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星际|魔兽|风暴】《大主教的异世界大冒险》(三)目的地:塔拉

PS:自娱自乐,脑洞大过天。星际II和魔兽世界,外加风暴英雄背景。想一下填一下,坑预警。

 

暴雪混合背景同人——《大主教的异世界大冒险》

 

devil1019


(三)目的地:塔拉

 

逃离了让他不悦的部落岗哨,阿塔尼斯渐渐冷静下来,思考到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找到其他在时空枢纽认识的英雄的可能性有多少。对了,还有联盟阵营!以自己对新来的联盟至高王不多的印象,这一方的人应该都像月神高阶女祭司和大德鲁伊一样有礼有节。从部落岗哨牛头人飞行管理员的口吻听来,不太远的地方会有联盟的岗哨或者驻地,叫作塔拉。也许在那里能得到所谓“长得很像的远亲”德莱尼的帮助。

 

广阔的草原上有一条被压实的大路通向一望无际的地平线,看样子就经常有轱辘压过的痕迹,条件好的地方还铺上了青石板,路的两边有路标,他走过去凝神一看,虽然文字不认识,可是时空枢纽的特殊增益并未消失,他看懂了上面的文字,路的分叉一端通往试练竞技场。

 

顾名思义,就是大家打架休闲娱乐赌钱的地方,那种地方虽然鱼龙混杂,但想打听消息应该还是十拿九稳,如果没有钱的话,至少还有拳头。于是,他就沿着大路走啊走啊,走了好一阵,视野中出现了一座圆柱形的建筑。建筑里传来整齐一致的哄闹声,仔细听起来,应该是观众们在为一场胜利而欢呼,胜者的咆哮回荡在竞技场的上空。

 

这让他想起了时空枢纽——虽然才没离开多久,却想念无比。

 

竞技场外的皮革棚子里,绿色矮小种族个体的面前围了一圈人,长得跟时空枢纽的加兹鲁维几乎一个样,应该叫做地精。或者说阿塔尼斯的眼里许多异族都是同一张脸,他也没法分清凯瑞甘手下那些虫母到底谁是谁,自从失去了卡拉,好些圣堂武士看脸都差不多,像阿昆德拉这样失去一只眼睛有显著特征的个体只是一部分,喊错名字认错人的现象时常发生,大家只好工作之余又相互加深加深印象,或者在非战时期将自己打扮得个性一点。

 

地精有收钱也有放款,但凡交了钱的人转身开始到竞技场的一个入口开始排队,刚好有个被喊到的人信心满满地走了进去,想必是竞技场的入口。而得了钱的人则高高兴兴地离开竞技场,商量着今天晚上到哪里去撮一顿。

 

这里可以赚钱,赚到的钱应该能够购买他们腰间那个看起来能装下与其体积极为不符的大型物品的行囊,理论上讲应是某种空间科技的在这个世界的投影,记得萨尔将它们叫做“魔法”——意味着“无法解释的科技”。

 

脑内掠过“打工吧,主教大人!”这样自我戏谑的标题后,他排在队尾,跟上去领了任务。

幸好,这里并不收报名费,只不过前两场胜利所获得的晋级奖金会成为举办者的收益,这免去了阿塔尼斯并没有这个世界通行货币的尴尬。只是排队等待的过程中,前后的选手忍不住要把这个浑身金光闪闪的“德莱尼”上下多看几眼。

 

“这位先生,你的头部装备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视觉效果啊,为什么会将嘴都遮住不见?”

“你的武器是隐形的么?现在连武僧都要携带武器的,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可以‘你敢吃我一拳吗’①的年代了。”

“这布甲和板甲混装真的对专精没有影响吗?披风不装备会损失很多属性增益的。”

 

以阿塔尼斯大主教的社交阅历和能力,他轻松且不失礼仪地将疑问者们的好奇心敷衍了过去。

他参加这里的竞技场也是想要知道,在时空枢纽那种平衡英雄实力的地方之外,不同位面的世界,自己的实力与这个世界的英雄们相比,到底是怎样的水平呢?

