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十三)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十三)

 

万众瞩目的冒险者任务报告书出炉,众人看到的却只是言简意赅的任务过程概要,作为提交结果的报告书,的确是只需要大家看明白了时间地点谁做了什么,和谁一起做,怎么做,也就罢了,可是越是简单的记述,越不能解释演武场上堆积如山的奇美拉尸体是怎么来的。尽管任务报告书里提到了“利用心灵操控法术使部分奇美拉自相残杀”,但人们脑子里那根弦就是拧不过来——请问这位牧师“何德何能”足以使这些高级魔兽“自相残杀”?!

 

想了想,那位牧师的服装与其他队友以及跟屁虫不同,白色的祭司袍上真的不曾染上半点血迹,好似在远处遥望欣赏了一次角斗场表演的优雅贵族。一方面人们暗自揣测这位牧师的实力是否比肩帝国圣光教会的主教们,另一方面则是在心中产生了他到底是多可怕的畏惧。

 

如果说以前是对这个人“反应迟钝”,那么这次消息传遍半个圣都的时候,牧师公会已经着手在调查“卡尔利兹·魂影”这个人的背景和来路,但毫无线索,直到请求影华卫队协助调查的函递到安德烈王子手里,他却将这件事并压了下来——没必要,他说,皇室已经知晓,过些日子之后大家也都会知道。

 

缔造传奇的英雄总是特别的存在。

 

影华卫队在暗处没有错过横断山脉里奇美拉族群的大混战,虽然规模因为分散的原因而变小,可是激烈程度也是他们不容易插手的,除非有来自暗黑船城的高阶恶魔压阵。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悄悄地顺走了一头双头奇美拉的尸体而没有被胜利者们发现。

 

安德烈自然是目不转睛地跟踪着卡尔利兹,理由很简单,他认为冒险者队伍里这个人的实力是最深不可测的,队员们都同意,有了地渊女神的一部分权能,它所能做到的事情已经足够超乎想像。如果不是有着伟大的君主为帝国坐镇,仅此一位牧师,说是能做到惑乱全国也不足为奇。

 

竖琴的音色令他们不禁也感到些许眩晕甚至产生幻觉,即使有着恶魔君主的一部分庇护也一样。就好像是海妖塞壬的歌声化作勾魂的绳索,从耳孔中钻入,紧缚大脑,溢满沟回,最后试图将灵魂从身体里拉扯出来。有精神耐性较弱的队员已经不得已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请求队友约束自己,害怕自己会冒犯王子殿下,或对其他队友发动不应有的攻击。安德烈不得不在暗影帷幕里再设一道结界,使用了三重强化的“真言术·静”才勉强保持住自己这边的阵容稳妥,不出乱子。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就太愧对君主的教导了。

 

在结界与法术的作用下,王子仍是忍着晕车的感觉看完了全程,那个人在树影间抚琴的身影堪称优雅无比,仿若林中妖精,普通人很难想象正这种优雅操纵了前方血腥争斗的夜景。

 

有那么一瞬间,身体尽管没有别的动作,而灵魂却向斜前方伸出手去,试图触碰那正在拨弄琴弦的手,解开一个谜题——究竟是指尖的魔力,还是竖琴的魔力,让这群野兽失去理智?

幸好,已经施放并在短时间内持续有效的“真言术·静”及时缓和了他过于强烈的好奇心和共感心理,他被自己施放的法术及时扯了回来,颤抖之余,“嗖”地在背上渗出冷汗,这毕竟是险些失去自我的一种表现,对于擅长操控其他生命体心智的牧师来说,太不应该了,简直是失态。

 

幸好这种失态暂未为旁观者所知。

 

没有人能理解被拉扯回来一瞬间的窒息感究竟是怎样的遗憾,马上就要知道答案了,知晓魅惑的缘由与魔力之源,灵魂与那只在琴弦上跃动的手重合,却被生生扯开——那种感觉,却又好似一帖美妙的药膏在被瞬间撕下时,痛楚与爽快的完美结合。

 

不愿承认,这是一种近乎扭曲的快感。

 

琴弦收音时,影华卫队的队员们总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并不是它的音色不好听,而是籍着魔力太过好听,让人困扰不已。

 

“魂都要被扯到嗓子眼了……”

“险些魂不附体,传说中的勾魂索就是这样的吗?”

