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二十五)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二十五)

 

黄金鹿纪年第35年  9月7日下午6时——

 

洛恩在自己的笔记本里记下一条要素:巨魔们煮的饭比起慕纳女士煮的真是差太远了。

 

是的,为了赶时间,当天上午举行完献祭祭品给战女神的仪式,下午就领着阿昆德拉亲王,包括看热闹的国王一家子,移驾塔尔·维拉的海边取货以及看热闹,在提前吃了晚饭之后,便借由迪妮莎女士的传送门,来到了巨魔王国赞布鲁的布达曼城,找当地的管理者领主布莉吉希塔讨论解决波波提岛上盘踞的塞壬海妖事宜。

 

巨魔王国赞布鲁位于维拉克鲁斯帝国的东北角上,由三块岛屿环绕一个中心大岛构成的海岛国家,气温是典型的温带海洋气候,比帝国东都艾文莱斯特气温凉了不少,但是比起西边巨龙居住的冰雪北国又要暖和得多。

 

在这里生存的居民是各个氏族的巨魔,他们高大且具有形状各异的独特獠牙,社会习俗在文明开化的过程中仍有传统和血腥的一面,好在跟帝国并没有什么冲突,双边关系正常,贸易关系正常,是维拉克鲁斯帝国许多草药、野兽制品、昆虫制品等炼金材料的主要来源地,另外也产出砂金,渔业和造船业是当地的主要行业。

 

维拉克鲁斯帝国在赞布鲁有大使馆,除了沟通双边关系,保护在赞布鲁居留和经商的本国人之外,还有个作用就是承接来自赞布鲁王国的一些日常委托,一般来说是难度级别A级以上的任务,当地居民和冒险者难以完成的。

 

比如这次的任务就是,盘踞波波提岛的海妖-塞壬,据赞布鲁海事部门的统计观测数量已经到达了500只以上,逼近波波提岛承载量的极限。而波波提岛距离赞布鲁三大环形岛之一——位于东南向的面包蟹岛(因为这里盛产面包蟹而得名)只有区区2海里,划个独木舟都能划过去的程度。

 

本岛这边面向波波提岛是有设置哨所专门监视这些海妖的,毕竟附近的港口和渔民总要出海作业,维持生计。可最近以来,失踪的水手和渔民越来越多,甚至哨所都遭到了海妖们成群结队的袭击。

 

塞壬们不仅掳走水手和渔民,将哨所的士兵也掳走,蛊惑他们为自己做事,一段时间下来,不仅塞壬自身数量在增加,波波提岛上的建筑也越来越具有一定的规模,俨然成了一座小要塞。这成为了赞布鲁的一件心头大患,按道理,国家是应该派军队去剿灭的,但塞壬的魅惑之歌只会使士兵被魅惑,就算不被魅惑,也会产生迷惑的幻觉,一不小心就下海喂鱼了。

 

“综上所述,我国想要组织力量摁平波波提岛,确实有很多难处——至少一点,我们不希望那些被掳走的人死掉啊,就算是能减少一些伤亡也好……所以希望有出色的冒险者能为我们提供有效的帮助。”

 

“领主布莉吉希塔女士,能给我们讲讲波波提岛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有的,令人非常烦躁的一点我必须给你们强调。”身形高挑的女领主喝了一口当地掺入猛兽血酿制的果酒后,咬牙切齿地对客人们谈到,“你们听说过‘魔网盲点’吗?”

 

其他人稍微迟疑了一下,卡斯泰尔家宗家的三子当即流露出苦涩的表情,点头应答:“知道。在北方大陆上,尽管我的先祖让大陆各处都能够接受魔网带来的魔力脉流的恩惠,但总有极少数地域很特殊,它们就像是白色纸张上的污点——在这个特殊的区域内,无法接收魔网来的能量,甚至连魔法使用效果都会打一定的折扣。”

 

“如果要登岛,那么我们的士兵必须依仗魔法的保护——法师们必须有持续稳定的魔力源才能持续施法,援护士兵,但那里不行,整个岛屿边缘延伸五百米的范围内没有魔网的触碰。在这个范围内想要登岛,并进行持续作战的话,没有魔力供应简直太噩梦了。海妖会持续歌唱,她们的歌声会直接穿过我们的皮肤和骨骼直达大脑,堵上耳朵毫无意义。你们知道吗,我曾经有一次随军亲自前往波波提岛,到达海妖的戒备范围之后,就能听见她们充满诱惑的歌声……咳,坦白地说句言词下流一点的话,她们的歌声简直能让两个雄性生物都做到当场交配!”

