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只是闲暇地写写】《谷物仓库》

PS:《奈芙兰德战记》预定是两部,《止战的葬恒曲》是第一部,《地城之心的崛起》是第二部,第一部脑洞中间太长,我人又太懒,所以步调没跟上,第二部剧情前半截想好了一点点,这个故事是建立在第二部时间线上的……一个小番外,说起来只是当做练笔,可以当单篇看。

《奈芙兰德战记-地城之心的崛起》番外

谷物仓库

Devxxxxxx

塔尔·维拉的宝石商家族们都喜欢在距离城郊不算太远的乡下买一些地,建造庄园,以主要生活用品的自产自销来维持城内大宅的生活,红榴、蓝晶、黄玉,三家的庄园彼此临近,雇佣了差不多一个村子的男女老幼长期为他们工作,乡下庄园的气氛一向都十分和谐。

红榴家族的庄园位于塔尔兰村的西南山坳旁,南边是一条大马路那么宽的河流从西向东流去,附近的人们都说是幽灵歌者的悲泣之河,早年有位美丽的少女,立志要成为优秀的歌者,但是不幸染病无法治愈,为了不拖累贫困的父母,最后在这里投河自尽。夜晚河边的蓝色荧光花就是幽灵歌者的走过时点亮的路灯,甚至有庄园的人来附近汲水时也声称见过那位热爱歌唱的少女,不过幽灵从不恶意惊吓过往的人类,在湖边响起的悠悠歌声,多数时候还挺好听,已有数位探险者路过并赞同了这个说法。

庄园里的村人们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他们也从不去干扰幽灵的生活。
一些灵感高的孩子,或者像是骨骨·灵语者这样来过此地修行的死灵法师曾经与那位幽灵少女对话过,通常情况下说话做事一板一眼、缺少表情的青年法师在修行完毕之后都偶然声称那位少女是个活泼可爱的幽灵,唱歌唱得犹如天籁,搞得一段时间内法师公会的同僚们都窃窃私语,说骨骨的搭档,那条常年使用人类拟态的年轻蓝龙——辛达·蓝鳞的脸色不太好,反正跟灌下一整瓶来自远方厨艺之国的老陈醋差不多,那什么,简直是“乌黑的酱碗放在乌黑的桌子上”。

不是每个人都见过幽灵少女,幽灵少女也不会跟每个人都打交道,她在,她亦不在。
被骨打听到的名字,少女似乎是叫做莉莉。

莉莉每天都游荡在村子里,看着庄园的人们劳作,休息,娱乐,看着日升日落,风霜雨雪。
作为无法安息的灵魂,莉莉没能去到黑暗女神·海拉的领地,其实无息之魂的世界,那个唤作“万物花园——流亡者之境”的地方也曾向她发出过邀请,但是莉莉还是愿意留在这里。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遗憾和未竟的事,也许,只是留恋了故土,不愿离去。

被这片土地束缚的灵魂呐。
流亡者之境的首领,战女神·莉莲娜微微叹息,尊重她自己的选择。

莉莉偶然在庄园里看到艾丽娅·红榴的时候,会向她微笑,而对方也会微笑回应。
艾丽娅还为她在河边种了许多青色铃兰,死灵法师们曾说,安抚与取悦女性的不息之灵,用这种花是最好。

总之,莉莉安然地留在这片土地上,与每个人都相处愉快,或是相安无事。每天的乐趣就是观察在这片土地上发生了什么,偶尔,也会附身到村人的身上,参与谈论,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乃至村里有时候谁家的东西不见了,村子里发生的一些奇怪的事情,都会找灵感高的小孩子或者是死灵法师,亦或是用别的方法跟莉莉沟通,莉莉很多时候都能回答他们。

她算是一个受尊敬的幽灵,时常还在河边的一块平板大石上,收到来自村人的一些小小祭奉。
孩子们会给她花环,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幽灵村长,真是值得骄傲呢。

