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捏他】游戏王ZEXAL同人《渊涛记事》(八)海皇试炼

在此发布一些关于我更新中的一些小捏他:

游戏王ZEXAL同人-《渊涛记事》第八话 片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1ekt9.html

此次的试炼之地在一处名为“海渊处刑场”的海域。

暗流涌动,海面之下是看不见的千针石林,若运气不好可不是触礁那么简单的问题,再坚固的船只要不是包铁,吃水稍深一点都可能被尖锐的石峰狠狠刺出一个大洞,继而覆没。因此任谁都不得不放慢速度,怀着小心与侥幸谨慎地穿行。

 

关于这里为什么叫做“海渊处刑场”,还有个小故事。

很久以前,统治包括这片海域的、更宽阔海洋的,是一条身形宏伟巨大、名为波塞德拉的海皇龙。有一天,海皇龙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变得失智与狂暴,让它负责禁卫的龙骑队将许多水精鳞的族群逮捕并处死在这片海域,将它们的尸体串在石峰的尖上,一时间,海中的石林变成了陆上曾经传说过的穿刺地狱。后来,带有NO.神秘编号的激泷神取代了它暴虐的统治,成为海洋之神。这悲惨的传说通过各种航海事故而应验着,能从这里回来的船员无疑都是幸运的存在,他们之间流传着的说法是,海中会传来神秘的、女性的声音,不是塞壬妖魅诱惑的歌声,而是海中女仙忒提斯无数次被刺穿时悲惨的尖啸。有时想要活着回来,至少要忍受那非人的、被折磨的声音对耳膜与心灵还有意志的摧残。

 

处刑场海域还算有勉强可以接续为一圈的群岛作为临时停泊的地方,再往圈的中心走,那就是前往地狱的入口了。群岛的中心海域非常神秘,多少还算平和的时候,中间只能看到一片令人感到心灵窒息的深蓝,航海者很容易判断中间是个凹槽一样的海沟地形;若运气不好,就会看到许多海水发疯似的透过群岛之间缝隙往里面倾泻而去,就像是拔掉塞子的洗碗槽,碎屑般的生物就会随着巨大的漩涡被生生吞没。因此,也有航海者记录下来,称这个地方是——地牢之门


关于“海渊处刑场”:

捏他来自自己的DIY卡↓ 水精鳞们的死地↓



关于海妖龙·鲨龙藏身的环形岛链地形,平静的状态可以参考“大蓝洞”↓:

大蓝洞(Great Blue Hole)为一石灰岩洞、全世界最大的水下洞穴,位于伯利兹外海约60哩(96.5公里)的大巴哈马浅滩的海底高原边缘的灯塔暗礁, (Lighthouse Reef),位于N17度18分54秒,W87度32分6秒处,形成于海平面较低的冰河时代末期,后来因为海水上升,洞顶随之塌陷,遂变成水下石灰石坑洞穴。【更多详细请前往百度百科】




关于非平静状态,参考俄勒冈州的地牢之门↓:

活脱脱一个被拔了塞子的洗碗槽。



海咬龙·鲨龙的具体描写参考其设定图本身:

分上对鳍和下对鳍,下对鳍带有尖锐的刺爪。



写最后纳什与德鲁贝的对话时,脑内无限循环这首歌【欢迎百度】:

来自SOUND HORIZON的

《终端之王与异世界的骑士 ~The Endia & The Knights~》

  → 这是…
  终端之王与异世界的骑士们的
  宏大战争的序曲……

  吞噬世界的“终端之王”(Endia)
  补续而上的“伟大的可能性”(Grandia)
  太阳的“狂想曲”(Rhapsodia)将骑士之名呼喊……

  (Wu...Ah...Ah...)

  ——理应躲避的终端…使王后退之人…
  所谓“骑士”(Knights)即为刃锋

  孕育时间的“终端之王”(Endia)
  将其调整的“伟大的可能性”(Grandia)
  生命的“叙事曲”(Balladia)将骑士之名呼喊……

  在短暂的天空中浮现出追忆的“轮唱曲”(Canon)
  是谁的双唇将“越过地平线的旋律”(故事)吟唱?

  ——连结异世界的钥匙…骑士领受之物…
  所谓“门扉”(Gate)即为骏马

  吞没历史的“终端之王”(Endia)
  被改写的“伟大的可能性”(Grandia)
  命运的“交响曲”(Sinfonia)将骑士之名呼喊……

  在争斗的曲调中跳着圆桌上的“圆舞曲”(Waltz)
  是谁的正义将“支配之正统”(故事)挥动?

  (Wu...Ah...Ah...Ah...
  Ha...HaHa...Ha...HaHa...)

  被点亮的灯火…被熄灭的灯火…
  漆黑的“头发”(黑暗)…绯红的“眼眸”(光辉)…静静地旁观着一切…
  啊…唯有…如描拓书页(Page)一般…“演员”(Doll)在“戏剧”(Drama)中舞动…
  残酷幻想的美丽荆棘…以微甜的“陶醉”(梦)在诱惑…
  残酷幻想的华美毒药…以微暗的深渊引诱着“观客”(你)…

  世界并不能实现所有的愿望 →
  所以 → 少年才会展开广阔的羽翼翱翔吧…
  啊…双手紧握着希望与绝望 →
  这样 → 少年才会展开广阔的羽翼翱翔吧…

  “啊…无论将迎向多么强劲的风,这名为决心的羽翼也不会断折!”
  “无论多么强劲的风,这羽翼也不会断折!”

  (Wu...Ah...Ah...)

  无限循环的痛楚是轮回着的“轮舞曲”(Rondo)
  是谁的剑将“世界失去的可能性”(故事)取回?

  如今…在开始的天空中浮现出追悼的“轮唱曲”(Canon)
  少年的双唇将“第五道地平线的旋律”(故事)吟唱……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