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十二)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十二)

 

天色渐晚,冒险者们并没有从库鲁鲁领地的家族洞穴附近离开。

大地之灵忠告牛头人萨满,巨大的威胁愈发临近,族群奇美拉的规模会让战斗非常难以想象。

 

但是他们一个人也没有想过离开。

并不是出于要帮助库鲁鲁族群的道义,而是与库鲁鲁商量过了分割战利品的方式。卡尔利兹阔气地要了四六分,库鲁鲁首领则说你们搬得动那么多吗,三七开就好了,我们族群需要这么多傻瓜的做储备粮,主要是肉,奇美拉吞噬同族的有机质以及吃掉大脑可以强化自身的能力和吸收对方的智慧。

 

“意思是除了肉、内脏、大脑(这对有知性的魔兽来说还挺重要),爪子、角、翅膀这些不能吃的东西都不是那么必要?”洛恩询问奇美拉的首领。

 

“我们会用一些来装饰我们的领地和洞穴,甚至插到对立族群的领地上,这毕竟是战胜的证明。但是七成都可以给你们拿回去炫耀。”库鲁鲁说,“你知道一个奇美拉族群会有二十到三十只,而今晚来进攻我们的可能是两个族群,假定是四十只,三成的话就是十二只。”

 

横断山脉栖息的奇美拉个头都挺大,长度不下五米,宽度和高度不下两米,毕竟这里是维拉克鲁斯境内奇美拉一族的发源地,迁徙到帝国其他地方的奇美拉不同程度地都小了一圈,尽管如此也是很可怕,抓捕任何一只双头奇美拉的任务都会被视为S级,10人小队是保险的标准配置;至于抓捕三头的奇美拉那更是S+级,必须派出各公会的高级精英组队才行。不愧是S评级的魔兽,身上的任何素材都是宝,只要猎到一头,消息稍微一传开,各个公会、各路行会以及收藏家、业界大佬都会蜂拥而至,抢购素材。

 

红榴家的小少爷掰着指头数啊数,全年公会有记录的狩猎,每年不超过十头。

因为狩猎奇美拉的不安定要素太多,一旦出现冒险者死亡的记录,参与者的收益很可能就要大打折扣,被允许死亡的次数越来越少,重生之后会削减冒险者本身实力,减寿,等等。

 

撇开三头奇美拉不谈,双头的起码也长达五米,会魔法,低空飞行,体型庞大但不失猎豹般的迅捷,以及力量出众,最重要的是它们不会特别远离族群单独行动,一旦一只被围,只要危险预警的嚎叫响彻森林,不出十分钟,最近的同族就会跑来帮忙,而冒险者们很难确定在十分钟内搞定一只奇美拉,拖得越久就越危险,只能识时务地撤退。

 

前些年,猎人公会和法师公会合作捕获过一只青年期的奇美拉,活的,轰动全国。后来这只奇美拉在圣都的动物园生活了五年,最后转到了国家森林公园,现在活得依旧滋润,与人类的关系也不坏,大概是感谢这些喜欢观赏的家伙们给了它一个没有危险存在的安逸环境。唯一牢骚的就是“你们敢给这地抓个雌的来与我作伴么”。

 

洛恩向大家抛出这个旧日轶闻后,牧师英杰心情很好地说,那我们可以试试活捉嘛。

哇,它说得真容易。

 

刚刚复活的库鲁鲁的配偶也想在大战中尽一份力,但是被牧师拒绝,因为刚刚复活的魔兽都难免有虚弱甚至实力等级下降的状况,好好窝在洞穴里就算不给大家添乱了。为了以防万一,牧师在洞穴主厅周围布下结界,又在洞穴与外界的出入口布下了“迷幻蘑菇”,让硕大的洞口顿时在大家的视觉中消失不见,连奇美拉们的气味也被掩盖了。

 

专心战斗吧,只有将你们的敌人全部驱逐或者消灭,这里才能被安全地打开。

 

晚上8时,库鲁鲁族群所在的巢穴附近,森林开始下起突发的雷阵雨,族群的叛徒领着两个对立族群的奇美拉刚刚赶到库鲁鲁族群领地的范围,就被猝不及防地淋了个湿透。其中一支的首领耶古尼拉,三头奇美拉,开始抱怨领路者桀库带的什么路。另一支的首领敦波尼则怀疑今天是不是不宜出行。

 

“库鲁鲁的奈拉尼雅所会的黑暗魔法比两位首领都要高级!如果不趁她虚弱的时候打倒它们整个族群,待她恢复全力了,两位的族群势必受到报复!”叛徒再次强调了这一点,“库鲁鲁很可能从那些外来的冒险者里得知我的反叛行为,我随时有生命危险!除了将它们一网打尽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就算那个奇怪的牧师再厉害,它也不可能控制我们这么多的同族!”