 

事实上他真的想多了,能被时空枢纽选上的英雄都是很强,或者在战斗与辅助上有一技之长的英雄……甚至称为英豪都不为过。无论他的对手是怎样的狼虫虎豹外加鸟人,夺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对他而言,比在时空枢纽的团战中要轻松多了,毕竟混乱会阻碍视线和判断,反而是这种一对一的宽敞区域竞技是给予他最便利的条件。

 

“接下来的挑战者是,阿塔尼斯选手!”

食人魔主持人与解说宣布选手入场后,全场安静了那么几秒,似乎是不知道是否该从装备上来判断一位选手的实力,不过直觉告诉他们,但凡金光闪闪的装备不会都只是视觉上的讨喜。几乎与此同时,观众席的一角爆发了突然兴奋的吼叫,有男声也有女声,有五个人朝竞技场中央大吼大叫,激动得上窜下跳。

 

“卧槽!是真人?不是故意取的恶搞名字吗!”

“谁敢乱取我偶像的名字我追着他决斗到天涯海角啊!!”

“为什么会在这里见到的!!我的眼睛没有看见幻象吧!!时空枢纽允许跨次元巡回表演赛了?!”

“真的不是哪个同族的幻化效果吗!如果有这样造型的装备我扑街多少次也要去刷啊!”

“大主教~~~~❤❤!!!”

 

阿塔尼斯惊讶于在这里也会有人喊出他的头衔和职务,条件反射地扭过头去,看见了两女三男,长得和星灵有几分相似的蓝色皮肤的种族——那应该就是部落们所言的德莱尼了。

 

如果自己和他们一样有“嘴”这种被守护者洛哈娜鄙夷过的器官,大主教可能也会惊讶得合不拢它。

男性的头上有着与星灵们一样分层的头冠和空蓝色的瞳孔,脑后有着与人类一样的头发,而疑似神经索的数条长须则是长在下巴附近,女性的头颅两侧进化出了犄角,从某位激动得脚都踏上观众席护栏的男性可以看出,他们的节肢构造与星灵是相同的。萨尔纳迦旅行于无数次元的宇宙,难道他们在这个宇宙里也缔造了与星灵相近的种族吗?

 

这下观众席和主持人可一脸懵圈了。大主教是什么概念,在德拉诺生活的土著们时常还是要与德莱尼打交道的,知道他们的最高统治阶层是主教议会,由数位身兼各种要职的大主教所组成,他们就是德莱尼社会的权威,文明与传统的传承者,人民的守护者。一位大主教出现在纳格兰的试炼竞技场,这算是什么情况,放假期间的修行,还是散心?无论怎样,今日的赛程绝对可圈可点。

 

虽然不知道那些德莱尼是认错人还是真的认识自己,出于礼仪,阿塔尼斯向观众席的那个角落轻轻地颔首致意,然后注意力回转到面前这位骑着巨大野猪的食人魔身上。

 

他没在意身后,刚刚有一位德莱尼迷妹激动得昏了过去。

赛前的下注阶段,这个德莱尼小队在阿塔尼斯身上压了不少的钱,用领队的话说就是,不声援大主教还想等着对面爆冷吗!撒钱撒钱!不买他赢的人我们可不拦你们!

 

 

食人魔解说从俏皮的调侃到一本正经地评论和猜测,最后语气逐渐转为尊敬,宣布了本日试炼竞技场冠军的诞生,那些排在阿塔尼斯后面的选手在见识了对方的卓越战力之后嗟叹着今日不宜打架,悻悻地退出了竞技场。

 

比赛散场,观众们仍然久久不愿散去,他们激烈地争论着今日冠军的职业到底是什么。

“他要不是萨满我把纳格兰的雷象屎吃下去!看看他召唤的巨大风暴!连食人魔和野猪那么重的东西都吹上了天,跟在水里搅漩涡玩似的!”

