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二十六)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二十六)

 

“胆挺肥的啊。”命令部下将失手的刺客拖到房间休息室外的小院子,领主布莉吉希塔拿了一把仪式时用的匕首,沿着娜迦的腰部割开,在审问目标忍耐惨叫的当口,用手从割裂的口子里面摸索,并将对方的胆囊单手硬生生地扯了出来,在手上把玩,篝火将女领主残忍冷笑的面孔映照得光暗分明,鲜血和胆汁从她的指缝里淌出来,流了一地,最后,她将这块胆丢到了一旁侍从端好的盘子里,总是有用的。“敢溜进来在我的地盘撒野。”

 

领主身边的侍从和士兵们手握武器严阵以待,只要女主人一声令下,绝对把眼前这个笨拙的刺客戳成马蜂窝。

 

“……就没人教你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时,手段高明一点吗?”女领主从侍从端着的另一个盘子里捻了一小撮辣椒粉,洒在伤口上,顿时,俘虏再也忍不住,惨叫声回荡在这个小院子里,被所有的人冷漠围观。“刺杀维拉克鲁斯帝国来的冒险者……是谁派你来的?”

 

“我……不会说的……”

 

“我找个牧师来迟早会知道的。但在去找的时间里,这意味着你会受到更多的折磨,到时候就不止是你的胆囊,你的鳍、尾骨——在海中畅游的工具,都会随着我耐心的流逝而一点点的,从你身上,剥离。”

 

此时,慕纳女士掀开休息室的帘子走了出来。

“我能猜到一些,您想听吗,领主阁下?”

 

“当然,慕纳女士。”

 

牛头人的大蹄子一脚踩在原本就被踢折的肋骨上,顺带又碾了几下。

“鲁莽的高阶海巫桑缇希娜突袭柿饼岛几乎全军覆没,这件事想必在深海元老院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件事我稍后再给您解释。大概是深海元老院,或者大海巫的四席顾问提格瑞纳斯抹不下这份脸面,派人在地上打听了我们的行踪,于是想在赞布鲁这边阴我们一记。”说着,慕纳女士的目光回到脚下踩着的倒霉蛋身上,“这些潜伏在面包蟹岛附近的伪装者终于找到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队伍里最厉害的牧师倒了,绞肉机一样的战士出门了,哦,天赐良机,加官进爵的好日子到啦。只要得手,说不定你也能捞个高级将领当当,或者混入深海元老院的一席,刺杀该目标的荣耀都足够你吹一辈子了,是吗。”

 

“……是又怎样!该死的螳螂妖!”

 

“呵,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可以随便料理的一坨牛肉?如果深海元老院的消息足够灵通,好歹也打听下我是什么人吧?”

 

“你不过是个……开餐厅的厨子……”

 

慕纳女士当场爆笑,笑了接近半分钟才停下来,然后在魔法口袋里摸出一张做工精致的小金属片来戳了戳娜迦的脸:“话没说错,没说错,我真的是个厨子,维拉克鲁斯烹饪协会高级会员,美食节评委之一。来,这是我的会员证。的确,只要不住店,我就是负责全队伙食的厨·子~~”

 

布莉吉希塔这会觉得当前场面让她又好气又好笑。

有娜迦溜进自己的待客宾馆行刺实在过份,有损自己的颜面,可这个刺客某种程度上还……挺幽默的?!

 

“可惜你回不去海里了,不然的话,兴许还能带个口信给深海元老院,下次线人报信的时候要打听清楚,目标人物在该公会是个什么等级的存在。免得送死的手下觉得自己死得太冤。”慕纳女士松开了她的大脚,对领主阁下说,这混蛋就交给你们按程序处置了,希望接下来的时间内能加强安保。既然这头娜迦都挑明了,我也不瞒您,那位牧师大人可是凯希亚皇国的贵重人物,出了岔子我们谁都担待不起。