 

玫瑰骑士、小猎人和钥匙先生“噫”地瑟缩了一下,两位英杰则是皱起了眉(人类拟态下)。

 

“那种东西是很恐怖的了……我是来自望海崖的萨满,我们一族常年与海里的各种生物打交道。”这时,慕纳女士发话了,“我曾经结交过一位在海滨村落走访并修行中的塞壬,她告诉过我一个小秘密,海妖的歌声并非对每个智慧生命体都有用,有一种类型可以做到基本不受她们的歌声魅惑。”

 

“哦!说来看看!”巨魔领主听得耳朵一下子就竖起来了,杯子往桌上一磕,双目炯炯。

 

“你治下的子民中——有音痴吗?”

 

啊???

 

“这是何原理?”

 

“通常发音不准的人,对音调的理解也与常人有异,或许他们并不认为海妖的歌声是‘美’的。我们这些外乡来的冒险者需要至少一人作为登岛的向导,在救助可能还活着的本地人时也需要。”

 

“我立刻去安排,”说着布里吉希塔拍拍手,找来管家,“传我的命令下去,在驻防的队伍里给我找一些音痴出来筛选,要最音痴的那个。”

 

“如果能顺利找到这样的人,上岛的时候应该能成为我们的向导和助手。其他还有什么注意事项吗,领主阁下?”

 

“不留活口,如果有能力就带回几个蛋来我们研究研究,当然,就算是整个岛彻底夷平也没话说……哦对了,诸位男性上岛的时候请务必小心人身安全,波波提岛上的塞壬,可是跟鹰身女妖一个德性的。”

 

“哦……嗯……”维拉克鲁斯的冒险者一听“鹰身女妖”大概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估摸岛上的自然生态有点辣眼睛便是。这时,洛恩忽然想到一点,询问领主:“那么,你们有没有试过从空中袭击波波提岛呢?”

 

“当然,我可是从隔壁好友贡达拉尔家借过他的翼手龙空行大队的,连翼手龙的守护洛阿帕尼卡都亲自带队前往过。但是那天很不对劲,帕尼卡和它的子民在进入波波提岛方圆五百米的半径范围内后,受到了某种不可知的干扰,它的很多子民都摇晃着坠入海中,许多翼手龙骑手也掉了下去,我祈求海洋猛兽的守护洛阿格罗尔卡,它派出海豚群和鲨鱼群才将坠海的翼手龙和骑手们驮回本岛,那次可让贡达狠狠丢脸了一把,虽然平时我俩喜欢互相损来损去以资娱乐,可那次是我去求的援,哎,笑不出来。”

 

“容我问一句,领主阁下。”慕纳女士疑惑地询问她,“为什么在五百米的范围内,海洋猛兽的守护洛阿和它的子民可以不受干扰,而翼手龙的守护洛阿和它的子民却会受到影响呢?”

 

“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传闻中翼手龙的守护洛阿因为向往天空而受到了群星的祝福,听起来是比身居在海中的子民更加自由而强大——我和贡达为此争论了好久,谁的守护洛阿更强大——这次挫折过后他倒是在我面前连个屁都不好意思放了,但我也放弃了争论,我只是觉得那个岛上定有什么蹊跷。”

 

“无论有什么蹊跷,我们都得先试试才行。”卡尔利兹很满意这里的烧烤盐水鳄,可大家讨论得这么悬乎,只会让它的注意力都在思考如何解决这个海岛上。“如果只是单纯的心控异能,以我的能力应该还是能庇护大家的。”

 

在凯希亚皇国英杰日常训练中,与塞壬这个物种的对练也是项目之一,作为牧师英杰,卡尔利兹无疑是最优秀的防御者,同族们的守护者。

 

“前辈,今晚出发吗?”