“既然有布甲的话是法师没跑啦,要不然他闪来闪去把那个鸦人都晃晕了,只有法师才会闪现啊!还有那个瞬间出现又消失的蓝色护盾,是什么冰霜护盾的改版吗?”

“连武器都不用就可以空手克敌,这种事情只有武僧才能办到吧,是不是去影踪派学了点看不见的真气什么的。”

“可是,他也有从臂甲上召唤了武器,这种起码也是双持类职业,排除盗贼的话,战士有木有可能?我看见他冲锋了!是冲锋!不是冫中!”

“这年头就业形势严峻,不多学几手练成万金油,都不敢上破碎群岛怒怼燃烧军团……”

 

阿塔尼斯留下来接受全场的致意,当举办方将一大箱子金币奖励放到他的面前时,他却犯了难。

正巧,德莱尼小队从观众席上沿着高高的墙壁刺溜刺溜滑下来冲到他的面前,五个羊皮纸笔记本和笔,外加双手递上六十度大鞠躬低头恳请他一定要在本子上签个名。

 

在时空枢纽也有这样激动的观众,不惜花费巨额的金钱也想得到偶像的一点纪念。阿塔尼斯并未推辞,刚好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向这些德莱尼打听。

 

“为什么在这里……你们会认识我?”

 

德莱尼小队的领队诚恳地说,因为我们偶尔会从黑市买票到时空枢纽观看您的比赛啊,本地的搏击竞技场什么的场面不够宏大设施太过简陋,观感欠缺档次,就能赌赌钱赚赚零花,说起来不好意思,今天托您的福,我们也小赚了一笔,所以,大主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您需要怎样的帮助?

 

面前的德莱尼们看过他在时空枢纽的比赛,这份亲切来得很突然很意外,尽管他很少有空去给观众签名(就算我用神经束多当一只手也签不完的,你就别去犯傻了——高阶领主如是忠告),阿塔尼斯感到了些许慰藉,和不同于部落那边的特别尊重。小队里的裁缝十分豪爽地送了他五个三十格的烬丝布包,装下了所有的金币和水晶炉石的残骸,还有很多空余。看着那些闪烁着橙黄色的货币,他忍不住思索自己在艾尔担任大主教一职时的月薪是多少……呃,忙得都忘记了。

 

当阿塔尼斯说起自己最大的难处是水晶炉石碎掉,无法返回时空枢纽时,这个小队里所有的人都表示无能为力——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有珠宝加工专业。而且前往时空枢纽的票,黑市的郭雅夫人是凭心情摆在黑市拍卖的,一张时空枢纽的票刷五十次黑市都不太可能看得见一张,大佬们抢得手快无比,价格比搏击俱乐部的邀请函还黑上几条街的程度。故此,就算有钱,还要凭运气才能买到。然后,他们顺带小声吐槽了一下黑市的饥饿营销真折磨人。

 

 也许我们的水晶技师能帮助您,他们可是研究阿古斯水晶的专业人士。

 小队成员本来打算热心地护送大主教前往最近的德莱尼城镇-塔拉,可是正在此时,他们的联络员找到了小队,传来破碎群岛战事告急,要求他们立刻重返战线的紧急指令。无奈之下,这些趁着战事稍松跑出来摸鱼闲逛的勇士们只得留给阿塔尼斯地图和水晶指南针,恋恋不舍地跟时空枢纽的大英雄告了别。走之前,他们赠与了阿塔尼斯所有能给得出手的增益法术和一些他们自己手作的玩具和宠物,令大主教感受到在异世界也声名远扬的好处。

 

临走前一位女性德莱尼还特别提问为什么高阶领主没和您同行,言语中透着一丝难掩的遗憾,说着如果他肯赏脸给签个名,这比在破碎群岛捡几件橙装都要令人亢奋啊。另外一位男性德莱尼则是念叨着泽拉图的尊名,两眼放光,渴望能够近距离亲眼一见传说中的黑暗圣堂武士和他的传奇灵刃,据他自己说,有买过一本在时空枢纽贩售的泽拉图传记。最后,领队的德莱尼说了一句“向塔萨达尔致敬”,令阿塔尼斯恍惚着以为自己并未远离艾尔。

