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devil1019 (LOFTER同名id放置游戏王粮仓)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守望先锋】《魔女安吉拉:堕夜七日》【第七日:秘典的群魔记】

PS:RPG世界观,非原作向,突发的瞎胡乱写,题目中二病,请以内容实物为准。【本篇完结~】 

 

守望先锋同人-《魔女安吉拉:堕夜七日》

 

devil1019

 

【第七日:秘典的群魔记】

 

日子开始渐渐变得热闹起来,艾兴瓦尔德的守望者们愈发忙碌,但每个人都是精神抖擞,他们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每个人心中有一份难掩的兴奋,仿佛在为一场重要的祭典做着前期的准备工作。

 

鲍德里奇大领主向教廷发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强烈谴责对方雇佣狙击手刺杀自己的事,而对方却矢口否认。安娜乔装潜回教廷,在莉娜和源氏的帮助下偷出了一枚很重要的红衣主教的印鉴,并仿照其字迹,写了一封私人角度雇佣黑爪对鲍德里奇下手的雇佣函。

 

莫里森拿着这封到手的伪物走访了与鲍德里奇的领土临界的两个领主的地盘,给态度摇摆不定的他们敲响“警钟”。大概是莫里森之前声望和形象太好,认出了他的两个领主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开始对教廷保持戒备。

 

考虑到这片大陆的人对于龙的迷信——他们相信大多数的龙是灾难和凶恶的征兆,魔女安吉拉向莱因哈特建议,让他出钱雇佣半藏为这次的战争尽一份力。没有什么所谓的半藏表示接受雇佣,源氏为能和兄长一起作战而表现出少有的兴奋。为了给莫里森的警告增添一些气氛,岛田兄弟跑到这两块领土上散播邪龙的幽灵传说,然后在深黑的天空中放出宏大的“花火”,悠长的凄嚎贯穿无星之夜。

 

渐渐地,人们将不安的传闻和预兆若病毒般传播出去,这片大陆上恐怕是要发生什么事了。

 

半个月后,那些瞎猜和推测终于有了一个通往真相的开口。

教廷自治领边缘的某个城镇,一处修道院地下起火了。

从密道地板的缝隙中不断冒出浓浓黑烟,想要获得更多氧素的火苗挣扎着从各处密道的缝隙里往外钻出,舔舐了地上的深红地毯,把它们染成鲜艳明亮的色彩,最终将整个修道院化为焦糊的废墟。

 

火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蔓延,仿佛是从地狱而来,修道院彩色的琉璃墙在高温的炙烤下纷纷碎裂,神职人员们尖叫着向外逃窜,人们纷纷声称,他们在恐慌与灼热的火海中看见了黑色的死亡天使。

 

“他是真正的加百列……以神赐予的权柄,向迫害他的凡人行使复仇的权力。”

 

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恐惧的是加布里尔·莱耶斯的复仇,因为他是在这个城镇被捕的。

尽管当初告发他的、打算用赏金享受后半辈子荣华富贵的人已经死于荒野之中,每人身上标准的六个弹洞。

 

告死天使在城镇的布告板附近丢下量产堡垒的残骸,向毫不知情的普通人用惊心的黑底白字写下留言:

“他们蒙蔽你们的认知,制造无数行刑的工具,你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它的靶子,却还无知地缴纳着供奉。”

 

对于守望者们而言,那地下隐藏着对鲍德里奇和威尔海姆的军队来说最致命的武器——量产E型“堡垒”。

这个据点是从代号E-54的堡垒那里得到的数据,禅雅塔和托比昂分析了E-54的旅程记录,追踪到了这个地下仓库,很可惜,这里还只是一个量产堡垒的调试场所和仓库。

 

真正的生产线是在教廷掌握中,失落科技-以信仰神系划分的“智瞳”中枢所在的地下。如果不将那条生产线夺下来,谁知道敌人会不会在战事吃紧的时候爆发式量产他们的“秘密武器”。堡垒的E字母代表它们是E型号的失落科技打造的武器,也就是说,往上还有其他型号的机械武器。根据托比昂的自述,许久以前,至少C型的“半自动炮台”,是他作为备受尊崇的“神之工匠”时,在被雇佣期间设计的作品,这些小炮台很容易被布置在一些易守难攻的咽喉要道。为此,他和“狂鼠”詹米森一起研究了如何破坏它们的方案,这些小小炮台比起堡垒来说已经算是比较容易对付的了。

 