 

领主认为它们好歹也得筹划筹划,休息整顿什么的:“你们这么着急啊?”

 

玫瑰骑士解释道:“抱歉,我们赶时间,还剩3个S级任务,而我们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就算凯鲁克亚今晚搞不定,前期侦查也是必要的事项。”

 

“哈?三个S级别任务想要一个星期就完成……如果你们不是过于自负那恐怕就是在国内犯了什么事,才会给布置这么苛刻的时限任务。”

 

被说中心事的维克多不好意思的挠挠脸:“您的直觉很准,后者。但换个角度想,我们能多快好省地给您解决心腹大患,那也是好事么?”

 

“嘛,我会很认真地对待每一位愿意帮我们解决问题的冒险者,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只要是我布莉吉希塔做的到的。”

 

当晚11:30——

“希望大家都习惯了晚上不能准时入睡,毕竟塞壬们的作息时间与人类生物比较接近,这个时候是它们最松懈的时候。简单说一下侦查工作所需要做的事项:第一,调查被掳至岛上的巨魔数量,健康与精神状况;第二,岛上一定有什么干扰项存在,至少弄清它位于哪里,是个怎样形状的东西,性质暂且不论;第三,是否有首领生物存在。”

 

冒险者们领会了队伍的实际队长——卡尔利兹·魂影所布置的侦查要点之后,纷纷点头。

人类已经灌了一杯浓咖啡,精灵磕了魔力跳跳糖,牛头人吃掉了某种草药浓缩提炼的醒神丸。

 

作战策划的小屋里还站着一个个头中等的巨魔(在他们的同族中个头中等),名叫塔布。在被叫来领主阁下跟前试音的时候,慕纳女士唱了最简单的北方大陆通行的儿歌《小星星》,要求塔布跟着自己的起的调子复唱一遍,结果非常感人,这个巨魔拉开嗓门唱了三句,撇开已经捂着耳朵缩到地上的洛恩他们,就连叱诧战场的英杰们都有种想跪地求饶的冲动。卡尔利兹赶紧让他停下,问他你是不是故意唱成这样的,巨魔士兵摇头不是,然后卡尔利兹让他随便唱一首本地流行歌曲,塔布挠挠头随便唱了一首《椰子与椰子蟹》,大伙几乎是捂着心脏听了半分钟,卡尔利兹打住他动情而投入的歌唱,让领主身边的侍从用正调唱几句,那短短一分多钟却充满煎熬的时间里,冒险者们才真正体会到熊猫人谚语中“荒腔走板”是个什么概念。

 

最后卡尔利兹忍不住拍了这个普通士兵的肩膀:

“要是在我们那,你绝对有成为音波武器的潜质。”

 

简单的准备工作很快就做好了,接下来,他们便出发前往波波提岛。

根据塔布的介绍,因为塞壬们在岛屿海岸线延伸五百米的海面下设立了监视手段,似乎船形的交通工具会被发现,所以,游泳去也许是最好的选择,戴上海洋猛兽守护洛阿-格罗尔卡的徽章项链,就不会受到鲨鱼侵袭——你甚至可以变形成海豚。

 

“……不能飞吗?”

 

塔布满脸担忧地忠告他们:“鉴于翼手龙们被打下来的情况,大概也是最好不要的了。”

 

“……啧,我就不信这个邪……为了多角度入手登岛的信息,这样,凯鲁克亚,你和我飞,其他人,劳烦慕纳女士给他们施予水上行走的法术。”

 

慕纳女士点点头表示包在我身上。

 

钥匙先生尽职尽责地走在慕纳女士身边,虽然不担心脚下有鲨鱼等海生物的突然袭击,但他也忍不住吐槽这种踏海而行的感觉更像是走在沼泽地里,软哒哒的。慕纳女士噗哧一笑,说,得了吧,如此风平浪静的天算你运气好,等风高浪急的时候,海浪能让你体会到被史莱姆殴打是什么感觉。

 

的确被史莱姆殴打过的早年新手任务记忆浮现在脑海里,康斯坦丁忍不住在心中涌起一股辛酸泪。

 

与维克多走在一起的洛恩目送两位英杰先走一步消失在深夜中,虽然他基本不担心八面玲珑的牧师英杰它们会有什么危险,可是漆黑的海潮与遥望海岛上零散的灯火,心头始终有种挥之不去的不详预感,仿佛毛毛虫一样粘在那里。

 

500米的范围到底还意味着什么呢?