 

这一定是萨尔纳迦的庇佑。

 

从德莱尼们热情赠送的烬丝布包里取出一个标记了“机械路霸”的胶囊③,摁一下扔到地上就变成了一辆崭新的摩托车,在时空枢纽熟悉了各种座驾的大主教对这些交通工具早已习惯,虽然它们并不能像漂浮板一样做到绝对环保无污染超静音,也算是粉丝们一片诚意。沿着大路在摩托车的匀速行进中,大主教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不同于艾尔的草原风景,直到路过接近一片小水洼的附近,几头硕大的战狼载着凶恶的异族在不远的前方拦住了去路,他们很像是部落岗哨的某个种族,也像萨尔,他们应该是萨尔口中的“兽人”,就是肤色全然不一样,仔细一看,制服与部族的徽记与部落有着明显的不同。

 

部族领袖出身的阿塔尼斯在心里大概有了个数,刚才德莱尼小队的确热情忠告过,即使走大路也当心遇到一些蛮不讲理的兽人找你勒索数额不大不小的过路费,因为纳格兰大草原就是这样几方割据的土著生态。

 

如此愚昧无礼的举动,就连异虫们都做不出来。

阿塔尼斯将前轮拐了个弯,驶离大路淌上草原,本不想和那些棕色皮肤的兽人一般见识,可是兽人们见到眼前的水鱼要飞了——对,骑着机械路霸这样时髦的摩托,全身亮闪闪的装备,不是有钱人才怪了——立刻驱策胯下的战狼,挥动武器,撵了过去。

 

 可叹这摩托虽然崭新,但油门踩到底跑得还不如手下圣堂武士中的狂热者快,难怪赠与者说是“收藏景品”,兽人们的战狼速度并不慢,烦人的是,那些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构造落后泰伦帝国技术数个纪元的老旧款式猎枪,一颗又一颗笨拙的子弹打在阿塔尼斯的自动序列粒子护盾上。按照他的护盾恢复速率来说,这样的弹丸不过是挠痒,但若是打坏了好心粉丝送的新摩托,这会让他十分过意不去。

 

按动摩托车上的一个按钮,摩托车瞬间收缩,恢复成为一颗胶囊,阿塔尼斯一把将它攥在手里,稳稳落地,主教头冠中的阴影凝聚如墨,催动灵能,以迅雷之速面向劫匪们,点燃了双臂的幽蓝战刃。

 

阿塔尼斯在击倒这些拦路者时毫无感觉。

他并没有在流落到异世界之后担心过自己的所作所为能怎样影响到世界线的变动,如果会有,出于秩序之心会努力降到最低,这并不意味着作为外来者就应该被束手束脚,所以,遇到拦路的臭虫们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揍飞。在将所有兽人打下狼背,躺在地上哀嚎呻吟,或者失去意识后,他们的战狼比主人更加愤怒,看上去就像激怒的跳虫似的,这份敌意让阿塔尼斯本能地回忆起过去的战斗,再度扩大了灵能的应用范围。

 

艾泽拉斯的世界有一种形容叫作捅了马蜂窝,换言之科普卢星区的对应形容估计是捅了利维坦母舰。

大主教是没想过,纳格兰草原上的各种动物对他展现出来的神秘力量产生了绝大的恐慌。弱小的四散奔逃,而体形庞大的路霸级野兽在恐慌之后变成了激怒的状态,嚎叫着从四面八方朝着灵能散布的源头狂奔而来,本能地想要消灭引发恐慌的始作俑者。

 

 单只的暗皮珠齿雷象或者厚皮裂蹄牛对于阿塔尼斯来说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威胁,或者说他们有一打也问题不大,可是这片草原上的猛禽猛兽聚集得太多了④,兴许又是生物的繁殖期,敏感的大型野兽和猛禽们激发了求生与消灭的本能,它们狂暴起来,造出的声势绝对不亚于一支虫群大军。

