下迷宫的感想,半个小时后,紧闭双目感知虫群的牧师终于睁开了眼睛,它原本绿色的瞳孔此刻变化为金色,凯鲁克亚作为后辈,对这位提携过自己的前辈算是比较了解,这意味着前辈进入了认真和警戒的状态,再低头看一眼黑水晶板上虫群所经之处画出的路线图,以及勾勒的迷宫轮廓,在往东南方向行进的虫群,似乎失去了音讯:“它们应该是被什么机关所消灭了,然而其他两个岔道却并没有。”

 

凯鲁克亚看懂了黑晶板上的提示,作为英杰的训练,迷宫导引水晶板的任何指示信息都是事关性命的提醒:“另外两条岔道都显示了通往地上的通道,说明其他两个入口的存在,那么只有这条是继续深入的道路,但也最危险。怎样,维克多,找到安全装置的符文锁了吗?”

 

“地上和墙上都没有啊!”

 

这时候洛恩忽然灵光一闪:“你们发觉没有,这个房间的天花板比刚才高多了,大概有三米呢……会不会,在天花板上?”

 

维克多站在队伍中个子最高的康斯坦丁肩膀上,仔细地在蛛网和霉灰里分辨,终于找到了不起眼的砖块上真的有符文锁:“这是要害人颈椎病吗!设计迷宫的人可真够恶趣味的!”

 

“圣骑士能当法师用,我们的队伍真是人才济济~~”家主满意地拍拍手,“回去让洛恩给你炖那条蓝旗鱼作为奖励~~”

 

“你亲自给我炖还差不多,别这么说风凉话好吗家主姐姐……我也是很辛苦的。”

 

“别忘了我们的辛苦都是为了你早日脱离苦海呀~”

 

“是是……”

 

不过这次的安全指示路径的距离比上一次短了一百米,在向卡尔利兹的虫群失联的那个地点前进期间,不得不又停下来寻找符文锁。

 

“我觉得不太对……”艾莉娅分析了一下状况,“牧师阁下的虫群能在未启动符文锁和安全路径的通道里前行那么久,就说明沿线的机关对虫群不会主动进行应对,那么,是什么消灭了侦察的前锋?那里有不想我们知道的东西吗?”

 

“恐怕是有人在阻止我们接近终点——当他意识到迷宫的机关已经不能迅速消灭我们之后。”洛恩从包里摸出了回程卷轴,他将卷轴的锚点设置在了翻车鱼岛码头官员办公室的一棵树下,“为了避免最坏的情况,我们得随时离开这里。”

 

安全路径所指示的距离越来越短,一行人不得不更加频繁地停留和等待维克多破解符文锁,符文锁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就这样,洛恩的怀表已经走到了下午的14时,总算,他们抵达了卡尔利兹侦察虫群被消灭的地点。

 

依然是一个有岔道的房间。

卡尔利兹没有抱怨这没完没了的选择题,而是蹲下身捻起那些原本应该嗡嗡作响的蜜蜂群的尸体,很快,它知晓了虫群死亡的原因:“是毒。”

 

还没等众人猜测是怎样的毒,毫无预兆地,房间四个岔道(包括来时的道路)哐哐哐哐地降下厚重的石门,将房间完全封死。

 

六个人下意识地背靠背抵在了一起。

凯鲁克亚召唤了敬畏铠甲全套。

卡尔利兹召唤了净化者礼装全套。

慕纳·潮汐颂歌放置了空气图腾。

洛恩取出了四小瓶耐毒药剂分给了英杰以外的人和自己。

 

从房间的四个角落,地板和天花板的缝隙里传来“呲”的声音,恬淡的香味迅速在房间里蔓延开来,慕纳女士的空气图腾只能在短时间内竖起圆形的空气墙,延缓毒气蔓延的速度,剩下的就得看牧师先生的咒语能否让他们在一段时间内提高对毒的免疫力了。

 

“没想到我会在这异乡用到英杰礼装……但掉以轻心是不可以的。三重强化·真言术·净!”英杰礼装和铠装一般只会用于战况焦灼时大幅提升各种能力,力求翻盘和绝对压制的境况,是议会为各位英杰量身打造的强大装备。卡尔利兹的话语中夹带有一丝的不甘,可也并未拘泥于高等种族的傲慢,现实派的精英不会吝惜自己的装备和技能,也懂得任何时候都应该顾及同伴,哪怕同伴是弱小的异族。

 

从现在开始,所有人拥有对剧毒免疫两小时的庇护,这些恬淡的香味变成了再普通不过的香,仅此而已。慕纳女士还仔细嗅了嗅香氛,猜测这种剧毒应该是暗杀专用的“毒藤香”,糅合了六种毒藤曼植物的精华,自己在炼金公会的展架中曾见过,价格不菲,自己手里并没有解药,哪怕是洛恩刚才的高级耐毒药剂也抵抗不了这种毒香十分钟,十分钟之后必定要人性命。届时,他们就不得不在前进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知难而退了。

 

“这种大房间果然是用来‘请君入瓮’的,不知道那位黑鳐先生还有什么手段呢?”康斯坦丁在受到庇护后感慨自己抱住的大腿真不是一般的厉害,认识他们真是毕生的荣幸。

 

四壁被堵住了,看起来这里不像是还有暗道能提供给他们逃生,至少设计者设计这些机关的初衷就是要在此惩罚闯入者,令其必死无疑。

 

“已经是死路了,怎么办,大家,要折返吗?”洛恩亮出了手上的回城卷轴。“已经没路了,刚才降下的石门,目测厚度估计有我的前臂这么长。”

 

康斯坦丁、艾莉娅、慕纳三人面露难色,似是几乎就要点头同意,因为慕纳女士已经尝试了对石门使用元素法术,结果无功而返,讶异中的维克多使用侦测魔法,赫然发现这个房间里所有的砖块上都附有免疫变形和分解法术的符文,几乎构造了一个完美的密室。

 

没等维克多思考出对策,凯鲁克亚站了出来,其他人几乎都能听到鼻孔里哼出的不屑音:

“没路?谁说的。你们躲到房间的角落去,趴好。”

 

无人质疑它的说法,乖乖缩到房间的角落,不至于五体投地至少也伏低身体,卡尔利兹更是知道它要干什么,在队友面前设立了琥珀防护屏障。说着,战士掏出了三大块琥珀包裹的不明物体,往其中一条道路的石门上粘住,躲到爆炸正面冲击侧方的角落里,按下了手中装置的开关。随着三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厚重的石门当真被炸开了!而且天花板只是被抖掉了一点碎屑而已,可谓精准爆破。

 

“魔法没用,但是炸弹还可以发挥一点物理作用,这样应该就可以继续前进了。”

英杰自豪地拍拍手,皇国魔导科学家开发的武器各种各样,其中就有这样无需绝对依靠魔力来释放爆炸威力的炸药,炸药的原料是皇国军队从殖民星球挖掘到的稀有矿物研磨配置而成,轻便且威力十足。解决问题之余,它并未放弃对前方的警惕,如果这些机关是由人控制的话,下一波的应对很快就会来临。

 

哇哦……真实硬核物理系战士。

难怪它收拾酸喉跟碾死蚯蚓一样轻松。

顿时,跟随的人们对战士这个职业有了崭新的认识。

 

TBC


备注:卡尔利兹已知拥有三套礼装,分别是:净化者、傀儡大师、救赎圣者

          凯鲁克亚已知拥有三套铠装,分别是:敬畏、暴虐、匿踪

 

不同的礼装和铠装用于不同的战斗场合,强化不同的法术和能力。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