 

当叛徒带领对立族群赶回昔日熟悉不过的地盘时,才发现它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通往巢穴的宽阔入口了。

 

“奇怪,应该是在这里啊?”

 

“不对,为什么连气味也……?”两位首领和手下们伏在地上使劲嗅,奇美拉特有的气味在这附近消失了,令它们觉得十分诧异。

 

这时,它们做了一个十分错误的决定,分散搜索。两支族群分散为了四组,在整座三的四面进行分别搜索,奇美拉毕竟是智慧生物,它们懂得如果发生这样的状况很可能就是一种幻术。库鲁鲁的配偶奈拉尼雅是奇美拉之中擅长魔法的高手,不隐瞒地说,各路同族的首领有好几个都追求过它,但是都被它(她)打败了,库鲁鲁是其中一个败得最接近平手的,所以……咳,扯远了,耶古尼拉和敦波尼都怀疑是人类冒险者真的救活了奈拉尼雅,因此它们才会被耍得团团转。

 

没有首领亲自统帅的两个小队率先受到库鲁鲁族群的袭击,它们从黑暗的传送法阵中突然出现,绕到其小组的队尾,发动了突袭。

 

凯鲁克亚趴伏在库鲁鲁眷属的背上,在突袭开始的瞬间,趁着无月的夜色迅速跃起,风镜中显示了前方敌人的热源成像,它迈开大步,用轻巧无痕的踏风步蹿到了敌人的队首。

 

“奥义·风雷三连斩!”

 

风暴交织的轰鸣双刃能划出长达五米的闪电风暴弧光,用显著的苍白和淡淡的磷蓝点亮了夜幕下湿润的森林。能量波动在森林中扩散,即使是伏在友方奇美拉背上的猎人搭档,隔着些许距离,在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也能感觉到有股自然能量让自己的全身的毛发都要竖起来。

 

三连斩下去,就有三只双头奇美拉的六个脑袋咕咚落地,还带着明显不过的焦糊肉味。后面被激怒的敌对族群奇美拉总算在黑暗中分辨出敌人的身形,向它发动了各种魔法。

 

“琥珀护盾开启!”如果是一般速度不快的武技,凯鲁克亚完全可以发动回避的武技,提升自己的敏捷度躲过去,但奇美拉的魔法它有所了解,命中的概率比较大,这个时候就必须使用议会为英杰们准备的特殊防御措施。一般来说,一个琥珀护盾的使用次数是50耐久,即可以使用50次抵御位阶不高的魔法。考虑到这次异常危险的群殴,凯鲁克亚思考一番,给了三个队友一人一个。尤其是严格来说不算队友的那位钥匙先生接过之后,又惊又喜,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战士英杰打断了他激动的道谢,声明只是想少一个拖后腿的,留着你的性命在后面的任务应该有大用处。

 

奥义发动之后会有一段时间内无法连续施放,在武器与武技的同时冷却期,英杰必须与敌人展开近距离的白刃战。

 

战场乱作一团,奇美拉们纷纷发动了照亮战场的光属性魔法,寻找敌人,捉对厮杀。在友方奇美拉的角上都有特殊的夜光涂料,为的是让不熟悉族群气息的外来者分辨敌我,也是为了友方族群成员能更加明显。

 

凯鲁克亚很久没有这么卖力地进行厮杀……或者说,屠杀了。使用奥义技能是为了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重挫势力,打乱阵形,之后就只能使用非奥义的武技进行战斗。奇美拉毕竟是高级魔兽,如果不能及时砍掉它们的头,接下来的爪击、撕咬以及魔法的发动就很容易让自己陷入被动。幸好,今天为自己分忧的友方助力是很多,它也就能放手一搏,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带着野兽气味的鲜血溅满了身穿敬畏套装铠甲的凯希亚英杰几乎全身上下。有那么一瞬间,它将这些野兽当成了凯希-弗洛斯海岸线上入侵的娜迦,琥珀双刃顿时挥得风生水起,宛如修罗一般。

 