“我刚才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吧,没有太失态吧?”

“这音色美得我想当街撒尿,太舒服了……”

“这么流氓是不可以的,身为卫队队员,矜持点。”

 

如果不是战场转移,王子殿下也是有点想找个地方尿尿的,毕竟刚才那冷汗一出的激灵差点让他没憋住,现在,嗯,再忍忍吧。

 

在集中盘点敌对族群奇美拉的尸体时,卫队依旧潜伏在附近,可能冒险者们知道身后随时可能有眼睛,却也行事光明磊落,毋须担心在背后会被打小报告。

 

安德烈简单试探着英杰以外三人的此刻的心情:猎人的兴奋与喜悦,萨满的自豪与乐观,战士的狂喜与激动。他挠挠头,如果不是自身身份的约束,像这位白金铭牌战士一样厚着脸皮跟队,会不会也是一次躺赢的痛快战斗?

 

作为凯希亚英杰的队友,并肩作战——这种境遇让他感到了无比的羡慕。至少目前为止,他所见过的,从暗黑船城到维拉克鲁斯境内活动的恶魔,影华卫队里的恶魔,亦没有能随意差遣奇美拉这样高等魔兽群的存在和实力。在羡慕的同时,难免也会有无法追赶的差距令他失落。君主对他的栽培已经算是莫大的恩惠,如果连圣光教会的主教实力都不及,她断然是不会給予影华卫队副队长的位置的。当实力的标杆出先了新的典范,安德烈终于明白,自己所踩上的台阶原来是多么的低矮。

 

他们之间也许差了最重要的一点:无法平衡的时间。

时间意味着积累的机会,王子缺失的正是这一点。

 

安德烈花了半天的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心绪。

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精彩,他如是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熊猫人的谚语名不虚传。

 

卡尔利兹在战士公会借用房间写报告书的同时,凯鲁克亚在演武场和慕纳女士一起守着奇美拉的尸体并将其中的几头进行了解体,洛恩飞奔回家赶紧去找姐姐,又和姐姐一起拉来了拍卖行的工作人员,对整头和分解的奇美拉进行估价。

 

总之,预估收入会十分可观。最低预估价格总体都能达到四百万第纳尔金币以上,如果拍卖过程中富商名流们争相竞价,那就更可怕了。出于好心,他们匀了一些边角料给自告奋勇随队的钥匙先生,拿回去给他那个研究奇美拉的魔物学者朋友。

 

结果,那个魔物学者友人因为接到了还算比较新鲜的奇美拉边角料而当场兴奋到一口气没喘过来,晕了过去,醒来之后又因为自己没能身体力行参与奇美拉族群大乱斗这样史诗场面而扼腕叹息不已,悲喜交加之余,一个心梗被送进了医院。当翌日钥匙先生找上们来小坐一会,跟洛恩他们说起这茬事的时候,大家都为这种虔诚的研究精神表示赞叹。

 

交完奇美拉胚胎任务之后,两个胚胎在过几日会由帝国博物馆进行首次展出,展出时会载明获取它的冒险者的名字和获取过程,有了影华卫队的证言报告书,“复活了三头奇美拉”这样的事迹就被正式地登记在了获取过程中。一时间,卡尔利兹·魂影的名号比那位战胜了帝国精钢级战士的黄金级战士更加响亮,多少人想要与之结交和攀谈,在凯鲁克亚一声恭敬的“前辈”一词中,放大了人们无尽的遐想(瞎想)。

 

有敏感词,转至新浪博客阅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xgvr.html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