就连赞布鲁的海军都不敢轻易靠近的……

 

“……是塞壬的齐唱。”向导塔布为他解释了疑惑,“自从我在沿海驻军服役,便认为世界上没有比这更恐怖的景象了,它们能让我们的士兵互相残杀,俘虏了许多的船只,甚至驱使被迷惑的士兵反过来侵袭本岛,劫掠物资,用于修建波波提岛上我们同族居住的场所,可能也翻修了海妖们的洞窟。组织攻岛的将军因此被处分并降职了。另外一说,她们的齐唱没有影响到我,因为我真的不觉得她们唱得有我好听……虽然你们也是不习惯。”

 

猎人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字典里,“好听”一词忘记要怎么写。为了不强调这份尴尬,他只能换个角度继续话题:“这么恐怖?连军队都对付不了的任务,冒险者们又能做到什么?”

 

塔布略有沮丧地叹了口气,耸耸肩膀以示无奈:“本来这件事,3月份的时候我国照会过贵国,希望派出大法师来解决,但是被贵国的恶魔枢机卿回绝了,她说她的预言中,不久便会有合适的人选来解决这件事,因此没有必要出动几位大法师。虽然被拒绝我们是不太高兴,甚至有些沮丧,但转念一想:魔网盲点,魔法效果压制,哪怕是来大法师,如此苛刻的环境都会对他们造成难以预料的状况,维拉克鲁斯要保存有生力量这很正常,若是派不够稳妥的法师来,完不成任务又有损贵国国威。”

 

“……不是倒霉如我们,你觉得有几个冒险者有胆子组队来接这个任务?任务委托手册上写着S级,实际上起码是S+++吧?”

 

S级意味着是危险,非常困难级,S+++基本已经是要动用军队(都还难以解决)的超级危险和困难级别了。恶魔枢机卿还真是心大到敢把这样的活限时丢给人手紧缺的冒险者呢……

 

“这件事连我们的守护洛阿都遭到了挫折,陛下和领主大人自然是头痛得不行,毕竟这些海妖放任下去绝对是心腹大患,我们最怕的可能是它们与南边一点的娜迦勾结,到时候真的血洗赞布鲁四大本岛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可不像你们那样,有那么多的内陆可退,群岛国家就是这样的了……”

 

“不必担心,我们一定会解决这件事,毕竟任务的成功也事关我和我家族的命运……”

 

“这位精灵老兄你到底犯了啥事啊?”

 

“弄不好放大了可以被贴标签为叛国的事咯……”

 

“可我看你面相不是那种精灵哎……”

 

“哈哈,那就多谢信任了~”

 

波波提岛已经越来越近了,在夜幕的掩映中变回了本体飞行,卡尔利兹和凯鲁克亚进入了被巨魔们警告的海妖们的警戒范围。这时,卡尔利兹的飞行姿态摇晃了几下,它立刻让后辈暂时停下,凯鲁克亚飞得好好的,似乎安然无恙,它连忙扶住勉强稳住悬停状态的卡尔利兹,询问前辈到底察觉了什么异状?

 

卡尔利兹环顾四周,感到自己身体周围仿佛笼罩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询问凯鲁克亚有没有感觉身体周边的重力发生了变化,战士英杰摇摇头,自己的风镜根据询问立刻检视了岛屿周边的重力,并未有什么异常数值。

 

“绝不是错觉……当我进入这个警戒范围后,如果不是物理意义上的重力变化,恐怕就是某种魔法结界一样的……但你并没有受到影响?!”

 

“是的,我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正说着,凯鲁克亚的复眼视觉瞥见一道从波波提岛的方向闪光向它们俩顺势扑来,“那是——?!”

 

“真言术·盾!”

“琥珀护盾展开!”