为了快速制造更多让战争效率进行的武器,狂鼠展现出他富有科学家气质的一面,夜以继日勤奋工作,直到另一位科学家把他冻起来从实验台边拖走。用狂鼠自己的话来说,如果可以得到小美更多的关心,他愿意通宵三天三夜。温斯顿闻言哈哈大笑,一巴掌拍上狂鼠的背,还是劳逸结合吧小伙子,你还想吃到明年夏天她做的美味冷饮吗。偶尔,实在累坏的四位武器智囊团,托比昂、温斯顿、詹米森会在小美的倡议下聚在一起打个牌,从本地的扑克牌到东方的麻将,都不在话下。但他们通常都不会喊莫里森来补三缺一,毕竟这人一上场之后,其他三人的牌背形同虚设。另一个不会被喊来补缺的是麦克雷,这人赌徒的名声和出千的技巧在艾兴瓦尔德以外的地方简直声名远扬——如果说他的老师靠杀人接单挣钱,这个人就是先娱乐挣钱,顺带接点小单,不跟老师抢生意,除非莱耶斯吩咐他去做。

 

比起他们,辛梅塔带领她的建筑行会每天都在进行加固艾兴瓦尔德的工事,一旦战争爆发,这里将是守望者们必须坚不可摧的大本营。这对她来说也是施展自己想象力与建筑艺术的大好机会,她的梦想是将这里变为闪耀着蓝色光芒的不夜之城,在黑暗时代反抗压迫与罪恶势力的醒目灯塔。“新的、正确的秩序”作为理想驱使着建筑师为更加辉煌的明日而奋斗。

 

数月过去了……

在以守望者为主的抵抗势力以及鲍德里奇大领主和威尔海姆领主的军队援护下,艾兴瓦尔德坚强地挺过了三次教廷卫队及其纠集的部分领主军队组成的讨伐军的攻击,直到敌人放弃进攻这座反抗军的灯塔之城。

 

以艾兴瓦尔德第三次攻防战为标志,战争算是迎来了明显的,从僵持到我方反击的拐点。

这次攻防战结束后的第七天,反抗军将阵线回推了至少两百二十公里,守望者们总算有机会庆祝一下这来之不易的大好趋势,以及酬谢从东北方向及时赶来援助的查莉娅一行,她可是这次第三次攻防战大胜的重要助力,许多人对这个外号粉色棕熊的女壮汉非常敬佩。鲍德里奇大领主宣布要颁发给她一枚艾兴瓦尔德守护者勋章。

 

“哇啊啊啊好痛!”腿快的卢西奥从前线探听军情回来的路上被教廷卫队发现了,他腿上挨了两枪,一路咬牙忍痛,以极强的忍耐力,和对自己音乐生命的无限热爱,总算是勉强安全地回到了守望者的据点。安吉拉从他的小腿里取出两颗子弹丢进白色的医用搪瓷盘,子弹因为已经与凝固的血粘黏在一起,取出来的时候难免痛得斥候小哥龇牙咧嘴地大叫。“天使姐姐你轻点啊谢谢QAQ!”

 

“我已经很轻了。”看着卢西奥委屈得快哭了的表情,安吉拉哭笑不得地微皱眉头,“是你自己怕腿瘸了不让打麻药的……就算我用天使之杖治疗,总也先得把你腿里的异物取出来呀。”

 

“你猜怎么着,”浪迹在艾兴瓦尔德和威尔海姆领地上的歌者与舞者激动地描述自己九死一生的逃脱经历,“我后面有四五个人骑马在追我!腿上挨了两下火枪的枪击,还好我的轮滑鞋让我躲开了致命的攻击,在眼看着就要被追上的时候,森林里传来了爆裂的枪响声!那是我人生中听到的最响亮最可怕最致命的……”

 

“唔,是黑百合的狙击吗?”

 

“啥,为什么你会知道……”卢西奥本来用夸张的形容和吊胃口的叙述想博得天使姐姐的关注神情,结果安吉拉却一语道破,他顿时就像一根菜苗一样蔫了下来。

 

安吉拉伸出大拇指往自己后方指了指在保养自己地狱火霰弹枪的莱耶斯,莱耶斯对面的麦克雷同样在养护自己的宝贝维和者,亲密程度不亚于对待一个热恋中的情人。

 

“富有的死神先生花钱买了黑爪的服务。虽然我不知道具体价钱是什么,但莱耶斯预料到你这次会有危险。”

 

“胡扯,我只是不想让他把一串尾巴带回艾兴瓦尔德。”死神听到了这边安吉拉的话语,重重地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可没那么好心,“再说了,这小子无论是死是活,都不能落到教廷手里,否则的话,鲍德里奇和威尔海姆还要给一大笔赎金,让杰克带去谈判弄他回来。如果不幸变成了尸体,我还得费力去给他做一具棺材,哼。”

 

卢西奥倒是早就知道死神的脾性,安娜早说过这人总是刀子嘴豆腐心,除了正常接单和在战场上杀人,他哪里像个死神:“谢谢你,我会努力挣扎不浪费你的棺材板的!”

