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外事风云(九)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外事风云(九)

**************************   

当天傍晚,来自狮皇宫的再次征召确定了被指名的四个人会在官方访问团的名额之中。按照特使与维拉克鲁斯官方的约定,被指名的所有人都需要签署一份有强制效力的文书,主要内容是承诺对某些具体的访问细节严格保守秘密,此外就是遵守主人家的基本律法和民俗。维克多小声嘀咕到,意思就是就是说“不享有绝对外交豁免权”的意味吧?洛恩回瞥他一眼,难道你还想闹点事出来不成。圣骑士耸耸肩,怎可能。


四个人规规矩矩,正正经经签完字之后,从普拉菲尔枢机卿手里恭敬地接过访问团成员身份和使命文书,以及由维拉克鲁斯皇帝亲自签发的护照,比一般的边境出入护照高级了不小的一个档次,金光闪闪的镶边让人拿在手里都觉得无形之中有些沉甸甸的,洛恩感到有些自豪,想要快点拿回去跟姐姐炫耀一下,自己当初的选择和努力才有了今天的骄傲……虽然过程是有点蛮惊险。


经过商讨,行程确定在十天之后,于塔尔·维拉正式出海南下,从西南方向绕过较为危险的海妖之歌群岛,那里至今活跃着娜迦的踪迹,最后到达凯希亚皇国的北方明珠-凯希·弗洛斯,那有着巨大辉煌灯塔的边境重要城市。


第二天,四个人加一位特使一起出发,从圣都开向塔尔·维拉的公用传送门,回到了这座滨海城市。

维克多回到猎豹骑士团,将另一份圣谕和相关文书交给杰里米亚·曼苏尔团长,因为他也是被邀请的宾客之一。骨和辛达回到法师公会塔尔·维拉分会,向会里传达皇命以及交割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会中的基本事务,以及告知魔网之主的试炼不得不暂停一事,希望大家多多担待。


艾丽娅惊讶弟弟怎么这么快就从圣都回来,眼看后面还跟着凯鲁克亚,嘴唇一抿,就知道有事。

当她看到弟弟像献宝一样摊出来的敕命文书和护照等等物体,那些闪烁的金色在眼前飘忽过似曾相识的幻影,让她不由得有些出神,直到洛恩伸手在她眼前晃晃,这才回过神来。


洛恩稍微有点失望地看着自己,似乎原本应该是期待着自己会夸奖他,至少给个表示肯定的反应?就像当初救助异族英杰时那样?


“你怎么了,艾丽娅?”


“不……没什么……这东西太高级了可能是我不识货……稍微,有点需要时间来反应。嗯,皇家的东西果然里里外外都散发着一种富丽堂皇的气质……”


“这可真不像你……黄金也好珠宝也好你应该早就习惯了。”


“好吧那不是重点……你有好好跟在圣都的父亲母亲说过了吗,奉命外出公干这事。”


“嗯,当然。总不可能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跑出去的,他们觉得很骄傲,并拜托我收集那里的落叶等等可以带走的纪念物。”


“装在琥珀里的落叶吗……总之打过招呼了就好,至少他们不会太担心。剩下的就是希望陛下的船队在路上顺风平安,此外就没别的了。”


“为什么你的反应这么平淡?”凯鲁克亚觉得有哪里不协调,又没法准确总结,“从你给我留下的印象来说,你是一个很重视家族荣耀的人,既然弟弟领受了皇家敕命,为什么看不出来你有丝毫的积极反应。”


艾丽娅百无聊赖地玩起自己的卷发末端,语调中带有一丝轻嘲的意味:“那可真是抱歉,凯鲁克亚,我不是你,有着光荣的国家赐予的一官半职,可以以此为信仰,抛头颅洒热血。商人嘛商人,切身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家族的荣光也是为了商誉的风评良好,进一步为今后的生意和生活打下基础。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观点不同,这回答的确让英杰觉得抵触和反感,不过自己没有践行过商人的职业,因此也不好随意开口反驳。但是潜意识里有种洞悉感在浮游,艾丽娅并非是一个只为了不停赚钱的商人。


“我这个蠢弟弟就交给你了。不多奢求什么,把他好好送上回来的船就行。”说罢,艾丽娅就起身离开桌子走出了房间,继续去忙碌她的事务了,她似乎整个白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无论是珠宝店还是餐厅,以及大宅的里里外外各种需要她经手和首肯的事情。


“……凯鲁,我们是不是应该晚饭过后再跟她说比较好?”