 

英杰们的反应非常迅速,它们分别展开了物理和魔法两重护盾,足以庇护它们抵挡一定程度的物理或者魔法攻击,护盾也有一定程度偏转能量攻击的效力。

 

天不遂愿,那道白光瞬间穿透了它们的护盾。

 

凯鲁克亚没有什么特别感觉,顶多像是被空气撞了个趔趄,被白色光芒在一瞬间擦身而过,有风镜的遮挡,并未损害到它的视觉,然而卡尔利兹似乎是承受了绝大部分的冲击,连它引以为傲的护盾都无法保护自身。一向游刃有余应对各种危机的牧师英杰罕有地惨叫出声,异常凄厉,全身像是过电般失去了对肢体的控制,那股白色光芒的冲击似乎直直地撞进了这具躯体中灵魂的每一个角落,险些将它撞得魂飞魄散。

 

螳螂妖的翅膀无法振动,失去悬停姿态的英杰瞬时直直下坠。

从未见过如此景象的后辈几乎也当场惊呆了,待到它清醒过来加速俯冲,也就勉强保得自己的前辈差一点就到海里呛上几口水。

 

“前辈?!发生什么了?!”

 

“快……带我离开这……”卡尔利兹几乎无法组织一句完整的长句,此刻还能聚敛力气,挤出几个字来,都是圣树庇佑。

 

“是!!”慌乱之中,凯鲁克亚回头瞥了一眼波波提岛,第二发白光从岛上的某处向自己的方向扑来,“不好——!”

 

虽然预估自己不会受到冲击,但是前辈的状态很糟糕,恐怕挨不了第二发……

它心中再无旁骛,以族群异能卷起阵风,将自己奋力推出巨魔们警示过的界线。

 

但那道白光没有继续追击它俩,而是擦着海面,向慕纳女士那边直直冲去。

到底萨满在一定程度上能被称为先知,慕纳女士的第六感提前预警,当她看到白色光芒闪烁的瞬间,便一把拽过身旁的护卫战士,让他挡在自己面前,康斯坦丁依循本能举起了盾。

 

“呜呃……!!”慕纳女士忍耐住了这次冲击,她与卡尔利兹一样,感受到灵魂被被撞击和冲刷的痛楚,她咬牙抓住了人类战士的肩膀,用力之大几乎把康斯坦丁的铠甲掐出明显的凹痕。“好痛——!!”

 

“慕纳女士!”就在不远处十米左右的洛恩他们赶紧跑过来,他们都看见那道光了,唯恐萨满遭受到重创,“您怎样了!”

 

“不太好!先撤退!”手脚僵硬的牛头人没敢立刻从护卫者的铠甲上松手,护卫者只好与玫瑰骑士一人架住萨满一支胳膊,撒腿回撤。

 

空中和海上的两路都退到了五百米开外,岛上的白色光源依然在闪烁,只是不再发射,似是一种危险的警告。

 

“向导,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状况吗?”维克多指着受伤的队友询问塔布。

 

“与翼手龙突袭战役那次一模一样。”塔布恳切地说道,“我们也弄不懂那个白色光点启动的原理是什么。但凡进入了那个射程,翼手龙们便在白色光束的射击下砰砰坠海,但从海路进军我们却不会受到那样的攻击,只用应对塞壬就好……”

 

“可慕纳女士……”

 

“抱歉,我们真的无法解释那玩意的运作原理,如果知道的话,早就告知你们或者自己想办法了。她们的状态恐怕无法再继续前进,不如我们折回,明天再想办法。”

 

维克多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看着凯鲁克亚抱着暂时失去意识的卡尔利兹(已经恢复人类拟态),又看看四肢显然不太灵活的萨满,只好放弃继续前进,先用自己的魔法道具-夏日自助皮划艇将大家往回送。

 

回到本岛,布莉吉希塔从她自己的滨海别墅闻讯赶来,头又开始痛了。

“啊……不怪你们,连贡达的守护洛阿都能被那个白色光点不明物体打下来,你们受到袭击也不足为奇了。赞布鲁的守护洛阿们虽然没有正式的神位和神格,但好歹是星球上源生的始祖动物之灵,半神也勉强算得上,连阿帕尼卡都难以抵御,凡人自然也难免……不过,慕纳女士,您能基本上全身而退,我很惊讶。”