洛恩则使用了一个德鲁伊的初阶藤蔓缠绕法术,将自己的双腿固定在库鲁鲁高阶眷属奇美拉身上,猎人的职责主要负责是扰乱敌人阵形,为这位作为领队的高阶眷属的厮杀开道与协助。A级附魔的箭矢“雷霆”、“怨毒”、“减速”等等被一一射出,准确地落在敌对奇美拉的身上,尽管效果不如英杰的武器那么厉害,毕竟也是A级评级的武器配件,成功地在敌人身上产生了一定的打击实效。猎人不禁感叹,难怪这是要启用精英小队来围殴级的魔兽。

 

奇美拉们厮杀和惨叫的吼声轰得他耳朵嗡嗡地疼,但又没法戴上耳塞一了百了,毕竟自己的搭档还有可能发出请求配合的指令,眼下,他只有祈祷这一队的奇袭战能快点结束,A级附魔的箭矢库存有限,他不可能有时间去重新捡回来再用,毕竟用过一次之后箭矢的附魔就会折扣一半的魔法效能,只有待打完之后回收利用,重新再附魔。

 

不知道慕纳女士那边如何了,希望足够顺利吧。

 

萨满女士之所以要短暂干涉这片战场森林的天气,让暴雨润湿树木,为的是在施展大型雷暴以及闪电链法术的时候不会引起森林火灾,以及让导电体更多。她召唤的火焰与大地的元素尊者冲在最前面,与敌对的奇美拉开展了正面交锋。在两位元素尊者吸引敌人注意力的时候,她向雷霆女王-桑德枫祷告,借用她伟大的雷霆之力,击穿奇美拉的大脑。

 

但这毕竟是需要维拉克鲁斯精英们共同面对的魔兽,有英杰协助还轻松点,既然没有的话,雷霆女王传递给凡人冒险者的力量,也只够短暂地击晕它们,或者给它们造成阶段性的伤害。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敏锐地发现,这群奇美拉都不会治疗的法术。

 

那这样好了,她向附近的白金铭牌战士寻求护卫,康斯坦丁·铜钥立刻冒险跳到她所在的奇美拉背上,举好了自己的盾,以免突然有敌对奇美拉扑过来,对萨满女士造成重创。而慕纳女士则大胆地切换到了治疗专精,开始为友方的奇美拉进行及时的治疗。

 

库鲁鲁的眷属正和敌对族群捉对厮杀,在受到每一次撕咬与爪击还有魔法的侵袭时,就会有萨满的治疗链穿过它们的身躯,减少疼痛,局部缓解伤口撕裂与流血,渐渐地,在治疗之潮的护佑下,库鲁鲁的眷属逐渐压倒了这个没有首领带队的搜索小组。

 

三头奇美拉古尼拉带着十五只眷属在库鲁鲁的山穴附近转悠,左思右想为什么会闻不到库鲁鲁一族的气味,反而满山都是奇怪的蘑菇味。过了一会,它忽然发现,有一棵树干断裂的树重复出现在它们的视线里,至少三次了。

 

“不对,桀库,你在逗我们玩吗?”古尼拉开始烦躁,“这棵断掉的树我们已经看到三次了,你不会是在带我们兜圈子吧?”

 

“不是这样的,古尼拉首领,我们很可能是中了那个很厉害的牧师的幻术。”库鲁鲁族群的叛徒说道,“虽然它对我的心灵控制解除了,但我们很可能集体中了他别的法术,所以,不是在兜兜转转,就是已经走到了偏离山穴的方向。”

 

“说点有用的,现在怎么办!”

 

“只可能,放弃攻击比较好……话说,为什么刚才两位首领要分散搜索?”

 

它们这才觉得十分不对劲,为什么啊……分散成两支队伍,一个首领自带族群也就罢了,竟然还分成了四组?在库鲁鲁的山里不是明摆着会被偷袭吗?两位自诩睿智的三头奇美拉竟然还没考虑到这个?

 

叛徒顿时回忆起今日被操纵的恐怖:

“糟了……我们是不是,不知不觉中受到了那个躲藏在暗处的阴损牧师的控制?是的!一定是!它在这黑暗里看着我们静静地犯蠢、发疯!”

 

桀库的懦弱迎来了古尼拉抬手狠狠一爪的教训:“就你这副怂样还想在我的族群里求亲?连个路都带不好!现在没有谁能走出这棵树的标记了!”

