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十四)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十四)


房间的分配是两位英杰住一间,两位女性住一间,洛恩、康斯坦丁和变成猫的维克多住一间。


“家主姐姐啊我现在是你可爱的宠物我不能和你住一间吗~~”

橘猫开始抱住艾莉娅的小腿蹭蹭不放,真不好说是撒娇还是耍混。


若是一般的猫和主人亲昵也就作罢,任谁都听出家主的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了:“啥,一个精灵喊我‘姐姐’,这是要折我的寿?堂堂玫瑰骑士要点脸好吗,我回头给你大哥二哥告状你不仅偷跑出禁闭室还涉嫌性骚扰!洛恩,快把他弄走!不然的话我可能会虐待动物……”


“别皮了好不好,把你拎起来从窗户丢出去她是绝对做的到的。”洛恩蹲下来尝试将这个“小家伙”的爪子掰开,“我在房间里给你准备了高级猫窝的。”


“可是我怕他会打呼噜!”维克多扬起猫爪子坚持不休地将矛头指向了唯一的“外人”。


“真不巧了,玫瑰骑士阁下。”大家都直截了当地跟康斯坦丁说了这只橘猫是谁,钥匙先生非常坦然地接受了与自己推理一致的事实,并保证不会主动说出去。康斯坦丁直率地表示这口黑锅自己不背,以及身正不怕影子歪,“无论是体味还是呼噜以及糟糕的睡姿,本人一概没有,不然我们现场押注一百第纳尔金币赌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别找借口啦,反正今晚的大雨和雷声会盖过可能的呼噜声,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最后,洛恩总算将他从艾莉娅的小腿边扯开,猫的眼睛里居然有恋恋不舍的莹莹泪光。猎人哑然地笑笑,这个家伙花花公子的本性还没彻底改掉么,还是说他就喜欢故意这样。洛恩倒是曾经想过,若不是精灵与人类的年龄差问题,就算自己当了这家伙的小舅子,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当然,维克多真的只是想皮一下而已,想想自己救命恩人和一个自来熟的跟屁虫冒险者住一间,他还介意呢。已经决定了,才不要睡猫窝,要睡到小少爷的枕头边,万一旁边床铺的战士有夜游的毛病,也好在对方脸上挠几个爪印作为证据。


英杰们的睡眠时间比人类要短,卡尔利兹和凯鲁克亚回到自己的房间,牧师向战士比了一个手势,自己先坐到床上开始冥想和休整,而战士则是从魔法口袋里拿出了银质的铃铛开始沿着屋子搜索调查,是否有魔法监视的手段,或是任何的陷阱。


银铃铛没有对房间的各个角落发出急促的轻响,很好,看来大酒店营业态度还是很端正的。凯鲁克亚打开房间写字台的灯,开始记录今天的行程和见闻。写完之后,它也回到床铺,开始计时并短暂小憩。


凌晨1点,确认人类以及类人生物确实都已经安然进入梦乡之后,卡尔利兹和凯鲁克亚做好了准备,由卡尔利兹开启了短距离的传送门,让他们来到蟹爪兰旅店的一楼。


这个旅店比起迷迭香大酒店来说确实是乡下小铺的感觉,从旅店一楼大堂以及内侧房间推测,二楼的面积充其量不过六个房间而已。


一楼大堂的内侧是旅店老板的在营业地的住宿房间,里面传来不小的呼噜声。

凯鲁克亚用低频的本族语言询问前辈,需要将这个可疑的老板带走吗?

卡尔利兹摇头,说不用,我亲自来审问一番就行。


卡尔利兹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毛毛虫的琥珀和一只蝎子的琥珀,放在掌心,即使它没有进入店老板的房间也无妨开始施法:“审问的万毒之针,威胁的致命之刺,在此成为渗入梦境的力量——梦言术•魇!”