塔尔兰村在距离塔尔·维拉城不过数十里地的西北,时常都会有城里人到村子里来买一些新鲜蔬菜瓜果,家族里的人也会到庄园里来查看日常事务。尤其是夏天,城里的气温令人们烦躁,法师们使劲用水造冰、萨满们使劲恳求风元素也没法让人心静如水时节里,部分城里人就会选择到乡下消暑,有庄园的人自然也不会例外,拖家带口的马车经过村前的林荫大路俨然已经成为了一道风景。

今天的莉莉也在村口的大道上徘徊,看看有谁来到了村子。

那个骑着迅猛龙的青年她认识,是艾丽娅·红榴的弟弟,赫赫有名全国猎人排名赛五年连续第三的……运气在比赛时出了名差的猎人。咳,尊称的话应该是红榴家族的小少爷。阅人甚多的莉莉不知道该不该把他归类为“令人心动”的帅哥,似乎也不算不上很帅,凑合,只是那种猎人的狡黠的气质时常还是能从眼神中流露出来。啊啊,说起这位,莉莉现在还能想起,他虽然知道自己的存在但没什么能看见自己的天赋,有数次还在河边的大石头上文艺青年范儿地吹笛子,走音走到快跨出国境,令自己险些想要矜持不保大声尖啸,以表抗议。

然而旁边那位骑着高头大马的青年她是曾经见过,似乎是小少爷的客人以及朋友。
戴了一副很酷炫的风镜,在乡下几乎是很罕见的,会被孩子们疯狂追捧。
这个人,可以被归到“令人心动的帅哥”的行列。可惜,自己已经是上百年的幽灵了,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类,见多不怪,最后也心平气和。

这次小少爷与以往不同,单手执着迅猛龙的缰绳,另一只手上打着绷带,挂在肩上,似乎是受了伤。似乎在城里太热了捂着也难受,所以才到乡下来养伤。好歹塔尔兰村靠山的部分森林覆盖不错,气温也很宜人。

两人没有带什么随从,不像是下乡来有重要的事情,那应该就是休闲和养伤。
虽然很好奇,想问问为什么会受伤,但转念一想那少爷看不见自己,还是找别人问。

中午,庄园里劳作的人们备齐小型的盛宴,给少爷接了个风。莉莉也在餐厅里旁听,庄园管家问及少爷受伤的原因时,洛恩毫不隐瞒地说是被坏人绑架,幸亏获救了才没沦落到不知为何的地步去,只伤一只胳膊,还不是自己的惯用手已经算是很幸运,只是短时间内是没法参加猎人公会的任何任务、行动以及比赛了。姐姐艾丽娅看着实在觉得心疼,就特别放假让其来乡下庄园好好养伤,早日回城。

少爷的那位战士朋友从头到尾只是慢慢地享用菜肴,一个字也没有多说。
他连吃饭都不愿意放下风镜呢,难道那是他的本体。

在接下来的整整一天里,少爷和他的朋友一起在管家的指引下查看了庄园的日常运作,以及指挥了麦田的收割,并付给临时雇工们工钱,刚来这天的傍晚,去河边钓了整整一桶鱼打算给庄园的雇工们做夜宵,完事之后他的朋友帮他拎了钓竿和鱼桶走在后面,并一路忍耐了少爷那跑调得十分可怕的笛声……噢,他的嘴角有些抽搐,看起来就快要爆发了。

最终,伤患还是幸运地没有挨揍。
做他的朋友,气度得是何等宽宏大量。

一转眼,已经是翌日的下午,所有被收割的小麦已经被装入谷物仓库,无论是雇工还是临时雇来的村人们都回家吃饭去了,但是太阳依旧没有下山的势头,明亮的光芒遍照庄园,知了在盛夏的炎热中烦躁地振翅嗡鸣。这些,作为幽灵的莉莉都不当回事,她毕竟已经没有形体,也无法感受温度,至于噪音……若与之相比,也许还是蝉鸣比少爷的跑调更能让人容易容忍一些。