 

“如果你有感激的诚意,该替我跑腿的时候别犯懒就行。”死神将自己的一打对枪擦得油光铮亮,然后吩咐麦克雷把他们收拾回仓库,“对了,我该去准备万圣节的道具了。”他朝着厨房门口的美问了一声,南瓜买好了吗。

 

美回答说已经买好,都交给源氏去料理了。

莱耶斯满意地点点头,他对源氏的刀工一直非常满意。然后,他去仓库倒腾了一堆材料出来,开始做自己的万圣节服装。

 

给卢西奥治疗完毕,收下对方的道谢,安吉拉这才收拾好自己的医疗用具,回到楼上去换了一身窈窕女巫的装束下来,万圣节也就是后天的事情了。

 

“怎么样,好看吗?”

 

“为什么问我要评价。”去问源氏麦克雷托比昂和猴子他们不好吗。

 

“就是询问同类才能得到准确的评价啊,死神先生。”安吉拉的声音和语调与刚才治疗卢西奥的时候有了些变化,莱耶斯这才稍微停下手里的针线活,抬眼仔细打量面前的安吉拉到底是哪一个。

 

“万圣节还没到,你就迫不及待地出来透气了,魔女?”

死神的瞳孔微红,闪烁几次之后消失,视线又回到手上,他在给无头骑士的服装缝上金边。

 

女巫装扮的魔女在桌前拉过椅子坐下,将别在腰间的书本摆到面前打开。

“我们这些异类,一到万圣节前夕就躁动不安,你看你自己,不也得找个活来打发时间,按捺自己内心狂乱的能量吗?”女巫的书页上,每一页都有一个名字在微微发光,只是颜色略有不同,“看看秘典上这些老旧的记录——无头死神。嗯……一个南瓜头的地狱枪手来人间猎食的时候,被狡猾的年轻猎魔人盗走了自己的头,从此就徘徊在人界,寻找自己的头,直到猎魔人愿意把南瓜头归还给他,猎魔人开出的条件是,让无头死神教他一切的战斗技巧。死神则说,跟着我吧,毛头小子,我会让你见识百鬼所在。”

 

莱耶斯扁扁嘴,啧了一声。

 

“无头死神没有想过的是,他和这个猎魔人从此成为了好搭档,赚了不少钱。有一天,当猎魔人受到伤害的时候,无头死神变得愤怒了……”

 

够了。

莱耶斯打断她,你的秘典书上都记的什么老掉牙的故事。

 

“老掉牙的故事还有一段呢……无头死神在旅行的途中,遇到一个在他看起来滑稽且幼稚的骑士,抱着要教训他一顿的想法,他们不打不相识地成为了损友。直到有一天,教廷命令骑士去杀了那个南瓜妖,骑士终于认识到自己坚持的那些信仰和正义并不是绝对的,甚至一文不值。为什么呢,因为无头死神将一颗刻有特殊名字的血源弹打进骑士的胸膛,唤醒了那个骑士真正的心灵——原来,他就是藏匿了数百年的吸血伯爵。”

 

“随着与无头死神和吸血伯爵的旅行越走越远,年轻的猎魔人见到了更多的魔物和跟魔物待在一起的凡人,为他们各自特异的气质和能力所吸引,最终他成为了这些异端的一员。”女巫翻过一页页纸张,上面罗列着许许多多的异端,“有两个领地相邻的领主,他们都是寄宿在巨大盔甲里的古老幽灵,为了让领地的人们不那么害怕,才用幻象把自己打扮成正常人的样子,在战场上挥动常人无法举起的大锤,满足自身统御灵魂的欲望。”

 

 “戴着恐怖面具的炼金师侍奉在一位幽灵领主的身旁,当她将蕴含巨大力量的药水泼到幽灵领主的身上,那一日的战斗里,便只有漫天锤影在战场上呼啸,一锤下去山崩地裂,食尽百骸千魂。炼金师还有一位宝贝女儿,当她的女儿不幸殒命森林,悲痛的她用神秘的炼金术将女儿的遗体与山间啄食遗骸的鹰隼融为一体,从此留下恶灵魔鹰占据天空的传说。”

 

