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devil1019 (LOFTER同名id放置游戏王粮仓)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星际|魔兽|风暴】《大主教的异世界大冒险》(二)纳格兰的访客

PS:自娱自乐,脑洞大过天。星际II和魔兽世界,外加风暴英雄背景。想一下填一下,坑预警。

 

暴雪混合背景同人——《大主教的异世界大冒险》

 

devil1019


 (二)纳格兰的访客

 

高阶领主这么快发来回音令沃拉尊有些意外,她尽量让自己显得冷静而不失热忱的等待,又要让高阶领主感到他自己现在作为唯一的信息源而备受尊重,大主教的幕僚们聚集在舰桥,看着对面的高阶领主,心情忐忑。

 

“有大主教的消息了吗,高阶领主?”

 

面对沃拉尊的询问,阿拉纳克并没有刻意摆出倨傲的姿态,他稍微耸动了一下肩膀: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族长?”

 

本能地想先听坏消息,思考三秒后沃拉尊抢先说出了那个基本不用猜的答案,同时也是大家的期盼:“好消息应该是,大主教还活着,等待救援。”

 

阿拉纳克点了点头:“没错,既然你们都心怀希望,那我就直接说坏消息了——”

 

幕僚们在心里捏了把汗,由塔达林带来的坏消息,总能让他们记起昔日埃蒙带来的暗红迷雾。

 

“从时空枢纽传送站得到的信息是:阿塔尼斯在离开时空枢纽的时候遇到了时空波动,运气不好的他现在掉到了不属于我们维度的世界。”高阶领主用了一点怜悯的口音,显然这肯定不是他的本意,日后他可以借这件事来嘲笑阿塔尼斯糟糕到萨尔纳迦都懒得庇佑的运气,“也就是说,即使动用艾尔的黄金舰队,也无法到达那个地点,因为星灵科技缔造的时空航道始终只能局限于我们本格次元的宇宙穿梭……经过传送站模糊定位,阿塔尼斯落入了那个叫做艾泽拉斯以及德拉诺的世界,而且很可能失去了返回和联络时空枢纽的手段,说了你们也不知道在哪里,对吗?而且我也没去过。”

 

亚顿之矛的舰桥上陷入了沉默。凯拉克斯脑子里转的是如何能够得知那个世界的坐标,如果能知道的话,拼上神之长子一族的科技力,就算是次元超越的技术也要去努力钻研出成果来!塔兰达尔更担心是大主教掉落到陌生世界,万一环境凶险超过当年被异虫主宰吞噬侵染的艾尔,孤立无援,那他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洛哈娜思考着这样的局面会持续多久,艾尔的内政面临关键决策者空窗期会带来哪些可以预见的后果,需要大主教的幕僚们先做好心理建设和那哪些准备。沃拉尊则是在猜测阿拉纳克可能会借此对艾尔施加怎样的“压力”,反正她不太相信对方会免费做好事就对了,在艾尔方一时拿不出合适交易筹码之前,族长只能寄望于阿塔尼斯作为大主教的价值,过往共同对抗埃蒙的记忆,以及祈祷大主教自己的私交足够稳——这样几点来作为赊账,让高阶领主先想想办法,以及行动。

 

沃拉尊发现阿拉纳克目前还没有切断通讯,如果对方想卖个甩手人情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就不会耐着性子现在还停留在荧幕前,她料想对方肯定是在等待自己这边提出“交易“的请求,这样才会显得是艾尔这边比较主动来求他。

 

凯拉克斯本来很想试着询问高阶领主能不能带自己去一下那个时空枢纽,这样的话他至少还能弄清所谓艾泽拉斯和德拉诺的时空坐标,忽然他想起阿塔尼斯说过,时空枢纽只向获得认证的时空英雄们颁发竞技场的邀请函……自己作为一届技术宅,果然上战场拼杀什么的,不够资格吧。那,塔兰达尔呢……

 

“高阶领主,时空枢纽的邀请函到底是怎么得到的?”虽然没有卡拉的链接,但净化者似乎与相位技师心灵同调,他直白地询问如何才能到达那个中转平台。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塔兰达尔。很可惜,我的邀请函是阿塔尼斯去申请的,因此我也不知道申请的具体过程和要求,倒是听泽拉图提起过,除了英雄本身的功绩之外,熟人介绍亦可以是一条可供参考的途径。很显然,我们之间可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交情,你不是以前还威胁过我‘血溅三尺’这句话吗?”