“……晚了。以及……她最近是生意亏钱了吗?”心情明显没有自己刚回来那天遇到的好。


通过询问调查,珠宝店和餐厅的收入依然平稳,理论上没有什么值得让家主心情不好的。洛恩只好借口让姐姐给自己挑选合适的出访衣着为由,再次去探探口风。


“……不会是你不放心我出远门吧?”


“……”打开衣柜对着衣服甄选中。


“还是说觉得我出远门了没人陪心情空虚寂寞冷?”


“…………”


“如果是这种理由的话你一定会说,‘老娘在店门口拍个巴掌,一条街的男人们都会回过头来’——所以,有别的心事?现在没有外人,可以说了吗?”


“……我只是有点介意你领到敕命这件事。”


“……何解?”


姐姐选出一套贴在弟弟的身上比对效果,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赢得了皇室的信任,那些文书就是证明,今后,说不定皇室还会将有关于凯希亚的事务委托与你,本来正常的前提下这没什么不好……只是忽然想到祖辈的事情,难免有一点隐忧。”


“祖辈的事情……”弟弟愣了一下,很快又反应过来,不由得伸手抚上对方颈上那与神殿雕像上巧合的荆棘红纹,吓得对方惊悚地后退了一步,“……这个么?”


“……是啊。毕竟我是……她的血脉。”方才的触摸让艾莉娅颈间的红色荆棘纹路像是活过来勒住她的脖子似的,令她脸色哗变,待心神稳定之后才恢复了原状。洛恩始终不理解,她为什么在谈到先祖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变得格外敏感。


可我不是啊——这个条件反射的句子都进击到嗓子眼了却被硬生生憋了回去。洛恩选择的是宽慰对方的说辞:“可是现在的维拉克鲁斯并不由昏君统治。坊间不是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吗?加西亚陛下其实是普拉菲尔枢机卿的‘傀儡’,不过陛下运气好就好在,无论他怎么选,答案与道路都是正确的。”


“也许只是我的危机感在多虑罢了。”


“放心,我会好好回来的……不会给那些觊觎你和家产的‘残次品’们可乘之机。”


“哼,那些家伙我还真没放在眼里过。”


“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为家人担心是我的本能。再说,你曾经混身是血地出现在我面前,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你说我怎么会不多想。”


“……我也不至于会犯下事让自己喂了虫群啊。”


“容易多想是我的问题,至少在你没出发的这几天我都会是这样,或许等你出发了之后反而会好些……哦对了,洛恩,出发那天我会记得给你一样东西,如果有机会的话……帮我送给它们的,女皇。”


“咦?!”


“现在还没做好,我正准备赶制。因为凯鲁克亚它们来的时候带来了女皇的礼物,我这边不能不回礼。”


“哦……”


维拉克鲁斯,圣都,狮皇宫——

一天的早朝完结之后,大臣们继续忙碌,张罗着国王陛下继位以来最盛大、最急促、最重要的外交出访,所幸的是只有政务交割根本不用担心,首席枢机卿始终了解并掌握着全国的一切,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从大到小……有时候问国王拿主意还不如直接问她,反正国王就算心里有主意了也还是会再去找她确定,因此大臣们对于一些不需要国王亲自定论的事情通常都会直接询问普拉菲尔。难怪皇宫内外都在窃窃私语,说国内行政效率最高的时段就要到来了,虽然看起来过程会更加独裁一点。


加西亚这会觉得自己很忙。他一边由侍女们给他侍换出访需要挑选的衣裳,一边听首席枢机卿给他汇报早朝以外的一些纷繁的国事——在他没离开之前,雷诺坚持要国王自己拿主意,免得这么早就开始听有些人碎嘴说自己要篡权了。


这次出访很特殊,因为国情和种族的不同,凯希亚那边尽量提供智慧生物社会所能通用的基本生活条件,但很多细节仍然需要维拉克鲁斯这边自己搞定,比如基本的衣食住行。赛希尔将访问规模限定在了五艘,一艘旗舰,搭载所有允许访问的维拉克鲁斯的重要人物,其余四艘僚舰都是护卫队(尽管带上精英好了)以及各种应付日常生活的人员和物资搭载用途。


此次出访的旗舰是“棱镜号”,每一任维拉克鲁斯的国王在自己继位的第十年都会造一艘专用舰船作为纪念。普拉菲尔翻阅着船只的资料一边絮叨说,哎呀你的纪念品终于有正式下水干活的一天了。