说起红榴家的少爷……他看起来也有点烦躁,真是的,天气这么热还不待在屋子里吹风乘凉,出来晃悠干嘛。村里的萨满每年夏天都会出租他们的空气图腾,赚得盆满钵满,法师们卖冰糕雪糕也是收入不错,庄园的主人家理应享受得起。

“凯鲁……唉,真的不用每时每刻都盯着我啦……”噢,少爷在发牢骚呢。

“那不行。”少爷的朋友跟在他不超过2米的范围内,简直像个称职的保镖,说起来,少爷的确是经历了绑架事件,有保护他的人是理所当然的。“这次被绑架就是个教训,洛恩。”

“偶然被得逞了而已,我们宝石商人家太有钱会被觊觎也是常事。从小到大这也是我第一次被绑成功……”

“难道你还引以为傲不成?”少爷的保镖看起来很不高兴,如果不是风镜遮挡,大概会看到声色俱厉的模样。“如果你只是个普通的人类我才不会管你的死活!别忘记你现在的身份,无论是维拉克鲁斯的王宫,还是凯希亚的皇廷和议会,都是无时不刻在关注你!这次要不是赛希尔前辈因为外交事务北来而顺路救了你,我真不知道怎么给两边交差!”

“是是是!你的工作!伟大英杰的国内敕命与国际义务!只要看守好我就能维系两个国家的和平!多么重要的工作,监视!无时不刻的监视!就连我上厕所洗澡都要跟在门外警戒!就寝也是相邻房间!我到底是谁的囚犯?维拉克鲁斯还是凯希亚?或者诸神的‘宠儿’?!是的,我感谢黑暗女神·海拉从死亡之境放我回来,感谢所有人与神明为了救我而作出的各种妥协与努力,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是猎人!乘风的自由巡林者!就算现在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身份,但依旧作为人类生活在这个国家,我连这一点自由都没有吗!”

哎呀呀,这似乎不仅仅是简单的牢骚了。
莉莉有些吃惊地掩住嘴。
红榴家的少爷……不像是那种会犯中二病的人,那他刚才的连珠炮似的话,说的都是真的吗?死亡世界的统治者竟然会放他回归人世?他所说的身份又是什么呢?为什么还会牵连到两个国家?看守他的人,这个保镖、朋友,又是何等人物?

“你已经没有了。”对方取下了风镜,露出绿色漂亮的双瞳,是夏天最为翠绿靓丽的树叶的颜色,配上线条稍微有些硬气的英俊面孔,难怪少爷说他是什么……英杰?嗯,看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莉莉相信的!以灵魂的颤抖和震惊起誓!“从大家一致决定救回你那一刻开始。”

“别说了,我明白。”少爷垂下眼睑,仿佛在哀痛自己的重生,“我只是很不爽罢了。”
说着,他转身跑走,一头扎进了附近二层高的小屋,那里是谷物仓库的一部分,专门存放小麦收割后的秸秆和一些品质次级的麦草,是要留给冬天的牲口的储备粮空间。只是少爷在跑进去的时候顺手把仓库门锁上了。

呐呐,小少爷发起脾气来可也真孩子气呢。

看守者散发出可怕与闲人勿近的气场,忍住心气走向那仓库,他似乎是在担心对方只要不存在于自己的视野之中就会陷入不安全的境地,哪怕是对方家产中的一座普通仓库房间。那些麦草与秸秆堆起来的疏松的环境里会不会藏有敌人,或者其他危险的动物,以及可疑燃料?

“洛恩!别闹了!快开门!”他用力敲了两三下,“我们那里刚出生一天的聚生虫都不会耍这种无脑的脾气!”