 

卡尔利兹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吊着双腿,静静地看着被困于幻术范围的一支奇美拉。它只要拖住这支队伍,库鲁鲁带着它身边的精锐就能与数量不多的首领敦波尼决一死战,双方的差距不过2头眷属的数量,而它建议留在山穴里的,刚刚恢复生命不久的奈拉尼雅则早已在族群的法术厅开始了向黑暗女神祈祷仪式。

 

牧师在刚刚听到奈拉尼雅的名字时,很快便解析了它(她)名字的含义,“黑夜明珠”。不出所料,它(她)是黑暗女神海拉的一只宠物,海拉心情好赏自己的宠物到凡世来度假几天。奈拉尼雅在遇袭的时候还想着是不是主人思念自己提前收紧了假期,结果却得到主人说“并非如此”的答案,于是,作为奇美拉命不该绝的它被神秘的牧师扯回了现世。

 

奈拉尼雅的祈祷将大大增加库鲁鲁和眷属们在黑夜之中的战斗力,直到太阳升起,黑夜散去。尽管库鲁鲁的眷属们比敌对者少,但这并不妨碍英勇的首领率领凶猛的眷属们为自己的配偶完成复仇。

 

与库鲁鲁一支遭遇的三头奇美拉首领在自身和眷属渐渐落於下风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平日里和自己实力不相上下的库鲁鲁得到了某种支持,使得它在力量和法术上都胜过了自己,在咽气之前,它从残存着牙齿的狮头中吐出最后一句咒骂:“不过是个……有老婆撑腰的……软脚虾……”

 

“哼,能得到它(她)的芳心是我的本事,咽气吧,混蛋,看看冥界收不收你这条可怜的小狗。”库鲁鲁最后蓄力往那颗还在吐气的脑袋上狠狠拍了一爪,让敌人彻底没了声息。随后,它大声向眷属们宣言,等今夜的战斗完结,明日,它就要将这个混蛋的尸体钉在各个族群们公用的饮水湖边,以示自身族群的重大胜利。

 

话说回来,那样的话,也不会再有多少其他族群的奇美拉敢来那片湖的湖边喝水了。

 

只剩下了一支的敌人在幻术的困惑下前进后退皆不得。

卡尔利兹并未等待后辈们和库鲁鲁那一支眷属的到来,而是从自己的魔法口袋储物空间中取出了一架小型竖琴。优美的音色是这些粗鲁的魔兽从未听过的,当然引起了它们的警觉。

 

“封闭听觉!”古尼拉对眷属们吼道,它们用一个普通的魔法就能做到。

 

可是,竖琴的琴音依旧在脑海中响起,好似海妖塞壬的歌声一样,通过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浸入了肌肉、内脏与大脑。

 

“我的……?”古尼拉感觉到肢体的一部分在擅自动弹,三个脑袋往一处发号施令都没有用。那种感觉,就像是灵魂成为了一个客体,而身躯被不知名的存在完全占据,霎时间,恐惧笼罩了所有的心智。“啊啊啊啊——停下来!!”

 

眷属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又被首领命令封闭听觉,只见首领突然发疯了似的像它们挥动了爪子,但是野兽躲避危险的本能还在它们的身体里,包括桀库在内,立刻躲闪或者后跳,可是——只躲开了第一下,随着竖琴的音调一转,它们赫然发现,自己竟然也挥动了爪子,张开血盆大口,迎着根本性的实力之差,向不知怎的突然发疯的古尼拉扑了过去。

 

一头,两头,三头……直到眷属们将首领全部淹没。身躯被嗜血的冲动完全主宰,它们撕咬,它们啃食,它们用尽全力致昔日尊敬的首领于惨死之境地。

 

卡尔利兹已经很久没有使用“惑乱竖琴”了,那是它用海妖塞壬一族的声带作为琴弦原料,拜托议会的一位卓越琴师制作的,再加之自己的幻术附魔加持,竖琴的音色非常妖异,不入耳,直接入脑,但凡接触到音色的人立刻就会在大脑中传达出错误的信号,令肢体做出与意志完全相悖的动作,被音符入侵大脑的生命体最后只能清醒地看着自己的肢体在胡乱发疯,甚至精疲力竭地死去。

 

因为是危险的范围道具,所以它才避开友军独自将敌对奇美拉用幻术困在一处,然后再用竖琴令它们清醒着互相残杀。牧师在黑夜中目不转睛地观察它们,就像是奴隶主在角斗场里观看一场淘汰赛而已。

 

最后留下来的居然是那个有两把刷子的叛徒,这让心控大师啧啧了两声表达严重不满,随即在指尖拨弄了又一段音色诡异的曲子。叛徒在喘息着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后,猛地意识到,让自己活下来的结果并不会是黑暗女神给予了仁慈的宽恕。随即,四肢不听使唤地开始奔跑,朝着记忆中族群的山穴门口飞奔而去,它有种预感,首领库鲁鲁应该在那里等待已久。