 

 大地在脚下震颤,星灵大主教的视野随之上下晃动,心中大呼不妙。使用灵能风暴必须高度集中注意力,在这么多大型猛兽的连续进攻之下,除非在草原上多出一座它们攀爬不了的岩石柱体。在击杀数头威胁自己的猛兽后,他判断形势,最好别在这里逗留。

 

他选中了在视野中四散奔逃的一头风蹄塔布羊,折跃到羊背上,准备溜之大吉。

可是猛兽们并未忘记它们的目标是什么,紧随其后,怒吼着追了上去。

 

有那么一瞬,他两眼放空,将眼前的混乱视而不见,满心地想念亚顿之矛,想念歼星炮,想念老友菲尼克斯……能不能来帮帮忙。

 

就这样在混乱之中,他偏离了前往塔拉的路线,在坐骑的没命狂奔和身后猛兽们连绵不绝的追逐下,一路跑上了地形刁钻道路险要的元素王座高地。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些烦恼困扰他的时候,最碰巧的是,在途中时,这一幕刚好被路过的雷克萨和米沙看见了。简直是不幸中的大幸。

 

 

游侠队长达坎的脑子有点嗡嗡地疼。

奉守备官系大主教伊瑞尔的之令,驻守重建后的德莱尼聚居区以及联盟在纳格兰的重要盟友据点-塔拉,说他是这片地方的片长也不为过。昨晚,隔壁邻舍几座山远的往日仇敌战歌氏族派了个百夫长过来调查一件事——这大概是他听闻的第四起有报告的同类事件了。意思就是,有几个战歌氏族的兽人私设关卡想找路过的行人和商人勒索几个钱或者一些货物,当然,勒索是好听一点的形容,说白了就是抢劫,按照兽人的族规,依靠自己的手抢回来的东西就算战利品,但如果你自己搞砸了,丢脸的部分,族群不予负责。因此,兽人百夫长也不是专程过来找茬,毕竟两族有停战协议,关系缓慢恢复中,他们只是依据受伤者的说法,看到了一个没有嘴的“德莱尼”将他们打成这样的,于是半敷衍性质的调查仍然要做,报告还是会写,只是没脸提赔偿罢了。

 

前三起同类事情,游侠队长达坎听说过,第一次是被艾泽拉斯来的德莱尼和人类砍的,第二次是被艾泽拉斯来的部落海扁的,第三次是被大地之环的人收拾的,这第四次嘛……游侠队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发家致富不动脑子怎么行,看到一身神装的人不躲远点还想扑上去分一杯羹,就这智商,难怪武装成钢铁部落最后也是个被坏蛋控制的下场。

 

没有嘴的德莱尼,你系逗我。

这样的人没有进入过塔拉,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塔拉的游侠们无论是谁都目光如炬,那样显著的特征怎么会看漏。再说了,没有嘴怎么进食和饮水,德莱尼可不是只进行光合作用的植物,植物还要喝水呢,你们是遇上外星人了吗。还是说那些战败者不愿直言真相,编了一些谎话,让族人来我们这里找茬?

 

他见过从艾泽拉斯来的,那个世界里异变化的同族,破碎者。他们依旧有嘴,就是身体变得畸形化和矮小。

当他亲眼目睹他们的守备官努波顿和大地之环的萨满努波顿相认的时候,还吓了一大跳呢。

 

打发完对真相仍然朦胧懵懂的兽人,翌日早晨,游侠队长得知守备官努波顿从塔拉多的沙塔斯来到了塔拉。

守备官努波顿告诉达坎,昨日晚上他接到位于元素王座的流水之灵-埃斯布留斯的嘱告⑤,一位停留在元素王座的外来者可能需要我们的帮助,它说外来者很像我们德莱尼,就是,没有嘴。

 