梦言术是针对生物的梦开展的操作,可以有好的,当然也可以有坏的。


店老板的梦本来是马塔拉放晴之后蜂拥而至的客人让自己店铺生意盆满钵满的好梦,他在梦中也是迎来送往,忙得不亦乐乎。他已经将自己侄子物色到的天真游客的特征和行踪往上报了去,今年会失踪七个人,他心里十分清楚,不过自己也只是外围线人之一,又不是自己上报的物色目标就一定会中,所以心中并没有多大的罪恶感,要怪就怪那些倒霉的家伙运气不好。但是他也不知道失踪的人最终会去哪里,失踪之人的命运也不值得关心,只要有钱赚,每年失踪一点人算什么,马塔拉的小龙虾收获祭不会真的停办的,不然举办方科达尼尔家族夏季生意的收益会减少好多,怎么的也会想办法贿赂圣都,让节日继续下去。


旅店并不是酒馆,是供客人休息的地方,因此不会24小时通宵营业,在打烊的时候,店老板听到了窗外发出用尖锐物品挠玻璃的声音,渐渐地,越来越响,发出多重刺耳的刮擦声之外,还有带着怨恨的低吼声,一遍遍重复着,同一句话。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店主从吧台最底下的柜子里拿出了打猎用的粗火药猎枪,颤抖地对准窗外,或者是正在发生的撞门行动的旅店大门,喃喃自语到:“去找‘黑鳐’啊……我只是提供了一点线索而已!我没有取走你们的性命!”


店门被突破了,呼啦啦涌入是前所未见的黑泥之潮,只是黑泥中浮出人的形状,在摇曳的吊灯灯光照耀下格外惊悚,依附在黑泥中人类的冤魂包围了做出亏心事的店老板,将他一点一点淹没,逐渐固化,不能动弹,最后被勒住脖子,呼吸困难,就像是陷入了沼泽的泥潭,无法自拔,死亡的恐惧随着痛楚一起在折磨他。


是谁……

是谁……

那是谁啊……


话说,有时候,人在梦中,也会潜意识地察觉身处的环境是梦,不是真实,醒来就好,于是,大家挣扎着想要从梦里醒来,一醒解千愁。可是并不仁慈的牧师英杰怎么会放任这种事情发生,普通人类是绝对无法逃离“梦言术•魇”的束缚的,它通过梦境束缚继续暗示店老板,你只有交待出你的上家,这个噩梦般的体验才可以被允许结束。


“‘黑鳐’的真名我不知道!他只是每年收获祭的时候会来我店里两三次!询问我有没有物色到可以下手的游客!我的店里从来没有失踪过人口,不然生意就难做了!只可能是在其他岛上下的手!我只知道他似乎干着旅游活动相关的工作!可能是导游什么的吧!如果在我的情报理想选中人,一个人会给我八千第纳尔的金币!这个人看起来稍微有点瘦高的,文质彬彬,有点生物学者的气质……其他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做黑色生意的人,只要彼此诚信,就不会再互相探知更多了!昨天下午他来过一次,问我要了一次‘猎物’的名录信息……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了,收获祭要持续到14号呢……”


卡尔利兹理解这些做外围的糟污耳目,他们和真正的犯人之间保持着某种默契,这样的话即使供出上家自己也不会受到多少的惩罚,将利害关系中的害降到了最低点。维拉克鲁斯官方的调查人员从未想过黑暗的利益链从游客到达旗鱼群岛首府就已经开始了,马塔拉城只是一个小小的过渡,作为分会场的群岛才是真正的舞台。


也有不少人认为这些失踪案不过是海底的娜迦趁人不备做的,为的是给人类愉快的节日覆上恐怖的阴影。那些海蛇从来对人类谈不上友好,劫掠和杀戮时常有之,只是跑得远比巡逻部队要快。


卡尔利兹接着暗示对方一个重要的问题:“你所说的‘黑鳐’从未在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之外的时间里来找你问过物色猎物的事?”


“没有!从未!”店老板的潜意识尖叫着嚷出来。


这场审问收尾了,它觉得再问下去意义也不大,至少从这个补充询问中可以得到一个信息,那就是“黑鳐”这个人似乎不一定专业从事人口拐卖的行当,而是有着正经职业,并且很可能蓄意在收获祭期间犯案的坏人。文质彬彬,学者气质?通过对维拉克鲁斯历史书籍的阅读和对人类、精灵等人形生物的精神、心理调研,卡尔利兹觉得这种依靠智力劳动的人群犯案的可能性也挺大——因为他们的脑子总是有些不甘寂寞。


至少获得了模糊的线索,今晚就可以收工,回到酒店房间,它与后辈诉说了了解到的情报。

凯鲁克亚打开了酒店提供的最新版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活动手册:“本次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比以往延长了时间,因为天气的关系。明天如果雨停的话,开幕式在城内举行,后天(9月4日)才开放六个岛屿分会场。我们必须在9月8日结束前搞定这件事,不然后面的时间非常吃紧。”