 

“……………………”净化者一时哑口无言,面对塔达林高阶领主的反诘,他只能在内存里模拟至少十遍“血溅三尺”来,让自己忍住立刻率领净化者打到他家门口并逼着他把去往时空枢纽途径交出来的冲动。“族长,我们在跟他浪费时间。再说,我们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在用假的消息来跟我们讨价还价。”

 

“有趣,机械星灵,那你说,我曾经提供给你们的情报,对你们说过的话,有哪句是假的,拎出来大家评判一下?”

 

对于阿拉纳克不怒反笑的态度,沃拉尊忍着轻微的头疼劝塔兰达尔先冷静冷静,对方正沉浸于调侃你的愉悦中,你这个直爽的性格遇上他硬扛那就是妥妥的吃亏。净化者似乎憋气地挪开几步,窝到对方视线的边角上去慢慢释放,洛哈娜轻轻地飘过去开始开导他不要跟这个塔达林一般见识。

 

沃拉尊总算能开始询问对方想要提出怎样的交易,交易一词会让双方都觉得公平、双赢,而且……对于阿塔尼斯的声誉来说又不会有不好的影响。

 

“你还是比较了解我的,族长。塔达林与这个宇宙的大义之类的理论无关,一笔双赢的交易对谁都好。如果你们能拿出让我满意的答复,找到阿塔尼斯这个任务我就接下。”

 

“先开出你的条件,高阶领主。我会和光影议会……不,是在场的这几个人讨论的。”

 

“我待会会把想要的物品列个清单传给你的,好好考虑吧,诸位。”

 

幕僚们看完高阶领主传来的物资清单之后,出乎他们自己意料地松了口气,对方并没有要求免费提供,价格肯给打个对折就行,这件事沃拉尊她们在权限内是足够能摆平的。不过,她猜测这么便宜的条件肯定不算完,有些不够的地方恐怕阿拉纳克会亲自去找阿塔尼斯讨回应补足的剩余。

 

在这个问题成交之后,阿拉纳克返回了时空枢纽。事实上,即使没有做这个交易,阿拉纳克仍然会行动,阿塔尼斯作为大主教的价值并没有消失,那么就可以作为赊账。在洋溢着炉石比赛愉快气氛的酒馆里,承诺作为短时向导的雷克萨继续耐心地等他,在他离开的间隙里,塔萨达尔和泽拉图已经跟时空枢纽的管理者讨价还价了一番,他们很热心凑上来说,已经得到了前往艾泽拉斯与德拉诺的许可,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高阶领主嫌弃地扫视过二人,你们已经死了,还要到别的世界去捣乱?

 

塔萨达尔用同样的目光回应——连你这个昔日邪神的追随者都能被许可进入别的世界,我们这种守序正义属性的星灵为什么不可以。再说了,我对时空枢纽的管理者说,“不能放任一个危险的塔达林到陌生世界去,无监督的冒险很可能会给那个世界的命运引发不必要的摩擦”,所以他们就同意我和泽拉图跟着你去,在你引发任何大规模流血冲突之前及时给你装个刹车。

 

两人的灵能在空气中立刻形成了对峙,结果还是得泽拉图过来劝架,尽管黑暗圣堂武士已经不太记得请这是劝过的第几次了,饶是让艾泽拉斯的本土居民在十米开外喝着啤酒啃着野猪腿看星灵们内讧。啧啧,成何体统,幸好务实的兽王猎人并不是那种喜欢碎嘴的类型。

 

时空枢纽对于阿塔尼斯的搜索暂时没有结果,作为掉落到德拉诺的“异物”,本来应该算是比较明显,像他那样有着强大力量的英雄所散发出的灵能波长其他生物无法企及,可问题又来了,现在搜索不到具体位置即意味着两种可能,一是死亡,二是灵能减弱。在艾泽拉斯,“外来者”的灵魂会由灵魂医者保管,只要身躯没有被损坏就会有复活的可能性。即是说,即使阿塔尼斯在那里遭遇了“死亡”,也有复活的机会,并不会直接被传送回时空枢纽。