游侠队长听得心里咯噔一下,原来昨天的兽人们没有喝醉打诳语,除了艾泽拉斯那边来的外来者,还有更奇怪的存在。话不多说,达坎带着努波顿前往了元素王座。

 

 

稍晚两天的另一边——

高阶圣堂武士、黑暗圣堂武士和塔达林高阶领主在沃尔瓦大门外面比较远的地方耐心等待兽王猎人进去打探消息。雷克萨尽管看起来充满野性,但做起事来意外地让人觉得十分知性,也许是猎人职业的加成,他做事的习惯粗中有细,身为向导来说很是合格。

 

高阶领主的脚趾尖已经把裙摆下的草地刨出了一个小坑。

尽管时空枢纽承诺过会在找到大主教之后将他们传回一个距离出发时间不太久的时间点,这并不代表阿拉纳克愿意在这充满原始落后气息的土地上多待一秒。他在心里牢骚着阿塔尼斯把自己卷进了麻烦的事件里,忍不住嘴上也说了出来。

 

拥有无尽时间的塔萨达尔和泽拉图并不这么看。

你留在斯雷因也是处理国事,理顺部下的纷争,提防升格者们的各种造反和阴招,至少在这里,你不会被他们暗算也没有被政务淹没,权当放假旅游,有何不可。再说了,如果不是这样,你当初为何要答应阿塔尼斯来参加时空枢纽的活动?

 

因为他游说我,说时空枢纽有你们这样的强者,而且还是科普卢星区再也见不到的传说。

 

这假装理直气壮的语气和没有正面相视的视线——泽拉图简直想亲切地拍他的肩膀:

那你跟着我们一起混,还抱怨啥呢。

 

啊,兽王猎人出来了。塔萨达尔注目着沃尔瓦的大门。

 

怎样,阿塔尼斯来过这里吗?

三双关切的目光齐齐投向雷克萨。

 

似乎这里是第一个有他消息的地方,阿塔尼斯来过这里尝试找到萨尔,可是没有见到人,守卫们告诉了他纳格兰草原上德莱尼有个据点-塔拉的存在,所以推测阿塔尼斯可能去了塔拉。塔拉虽然是联盟的领地(你们知道我是部落勇士),但游走德拉诺的我跟很多猎人都相熟,我认识那里的游侠队长,所以我建议你们去那里看看。毕竟,这里的居民都会觉得你们很像德莱尼。

 

就这样,三位星灵在兽王猎人的带领下,踏上了难得目的地较为明确的旅程,这让他们的心情都轻松了许多。雷克萨骑着野猪伙伴,带着米沙走在最前面,塔萨达尔、泽拉图和阿拉纳克乘着从时空枢纽带来的浮板坐骑跟在后面。

 

他们并不知道,在塔拉,有个怎样诡异的消息在等待着这些来访者。⑥

 

TBC

 

备注:①过去的魔兽世界有个成就是“你敢吃我一拳吗”,那时候各种武器和空手都有熟练度,空手(殴打敌方)熟练度满400就会得到这个成就。

      ②这里的德莱尼小队其实就是指代的魔兽玩家啦,他们之中的有一些人同时也喜欢风暴英雄哦!我有个德莱尼牧师号还在100级停留就是了……常年部落玩家没空肝联盟要塞海景房体验号……

      ③捏他《龙珠》里布尔玛家胶囊公司对交通工具的设定。不然不太好用剧情性解释庞然大物是怎么用1.5秒召唤出来,又瞬间解散的。

      ④请自行联想东非大草原羚牛角马迁徙的壮观景象,虽然游戏中纳格兰草原上分布的怪并不是非常密集,但可以理解为一种视觉上的缩影——银月城也不可能像我们看到的那样空荡荡就是啦。

      ⑤在德拉诺联盟剧情线-纳格兰元素王座任务线中,持有圣光之力的德莱尼守备官努波顿受到了元素尊者的召唤和认可。

      ⑥大主教又消失了。

最后附地图: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39)
 
上一篇
下一篇
© 影月之霜殇|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