“如果9月8日还不能解决的话,你和小少爷还有慕纳女士去完成马塔拉巡航的任务和捕获海怪,这边交给我,钥匙先生和玫瑰骑士。”


“了解,前辈。”


“那么,休息一会,陪同一下人类的作息时间。”在设置好结界之后,英杰们回到自己的铺位,安心地入睡了。


9月3日早晨7:00


天气预报很准,大雨果然停止,晨光从东面云层的缝隙中挣扎出一线存在感,让人终于不再受到潮湿和阴沉天气的困扰,游客们与主办方都很高兴,今日总算能让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的开幕式正常举行了,游客们在早餐时,脸上纷纷洋溢着兴奋和期待的喜悦。


只有洛恩一行人对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表示了谨慎,毕竟他们并不是真的来享受这个节日的,有时限的任务就像一根点燃了火星的导火索一样,追得他们心里是多少有些焦躁的。


在来到餐厅前,大家聚在小少爷的房间里商议了未来几日的行动方针。

一、第一日,趁游客们还没有分散到各个岛屿和马塔拉城的各个角落之前,寻找并搜索“黑鳐”潜伏在游客中的可能性。

二、分成三组行动,艾莉娅和洛恩作为“饵”要表现得越引人注目越好,维克多跟随并控制局面。然后其他两组在不远的地方准备随时接应。

三、9月8日若案件还没有结果,就分头进行剩余任务的完成。


“今天你们就好好享受开幕式的祭典,剩下的交给我便是。”卡尔利兹对大家说,“不过,我是不会错过任何美食的~”


9:00

此时天空已经彻底转晴,雨云消失不见,取代的则是薄薄的棉花云,天气虽然迅速升温但也不至于非常炎热。收获祭的开幕式在迷迭香大酒店以东一公里的马塔拉旅游广场举办,此时,除了礼台外,广场上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外国的游客,身着五颜六色的服装,手中拿着酒杯、饮料杯和冰淇淋,或者小手拍、手拉礼花小响炮以及口哨等道具,头上戴着遮阳帽,或挂着活动方免费发放的小龙虾收获祭LOGO发夹,胳膊下面夹着龙虾娃娃……大家聚在这里等待一年一度的美食盛典开幕。


每年必发的失踪案给活动难免是蒙上了薄薄的一层阴影,以至于大家更担心来年还会不会再办,一想到这里,大家便觉得更要珍惜今年的活动,不然来年就要少一件盛事了。


在人们的欢呼声中,达茜•科达尼尔手握话筒走上了礼台。

科达尼尔家族是马塔拉旅游业——乃至旗鱼群岛旅游业的巨头,作为科达尼尔家族家主年轻的女儿,她从14岁开始便承接了每一年的开幕式主持工作,迄今已经四年了,因为连年受到好评的缘故,家族似乎有意将其打造为旅游业的偶像。


台下,最前面几排的就是她全国各地蜂拥而来的粉丝,在场下摇旗呐喊。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第243届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我是主持人达茜!众所周知,马塔拉小龙虾每年的此时都会迎来大丰收,作为本地居民,我们会将丰收的喜悦分享给全国各地的同胞还有海外友人!从今天起至活动结束前,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活动范围内的地区,小龙虾全场五折出售!饮料七折优惠!请敞开肚皮品尝全维拉克鲁斯最美味的小龙虾!不饱不归!如果各位愿意自力更生下海奋斗,收获的小龙虾自然是免费食用!”


台下爆发出馋鬼和饿鬼们饱含着口水的吼声,仿佛他们才吃过早饭的胃现在就因为小龙虾而发出“咕咕”的抗议声。


纵使是吃遍家姐做过的美食,遍尝森林中的美味,猎人小少爷还是忍不住在嘴角挂了一丝的口水,毕竟他是第一次参加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而且听慕纳女士说起过马塔拉的小龙虾可比塔尔•维拉的好多了,自己的海底餐厅进货都必须是马塔拉来的,包括大的龙虾。


艾莉娅瞥了一眼身边的弟弟,从口袋里掏了一块手帕,给他擦擦:“……你就这点出息?”


