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二十四)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二十四)

 

黄金鹿纪年  第35年,9月7日上午——

 

圣都的天空有些阴霾,说不清未来的几小时会不会下雨,人们至少希望在给战争女神的献祭仪式完结之后再下,毕竟这次仪式是高阶祭司阿尔维娅决意通告全城居民前来观礼的。话又说回来,哪怕只有一万人涌入,神殿都没有下脚的地方,为了满足可能的收看需求,战士公会连夜协调法师公会,准备好了直播设备和人手,在城市的各个社区活动室、小广场和酒馆茶馆咖啡店里,都能收看到。

 

这次前来观礼的人们不仅有各大公会的高级人士,也有王公贵胄、社会名流,将最好的观礼位置占据。

人们惊讶于并非官方大祭的日子,国王陛下一大家子居然也出现在了战争女神的神殿,可见这次的献祭仪式的重要性足以媲美官方大祭,哪怕仪式可能有点短。

 

人群中到处都是叽叽喳喳的议论。

“听说是逮到了这次打算偷袭我们边境岛屿的娜迦头子,连国王陛下一家都愿意赏光来观礼!”

“以冒险者小队的编制击退娜迦军团,这怎么都得加官进爵才对啊!”

“这次战争女神会改变想法给他晋升铭牌吗?”

 

凯鲁克亚在侧殿等待,稍后会有祭司带领它走到正殿前方的祭台。它对人们的议论没什么兴趣,只是反复计算着还剩三个任务,该如何规划时间,只剩一个星期了,却还剩三个任务,除了两个看起来就稍微好砍的之外,毫无线索的黑龙劫掠者恐怕得多花一点时间了。

 

任务的完成度决定那位恶魔君主的心情是否会好,若是只罚维克多三年的俸禄,120万第纳尔金币,自己怎么也会凑齐了给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玫瑰骑士丢了他来之不易的职位和头衔……那简直对不起莫德维拉对自己的担保。还有洛恩他们,官方对维克多严厉处罚的话,红榴一家肯定会受到些许牵连和冲击,断然不能让这些好心帮助自己的人凉了心。再说,前辈都千里迢迢来给自己的烂摊子擦屁股了,那就更不能辱没了凯希亚英杰的威名和圣树尊上的荣耀。

 

马塔拉护航任务的报告书和佩特罗将军的认证书昨天晚上在公会会长的亲自催促下,洛恩可谓披星戴月地交到了他手上,于是,在仪式开始前,高阶祭司阿尔维亚作为祭司代表,向前来观礼的人们简要介绍了昨日凌晨发生并结束的一场南方边境的突变与冲突,赞扬了冒险者们对于帝国的忠诚与功绩。

 

许多人这才知道,在他们于深夜沉睡之际,有人不眠不休地在南边的海岛上彻夜地杀戮丑恶的娜迦,保得边境安宁,社会安定。他们在心中感谢这些英勇的冒险者,以及战争女神仁爱的护佑。

 

战争神殿的祭祀一切由神殿祭司主持,没有国王这样的统治者阶层讲话的阶段,于是进度流畅,宣告冒险者的功绩是为了给这次祭祀和大家的观礼说明来由,当祭司们按照仪祭的流程完成准备工作与前奏之后,高阶祭司阿尔维娅宣布,由战士公会黄金铭牌的会员,本次祭品的供奉者,凯鲁克亚·啸风亲自执行献祭仪式。

 

以往的祭祀流程,全程几乎都是由祭司代劳的,但偶尔有供品意义重大,祭司认为应由供奉者亲自执行仪式以示对战争女神虔诚敬奉,但鲜有不是高位铭牌或者身份显贵的会员或者人士执行,于是这次由黄金铭牌的战士公会会员亲自执行献祭,算是值得记录进神殿祭品供奉者名录的一笔了。

 

高阶祭司阿尔维娅的声音洪亮,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她宣布仪式执行者现在入场。

 

凯鲁克亚不同以往在战士公会的进进出出那身,这次特别换上了它在柿饼岛屠杀娜迦时所穿着的暴虐套装铠甲,出于某些考量,卡尔利兹建议它战士不用清理铠甲上娜迦的污血,在仪式前,它也问过祭司们需要清理吗,祭司们也说不用,您应当将自己的功绩展示给人们看。若是在过去,它也会与同族们身着占满敌人血迹的铠甲荣耀归还,直到汇报完战绩,领受了功勋,才回到议会英杰驻地,将铠甲浸入专用的泉水,洗去污秽。

 

除了代理决斗那次,很多人是第一次看到这位仅有黄金铭牌的战士身着高级铠甲出现在人前,不过,他既然自称曾经云游过安雅兰馨和自由贸易联合那些海外的地方,得到赏识,有大笔的金钱,拥有一套高级铠甲也无可厚非。当然,那些已经猜到凯鲁克亚真实身份的战士公会的会员们,也只有羡慕的份,没法嫉妒,水平不在一个分段内。

 