莉莉穿过了仓库的墙壁,看见少爷正在使劲往堆得高高的麦草堆上爬,赌气地一句话都不想回应。
就算只有一只手使得上力,他也成功了,成功地将自己的身形隐藏了起来。

正巧此时,再也不耐烦的看守者果断破门而入,那门锁脆弱得像被太阳公公暴晒过的冰糕,打开门之后,砰地又关上,虽然也关不严实就是了。密室里的捉迷藏是吗?面容英俊的青年将视线在胡乱堆满麦草和秸秆的屋子里梭巡了两三个来回,试图从找不到有效痕迹的凌乱中找到少爷的藏身之处。

很快,他标准了屋子的东北角。那里堆着的麦草高到几乎以圆柱的形状直冲屋顶,可惜有一小块黑窟窿暴露了些什么。然后,一个箭步就跳到了高处,顺着那个黑窟窿钻了进去。

“痛!!!”果不其然,幽魂听到了一声直率地惨叫,她在属于自己的位面摊手摇头不知道说啥好。
“笨蛋!谁让你这么直接砸进来的!这只胳膊还没养好就又要返工了!”

“你才是笨蛋,如果我连这么拙劣的伪装我要是都看不破的话,赛希尔前辈会把我捆起来然后放果实在脑袋上当靶子的。”

幽魂想象了那样的场面,好像马戏团的节目,她兀自笑了出来。
反正活人们也听不到。

“哼,三句不离你亲爱的前辈,你的上位者,忍不住让我怀疑你的阅历实在是……”洛恩意识到了这样的说法很不礼貌,甚至有些冒犯,与艾丽娅的教导相悖,及时收住了口。转念一想,自己不也经常是按照姐姐的指导和意志在行动吗,谁都是半斤八两。“算了,快从我身上起来!你好重!”

这个谷物仓库最高处内部其实是个圆柱的空心,从洛恩的熟悉程度来看说不定这里是他早些时候专门堆成这样的一个小小庇护所。莉莉回想起来,以前的小少爷的确是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跑到这个仓库的秘密“角落”来安静地待着,仿佛是在冥想一些事情。

“你再多说一·点,我就要让你给前辈道歉了。”在昏暗的空间里,尽管看不见表情,看守者的声音压抑着愠怒,甚至直接捏住了对方那只打着绷带的手臂,用疼痛来惩罚对方的知之甚少与脱口而出,他心中的崇敬与仰慕容不得半点践踏和羞辱。“你在这个国家长成,然后拥有智慧,但是却对故土的文明知之甚少,也许你应该多回哪里去看看。在我们的社会中阶级是十分重要的,这我曾经跟你说过。上位者的每一个命令和指示,甚至一言一行都在给作为后辈的我们,以及下级阶层的同族作为表率,他们没有什么是值得质疑的。我崇敬并依赖他们,不止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圣树,也是出于自己的本心。”

尽管很痛,这次猎人却咬牙没坑半声。
鉴于对方没有再顶嘴,斥责者这才缓缓松手,退开。

彼此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洛恩这才缓缓开口。
“如你们所言,我是圣树唯一拥有实体拟态的子嗣,那么也不是你们的同族……换个角度说,如果圣树希望我按照你们的愿望成长,那我就不会在维拉克鲁斯现身,在异国的天空与大地之间活着。我的使命也许是两个国家之间的‘桥梁’,为了履行这份暗藏的使命,我的自由应该得到保障。”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洛恩。在我们之前的冒险里,对手至多只是这个国家内部的人,维拉克鲁斯尚有余裕能够解决。这次袭击你的恐怕是来自地下王国的势力,你姐姐已经向黑暗女神核实过并告知了狮皇宫和琥珀宫。但是你们的神同时接受两方的敬奉和崇拜,她不能对其中一方太过偏护,只能做到这么一点,因此你的安全必须由身边的人来守卫。这是很多人,甚至神明的委托。”

“……”