 

应慕纳女士的要求,在木质的海滨小屋里点起了围炉篝火,领主女士的侍从们搬来干净的竹席和枕头,拿来薄毯,安顿好昏迷中的牧师,又给领主和客人们奉上茶点等夜宵。显然作为客人的冒险者们脸上有着难掩的沮丧,无心进食。凯希亚英杰遭受突袭、重创,陷入昏迷,慕纳女士也遭遇攻击,四肢明显麻痹、僵硬,一时间,洛恩他们都觉得懵了,这么厉害的人物都接连受创,到底要怎样才能成功登岛?没有它们的协助,出现的任何意外简直不可想象?

 

“不知道那个攻击我们的物体是怎样的运作机制……似乎挡在我面前的康斯坦丁就毫发无伤。”慕纳女士话音刚落,钥匙先生就连忙点头并舒展肢体,证明自己的确屁事没有。

 

“我和前辈同时开启魔法与物理护盾,我并未受到任何伤害,难道那道白色光束只攻击法系职业吗?”

 

“不知道呀……自从贡达的守护洛阿被打下来了之后,暂时没人敢接近波波提岛了……”

 

“我是有个提议,既然如此,洛恩,过一会,你们四个人再一次尝试接近岛屿,越近越好,尽量避开塞壬,能得到什么程度的情报就到什么程度。回程卷轴的锚点绑在这里,不对劲就赶紧撤。”

 

“可我不放心前辈……”

 

“我休息一会就会好,它由我暂时照看。放心吧,会好起来的。”

 

“可恶……”布莉吉希塔似乎感染了冒险者们身上沮丧的情绪,“如果能清楚那会发射白光的东西是什么,好歹也能为你们提供一些帮助……我真痛恨自己的无能……”

 

“你想知道?”

 

“慕纳女士您的看法是?”

 

“……怎么说呢,在被击中的瞬间,我的意识中掠过无数的幽灵,它们叫嚣着扑向我的灵魂,甚至想要啃食。但是,同时自己也太过脆弱,撞在我的灵魂上,很快就散碎,消失。它们应该是一种怨灵吧……唔?领主阁下,容我好奇地一问,波波提岛以前可曾有陨石坠落过?”

 

“嗯?有啊。我国历史上,有三次,都是不大的小陨石掉在那,说来也奇怪,那里是陨石的降落场吗?还都是精准投掷……”

 

“这样啊,那我提出一个假想:袭击我们的,是死去星星们的怨念。”萨满捻起手中某种草药的碎叶,撒入地炉的炉火中,药草被烧焦的气味和本身的香味混杂在一起,飘散到房间的各个角落,“翼手龙的守护洛阿阿帕尼卡,依你们的说法,受到天空和星辰的祝福,而我和卡尔利兹阁下的职业与灵魂有关。可能有‘星辰’与‘灵魂’为关键字的对象会触发波波提岛上的某种攻击性装置。星星的碎片经过长期的旅行,最后坠入波波提岛,它们在漫长的时间中,作为星星的残留思念还留在陨石里,可是灵魂已经死亡了,于是想要攻击‘受到星辰祝福’的对象,以及‘能与灵魂沟通’的对象。若那灵魂的碎片还有一线喘息,可能就会试图夺舍,但它们已经死了,于是只能发泄这种残留的怨念了……”

 

“您的猜想很有趣,但是什么理由让您联想到这方面了?”

 

“是康斯坦丁的盾。”慕纳女士指着那面镶嵌了宝石的盾。

 

“啊?我的盾?怎么了?”

 

“从马塔拉回来之后,你不是说你的盾需要维护吗?艾莉娅说过,既然你接下护卫我的任务,那么加强装备是必要的,虽然时间很紧,她也有把你的盾拿去维护和强化。其中有一项艾莉娅考虑到了,对灵魂类攻击的防御,喏,就你盾上加装的那颗红宝石干的活,不便宜呢。我想,应该是这东西减轻了那道白光对我的冲击。”

 

凯鲁克亚看看那面盾,思索一番觉得慕纳女士说的话挺有道理,但有一点疑惑,现在无法向前辈求证:身为牧师职业的英杰,会忘记在灵魂类攻击方面做好防御准备?