“哎呀呀……很难得这里会来访南国的贵客,您这么一说,我真的觉得这样的招待是有些怠慢了。请放心,我立刻派人来加强安保,您有任何需要,请吩咐这里的人便是。”领主转头和管家吩咐了几句,管家立刻去安排了。接着大手一挥,让士兵将这头娜迦拖下去先治伤,并严加看管,来日公开审判并处刑。“我明日会上书陛下,这件事我定会给维拉克鲁斯一个满意的答复。”

 

与此同时——

 

在约定的波波提岛正南方向一百米处的礁石上,从四个方向侦查的冒险者们都回到了约定的地点。

 

“都回来了,怎样?”凯鲁克亚询问他们。

 

“那个白色的会发光的危险物体在岛的中央偏西的位置。”维克多说。

 

“凯鲁,千万小心,这个岛上有让我还想吐的东西……”洛恩蹲下来缩成一团,“跟当初在冬青山发现的那个树苗时一样的感觉……”

 

“那你现在感觉怎样?!”英杰连忙双手端住搭档,问他有没有哪里不好。

 

“不劳挂心,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吐过了。”洛恩缓慢地拨开它的手,示意不用过于担心,“能让我觉得恶心,让你的前辈和慕纳女士受伤,这个岛……不能留了。”

 

向导塔布递给了猎人一个椰子,喝点甜的缓缓胃。

“我们也知道这个岛不能留了,可是……有什么办法能尽量减少一些被掳走的人的伤亡吗?”

 

精于自然平衡之道的猎人都会说出这样狠绝的话,玫瑰骑士抿紧嘴唇,心中知晓事态有多严重。

 

“谢谢你的椰子,我好点了……我的想法是,用最俗的手段,火攻吧。”连灌了几大口,洛恩擦了一把嘴,“维克多你想办法在岛屿的西面,面向面包蟹本岛的海边放置可以作为救生用的浮板,然后我们从岛屿的东面、北面、南面开始点火,燃料必须用油,凯鲁你操纵风向,从东往西吹,将岛上的俘虏或者人质尽量往西面逼退,它们用木头搭的棚屋非常容易着火。岩洞通常都是塞壬们才居住,因此岩洞里几乎没有巨魔活动,一旦浓烟袭来,往海里跑总归好过在洞里被熏死。等它们都开始逃生,而海妖四散之后,你从高空投掷你的重火力武器。”

 

凯希亚英杰心里有数,也很高兴搭档的想法与之非常契合。

“不错,与我的想法差不多。优先干掉岛屿上的危险目标,剩下的我们才有精力和余裕去干掉塞壬。当然,切记我们现在等同于没有治疗者,耽于杀敌也会让自己遇险,你们见机行事……洛恩你就别勉强了。”

 

“我连勉强都没有本钱,此行恕我摸鱼了。”

 

凯鲁克亚忽然想起手上戴着前辈的印戒……前辈是预感到了这里会有与冬青山一样的状况,所以才给了自己印戒作为保障吗?不,应该不是……还没登岛,是不知道的吧……

 

维克多摸到岛屿西边,面向本岛的方向放下了许多魔化荷叶浮板(这本来是用在节日娱乐游戏中的道具),然后,往岛屿的上空发射了三颗漂亮的烟花。

 

岛上的塞壬与人质们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烟花,纷纷从棚屋和岩洞里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接着,烟花再度升起,炸开,持续了一阵,直到整个岛的活物都被吵了起来,离开了居所。

 

这时,凯鲁克亚在距岛屿五百米的空中,开始投掷它从领主那里讨来的各种油料,一桶一桶地往岛上扔,没过一会,油料从岛屿中央的高坡上开始往岛屿的各个方向沿着地形顺势而下,接着,它手握琥珀之刃·轰毅,命令一道闪电劈开漆黑的夜空,朝着波波提岛的东边直直坠下。

 

轰!!!