 

……综上所述,我们要找到他必须亲自去一趟而且前路漫长,阿塔尼斯也不可能固定在一个地方等待救援,如果懂得人找人找死人的道理,我们就赶快启程如何。

 

听到向导的催促,对峙中的两人找到了台阶,也就顺坡下了。

 

 

德拉诺世界,纳格兰——

 

元素王座是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亮土黄色的峭壁高高耸立,阿塔尼斯坐在一块大岩石的边缘上向下俯视,下面正中显眼的处所是屹立着四大元素尊者的圣台,周围有着清澈透亮湖水的天歌湖,湖里的鱼自在地游弋着……这份宁静让他想起此地前一个日照循环,自己还狼狈地在大草原上一路狂奔,身后带了一串长长的巨型“尾巴”,直到通过狭窄的小路,短距离折跃绕上陡峭的高坡,这才没让珠齿雷象和厚皮裂蹄牛跟着跑上山,否则,他就只能耍点小伎俩让那些庞然大物从悬崖上跳下去了。

 

起初,野兽刚刚退却,在高地湖泊边上徘徊的元素们又对他怒目相视,想到自己可能是因为张扬的气场引起了当地居民的不适,在主动收敛自己的灵能后,那些小型元素才渐渐地收起敌意,没把他怎样。

 

哎……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只是定点传送,往常几秒钟就搞定的简单过程,甚至自己的双眼都已经看到艾尔的建筑了,却被不明波动狠狠撞了出去。时空乱流,他听过这种说法,甚至连星灵们折跃都小概率遇到过这种事,概率真的非常非常小,多半还是空间,几乎没遇到过时间,幸好这种情况及时修正飞船的运行坐标就能安全到达目的地。

 

现在大主教没有飞船,只有碎掉的时空枢纽炉石。他想着那些碎片,一股绝望感顿时涌上心头。

 

记得自己是在长着耀眼翠绿青草的悬崖边上一块大岩石上醒来的,四仰八叉犹如尸体,最开始四肢都有些冰冷,等待恢复全身知觉后,他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强烈地膈应自己,爬起来一看,竟然是时空枢纽炉石的碎片。那一刻,哪怕没有镜子,他都能猜到自己血色尽失的脸是个什么模样。

 

他在时空枢纽的炉石酒馆里听过来自艾泽拉斯的冒险者们聊起他们大胆的赌约,输掉的人要摧毁炉石,然后完成限定时间内从藏宝海湾赶到风暴峭壁的“壮举”。即是说,炉石不仅仅是他们回家的方便工具,而且也是节省路程的好东西。好比自己会预先设定折跃地点是亚顿之矛或者艾尔一样,如果没了身上的装备那也会变得十分困难。

 

不在同一时空位面所以折跃指定舰船和艾尔是没法实现了。

 

悬崖边上有几只体型较大的风鹏看着他,并没有采取什么捕猎的动作,大概是觉得他要么不在捕猎范围内,要么就是不好吃。百米开外有三只草原野狼正在沿着山路的拐角往上层慢悠悠地,也就是他的方向走过来,阿塔尼斯庆幸自己应该没有失去意识太久,否则这些野生动物早就找准机会扑过来了。

 

他看了一眼岩石上水晶炉石的碎片,怀着一丝希望,打算找个什么东西先把它包裹起来,试试能不能找人修复,话说,这个世界存在能够修复时空枢纽炉石的天才吗,还是个问题。正在思考的时候,三只草原野狼发现了他,毫不迟疑地扑了上来。

 

十秒后,野兽的哀嚎渐息,阿塔尼斯拎起其中的一头,短途折跃到悬崖下面的湖泊边上,将野兽的尸体洗净剥皮,好歹给炉石的残骸做了一个皮革的包袱。

 

这个湖边附近的草原上到处都是狼,以及与狼群搏斗的有着巨大弯角的塔布羊,狼群嗅着血腥味接近湖边,阿塔尼斯决定先避开这些不算麻烦但充满攻击性的野生动物。正在这时,他看见大概几百米开外有着建筑的影子,心中有了一丝喜悦,如果能接触到当地人,至少他还有判断自己身处何地的可能性。