“会说人话的巨大猩猩和幽灵人形女仆,以及维京海盗矮人工匠同样侍奉着幽灵领主,巨大猩猩制作的发明杰作比弗兰狂斯鼠博士制造的僵尸怪物更得领主大人的欢心,而矮工匠的杰作布满了城堡的四周,还把捡来的巨大机器人架在了城堡门口的塔楼上,任何入侵的敌人都会受到无情的制裁。”

 

“擅长指尖魔术的吸血女妖远道而来,投靠了幽灵领主。猩红女妖带着她的凝视之眼占满了城堡的各处关卡,想要偷偷潜入制造破坏或者盗取领主宝物的人会被吸干所有的血液。而女妖和她的盟友们则神出鬼没,让入侵者无一不胆战心惊。”

 

“有雪女、罗刹妖僧和恶鬼兄弟从东方来。雪女能让六月的晴天飞舞雪花、天寒地冻,兄弟之中的兄长擅使长弓,百步穿杨,兄弟之中的弟弟刀法了得,十步杀一人。弟弟膜拜女巫的力量,祈求金刚不坏之身,女巫把他变成了金属武者。妖僧的念珠蕴含善恶两极的力量,凡人的双拳难敌他的四手,任何渴求治愈的人会跪倒在他的光芒之下祈求庇荫。”

 

“北国雪原的棕熊获得雷电与重力的力量,驰骋疆场。”

“东方的机巧公主驾驭机械的军马飞驰,在敌军阵营中投下可怕的爆弹。”

“魔魅的蛛妖在树上结网,她的复眼凝视一切,她的吻炽热而致命。”

“迅足的吟游歌者将百鬼的故事传唱四方。”

…………………………

“艾兴瓦尔德终成百鬼之城。万圣降临之夜,他们将齐聚于此,彻夜狂欢。”

 

“你记得这么清楚干嘛,难怪教廷永远都在监视你。”听女巫念着那些长长短短的个人资料,死神不禁抱怨你怎么这么啰嗦,“你的秘典就像是一本预言书,只要这本书现世,我们就会从沉眠中苏醒,鬼使神差地聚集到这本书主人的附近。”在安吉拉被捕的时候,教廷反复拷问她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这本书,他们想将这本书找出来,获取有价值的情报后就彻底毁掉,认主的天使之杖反而是其次需要处理的。

 

“因为我们的反抗还没有完成……以前总是各种原因齐不了人,所以推翻神权秩序的行动才会在不经意间功亏一篑。对于我们这些在喧嚣和沉寂里反复循环的异端来说,只有他们倒台,我们才有自由行动与生活的可能。换句话说,也许你天天戴着本尊的滑稽南瓜头在街上晃悠,说不定街坊邻居还没那么怕你。”

 

这句话不知哪里戳了莱耶斯的笑点,那张一贯不苟言笑的脸上竟然略过短暂的笑容,然后说了个冷笑话:

“哼,你是要莱因哈特点着他那足以媲美路灯的本尊脑袋在街道上夜巡吗,呵,那可真节约灯火。”

 

“至少奇袭敌人的时候会效果加倍。”

 

万圣节的狂欢夜终于来到,艾兴瓦尔德的角落里布满了南瓜和蜡烛,人们兴高采烈穿着各自喜欢的装束庆祝这个节日,而守望者们聚集的大宅,在这一天里洋溢着一种解放自身的氛围,所有的人都卸下了伪装。

 

莱因哈特的脑袋冒着幽幽的蓝光,说每天都要扮一个仁慈爱民的普通领主可真累,累的不是仁慈爱民,而是“如何去做一个看起来正常的领主大人”,还好以前跟老师学的那套都挺有用。

 

安娜开始给大家发糖罐,里面装着适合大家的口味的,功能各异的糖果,隐秘炼金师总能给大家带来奇妙的体验。恶灵魔鹰落在大宅外面的小空地上,穿过正门,摘下头盔,跟大家和母亲道歉,报告自己刚对教廷卫队的一处军火仓库完成了精确轰炸,回来迟了真是抱歉。

 

弗兰狂斯鼠博士带着他的造物保镖坐在托比昂的右边,温斯顿的左边。在交谈中,温斯顿和托比昂觉得路霸尽管还是有一点少言寡语,但他的语言包比刚开始遇到的时候丰富多了,这是好事,果然在城里做生意跟普通人打交道也是学习的好方法。同时,博士报告领主大人说,我把捡来的战场残骸做成了更多的自动爆炸机械人,大人您满意与否?