“如果危险能够尽快解决,我也希望能够和你再次踏上旅途。赛希尔前辈曾说过,旅行是学习的最好过程。我的生命大部分时间是凝固在琥珀里,孤寂地等待使命的召唤……相信我,没有谁比我更懂得‘自由’的珍贵,它让我能够御风而行,让我能够飒爽地战斗,让我能够增长见识,让我能够……遇到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和物。”

猎人的情绪稍微有点波动,随即还是平稳了下去。
他忽然想到,对方口中所谓重要的人,应该不是自己:“所以说,我是那个……‘重要的物’吗。”

“两个都是,”平时不苟言笑的英杰忽然好笑地拍了拍对方的头,“无论是‘洛恩’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人,还是‘英杰的寄魂种’所代表的物。”

“别拍我的头,我又不是小孩子。”猎人打开了对方的爪子。

“虽然按照序列尊者的说法,你我出生的时间是同一年,但是从心智上我们似乎真的有先后的差别。我一旦学习了人类社会的知识之后就知道如何正确地运用,而你虽然土生土长,却在性格的养成上还没长醒。”

被戳中了痛处,洛恩在心中不由得龇牙咧嘴,但没有再正面反驳,索性岔开了话题:“……等养好伤,我打算去辛达那里讨个一打的高级回程卷轴,不然维克多那里也行。既然在国内天天都会被盯梢,还不如我们去远方旅行,顺带领一发国家敕命,维拉克鲁斯不是在悬赏寻找地下王国通往地上世界的出入口吗?”遇到过于危险的场合就可以撤退到附近的城镇,如果是从维克多……咳,是魔网双主之一·莫德维拉的手中拿到的最高级版本,那么就可以依靠北方大陆的魔网网络直接从大陆的任何一角直接传送回到维拉克鲁斯的首都。

“我国的敕命里也有。”凯希亚皇国的这次敕命派出了不止英杰的队伍,但凡有愿意外出学习意愿的平民与贵族还有中间阶层也可以领命,不过就是有名额上的限制和甄选。

黑暗女神·海拉不会出卖她的地下子民,因此即使她愿意在一定程度上向其他神明妥协,但总不会屈尊太多。而且,总是试图依靠中立的神明,甚至用别的神明去对其施压,对这位的权威与公正本身就是一种损害,会害得她失去信众还有信誉。所以,发现与控制更多的细节需要依靠凡人的努力,不然这个世界会损失很多的活力。

“那就这么决定好了。”

“我得向皇廷和议会报备,你也得跟你姐姐和你们的国王以及枢机卿报备,这是规矩。如果不行的话,你还得过上很长一段时间的,这样的日子。”

“呜……”

“别垮着脸和觉得委屈,想想我未知的时间都要花到你身上而不能去肆意杀敌,我还觉得憋屈。”

“所以我们才更应该走远一点,冒险的话,路上会有很多的猎物在排队或者加塞地恭候我们。”

“理想很美妙,当心现实很残酷。走不走的出国境都还另说。”

“那我待会就会去写信申请狮皇宫的批准。说起来,你要送信回去,那应该会很远,耗费时间。如果能获准的话,我一定会在你前面。慢慢追上来吧,亲爱的凯鲁克亚~~哈哈哈哈~~~~你不是有翅膀咩~~~”

少爷似乎很得意,甚至得瑟,而且故意笑得很大声,摆明了就是要欺负他的朋友兼看守者。
莉莉觉得,这次如果再不教训他一下,简直不是……男人。
红榴家的少爷一定程度上是被惯坏了呢……

然后,幽魂很酸爽地观察到看守者的情绪气场波动,原本坐在空间一隅的他,一个跃起就扑倒对方,动作很像是山谷中捕猎时的饿狼。随后,他低下头,一字一顿地强调,语气颇有斩钉截铁的味道:“我·会·先·斩·后·奏。”

哎呀哎呀,真是一对好朋友。还是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幽魂莉莉趴在稻草堆的入口,无声地拍起了手。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3)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