 

穿过狼群肆虐的草地和湖泊,在一个瀑布下面看到了巨大的钻地虫,他第一反应是“这里怎么也有坑道虫”,出于本能三下五除二料理了那个外强中干的大虫子,继续接近百米之外的建筑群。让他庆幸的是这里没有看到菌毯,凯瑞甘的爪牙还没有渗透如此质朴而美丽的自然,那么不远处的聚落应该是没有被感染的安全地带了。

 

建筑的外围布满用树木切削刺进地面做成的简陋尖刺屏障,一个并不高的警戒用哨塔,上面看起来一丁点自动化的警戒设备都没有,只是站了一个人,此外就是几座小屋,只有正中央的那个房子看起来是金属结构,里面轰隆轰隆开出来一样满载燃油和硝石气味的投石车,颠簸着向不远处的草原开过去了,很难猜到底是要去打架还是打猎。

 

阿塔尼斯看到了那个建筑聚落的入口处挂着红色底黑色图案的旗帜,那个图案他在时空枢纽诸位英雄的萨尔那里见过,他也知道雷加尔、雷克萨、希尔瓦娜斯等人隶属于这个标志所代表的阵营。

 

等等,那么这里难道是……萨尔他们的世界……传闻中的艾泽拉斯?!

 

震惊来得快也去得快。

时空枢纽所连接的只有四个世界,所有人都来自于它们,而艾泽拉斯的英雄阵营又是最大的势力,落到这个世界让他喜忧参半,值得庆幸的是这里不是猎空和查莉娅他们所在的守序与律法较为齐全的世界,否则自己作为“外星人”的待遇估计不会比他们所言的敌人——“智械”好上多少,那里的人们对非己势力多少都有些惊弓之鸟的感觉。谁更强大就能幸存到最后的优胜劣汰规则,还是蛮适合在时空枢纽竞技场打混的英雄们的。

 

如果能找到在时空枢纽登记的任何艾泽拉斯的英雄,那么就会有机会借用他们的炉石。

 

不过,显然大主教忘记了,萨尔提到过,他长得像什么。

有时候,长相不对,在这个世界还蛮凶险的。

 

嗖的一声,一支羽箭就落在他的脚下,部落的据点门口那个站岗的亡灵卫士和他的兽人同伴显然正在对他大声呵斥。阿塔尼斯没有学过这里土著的语言,不过时空枢纽赋予各路英雄们的被动技能是始终存在的,他能听懂萨尔他们的兽人语,希尔瓦娜斯的亡灵语等等,甚至自己的语言也能被自动转化为正确的语言让对方听懂。

 

所以,那个亡灵卫兵和兽人守卫在嚷嚷着让他站住,别再靠近,你想闯入部落的领地吗,德莱尼,不听警告的话,就算现在我们跟联盟在纳格兰有协议,你也不会得到无伤的待遇。

 

一支落后星灵武装力量不知道多少个世纪的武器所造成的的“威胁”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连自动护盾都不用反应。阿塔尼斯看见部落的标志就立刻联想到萨尔,他多么希望这个好人萨满现在就在里面,不过可能性实在不会太高,看在他的面子上,自己不到万不得已真不想用武力来逼迫这些人说出救世萨满的行踪。

 

“我能询问一下,萨尔先生是住在这里吗?我是他认识的人,现在有些急事想求助于他。”在爆发冲突之前,他想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换成那个塔达林高阶领主,早就杀个血流成河进去逼问了。

 

亡灵卫兵和身旁的兽人守卫对视一眼,又看看古怪访客阿塔尼斯。

“呿,我们的前前前任大酋长,现任救世萨满怎么会有德莱尼朋友。”

“这么说不太妥当,在进军德拉诺的路上他是救过德莱尼的某个大主教,名字我记不住,而且大地之环里面一堆的破碎者萨满也是德莱尼啊。”

“但是这个德莱尼很明显不是破碎者那一型的,腰不佝背不驼衣着不朴素,装备闪闪亮亮,莫不是个圣骑士?德莱尼那边是盛产圣骑士的。”

“你是在逗我?是个圣骑士的话随身一把水晶锤要不然就是剑和盾,而且你见过哪个板甲职业露大腿的!”