“不好意思,大脑擅自加工并煽动了我的胃。谢谢姐姐。”


这一幕本来是再普通不过,但人群中,有人的心音因此变化了一拍。


而这变化的一拍,也被有心人悉心捕获。


台上的达茜还在卖力地介绍本次收获祭的各项活动。

马塔拉城内每晚20点至23点的音乐祭,六个海岛分别有“荒岛求生”、“遗迹参观”、“海钓大赛”、“热气球观景”、“海巡体验”和“艺术创作同好会”等丰富多彩的文娱活动。 


“荒岛求生”倒没有字面意义上的那样严苛,只是大家拿着有颜料的水枪和投掷过去就会小爆炸的彩色粉尘弹,相互凸凸凸,谁活到最后就能拿到一份由主办方送出的丰厚大奖,据说大概率是两年内有效家庭四人份马塔拉七日旅游优惠套餐,能低至三折住宿饮食游玩费用,令人着实心动。          


“遗迹参观”是某几个岛上自古以来的遗迹,包括废弃的海盗灯塔,海神阿比斯的废弃神庙,废弃的渔村,等等。


“海钓大赛”如其字面,勇敢者的游戏。你可能钓到几百公斤重的鱼类,也可能钓到海兽,甚至暴躁的海巨人都有可能,每年也会发生一些钓鱼不成反被鱼拖走的案例,但大部分能够得到及时的解救,只要你雇佣了安保职业随行。当然被戳伤咬伤溺个水这个就很难免了……          


“热气球观景”是在几个海岛之间乘坐漂浮的热气球纵观海景与陆景的活动,非常直观。


“海巡体验”是年度马塔拉附近驻扎的南海舰队军营开放周的活动,让平民体验军队的日常,维护马塔拉及其以南的海洋的和平。能够通过完成相关任务得到军队的奖励并获得纪念品,限制条件是必须买好生命保险并签订遵守相关规定的合约。


“艺术创作同好会”是在马塔拉城区和六个岛屿上同时举行的艺术创作聚会活动,被主办方看好以及获得大众投票名次的作品会被购买收藏,或得到奖励。总之,充满了一种雅俗共赏的氛围,对艺术没有细胞的人只能路过看个新鲜,倒是每年都会吸引一批收藏家前来淘个宝。


从中午到下午,美味的小龙虾、啤酒饮料冰淇淋,甚至大的龙虾,还有其他的美食,将游客们的胃塞得满满的,主办方在广场角落里卖胃药和解酒药的铺子生意好的不得了。


“你吃了多少个?”钥匙先生不得不收了手,纵使是战士这样的好胃,吃到一定程度,还是得适可而止,又不是明天吃不到了。


“没数,”红榴家的小少爷忍不住打了个嗝,不知道究竟是因为饱腹还是啤酒的气泡,“但肯定比你少,我今天是不行了……他们到底捞了多少小龙虾上来才能满足这么多人的需求……这里的小龙虾是论米粒来数的吗……”


“话说这么多小龙虾的壳你们这边通常要怎么处理?”凯鲁克亚和它的前辈倒还是没吃饱,面前的龙虾壳已经堆成一座小山,惹得旁边的人纷纷投来惊异和羡慕的目光,连准备过来收走龙虾壳的活动侍者都愣住了,不敢擅动。“打碎做肥料吗?还是做点别的?”


“炼金公会会廉价收购。”家主的商业信息不乏这一条,她面前的小龙虾壳明显比弟弟的要少,说实话她是很想敞开肚皮吃的,但又不得不维持一下淑女形象,“炼金公会的高阶会员会将其在保持龙虾壳本质性状和成份的前提下将小龙虾壳分解、重组,作为泛用性更广的特定材料出售,比如混入饲养海生物的颗粒饲料、宠物饲料、装饰用品材料、烤串签、收藏品、甚至法术材料,等等,数不胜数,比光用作肥料要赚钱得多。”


慕纳女士的三个指头或许不适合对付小龙虾,可聪明的萨满使用了一个附魔的凤凰色泽的特殊拳套,像是辅助肢体不够灵活或者有一定缺陷的人士使用的外骨骼,剥起小龙虾来速度也毫不逊色。甚至兴致好的时候还会挤开现场的厨子亲自露一手,听说这位是海底餐车的老板娘,大家又呼啦啦地围过来端着盘子双眼闪闪发光地守候。慕纳女士对火候有自己独到的操持,牛头人的力气能颠更大的锅进行翻炒,主办方给她找了一口大锅,迅速满足了不少游客的需求。一连做了两个小时,她才下了灶,主办方贴心地送来了一些活动优惠券以表感谢。


虽说酒足饭饱容易产生懈怠,但是英杰战士心中却比任何人都迫切地希望尽快得到新的线索。它记得失踪者都是在马塔拉以外的分会场岛屿消失不见的,那便意味着坏人不会在马塔拉城下手,问题是,“黑鳐”会躲在六个岛上的哪里?这不是跟大海捞针一样?