仪式的主要内容只有一项,将已经吊起并简单固定的娜迦女海巫尸体的整个鳞片连皮完整地剥下。

这个过程要让观礼的人们看够、看爽、看仔细。最后将尸首取下,放上祭台,点火,而作为外皮的全身鳞则放入祭台下方贵重的木盒中,作为女神和神殿的收藏品,今后会对外展示,宣示神威与国威。

 

女神的祭司会告知大众,女神对于祭品的态度。

这一般会关系到献祭者会得到怎样的神恩庇佑,或者实物奖励。

庇佑或者奖励凯鲁克亚都不是很关心,只要女神肯点头说对祭品满意,它就能平安顺利地交脱任务了,这才是一切的重点。

 

让献祭者亲自操刀,这种事说实话还有点考验人,毕竟谁都不是专业的刽子手或者外科医生或者法医。然而这次高阶祭司的直觉让她选对了执行者,没有谁比它更加熟悉剥解娜迦的带鳞全皮了。

 

英杰特地拿出了同僚和前辈·隆派亚送给它的剥皮小刀,琥珀工匠知道这位后辈与“血魔之影”-斯凯鲁·血痕一样热衷于剥取娜迦的带鳞皮,于是精心制作了一柄作为纪念品,从那以后,这柄小刀就不知道割开过多少娜迦的鳞皮。

 

想要得到一副完整的娜迦女海巫的鳞皮不是件容易的事,按照一般的推论,起码要从正面和背面开“十字”状的切痕才能起刀,这种多手生物还得起不只一刀。然而,凯鲁克亚仅仅只是从背后下刀,从天灵盖到尾鳍,缓慢地割了很长的一刀,中间并未续刀或是停顿,观众们的目光顺着它手中造型简约却有些特别的小刀刀刃从头割到尾,仿佛在欣赏一位手脚麻利的鱼贩在切割一条又大又长的肥硕饱满的鱼。随后,英杰沿着尸体的腋下与手臂的连接处,又从这里划过手肘,一直割到手背。

 

场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鲜血淋漓,卡尔利兹已经处理过一部分多余的血液,剩下的血液几乎也已经凝固,犹如菜市场里每日悬挂的猪肉一般。

 

所有的剖痕已经向大家展示,凯鲁克亚将小刀丢在旁边祭司们准备好的干净的圣水中,待会再去洗净,接着,它用夹子夹住剖痕的几十处裂口,悬起双手,开始操控风。在场的观众,特别是前排的王公贵胄与祭司们,明显感受到空气的变化,在战士的双手中,空气似乎变化为无形的道具,开始从剖痕的裂口,往皮与肉的连接处使劲地向里面钻,一点点地将其分开。渐渐地,娜迦海巫的僵死容颜发生了变化,出现浮肿的效果,最后,渐渐地……变得像一个充气的人形气球。

 

噫——!

观礼的人群中不约而同地发出倒抽一口凉气的惊叹,既有觉得刺激、快意和解气的人,但也不少小孩子和胆小的成年人和老年人被吓到,一些未见过市面的小孩子的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纵使是国王的子女,也禁不住抓住父亲的披风,躲在背后不敢直面这样血腥残忍的场合,唯有小公主则是留出半张脸,固然有些害怕,却忍不住从指缝里偷偷地继续看,这一幕令国王身旁的守护者莞尔一笑。

 

人群里开始议论有一项从熊猫人那里听来的说法,一贯温和宽容、仁慈友善的它们对于凶恶残暴的娜迦也曾采取过以暴制暴的手法——传闻中的“点天灯”。即将娜迦的皮剥下来,去鳞,然后割开,缝起来,在战役结束后,做成迷你热气球,用大型蜡烛点燃,放飞,祭祀死难的卫国军士。或者是将它们的鳞片一片一片拔下来,用来制作水手会用到的鳞甲。

 

剥解完成,凯鲁克亚依次取下夹住剖口皮肤的夹子,最后扼住娜迦海巫的颈部,在从旁战争神殿祭司的帮助下,小心地剥出一具完整的娜迦鳞皮。它将被剥完的身躯放到祭台上,接着便有祭司过来泼洒橄榄油,并在祭台周围堆上易于燃烧的松枝,至于被剥皮后的娜迦,基本就算是上半身勉强有个人形的泥鳅怪。这时,好像是首席枢机卿起的头,台下渐渐蔓延出一片排山倒海的掌声,继而爆发出激昂的欢呼声,以及对娜迦恶徒不计其数的咒骂。

 

英杰忽然觉得,这个国家的二把手(实质的一把手)似乎也不是那么个小气吧啦的恶魔。

更重要的是,经过数百年的沉睡,这次的仪式唤醒了它对过去的回忆,真是解气,太好了。想到这里,它忍不住拿起即将点火的火把,走到祭台的前方高高举起,面对台下密密麻麻的观礼人群呐喊:“让这些丑恶的海蛇统统下地狱去!”

 

台下的气氛顿时被点燃,人群中爆发泄愤的声浪:“让它们下地狱!烤了它们!”