 

领主大人开心地说你想搞什么,只要是干掉那群腐烂屁股的事,甩开膀子去做就是了,战争时期,经费的最好来源就是从敌人那里去搜刮,这是战场铁则,我从不限定你们获取正当的战利品。

 

无头死神刚刚结束了他在自己经营的葬仪屋地下专用冷藏仓库的工作,赶回大宅等待晚宴。正常人的食物他会吃,作为死神的食物也很必要。地下冷藏仓库里并不临时停放尸体,里面新增了许多加工过的南瓜,南瓜里存放着他的储备粮。他的储备粮可不一般,那都是在打扫战场时,从尸体上抠出来的一颗颗子弹,无头死神专用的霰弹会凝聚死者的血与灵魂,响应死神本身的召唤,在死神饱食血与灵魂之后,将多余的粮食以子弹为载体,临时保存起来。用死神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难得一口气犁了一大片的田,长出来的成品要收起来好好存进粮仓,以后淡季时才不会饿肚子。

 

上战场,吸血伯爵戴着谁也看不穿的面具行走在死神的附近,他会和死神达成眼神上的默契,死神会把更多的血让给他,自己只要灵魂。那些失血的苍白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敌人只会以为这是死神的杰作,而死神对于这口锅全然不屑一顾。而今夜,吸血伯爵搬来许多他珍藏的红酒,打算与同伴们畅饮。红色的饮料,无论是葡萄酒、樱桃汁、西瓜汁和草莓汁,只要是红色的,都会得到他有意无意的偏爱。

 

远处来的吸血女妖偶尔会跟他争抢猎物,但她更喜欢像黑寡妇那样,布下盘丝洞,享受捕获和折磨猎物的快乐。

 

雪女是节日的厨师,当所有的菜快上齐的时候才发现机械忍者和女巫不在人堆里,今天可是个大日子,就连远方来的机巧小公主都已经到达并找安娜奶奶要糖吃了。她问在桌子前自顾自喝着小酒的罗生恶鬼,看见你弟弟没有,对方轻松地说,我刚才侦察过,他们离大宅就剩一条街了,女巫停在点心店挑东西。

 

女巫在一条街外的点心店挑花了眼,万圣节的特别点心个个可爱又美味,机械忍者陪她逛街,买了一堆的衣服化妆品,依旧耐心地等她给大家买夜宵点心。

 

“原来……这就是我们‘守望者’的真面目吗?”买完所有的东西,避过生人后源氏才问她,“我从未想过会是如此。”在万圣夜的这天,当彼此用气息和灵力确认了对方为同类之后,大家才纷纷甩开束缚露出了各自伪装之下的真面目,饶有兴趣地互相打听过去的故事。

 

“觉得惊讶还是失望?”

 

街上的灯光暖暖地照在源氏的面甲上,此刻的他看起来与他的师傅一样平静祥和,他的视线放眼远处,或是追思过去,或者着眼未来。

 

“有一点惊讶,但我并不失望。能和为了己身自由而奋斗的同类相遇,这应该是我最大的幸运。如果哥哥能够真正理解这份幸运……就好了。说来讽刺,家族原本以为我们兄弟是足以撑起一个帝国的龙神双子,结果我们却是让他们衰落的诅咒和恶鬼……听哥哥说,继任岛田家主的人并未能够力挽狂澜,末路就是末路。如果除了我们兄弟之外没有人能够撑起那个地方,这也足够说明它已经腐朽到无可救药,早点离开是件好事,不然一辈子就烂在那里,再也不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能这么想我真高兴,源氏。”

 

“所以我很感激你的召唤,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依旧留有人性,在战斗与抗争中活下去,对于一个武士来说,这是最理想的人生了。”源氏感慨完毕,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这次,我们会获得胜利吗?”

 

女巫用自己的母语说了一句“我的仆人们永生不死”,她将其翻译给源氏,说,你们跟着我,便不再畏惧死亡,勇往直前:“从来没有遇到书页上的同盟们能够如此齐聚一堂的机会……看来,是时候结束千年战争了。我们一直守望的理想时代,即将到来。”

 

END

 

后记:总算结束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每结束一个坑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挖坑而不弃坑对我来说很是艰难,所以现在都不写长篇了,免得又是有完没完的状态。本文在写开头的时候没有定下结尾,恰逢万圣节来临,干脆就这么圆了比较好。

 

最近挣扎在800分的咸鱼池里,能不能赢全然看队友,学医救不了中国人,心累得不行。

但是还是要打,马上就能给死神换金枪了。

【冒烟~】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28)
 
上一篇
下一篇
© 影月之霜殇|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