“不着急,凯鲁克亚。”前辈的声音在低声翕动,“人群里有一个可疑的家伙在广泛地观察,目光短暂地落到了红榴家姐弟身上,我已经藉由心音波动锁定他了。”此等诡异的心音与在场沉浸于收获祭欢乐氛围的人们显然是格格不入的,对卡尔利兹来说,太好区分。


“!”前辈不愧是前辈,动作就是在不经意间让你惊讶“好快?!”。


“如那个店老板所说,文质彬彬、学者气质,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流连于人群之中,不断与人攀谈,谨慎地试探、观察,并在心中划出否定和肯定的类别,物色着今年的受害者。”

  

凯鲁克亚明白前辈如此悠闲的口吻说出这些话是因为牧师们的读心的单方面的指控,人家现在什么都没做,喊来警备官抓人也谈不上证据,胁迫对方吐露实情只会让人感到不容易去相信。这种明知道是陷阱还要踩上去的感觉真的令人很不爽。


“现在我们还是按兵不动?”


“也不至于,我们可以试试在微澜的湖面投进石子。这样,我要测试他对特定人物的反应。去把钥匙先生叫过来一下,我有事要吩咐他。”


“遵命,前辈。”


康斯坦丁听到神通广大的牧师先生指名自己,立刻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耳语一番,钥匙先生飞快领会精神,然后卡尔利兹在他的掌心画了一个看不见的符文,说,去跟他握手。


钥匙先生知道异国来客锁定了某个可疑的家伙,便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和兴趣,他并不介意自己成为一个棋子,没有什么比得到真相更重要,就算是人家要求自己的钻下水道都没有半点异议。


目标在广场的一隅,一朵遮阳伞的茶桌下与人喝冰柠茶,周围是几个年轻人,似乎饶有兴趣地在听目标讲述什么。康斯坦丁在附近买了一个中号的草莓圣代,假装被吸引地凑了过去,有一个口没一口地扒拉着圣代,听听人家在讲什么。


“法罗先生再给我们讲个故事吧~!”年轻的男孩和女孩们催促到。


被成为法罗的男子目测有个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人类,戴着镶金边的眼镜,举手投足透着谦和的品质,守重捧着一本牛皮革外封的羊皮纸笔记本,上面写着一些文字和看不太懂的图示,兴许是冒险记录什么的。


“嗯,讲一个有关于探险的遗迹——翻车鱼岛西北端那个废弃的海神神庙。二十年前,我第一次来到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的时候,十二个岛屿上一共分布着三座海神阿比斯的神庙,可惜到现在只剩下一座了。我听说过海盗们和过去海岛上的富人会在深夜潜入神庙,打开暗道通往地下迷宫,去埋藏他们得到的珍宝或者钱财。”


“那法罗先生有找到过宝藏吗?”


学者气质的男人翻开了小本本其中的一页,字迹工整地记录着一份日记:“我找到过两次,一次是十年前,一次是四年前,虽然找到的东西都只有一个鞋盒子那么大,但里面确实装着旧时代的珠宝和古籍,不至于让我一夜暴富,但每年都会吸引我再次来到这里。”


站在背后的康斯坦丁冷不丁地问了一句:“那您只是在小龙虾收获祭期间才来到这里吗?”


法罗并没有立刻接话,而是看清了背后发问的人,特别是手腕上刻有名字的白金制铭牌后才确定地说:“并不是,我一年会来两次,一边度假一边探寻马塔拉附近群岛的各种奇闻异事和奇珍异宝,这位冒险者先生,想来您也对我的故事很感兴趣了?”