 

为了不打扰前辈的休养,战士英杰换了一间屋子,开始整理它可能用得到的重火力武器,它明白一旦前辈缺阵的话,自己必须像以往那样承担起未知前途的突击任务,这份重担令它既觉得沉重,同时又有一丝勇往直前的兴奋。

 

“为什么我总觉得看了你的突击方式之后,我最好丢掉我的箭袋。”自从在柿饼岛见过搭档那异常狂放的规模性歼灭战斗方式之后,洛恩总觉得自己箭袋里那点东西简直是杯水车薪。跟它混,得做好常年被热武器轰炸耳朵的准备。

 

“你是狩猎为生的冒险者,我是军队的统领者和突击先锋,这不一样,不要瞎比。”凯鲁克亚将魔法便携背包里各种类、当量不同的爆炸物排了两排,并按照可能的需求标记便捷序号。“有时候,我们追求的就是最为效率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手段不论。”

 

“我将变形道具准备好了,还有一些其他制造大规模幻象的玩意,到时候也许我们能来个声东击西的战术。破坏岛上的‘危险目标’现在变成第一位的事项了。”维克多几乎也把自己口袋里,卡斯泰尔家引以为傲的魔法道具数了出来。

 

“你们可真富……我从未见过冒险者们能有这么多可怕的收藏。”塔布只能在边上干看着,并极度羡慕。刚刚感慨完,门外领主的侍从便过来跟他打了个招呼,简短两句后,向导转身对凯希亚英杰说,“啊,凯鲁克亚先生,萨满女士请您过去一趟。”

 

回到领主待客的休息室,这里似乎变成了某种仪祭场所,烛台、奇怪香味的草药、猛兽牙齿雕刻的祭具,乃至用奇怪色泽颜料写下的某种符文,一切都令凯鲁克亚感到隐隐的不安。

 

慕纳女士看出了英杰担忧的心情:“你放心,我不是那种想趁人之危的混蛋。它的灵魂受到了重击,正尝试自愈,但似乎没有外力的帮助,愈合会有些缓慢,我和你们一样希望它早点转醒,后面的任务一定需要它的力量。这里就交给我,我争取在你们夷平那座岛之后,让它醒着等你们回来。”

 

“那么,慕纳女士,您有什么事找我?”

 

“不,准确说不是我,是你的前辈。”

 

“!”

 

“它的灵魂在尝试自愈,但意识还不是很清醒,非要我给你形容,大概是一只犯了癫痫的猫,或者在海里漫无目的抽搐游弋的章鱼。但我尝试在跟它的意识接触和交流的时候,它断断续续地想要表达什么……看,它的手还在发抖,这证明意识还是有的,只是暂时无法醒来。”

 

朱槿色的瞳孔剧烈地颤动了一秒,战士在曾经提携过自己的前辈身边静静跪坐下来,握住了对方颤抖的右手。凯鲁克亚从未见过前辈如此虚弱,就算是过去,受伤的场合,卡尔利兹也是能够笑着治愈自己和所有的同族的,赛希尔前辈不在时,它就是队伍中太阳一般的存在,給予同胞们希望和胜利的引导之光。

 

怀着凝重的心情,凯鲁克亚握紧了前辈的手,誓言将会带回胜利。

 

旁边的慕纳女士用某种植物的干叶片在凯鲁克亚的面前略带嫌弃地呼扇了几下:

“喂,你别会错意了。”

 

她指了指被握住的手:“你尊敬的前辈已经授意了——它的印戒暂时借给你。”

 

凯鲁克亚一时惊讶,陷入了沉默。

洛恩能从对方的表情变化意识到这个决定可能意义重大: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决定,对吗?”

 

它面色凝重地回答,是的。

“这代表做出决定的英杰,有了自己会牺牲的觉悟。英杰印戒借给信任的同族,会根据借出者的能力,守护携带者,甚至庇护一定范围内的队友。前辈是担心我们不能抵御塞壬的歌声……”

 

“如果借出者不幸身故,印戒应当由携带者交还回你们的国家,对吧?”