烈焰从岛屿东面迅速引燃更多的油料,短短几分钟之内,整个岛屿陷入了火海。在凯希亚英杰的操纵下,东风劲头十足地吹着,塞壬们纷纷从洞穴里逃出来,人质们更是恐慌地朝相反的方向没命奔逃,看来理性虽然被控制了,但求生的本能还在。

 

塞壬们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被袭击,可如果人质逃了,那便意味着自己会受到毫不留情的毁灭打击,于是,她们开始齐唱,阻止巨魔们用玫瑰骑士留下的荷叶浮板划水划回面包蟹本岛去。齐唱的威力之大,蛊惑力之强,甚至让人质们放下浮板,试图寻找盛水的容易,折身回去灭火。

 

“这可怎么办……”玫瑰骑士在不远处看着,咬牙切齿,一时间努力在脑海里思索还有没有别的更好的方法。

 

“阁下!阁下!有扩音器类的魔法道具吗?”康斯坦丁焦急地拉扯维克多,意思是赶紧把你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节日娱乐道具拿出来用啊。

 

“喔!我知道你的想法了!”冒险者们的想法得到了完美的接续,维克多赶紧在魔法口袋里翻出几副隔音完美的耳塞,然后找到一个功率完美的大号扩音器,“来,戴上!塔布,跟我们走,发挥你歌唱实力的时候到了!”

 

虽然有一点不明白,向导巨魔还是被俩人架着来到了岛上居民聚集的地方,隐身术有一定被发现的危险,但最优先的,还是想办法破解塞壬们齐唱对人质们的控制。维克多将扩音器塞到塔布手里,示意他大声唱,放声唱,人生快意在此一搏!今后你也不会有今日这么多的听众了!愿你的歌声让塞壬都俯首称臣,羞愧到原地自尽!

 

向导也没客气,灌了一口椰子酒,气运丹田,热情满溢地开始放声歌唱他的得意金曲《椰子与椰子蟹》。歌声甚至传到了面包蟹岛本岛那边,领主布莉吉希塔和她的属下们目瞪口呆地望着熊熊燃烧的岛屿,再结合塔布那“动人”的歌声,半晌,女领主无可奈何地对身边的人说:若我们明早去收尸,得准备多少卷裹尸布?

 

管家反应快,说我这就去筹备,一溜小跑跑远了,留下一波人感慨冒险者们真残忍啊,波波提岛也有水深火热宛如地狱的一天。

 

大部分人质耳膜破裂,被声波震得晕厥过去,而塞壬们则惊慌地抱头乱窜,在夜空中飞向外海以逃离这可怕的声波地域,有些弱小一点的,还没飞出多远,就偏偏倒倒地坠向海面。

 

就连对音波武器十分擅长的螳螂妖——凯鲁克亚在数百米的高空都觉得,不开护盾,不戴上隔音措施,自己有很大概率会被击坠。果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圣树尊上就是让自己出来开开眼界的……慕纳女士的主意虽然馊了点,但正中靶心。

 

随即,它让维克多向本岛发出信号烟花,让领主带人过来先把人质接走。

卡斯泰尔家的魔法烟花道具可以让发射者定义烟花的字样,甚至可以进行几大主流语言之间的转换,维克多将“快来接人”的短句输入肩扛式烟花榴弹发射器后,向本岛发射,随即,在本岛已经难以入眠的领主和她的手下们终于得到了一个还算是好的消息,巨魔们立刻赶到海边,驱动船只,前往波波提岛。

 

出于对目前有利局面的保障,凯鲁克亚先从空中降下,确保队友都在前辈的印戒守护范围之内,这样,它们抵御了剩余妄图反抗的塞壬们声嘶力竭的歌唱,一路杀上岛屿的半山腰,那个会发出白光的设施面前。

 

那是一处类似祭台一样的设施,祭台边上还有巨魔的尸体、断肢,以及其他什么海洋生物譬如鲨鱼的遗骸,血腥味弥漫不散。凯鲁克亚操纵风墙将火焰隔断在数米的范围内,扑面而来的高温仍然威胁着四人,维克多将家中的冰霜魔杖——霜寒女妖之泣拿了出来,动用自己的魔力,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高温对他们的炙烤,效果自然因为某些原因而打了折扣。

 

祭台上有一面很大很大的水晶做的——镜子?