“那是当然,冒险者对于宝藏的兴趣可是高得很。”想起了卡尔利兹的嘱咐,康斯坦丁主动地、友好地伸出手去,“打断您的故事并不礼貌,我向您道歉,在下康斯坦丁•铜钥,战士公会白金铭牌会员。”


讲故事的人对此自然地伸出手回握:“在下法罗•本尼迪塔斯,是个喜爱研究探险的人,就是身体素质做不到像先生您这样长期在外冒险。”


“那以往您都是雇人去那座神庙探险了?”


“和朋友一起去,如果能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就分一些。”


“啊,既然有队,我就不好意思擅自说希望您雇我了……那,海神神庙地下的暗道是真的?”


“你如果有耐心将神庙墙上和地上的砖都敲一遍,总能找到空心地方,不过我要好心提醒铜钥先生你,还有这些好奇的年轻人们,我从来不敢在暗道里走得太远,除非你们带好了回城卷轴,否则一定会迷路的……因为传闻中神庙地下有个迷宫,千真万确。”


“迷宫里有怪兽吗?”小年轻们问他。


“怪兽我没见过,但是机关我是见过的,什么陷坑啊,钉墙啊,滑槽啊之类,去那里探险,基本的反陷阱工具必须准备。不过我也算去得多了,前五百米内的机关要点基本都能记住,别这么看着我,太危险的事情我不会说出来去害你们的,听听就行了。如果你们非要去,在神庙内部转转就行了,没经验的人千万别瞎搞。好了,我的故事就讲到这里,诸位明天见啦。”


说着,法罗•本尼迪塔斯从长椅上站起来,刚好他杯里的冰柠茶也喝完了,与这些比自己年轻不了多少的小听众们告辞,往酒店的方向走掉。


康斯坦丁翘了翘嘴角,在对方走出几十米之后,从凳子上弹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了上去。


“看来战士先生对我讲故事的地方很感兴趣?我是不会分享更多信息给你的,死心吧。”


“不不不,我只是很好奇……这些年我一直在追踪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的案子,官方和大多数人的意见都比较倾向于这些人是在海上或者海边失踪的,但你的故事给了我新的灵感:他们没准是失踪在海神神庙的地下呢?”


“马塔拉的案子啊,我也有所耳闻,但这会出现一个矛盾:如果都是在翻车鱼岛海神神庙失踪的话,官方不是早就能锁定这个地方了吗?诚然,我所讲述的地方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但我对它有一定分寸的掌握,再说了,既然是要探险,冒险者们应该不会白痴到一个回城卷轴都不带就瞎闯吧?”


这家伙看起来是滴水不漏,康斯坦丁决定拿出卡尔利兹给他的杀手锏。

“这么说……只有‘黑鳐’才会知道真相了。”


“……?”虽然只有一瞬的动摇,但拿着小本子的右手轻微抽搐的动作并没有逃过康斯坦丁的眼睛,法罗仍然维持着表情的正常,并未有过一丝的扭曲,“‘黑鳐’是什么?”


“我朋友最近提起过的一个有点邪门的玄学占卜仪式,说是用黑色的鳐鱼干配合药草和符文可以占卜地下城的迷宫,说不定可以去那座神庙探探险。”


“哦,是嘛,那祝你好运~如果找到了什么宝藏记得跟我说一下,我就算分不到也分一点冒险故事,好来年也跟小年轻们吹吹水。”


“好的好的,谢谢你提供的线索,我会记得,再见啦~”康斯坦丁向他挥手道别,敏锐的直觉让他从对方的瞳孔中看出了一丝阴森的不耐,尽管如此,对方也和善地微笑着,假到不能再假。自然地,他也用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予以了回敬。


直到吃完圣代,康斯坦丁才一路小跑跑回广场,四下搜寻卡尔利兹在哪,牧师看到他,在一家甜品店朝他挥了挥手。


“怎样,阁下?我不会看走眼的,那家伙的手抖了一下,在我提到‘黑鳐’的时候。想必他应该就是‘黑鳐’本尊了!”


卡尔利兹笑得堪称艳阳般明媚而甜美,惹得甜品店的服务生小妹害羞地扭过头去。

“你知道吗,侦探先生,我敢赌一百第纳尔金币,明天早晨,马塔拉很可能会出点乱子了。”


身边的凯鲁克亚看着前辈的手指在面前的钥匙先生和蟹爪兰旅店的方向各自点了一下。

“不知道是哪个幸运的小朋友,会陷入永恒的黑昼呢?”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