“被发配来守这种乡下的人见识就是少,我的朋友给我寄信说现在的潮流是布甲皮甲们长袍长袖上面纱越裹越紧,本应该捂得严严实实的锁甲板甲们各个都去幻化一身的野人土著装能露多少露多少,这算啥。”

 

 

阿塔尼斯静静地立在原地,对于部落士兵对他的议论只能在心底数过一串省略号……

艾尔与萨古拉斯民风自由,想怎么穿都行啊。

 

亡灵卫兵和兽人守卫继续在讨论该赶走这个德莱尼还是用别的方法应对。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听听他的要求。”

“为什么?”

“蠢货,你想从这个乡下调回奥格瑞玛吗?”

“当然啊。”

“趁现在沃尔瓦的暗影猎手出去打猎,工头出去试车,我们问问他的真实来意,若真是救世萨满、我们的前前前任大酋长的熟人,顺手帮忙这种事应该会得到那位大人的赞赏,说不定调动就有可能了。”

“哦,你真聪明!”

 

讨论完毕,亡灵卫兵将视线重新投向陌生的“德莱尼”。

“德莱尼,卸除你的武器,我们会允许你无害地靠近沃尔瓦。”

 

武器?阿塔尼斯决定装个傻,这些人应该并不清楚他的武器是什么。

“我已经卸除了武器,才决定接近这里的。我无意与你们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争斗。”同时,他不快不慢地转了一圈,让对方看清自己的确没有携带武器。

 

兽人守卫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他的亡灵同伴说:

“这家伙难道是个武僧?我听说德莱尼最近在潘达利亚速成了一批武僧的。”

“我记得只有影踪派的武僧才是两手空空,其他的学徒再怎么都要背一根挑粪桶的棍子。”①

“文明点,那叫禅杖。再说,酒桶里装的又不是邪能你干嘛叫人家的桶是粪桶,粪桶的造型起码也是术士的灵魂井啊。”

“你对术士到底有什么偏见?”

“那你对武僧究竟有什么偏见?”

 

得到允许的访客走进了沃尔瓦的大门,虽然他很快就被一打的部落士兵围了上来,包括旅店的血精灵老板,亡灵卫兵拿过老板递上的纸笔开始一边询问一边记录。

 

“德莱尼,你的名字。”

“……阿塔尼斯。”

 

老实说,一开始阿塔尼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浑身散发放防腐剂味道的活死尸一样的士兵为什么一直坚持不懈地喊他“德莱尼德莱尼”,这隐约让他想起萨尔和其他部落英雄们在时空枢纽的炉石酒馆里一起打牌的时候提到过,他们对星灵的第一印象是就是“哎哟你们是德莱尼在宇宙里的远亲吗”,那么德莱尼应该是在这里的一个种族的名称了。

 

“职业?”

“圣堂武士。”

 

说到这里亡灵士兵停下了笔,又瞅瞅自己的同伴:

“哎我说伙计,我是听说最近有些远征破碎群岛的战士得到了英灵殿与守护者奥丁大神的青睐,可是你听过‘圣堂武士’这个称号吗?”

“我只听过那些自大狂都喜欢给自己挂个‘战神’的头衔咧。他们肯定没有萨鲁法尔大王的五分之一厉害。”

 

所有围过来的部落士兵纷纷摇头,表示自己远在艾泽拉斯的朋友没有谁寄信来提过这茬。

 

“年龄?”

“用你们的计算方法的话……240岁。”

“不奇怪,这个。下一个问题是,你找我们的救世萨满到底有什么事?”

 

阿塔尼斯解开他的狼皮包袱,里面摊开是水晶炉石的碎片。

“我的炉石坏掉了,所以想求助可能就在附近的他,能否帮我修复炉石或者紧急借用一下他的。”

 

时空枢纽所赠的水晶炉石特别好看,连碎片都是散发着鬼斧神工的、天然晶矿的美好光泽,引来围观者一片赞美。他们议论纷纷说这碎片都是研磨珠宝的好材料啊,碎了真可惜,但至少能在拍卖行挂个好价,你们说这炉石的碎片到底是能加暴击精通还是急速,还是力量智慧敏捷呢。

 

“你为什么不去求助你的同族?”牛头人飞行管理员也放下工作凑过来围观,沃尔瓦可难得会有联盟主动靠过来,这家伙胆大到足以引人围观了。“塔拉距离我们这里也不算特别远?”