 

一路上,它都在用仅剩的,属于自己的意识思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命运如此恐怖,那个诡异而强大的牧师到底是何方妖孽。不过答案已经没有意义了,狂怒的首领库鲁鲁最终用两个巨大的爪子将它的两个头摁在地上,直到大家清楚地听到头骨开裂的声音,看着它的脑浆和鲜血红白混合着流了一地。

 

清晨的霞光终于推走了黑夜的轮值。

幻境解除,库鲁鲁族群的山穴洞口重新出现在了阳光之下。族群叛徒的尸体被叉在三根束起来的木架上,放在山穴入口出不远的山坡下,警示着所有的眷属。首领郑重宣布,族群史上第一个叛徒的尸体将成为永久的警示碑,不怕死的,尽管来挑战我!

 

首领的气魄令它的宣言响彻这片森林,震得冒险者们耳朵、脑袋嗡嗡作响。

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打扫战场环节了。

 

雨后的太阳总是特别的晒,况且本来就是八月的时令,凌晨被杀的奇美拉们的尸体开始微妙地趋向腐烂,加之血腥味弥漫,还引来了其他的野兽想要分一杯羹,在首领库鲁鲁的的怒吼下,什么狼虫虎豹都赶紧退了开。

 

卡尔利兹对大家说这可不行,回公会交任务可得弄新鲜的呢。

按照先前说好的,再稍微协调一下,冒险者们一行得到了十三头的奇美拉尸体,库鲁鲁也没再计较要不要从这分出去的尸体里再留一点边角料。十三头奇美拉的尸体里包括了三头奇美拉古尼拉的尸体,那是卡尔利兹独自狩猎到的战利品。

 

“这应该是维拉克鲁斯历史上第一次狩猎到奇美拉首领的尸体!”而且冒险者队伍的规模是史上最小,仅有五人,重点是其他四个还是做做打杂就行。钥匙先生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凄惨的巨大肉块,它几乎快要被撕碎了,但又在要被解体的瞬间微妙地保留了全尸。“您真是太了不起了,阁下……这份功绩前无古人啊!”

 

卡尔利兹只是矜持地笑了笑,这些魔兽值得它认真对付,但也只是中等程度的认真而已。它施放了一个修复尸体的法术,为的是将这些东西弄回去的时候不会首先让大家恶心得就地呕吐,必须将这些尸体勉强修复到一个不是肠子心肺胃肝脾摊了一地的惨状,被凯鲁克亚砍掉的头颅截面也要稍微收拾一下,以至于……不是特别恶心。

 

从前在战场上,它和旧友,同为英杰的玛瑟伽就是专门给同族们的遗体收拾善后的,做这些事情得心应手。

 

临别前,库鲁鲁和奈拉尼雅,带着自己的族群眷属向卡尔利兹一行俯身膜拜:“虽然不知道您从哪里来,但遇到您无疑是我们一族的幸运,如果说拯救奈拉尼雅是一笔交易,那么协助我们消灭敌对族群则是莫大的恩惠了。”

 

“不必特别道谢,非要感恩的话,记得这次是世界之树-凯希亚尊上的恩惠即可。”

 

“我们必当谨记,随后会寻找德鲁伊献上我们的感恩祭礼。”奈拉尼雅从牧师的话语间很快知晓了对方的真实面目,便不再疑惑对方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拜别库鲁鲁一族之后,连同聚集起来的奇美拉的尸体堆,回程卷轴在启动之前先向回程锚点所在的战士公会演武场发出了提示广播。

 

会长卢提拉斯现在听到离场提示就心慌慌,一般非大型猎物或猎物堆,毋须挤占其他人活动场地的话,便不会有这样急促的清场宣言。心慌有屁用,还不得赶紧从办公室跑出去看看领受了十三试炼的王牌战士小队今天又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一天一个任务,或者说两三天一个S级任务,很了不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可是会严重打击其他会员的士气的。别说,还有一部分人最近几天都没领什么远处的任务,徘徊在圣都,似乎是随时准备飞毛腿赶到公会演武场看热闹。瞧瞧,一听清场警报响了,方圆半里地的人都开始呼啦啦地往战士公会的大门、大厅和演武场疯狂涌入。

 