白水晶造型的镜子,对,不是完全透明的那种水晶所构成,他们越发接近,越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幸好,没有到增加重力或者压得灵魂喘不过气的程度。

 

“我感受到了……似乎有种怨恨的气息……”维克多皱眉说道,“不用多说,凯鲁克亚,干掉它。也许这东西就是造成魔网盲点的真凶……摧毁它,先祖一定会高兴的。”

 

“为了前辈的伤,这东西也不能留。足够了,维克多,你们想办法准备脱离,我很快就布置完爆炸装置。但是我要守着这个东西起爆,你们告诉领主那边,接了人就快往回撤,到时候海啸可不在我的负责范围内。”

 

“了解!剩下看你的了。洛恩,你们拿上滑翔伞,我们往海边移动!”维克多分发了夏日祭专用的悬崖滑翔跳水娱乐项目的滑翔伞,现在利用热气流和风向恰当的风,它们可以飞很远。

 

目送同伴们滑远,凯鲁克亚这才将自己的重火力爆炸型兵器库存的二分之一搬了出来,预计足够有炸沉这座岛的份量,沉不沉无所谓,至少要确保这个惹人憎恨的魔镜必须粉身碎骨。

 

十分钟后,一直在空中监控魔镜和炸药的凯鲁克亚目睹赞布鲁的船只拖着他们的人开始往回划,离开岛屿大概已有五百米,而自己对风墙维持的时效濒临极限,果断按下了起爆开关。

 

轰隆!!

 

这个夜晚让面包蟹岛本岛的人们终生难忘。

如果不是潮汐颂歌女士倾尽全力让浪潮对海滨城市的正面冲击发生了改道和偏斜,说不定三米高的巨浪就要冲刷一轮领主大人的滨海领地了。也正巧,这巨浪将它们接应人质的大船快速地冲回了本岛,只是这一下子被抛到半空再落下来的感觉的确非常地……痛,和难受。

 

“当真要炸沉波波提岛啊?!”布莉吉希塔亲自去接那些迷途的同胞回家,这剧烈的颠簸让她有些后悔夜晚的加餐。并吐槽这些冒险者哪里搞来的当量可观的炸药,如果不是为了给赞布鲁解决当前困扰,这手段冷酷程度,绝对是恐怖份子级别的啊?“多大仇?!”

 

管家赶紧接了她的话:“女主人,您就当是一劳永逸的代价吧。这样的话,波波提岛变成支离破碎的礁石,也好过让塞壬们再度聚集起来,筑巢为患。岛上危险的东西最好是碎成粉尘,这样的话,当我们并报陛下以及守护洛阿们的时候,总是一桩好听的消息。”

 

黄金鹿纪年第35年,9月8日清晨——

太阳从东方的海平线上升起,晨光照亮了支离破碎的波波提岛——嗯,看起来更像是炸塌了岛屿上突出的部分,并将岛屿从中间炸裂成了两半——海水灌入了被炸开的大坑,因此视觉上“分为了两半”。

 

凯鲁克亚走在被烧焦的房屋灰烬废墟间,一如它走过的所有残酷战场,回忆与现实的交织令它有些许舒适感涌上心头,废墟中还有不少被烧焦的塞壬的尸体,一时间,废墟余烬中飘起的袅袅黑烟甚至传来烧烤的微微香气,好像,有点饿了。

 

复眼视觉没有放过视域所及的每一个角落,终于,它在一些废墟以及岩石的缝隙里找到了一些被炸碎的、构成魔镜的诡异白水晶。它逐一进行了收集,存进了一个玻璃罐内,今后要带回故乡,交给初代大人进行研究。

 

“……希望能避免下次的状况。岛上应该没有活口了……虫群是这么说的。”凯鲁克亚在搜寻水晶的时候也放出了虫使,只有岛上没有塞壬的活口,它对于这个任务才算是彻底放心。岛上没什么值得搜寻的东西了,辛勤的虫使们已经将所见的讯息都报告给了它,英杰扇动翅膀,朝本岛回程。

 

“哎呀,终于走了。”确认凯希亚英杰已经飞出一百米后,岛屿的废墟里才钻出些许人影,其中一个是哈维·特里斯坦,“在那些赞布鲁的土著们敢于登上这座废墟岛前,我们还是先搜搜有价值的东西吧,殿下。”

 