护卫队主要由守卫圣都的禁卫军组成,另从各地抽一部分骑士团的精锐,以及全国各个职业公会的得力人手也被指名,但是绝大部分人即使到了凯希亚的领土也只能在入境城市凯希-弗洛斯活动,被容许进入圣树之都-凯希·艾拉的人注定会很少——仅仅只是可以到达边缘,都足以让参加此次出访的小兵们兴奋得几近失眠,日记本都准备好了,听说有的人还为争抢出访名额而各种走后门。这种时候,维克多就高调地用皇家旨意和金光闪闪的护照还有玫瑰骑士勋章在骑士团里成天炫耀,好多人都眼红地找他约架,直到被曼苏尔团长喝止——至少没人敢揍团长。至于骨和辛达这边,迪妮莎女士酸溜溜地说哟呵这是皇家签证放你们出去“蜜月旅行”吗?辛达趁机对其大做鬼脸并嘲讽你来打我啊~~~


食物、原料和饮用水以及其他资财准备了三个月的份,首席枢机卿说,如果三个月还回不来那问题就大了。


比国王更快,同行的加西亚的侄子-安德烈王子已经三下五除二决定了自己的行李,他一贯的简洁也是跟雷诺学的,对自己的衣柜犯了选择困难的国王立刻拎过侄子来帮自己选衣服。


“根据特使的叮嘱,礼服带两套,正装带两套,战斗装束带两套,其他随意……”王子飞快地在衣柜里拣选着他觉得合适叔父的服装,“战斗装束……看来凯希亚那边,女皇是想测试一下您身为王者的统御和战斗力,我们还真没法轻松地去当作秋游。”


“安德烈,还是你照顾他最好,要不然让我给这家伙挑衣服,他只会跟我唠唠叨叨墨迹个没完。”


“咳,访问对象是女性,让同样是女性的人给我挑衣服自然品味比较符合。”国王据理为自己辩解到。


“那你有胆去让人家大女皇给你挑衣服不?”嗯哼你居然敢嫌弃你侄子的品味?


“………………”他不吱声了。


“总之这一趟辛苦你,给我看好他,反正,就算丢面子也不是丢我的面子。”


“为什么一下子感觉自己变成了保姆……”对于自己的用途,王子心领神会,基本……就相当于秘书或者缰绳之于老板和烈马。


“替我分个忧,你要想想,我从这家伙十岁开始就给他当保姆到现在全年无休且没有任何加班奖金,唯一的好处是基本不用给他的决定去收拾烂摊子因为他幸运一定是A+。”


国王用闪亮的牙齿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是我的骄傲~”


莫名很火大的枢机卿将手里的笔记本唰地丢了过去。

擦着鬓须,国王真的闪过了丢来的袭击物。


从开始准备之日起七日后,皇室在圣都-特诺奇蒂特兰进行了一个简短但隆重的访问启程典礼,很多市民前来参加,放下外交事务中最重要的那一块不谈,光是访问南方大陆的机会十分难得这一点就足够让人们津津乐道,甚至有情报贩子早就塞钱给了访问随行者,希望他们能够透露哪怕是有限的旅游见闻,让各个酒馆的生意能借此热闹起来。


从圣都沿河南下,就会到达位于入海口西岸的塔尔·维拉,洛恩他们一行会在这里登船。在这座海港城市所举行的航海仪式比在圣都的更加盛大而隆重,向波涛之主、风暴之父献上丰厚的祭品,祈祷来去的平安。

代表塔尔·维拉出行的几个人是市民们的骄傲,红榴家的熟人和左邻右舍,猎人公会塔尔·维拉分会,猎豹骑士团,法师公会塔尔·维拉分会几乎倾巢出动,城里差不多也到了万人空巷的地步,都赶来为国王一行送行和祝福。


“愿国王陛下与王子殿下一路顺风!旅途平安!”