野兽、魔兽的尸体会带来血腥味,战士公会的会员们习以为常,当大家看到十三头奇美拉——里面甚至有特殊品种-三个头的奇美拉时,纷纷倒抽两口凉气,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有的人甚至吓得手脚冰凉,大呼“这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给我两巴掌谢谢”、“我的五感一定是受到了蛊惑”、“他们在作弊吧”、“幻术,一定是幻术”,等等。

 

站在那堆尸山跟前的是五个身影,除了原本四个之外还有白金铭牌的康斯坦丁,有的人知道他是自告奋勇跟着去了,有的人不知道,但是从他精钢制盔甲上干枯的飞溅血迹来说,很显然他也参加了对这些魔兽的讨伐,并神奇地活下来了。

 

跟他相熟的会员们纷纷涌上前去,毕竟凯鲁克亚气场过于强大他们不敢随意接近:

“钥匙,你去跟着杀奇美拉了?我的天,你是怎么四肢俱全地活下来的!”

“这可不是捡漏会有的模样,你这一身的血迹让我以为你受了重伤呢!”

 

“没有没有,我只是受到雇佣,负责护卫慕纳女士。”他必须撇清关系,“感谢慕纳女士高超的治疗术,还有我的幸运,以及战女神的庇护吧。”

 

“喂喂,这么多的尸体,你们是遭遇了族群伏击吗?”

 

“准确说,是参与了族群群殴,三大族群的斗争……说来话长,如果你们愿意请我一顿饭我就说说看,嘿嘿~”话音刚落,愿意请他吃饭的人顿时排了一打的队伍。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可真好,他很高兴地想。不过,现在还有些事还没完结,于是拨开围住自己的人,几步走到会长与凯鲁克亚附近,希望会长别因为自己的原因刁难这位杰出的战士。

 

“你们还真的搞到了奇美拉的完整胚胎……居然已经比较完整,应该是过不久就会出生的,一个是双头,一个是……三头!帝国博物馆那边肯定会大吃一惊的,从未有人得到过三头奇美拉的胚胎!以前的藏品也没有如此成熟的双头胚胎!”卢提拉斯做了七年的公会会长,照理说也是见过大风大浪,但是他心里清楚就算让公会最高铭牌的战士单独对战双头奇美拉都要全力以赴甚至必须依靠些许战争女神赐福才行,为什么这四加一的队伍之于身后这些尸体堆而言,就像菜市场卖肉一样容易?

 

“两个奇美拉的胚胎,从任务目标上而言,我们已经完成了,请公会验货,报告今天之内会提交,可以吗,会长?”

 

“可以……这些奇美拉的尸体你们打算卖掉吗?”金山,绝对是金山,花一笔不是很贵的费用做仔细的解体和清洗,分解之后的各个部分都能赚到不错的收入。

 

凯鲁克亚估算了一下,如果价格理想,赔偿首席枢机卿那座魔晶塔的费用应该是够了:“等完成战利品分配之后会考虑卖掉,稍后我会联系洛恩的姐姐,接洽拍卖行的人来估价。在完成这些工作前,希望会长能帮我们短暂维持一下演武场的秩序,我们最终会留下一头来给大家做展览用。”

 

“好的……眼下,你们真是做出什么事情都不会让我们觉得意外了。”会长忍不住想擦擦汗,从而思考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居于此位,黄金铭牌的会员做出了精钢级会员都难以做到的功绩,这得让黄金铭牌级别以上的会员们脸面往哪里搁才好。纵使自己再年轻十年,跟团也很难做到这样规模的狩猎成绩——他们是怪物吗。“看着你们身上的血迹,想必也是苦战了一场……”唯独英俊的牧师先生身上半点血迹都没有,很是突兀。“啊,先去休息吧,相信大家都很期待你们的报告书。”   

 

“在我的前辈写好报告书之前,大家可以去找他听故事解馋,我不擅长使用有趣的方式讲述过程。”凯鲁克亚指了指跟队的康斯坦丁,大家的目光纷纷尖锐且兴奋起来,投向他,渴望盒好奇的目光几乎足以生吞了他。虽然接受了这份殊荣,康斯坦丁心中还是没有过于飘飘然,他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惹恼了南国访客可不是简单能敷衍过去的。

 

实际上,康斯坦丁是接受的萨满的护卫请求,于是他只用回溯跟随慕纳·潮汐颂歌一起,与库鲁鲁的眷属合作打败敌对族群就足够了,这样的话,天黑之前他还可以讲完回家好好休息。于是他向慕纳女士和洛恩留言了自己的地址,恳请对方在出发前往马塔拉的时候一定别忘了叫上自己。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