依然笼罩在面具中的安德烈嗯了一声:“大家在搜索的时候都注意一下,最优先的是凯希亚英杰所搜寻的白水晶碎片,找到多少都要,我要提交给君主,确认这到底是什么物体。”

 

小王子实在太好奇了。

虽然他听到卡尔利兹被击坠的时候心中大呼“不可能,那么厉害的英杰怎么会……”,表面上还是压抑住了惊诧的情绪,这意味着岛上有着极为厉害的东西,或者敌人,二话不说,本来后脚跟随冒险者抵达赞布鲁,刚到大使馆准备稍事休息的他,带着卫队中隶属自己的小队,直奔波波提岛外海。在心底,有种想法是先去探望遇袭的那位英杰,疑惑为什么已经厉害到超乎想象的卡尔利兹会不明不白地在这里栽了跟头,而同行的后辈英杰却毫发无损。

 

另外一重好奇也占据了半壁江山。

那么厉害的存在,自诩高贵的长生种,它们虚弱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模样?

真想去看看……

 

“殿下,我们需要去探望受伤的冒险者吗?”哈维一边在地上捡碎片,一边问自己的上司。

 

“谨记我们的立场,我们是监督者,先做好自己的事情。”可是,脱口而出的却是这样冠冕堂皇的话语。感恩于君主的教育,喜怒不形于色似乎已经完美地融入了潜意识,它能挽救自己过于明显的心理倾向,而让言语和行动更加符合于一位影华卫队副队长的身份。“让冒险者们自己放手去做,我们在后面捡捡漏就行,多余的事情尽量避免。”

 

“报告!”这时,黑暗精灵法师塞瑞娜拿着一个指南针模样的仪器匆匆跑来。

 

“说。”

 

“君主交给我们的仪器显示,这座岛上,似乎曾经有奈罗图斯能量残留过的痕迹!”自从经过小猎人的提醒,这位法师在行事时小心了许多,似乎这一次也从中受益。

 

“什么!!”虽然对这种说法应该不再奇怪了,冬青山也好,马塔拉的那些小岛也好,可是……“难道卡尔利兹是被岛上残留的这东西击坠的?!”

 

部下可没法回答。

 

“标记所有检测出能量的区域!”安德烈高声命令他的队员们,“优先做好自己的防护!不要轻易触碰!我立刻回程禀报君主!”

 

直到安德烈的身影消失在传送门后,哈维才伸了个懒腰,吐槽到:

“……心口不一是人类一贯的矜持表现吗……”

 

塞瑞娜算是哈维的直属下属,当她闻言好奇地将目光投向上司的时候,哈维却打哈哈敷衍过去:“没什么啦,别看我,继续去找碎片吧。”

 

也许是潮汐萨满的预知,或者视界术,抑或是猎人的鹰眼术,当凯鲁克亚重新踏上面包蟹岛的沙滩时,洛恩已经在它的视域里向它挥手示意了:“欢迎回来,大英雄!”

 

“……希望你不是在反讽。”

 

“是领主阁下希望大家这么称呼你的,她说你胆略无双呢。”虽然她这么说的时候好像有种难以言喻的……苦笑?

 

“这个之后再慢慢回味,对了,前辈它醒了吗?”

 

“慕纳女士说,还差一些,残念,它没能醒着看到你凯旋归来。”

 

怀着沉甸甸的心情,凯鲁克亚穿过冒险者们休息室的客厅,坐在那里喝早茶的维克多和康斯坦丁向他到了早安,并招呼它待会过来吃早茶。英杰稍微点头致意表示应答后,还是快步走进了休息室的里间,在铺垫了凉席的地板上坐下来,洛恩顺手拎了一个软垫推到它屁股下面。

 

刚准备开口询问慕纳女士具体的情况,萨满似乎知道它心中所想,抢先开口:“哦,你终于回来啦,正等你了。你想问它为什么还没醒?自然差点必要的要素,因为现在我们的声音可能还无法传达到它的灵魂,所以需要你将它的印戒交回。如果能读取印戒中你完成任务的情况,它应该……就能醒来了。”

 

“呼……但愿如此。”

 

“对,但愿如此。”还没等凯鲁克亚松口气松完,慕纳女士盯着伤患不远处的一樽燃烧着薰香的小器皿,“这就意味着,比我们想象的……不那么顺利。”

 

“什么意思?!”

