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守望先锋】《全明星集结?!》段子楼1F

《如果你想看到一次守望先锋全明星阵容大集结》〖这只是一些段子〗(一)


devil1019


01毛熊会写信吗


“嘿!你在看什么,温斯顿?”

“从俄罗斯来的求助邮件,落款名字是查莉亚诺娃……那个有名的俄国女运动员,听说以前不是田径掷铅球铁饼,就是举重柔道摔跤……总之我也忘记了。”

“听起来像俄罗斯棕熊哈哈!温斯顿!她有你强壮吗!”

“没机会比试……如果我们回应她的求助,前往俄罗斯中西伯利亚帮助她解决当地的智械危机的话,也许她会有空和我掰腕子。”

“天啊,我迫不及待想知道你们谁会赢了!哎,说起来,棕熊会写信吗?”

“……那不重要,反正你面前的猩猩会写更高级的东西……”


02 啤酒与老年人

“老莱茵哈特第一个赶来报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报酬嘛,你得请我喝最好的啤酒!程序猿!”

“汉堡啤酒节某年的冠军,世界上最好的啤酒都在你们德国了,老伙计。”

“我喜欢你这句夸!我们的啤酒和钢铁一样,是最精准的德国工艺!为了响应你的召唤!于是我从汉堡带来了最好的啤酒,一共四大桶!”

“托比昂还在路上,他也许会抱怨你怎么只带了这么点。”

“因为我们的天使小护士最后一定会节制我们的暴饮暴食。说起吃的,有下酒菜吗?别告诉我只有花生酱和香蕉……或者是英国的炸鱼和土豆。至于大胡子嘛他最好还是少喝点,炮台少拧一颗螺丝也许还凑合,给我的十字军战甲维修的时候少焊一颗铆钉那问题就大了。”

“哈哈哈,这就是传说中‘千万不要得罪修理班’的梗吗。”


“温斯顿,阿美还有多久到,我要饿死啦~~”

“莉娜,注意形象,不要在地板上打滚,实在不行我给你订最近的外卖披萨。”

“人家只是很久没吃过阿美做的菜了!羊肉泡什么来着?我好想喝那个的汤!”

“好像是泡一种面粉制品……这里有吐司,就是没有羊肉,要不然你去城里买?”

“老爷子陪我去买好不好~~~”抱胳膊甩。

“好好好,看来我们得多买点,会有很多人故地重逢呢。”


莱茵哈特看着虚拟投影的地球仪上,一个个闪动的光标,距离直布罗陀监测站越来越近。

一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和大家一同在战前畅饮,他忍不住老泪纵横,又抬起胳膊匆忙擦掉眼泪。猎空问他为什么哭了?


“只是啤酒泛起沫了。”慈祥的老头子和蔼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我们走吧,温斯顿在家里等他们回来。”


03 天使也晕车

“不行了,停,停一下,托比昂,我,我不行了……”

吱——刹车声。

“呕……”

“我的小护士,你自己都没带晕车药吗。”

“拜托,亲爱的托比昂,我从机场到你等我的宾馆之前,一直以为你至少是开野战吉普来接我啊!”

“一个月前,莫里森突然出现把我的悍马借走了现在还没还!以他的物资消耗几率,我基本已经告别我的马,现在只剩这台小毛驴能跑了,你知足吧。温斯顿说守望先锋再集结要低调低调再低调,我这小毛驴足够低调了哈哈哈……只是,如果你觉得副驾座颠簸难受,你可以坐我背后啊。”

“坐不稳啊胡子大爷……”

“你可以抱着我啊!”

“你有莱茵哈特或者莫里森那么高,我很乐意!从身高的结果论而言,我只能抱你个头!”

“好吧好吧,我们还是责怪抄的近路路况怎么这么烂好了……年久失修。”

“还有你这台小毛驴,很久没跑了吧,你给上了多少汽油和机油才这么熏人……”

“你好罗嗦啊……”夕阳西下,颠簸的小毛驴在天涯。


04 第一次来直布罗陀的新人

“偶像,我第一次来,虽然在回应招募后猩猩先生给了地图,但我还是不认得路……”

“小哥不用担心,交给d.va和她的兔子先生吧!”


十分钟后……

“我们……好像又回到刚才的路口了╭(°A°`)╮……”

“QAQ……我的轮滑鞋要没电啦……”


05 午时已到

美国东部时间中午十二点,麦克雷在机场大厅终于盼到杰克•莫里森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他欣喜之余,条件反射地想扔个闪光弹过去在加子弹六颗,可是自己的“维和者”已经办理了特别托运。

“长官,”他伸出手去,不是金属的那只,“我必须沉痛地告诉您,因为您罕见的迟到,我们误机了T_T”

“来机场的路上堵车,外加有混球抢劫银行,还想抢劫正好在atm机前取款的我。”

“他们可真不走运。”

“想甩掉追问案件细节的警察还稍费了点时间,没办法,现在义警不好当。公共场合下手太重还容易挨官司。”

“先去买下一个去马德里的航班机票吧,还好只需要多等两小时,不然的话,我就想劫机了。”

“忍忍你的牛仔脾性,士兵,这不是你记忆中的列车。”

“好吧,长官,希望猩猩他们能给我们留点接风宴的酒和菜。机场的披萨和三明治真的好难吃。听说美丽冻人的美小姐会来?我能有幸再吃一次烤兔腿吗?”


莫里森不记得那个环境学家在守望先锋的职责曾经是总厨,但大家都牢牢地记住了她。


06 东方速运

“美小姐,真是多谢您,搭我们兄弟上飞机。”半藏摁着弟弟的脑袋让他一起向周美玲道谢。

“半藏先生您太客气了,源氏和我以前都是守望先锋的同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而且……让你们和我的设备一起挤货运飞机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至少这样我不会和自己的弓箭,以及这家伙分开。源氏现在这个样子,在机场会被检查人员盘问好久,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给他办理智械公民的身份证,说不定通关还能快点。”

“哥,我们是亲生的兄弟吗。”

“你们俩一定是的!哥哥弟弟都很幽默!不嫌弃我就放心啦~这次守望先锋的秘密召集,我好不容易才从研究所请了全年的公休假外加春节长假,带上我最好的一套战斗设备!俄罗斯那地方冬天也是冷的要命,半藏先生您一定要穿冬装,气候对战斗的影响我会给你们参考。”

“哥,我让你带上‘白狼’装总是没错的。”

“管好你自己的先。”

“你们放心,这价货运飞机是我们国家最大的国际速运公司的,老总和我父亲是非常铁的哥们 我说我想申请一下特别航线,只象征性地收了一点包机费。会把我们带到直布罗陀监测站最近的机场,温斯顿会找人来接我们的!”

“哥。”

“你又怎么了。”

“为什么我忽然觉得,我们好像是等待顾客到快递站自提的速运包裹。”

“在她没有把你冻起来,或者我没有把你捆起来之前,你都不是拿着小刀的速冻螃蟹。”


〖暂时写到这里〗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56)
 
上一篇
下一篇
© 影月之霜殇|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