“洛恩你还能给我们带点琥珀回来吗!”猎人再一次抗议并对左邻右舍强调自己的职业不是海外代购。

“维克多你这家伙别给我们骑士团丢脸!团长辛苦你,麻烦你看好他!要是表现不好就丢海里喂鱼!”维克多在船舷边上潇洒地拨弄着飘逸的金发,仿佛在嘲讽同行们谁有我酷炫,团长宽容地懒得管束他。

“骨!辛达!早点回来啊!塔尔·维拉城法师们未来的生活就靠你们了!”面对公会同事们用“嗷嗷待哺”的可怜神情央求,骨忍住了没有给同事们说如果他们乖乖的,总会会有一笔补贴马上下来,可以糊过这段艰难的时间。要来这笔补贴的功劳还得算到维克多头上。


因为艾莉娅的烹饪师傅,此次也被征召在列的,“海底餐厅慕纳号”的主人,慕纳·潮汐颂歌也要在此登船出发,艾莉娅亲自来送,并恳求师傅帮自己照顾一下洛恩。慕纳女士自己也对此次出行充满期待,她声称自己应该是登上南方大陆的第一个牛头人,或许还有机会见一见传说中的野牛人远亲。


在萨满们招来强大的北风相助之下,船队从塔尔·维拉港扬帆起航。


若是从最快捷方式来说,舰队带有法师,不是不可以用传送门的方式缩减旅途,但是为了体现访问的郑重性,这样的航行是必须的、表达虔诚的礼仪,而不是鲁莽地当作邻居相互随意串门。因此传送手段只预备为遇到紧急情况才会使用。


在海上,除了依靠基本的航海图、罗盘和星相之外,携带法师的功用就在于他们可以依靠对魔网脉络的走向来确定航向和位置。在过了维拉克鲁斯国境最南端的旗鱼群岛之后,海妖之歌群岛是必须绕道而行的地方。大约在第四天晚上,负责导航的法师就报告说,船队到达海妖之歌群岛西面了,距那里只有70海里。


为了防止娜迦窃取魔网的能量,无论是莫德维拉还是米柯艾夏,南北的魔网之主们在架设魔网线路的时候都故意绕开这个敏感的地方,因此船队沿着魔网的脉络前往末端的时候,就能轻易从刻意空出来的稀疏中避开这个麻烦。无论是维拉克鲁斯还是凯希亚都曾经设想过攻占这个群岛,但又都默契地想到占领之后就意味着失去了中立的缓冲地带,反而会轻易招来冲突,在双方都犹豫的时间里,娜迦已经在此休养生息,不仅在岛上,而且在岛屿的水下打造了一座群岛城市。十年之前,维拉克鲁斯南方大门-旗鱼群岛都还曾经遭到过娜迦的劫掠,幸好并不是多么严重,一群海怪只是抢了东西就跑了,也没有大肆杀戮和破坏,据懂娜迦语的老人讲,它们似乎是为了给头领的海巫庆生才来劫掠人类王国的东西……


入夜了,洛恩趴在船舷上,海浪的波动让他觉得摇摇晃晃,昏昏欲睡,凯鲁克亚劝他去睡,旅程不过才去了一半,心想半夜也钓不了什么好玩意,猎人呵欠着收起鱼竿和吊桶,回到船舱里去了。也不怪猎人好奇心这么强,的确,在从旗鱼群岛往西南刚出发没多久,船队就遇到了巨大海怪,超级大只的章鱼袭击了旗舰的船头,辛亏国王的特制纪念船头是加强包装,加之法师们对船头船尾和船身中部施放了强化魔法,才没有造成什么损害,即便如此还是让船队们惊慌不已,在魔法与猎手们的进攻下,很快巨大的章鱼就被击败,护卫队砍下了数条大触手留在了甲板上,连国王都亲自挥舞圣骑士的铁锤上阵与触手搏斗,极大激发了卫队的战斗意志与热情,更别说各路抽来的精英们,对于海上的挑战,个个都急于在国王面前表现自己。

在厨师确认大章鱼的触手无毒应该可以食用之后,当天的晚餐就是每条船一条大触手开始烧烤大会,吃不完的打包封印保存,等以后带回去做标本或者慢慢研究。于是大家都“出于坏心”地希望每天都来一点这样的小“惊喜”,以求得航海路上不得寂寞。比起这种危险的妄想,船上无聊的人们开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钓竿开始比赛钓鱼倒十分正常了,国王开心地宣布每天钓鱼条数最多的人又200第纳尔的奖金,钓起稀奇鱼类和最重海产品的人可以的得到300第纳尔,洛恩不负众望地拿了两天的双重冠军,之后他识趣地将机会让给别人了。


凯鲁克亚从僚舰上遥望数十米开外的国王旗舰“棱镜号”,那是由四层甲板以上船舱和坚固包铁檀木制作的皇家战列舰,据说是采用了特别魔化树脂来加强密封防水性,这一点来自当年米柯艾夏大女皇用魔化树脂换铃兰花蜜的典故。船头的船首像是旗鱼,船头的船舷两侧装饰有黄铜色的狮子雕饰,船尾的尾楼以人类社会的标准来说是非常华丽。除了欣赏旗舰本身之外,值得英杰关注的重点,还是因为赛希尔前辈在那艘船上。