 

“唤魂香燃烧的速度意味着灵魂迷失者正在重组失控的灵魂和意识的速度,唤魂香燃尽的时候只有两个结果,醒来,或者永眠。我的预感告诉我它是会醒来的,然而我认为你的凯旋归来是一个要素,可还差点什么。我觉得,它还在介意着,或者期待着某个消息。啧,先履行你的责任,将它的印戒归还吧。”

 

凯鲁克亚小心地将前辈那里借来的印戒从自己的手上摘下,又恭敬地归还到它的手上:“前辈,我完成任务了,波波提岛已经被夷平,伤害你的镜子也碎裂了,我从岛上收集了一些碎片。”说到这,英杰不自觉地就将手往自己的魔法口袋里掏,惊得萨满差点扑过去摁住它似乎有点小欠揍的爪子。

 

“别掏出来了,拜托。”慕纳女士的眼眶里快装满哀求,比划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你是想你的前辈长眠不醒,还是要我在这里跟着躺一躺?”

 

“啊……对不起……”险些忘了这一茬,过去与同僚交换展示战利品的习惯还在忠实地被身体执行,凯鲁克亚责怪了自己的冒失,赶紧抽回了手,向萨满女士道歉。

 

“快看……”慕纳女士让它和洛恩看向唤魂香,“终于有进度了……你带回来的是它需要的消息,已经被正在重组的意识读取了。”

 

“那还需要什么,前辈才能醒来?”

 

“那取决于它的意识里希望知道什么……可我不是牧师,不能使用读心术。哎,难得的大胜利,却不能……对不住,凯鲁克亚,我是夸口夸大了,没想到事态会这么严重……难道那白色光芒的冲击,实力越强的人反而会受伤越重吗?”

 

“没关系,我能等……”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只要一撇门帘外玫瑰骑士的身影,英杰的内心又焦躁起来,它知道自己,可能有些等不起。还剩两个任务,撇开其中一个直接剿灭任务看起来比较好完成之外,另外一个是与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一样的悬案,而时限已经无多。

 

“我是不是形容得太严重让你担忧了……不要那么犯愁,水卜的迹象不坏,应该……有什么救星一样希望突然而至吧。”

 

“但愿如您所说。”

 

洛恩在一边也没法安慰它,明明凯旋归来,但屋子里的气氛似乎一点都不让人高兴。反而有种未来难以预期的失落感。

 

忽然,院子里好像稍微变得嘈杂了一点,然后,又很快安静。

冒险者们没当回事,自然也就没出去。能让娜迦都混进来的地方,稍微嘈杂一点也正常,也许领主又从哪里派了人手将这个小院子里三圈外三圈地保护起来。

 

“请这边,”布莉吉希塔的声音从客厅的门帘外面传来,听起来似乎挺恭敬,接着,领主本人从门帘外钻进来,似乎给更尊贵的人掀起了帘子。“小心脚下台阶。”

 

康斯坦丁本来还在一边吃零食一边与维克多继续打牌,听架势好像来了贵人,于是刚刚对玫瑰骑士说,莫不是赞布鲁的国王陛下听说冒险者凯旋了于是来接见我们,那他还来得真快。维克多左手还没放下牌,右手刚刚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柠檬芒果汁,下一秒,却因为来者的面孔而一口全喷了出来,贼不巧的是,钥匙先生来不及拿起自己的盾,被糊了一脸。

 

银色刘海,淡金色的瞳孔,略微冷淡且时常挂着傲慢的面容,无论何时都是漆黑的朝服,脖子上挂着项链,项链的坠子是银色的祭坛恶魔纹章。不消说,第一眼自然是注意到在客厅打牌消遣时间的两人。

 

“……身为帝国优秀代表的骑士,维克多·卡斯泰尔,你这样子算是丢脸丢到国外了吗。”

 

……首席枢机卿???!!!!

她怎么来了!!!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