 

“事实上……我并不是你们所言的‘德莱尼’,尽管我听萨尔和希尔瓦娜斯提起过他们。”

 

“陌生人,你对我们的新任大酋长和女王陛下应该尊敬!”

 

“抱歉,我刚才是忘记了她现在是部落的掌权人。”

 

“等等,仔细一看,你……”随着亡灵卫兵悠长且僵硬的反射弧终于传达信号到大脑,他反复打量面前这个高大的“德莱尼”,“没有嘴!没有男性德莱尼标志性的章鱼胡须!”

 

“而且,”沃尔瓦的旅店老板,一位看热闹不嫌大的血精灵女性绕到围观目标的身后,毫无预兆地掀起大主教的主教长袍后摆,“他也没有尾巴!”

 

这一掀让阿塔尼斯立刻全身涌上一股恶寒。

时空枢纽的某次组队赛,阵容又是随机得十分奇怪,己方队友全是女性,而对面是阿拉纳克率领的“野生动物”战队。战况正激烈时,矮小的鱼人奔波儿灞为了躲自己的技能竟然大胆地正面冲来,哧溜一声从他裆下穿过,掀起短暂的诡异阵风,而刚好路过身边本来正愉快骚扰高阶领主的猎空小姐看见这一幕忽然怔住了,惯性的闪现让她没看清目的地,呆愣地撞到了附近的墙壁上,砸坏了她的风镜不说还撞到了鼻子,被对面补上的迪亚波罗瞅准时机砍回了重生点。对于混战中减员一位灵活的队友而感到十分诧异的阿塔尼斯,本能地想要后撤,被狡诈的阿拉纳克一记心灵传动拖了回来,外加原始异虫猎手德哈卡一起围殴,妥妥地送回了重生点。

 

致命一击来自塔达林的红色灵能利刃,伴随那熟悉又疯狂的嘲笑声。

那一次阿拉纳克削他削得很痛,惨痛到终生难忘的那种,自己这边输得也挺干脆。

 

猎空小姐的意见经过委婉得不能再委婉的竞技场委员会转达而来,虽然感受到文化风俗的差异,阿塔尼斯还是基于不小心“误伤”队友而感到惭愧,决定接受建议保障一下安全措施。而这件事在酒馆的桌子上,让阿拉纳克笑得停不下肩膀的耸动(还是忍着没有笑到全酒馆都听得到的那种),超级得意地拎了拎自己的红色裙摆,问阿塔尼斯要不要定一件跟自己同款的,裁缝和布料算我免费介绍。

 

阿塔尼斯知道他是故意拿这个来笑话自己,不太高兴地撂下一句“那我宁愿把自己下次的战斗外观改成净化者”,就扫兴并赌气地坐到泽拉图和塔萨达尔那桌了。

 

没想到在这里会被触发时空枢纽的阴影,阿塔尼斯一秒钟也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他果断收拾起自己的包袱,瞬间折跃到五十米开外,几秒后再次折跃,如此短途、频繁,迅速地逃离了沃尔瓦。就算那些部落的士兵没有什么非常露骨的恶意,不过是因为陌生而引发的好奇本能,他断然也不想被当做稀有生物一样在那里被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忽然想起那个牛头人提过的“塔拉”,似乎那些被称作“德莱尼”的“远亲”们,就居住在那里。

阿塔尼斯决定去碰碰运气,希望在塔拉,他不会得到今天这样失礼的待遇。

  

TBC

 

备注:①酒仙武僧的神器福枬就长那样。



      ②塔萨达尔总是跟阿拉纳克抬杠的原因很有一部分是因为阿拉纳克总是有机会就欺负阿塔尼斯,他得帮不愿多生事的现任大主教怼回去。

      ③对阿塔尼斯的年龄不太确切,就当他自己随口一说,没认真。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27)
 
上一篇
下一篇
© 影月之霜殇|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