 

“是的。”

 

牛头人萨满昂着头打了个响鼻,豪气地拍拍胸口,承诺到:

“不会有那种事发生的,它说了是暂时借给你,我就能让它等你凯旋归来。”

 

或许是慕纳女士的自信感染了凯鲁克亚,再有她的职业能力,它相信萨满女士应该能让前辈在一定的时间内恢复意识,于是,它小心翼翼地取下牧师英杰印戒,戴到自己右手上,顿时,有种无形的温暖和充沛的精力灌注到身体里:“那么,万事拜托,慕纳女士,我们这就出发。”

 

“去吧,愿潮汐祝福你们。”

 

冒险者们离开的一小时后——

萨满依旧守在伤患的身边,专心调配醒魂的香料,关注着牧师灵魂自愈的进度。

“那些死去的星星怨念找上我们……岂能被它们轻易击败?生者可不能输给死者呢……”

 

这时,从门帘外面飘进一股奇怪的香味,很快,充盈了整个屋子。

萨满似乎感受到一阵困倦,身体歪了歪,偏向一边,倒了下去。

 

一个女性巨魔,并非是领主或者领主侍从的任何一人,悄悄地摸进了冒险者们的休息室,手中握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

 

一股坚定的意志驱使着她,用匕首刺进面前这个毫无防御手段的牧师的心脏,剜出来作为豪华的战利品,定能加官进爵……再将面前这个笨拙的牛头萨满装进麻袋用隐形术带走,制造刺杀失踪的事件,这样便能一石二鸟,让……

 

“想得美!”

 

刹那间,本应倒地昏睡并成为预计背锅罪人的牛头人萨满,从地上一跃而起,用手撑住地面,飞身一脚,重重地朝图谋加害者的腹部一脚踹去。被牛头人的大蹄子狠狠一脚,女性巨魔当场惨嚎出声,撞到休息室的墙上,不过惨嚎的声音意外地是个男性的,引起了室外不远处守卫的注意:方才是过去一个要给冒险者们送需求物品的侍者,说是领主阁下的吩咐。

 

接着,守卫们听到了似乎是扭打的声音,等他们刚好冲进屋内,就听到几声清脆的骨头折断的声音,着实让人胆颤,不过,等到他们定睛一看,顿时更加心凉。

 

一根根尖锐的岩石地刺从屋子的地上钻出来,从不同角度将一个身形魁梧的雄性娜迦的尾部连同下半身钉在地板上,而凶猛野蛮的牛头人萨满则是骑在它的身上,从背后将对方粗壮的胳膊拧了个诡异的角度,应该与刚才的骨折声有关。守卫顿时大骇:“怎么会有娜迦?!”

 

倒也是反应快,其中一个守卫跑出门去大喊:“快来人!有娜迦侵入!赶紧报告领主大人!”

 

住得本来就不远的布莉吉希塔本来刚刚要就寝,听到手下火烧火燎地跑来报告说有娜迦入侵了冒险者们的招待室,惊得她来不及喊侍从准备坐骑,自己变身幽灵狼撒腿飞奔而去。冒险者没在波波提岛出事,若在自己的地盘上有个三长两短,转头可不好跟维拉克鲁斯的大使馆和国内交待啊。

 

“行啦,领主大人不必解释,我相信你。”慕纳女士老早就放开了还被钳制在地板上的娜迦士兵,现在它双臂骨折,肋骨骨折,尾骨骨折,想站起来都难,确认基本失去行动能力,萨满也有空搭理领主的解释,不过她认为不必如此,“要真是你有什么嫌疑,还不如几小时前在黑漆漆的海上干掉我们更容易。再说,若是能让这种连点三脚猫功夫都用不好的家伙来充当刺客,实在是掉您的价。”

 

TBC


备注:1、这里巨魔相关的设定基本参考《魔兽世界》里关于巨魔的设定,守护洛阿也是,荒野动物诸灵。赞布鲁是位于维拉克鲁斯东北的岛国。2、布莉吉希塔是个有捏他的人名,参考了《守望先锋》里的布莉吉塔,以及《游戏王》OCG卡片中的火灵使·希塔,是个使用单手锤,擅长火元素克敌的增强天赋萨满。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