赛希尔的职责是护送人类联盟的君主安全到达凯希-弗洛斯,至于加西亚国王会答应访问的条件这件事早已在大女皇米柯艾夏的预见之中,因此凯希亚方面早就做好了接访的准备。


英杰的体能可以每天只休息四个小时,便能保证整天都不会感到困倦。此刻的赛希尔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戒,在旗舰的甲板上巡逻,加西亚也曾好言劝它去休息,但是被忠于职责的英杰婉拒,理由是正在经过最为危险的海域。人类及其盟友种族在晚上是最为困倦和放松警惕的时候,他们可以,而它不行。


杰里米亚·曼苏尔团长有幸护卫旗舰,他将维克多派去指挥僚舰去了,轮到他值守的夜晚,在甲板上很想跟特使搭个话,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听维克多说,赛希尔的职位非常非常高,而自己只是一个地方的骑士团团长……正在犹豫的时候,刚好发现人类拟态的赛希尔站在船舷边上,往看起来黑漆漆的海里努力注视着什么:“发生了什么……”


询问者话音未落,赛希尔转身,以一个难以想象的弹跳飞跃到船的桅杆上,占领了制高点,然后召唤出了金色的圣弓,五秒之后,手中的金色箭矢离弦飞出,消失在深黑的大海里。


一时的静谧让曼苏尔团长感到困惑,但是赛希尔很快恢复螳螂妖原型,展开翅膀悬浮空中的样子很好地说明了特使进入了战备状态,它扭头对甲板上的轮值者冷静地吩咐到:“将军,叫你的人,准备好最结实的锁链和魔法桎梏……那东西很可能还没死。”


说完,使劲抖擞翅膀就飞了出去。

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是如果再不懂状况,那团长这个职位也别要了,杰里米亚遵循忠告,让法师和卫队在甲板上准备好东西,严阵以待,尽量不要吵醒国王和重臣们。


被圣光祝福的圣猎手在夜晚犹如明灯,即使它飞出百米开外也能被肉眼很好捕捉。虽然它看向黑漆漆的深海,但是在风镜上,一个光点在它的预料中渐渐向更深的地方移动:“……你以为可以逃过我的引导箭吗?”


说着,圣猎手从背后的箭袋里拿出一支琥珀铸箭放到弓弦上,瞄准它期望的地方,同时喃喃自语着:“……琥珀活化,听令——绳索拟态,圣光——附魔完毕,目标——引导箭已标记。”


语毕,一道流光就这么迅速蹿进了深黑的海中。


远远地,凯鲁克亚注意到了赛希尔的行动,它也毫不避讳地飞越旗舰,赶到前辈的身旁:“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确保那东西不能反抗。如果它使用双手,就剁掉手,如果使用尾巴,就砍掉尾巴。”猎手的手中紧紧攥住魔化琥珀铸箭改变形态之后的绳索末端,用圣光和琥珀传达的信息感应海底之下的情况,“追到了。凯鲁克亚,帮我拉上来。”


“是!”结果两个英杰一起拖上来一个大家伙,还在试图挣扎,何奈魔化后的琥珀绳索比它想象的要坚固。即使在这黑漆漆的夜里,因为圣光的照耀,凯鲁克亚顿时脱口而出:“该死!是娜迦!”


当英杰们将捕获回来的猎物掼在甲板中央时,蓝龙辛达的冰霜牢笼,风蛇女王法瑞尔的石缚图腾等等魔法就纷纷招呼上来,让魁梧的娜迦动弹不得。


“还真是每天都新奇感。”大家不约而同地感慨到。


赛希尔的引导箭直接擦着娜迦的脊椎骨从背后刺入,胸口接近腹部的地方穿出,似乎要拔的话会很痛的样子,箭头上有着尖锐的逆刺。圣光对于人类等等生物来说总是有种暖暖的感觉,而对娜迦这种近似变异蛇的冷血生物来说,则有着近乎灼痛的温度,长相凶恶的雄性娜迦正在因为一支圣光附魔过的箭矢灼痛伤口而禁不住地颤抖着。


“今晚看来也不会让大家寂寞了。”杰里米亚·曼苏尔团长扣了扣自己的双拳,发出可怕的咯吱声。“喂,这里有谁擅长拷问的吗?”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