 

旋即,英杰未曾回头,将火炬精准地向身后的祭台一抛,轰地一声,当第一片飘散的火星接触到油液,祭品在风中被引燃,大火瞬间吞噬了祭台。这一瞬,不仅是神殿现场,就连在其他地方看直播的人们也跟着握拳咆哮:“让它们下地狱!点燃它们!七海之水也无法浇灭正义的火焰!”

 

加西亚的孩子们询问父亲,那就是英雄的模样吗?

国王回答他们,是的,这就是英雄的模样和气概,只需要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点燃人们心中的热情。

 

祭品在火焰中猛烈的燃烧,竟然还飘散出一丝烧烤的香气,可想想是哪家,便没人有什么好胃口就是了。

高阶祭司阿尔维娅宣读赞颂词,宣言这位虔诚的战士已经向战争女神献上贵重而富有意义的祭品,接下来,女神会评判祭品是否足够让她满意,这个过程需要稍事等待。

 

大概过了半分钟,充分燃烧的火焰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台下的人们顿时议论纷纷,难道这被烧死的娜迦怨灵显现了?火焰从柴堆里升起,编织奇怪的法阵,台下已经有法师开始做出警戒动作,然而他们发现祭司们和首席枢机卿都没有做出防护意味的姿势,想必问题应该不大。

 

最后,火焰编织的法阵将空间撕裂出一个黑洞洞的口子,只能勉强透过那个十字裂口,看见里面似乎有点点繁星。从裂口中显现了一具中空的人形火焰铠甲,是神殿里面雕像的模样,一时间,神殿中的空气变得沉重了,连人们的身体也变得沉重了,似乎星球的重力在这一小块区域发生了变化。

 

“是尊贵而伟大的女神!“高阶祭司认得那火焰的特征和法阵的纹路,激动地呐喊到,“莉莲娜殿下亲临了!”

她们固然能通过特别的渠道感受到神的旨意和声音,但并不意味着随时都能见到女神的身影。神明的现世和降临往往别有深意。

 

随着高阶祭司率领全体祭司跪下,神殿中,除了国王一家之外的凡人们也如浪潮般跪下,王族们依然以特别的礼仪姿势表达自己的敬意,唯有恶魔枢机卿不需要这些,她可是连黑暗女神都要托付重任的特别存在。

 

凯鲁克亚亦未跪拜战争女神,保持基本的敬意,不卑不亢地直面神明的降临,因为上次代理决斗中她太偏向自己钟意的勇士,它是对这位偏心眼又小气的女神没多少好感。当然,这样鲁莽又不敬、缺失谦恭与虔诚的模样是让祭司们顿时对它狂减评分的了。

 

浮在空中的火焰铠甲,用臂甲和手甲做了一个抬起和上浮的手势,重力复原,人们也随着这个动作很自然地舒展身体,站了起来,女神无意罚他们久跪。

 

“你很勇敢,战士。”脚踏着空气中虚无的阶梯,女神的化身从半空中走下,来到祭台前,“即使是在我的神殿里,竟然也不跪拜我。”

 

“我未曾虔诚地信奉您,您也未曾給予我实际的庇佑,若谈跪拜,不是太虚假了吗?”

 

“哼,看来你还是在为代理决斗那件事耿耿于怀吧?”女神的声音带着成熟而空灵的回声,似乎那声音是从铠甲的深处发出来的。“那你为什么带着娜迦海巫的尸体来献祭于我?”

 

“十三试练的要求,而我认为娜迦海巫的尸体是最理想的祭品,难道说,您在看着这仪式的过程,没有一丝的快意?”

 

“嘴巴不讨人喜欢的家伙,做事的手法和风格倒是让我很满意,令人愉快的解剖过程,不得不承认,你的祭品让我感受到久违的愉悦,有那么一会,我真想附身在你的身上,再次重温剥取蓓洛琪娜全身鳞皮的感觉。” 女神的声调一时间甜蜜而危险,“不过,你在岛上屠杀721名娜迦的场景,倒是让我忍不住下场了。”

 

“您说满意,那我的任务就算完成。关于对娜迦的憎恨这一点,也许我们还有共同话题可以聊,可惜,我赶时间。尊贵的女神殿下,现在我可以走了吗,同伴还在等着我,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忙。”

 

“真是个雷厉风行的家伙……走之前,好歹让我履行一下现世的意义和理由——不论虔诚与否的战士啊,你向我献上极具意义的祭品,想到得到怎样的褒奖?”

 

“请女神殿下的祭司为我的任务报告书签个字,其他没有。”快人快语,言简意赅。

 

一时间,台下从冷场到有人想投掷烂番茄:“哇擦哪里来的傲慢无礼之徒!面对战争女神如此不敬!”

“女神特地为此现世,他居然毫不领情!”

“该要奖励要奖励,该要庇护要庇护,这人是自满到什么程度才能如此别无所求!连陛下都不会这样的!”

 

女神的化身简短地思考了一下,向身边的阿尔维亚微微招手:“去准备他要的东西。”

 

“遵命。”高阶祭司又转身催促了侍从祭司,属下们立刻滴溜溜地跑掉了。

 

“在等待的时间里,我回答你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疑问吧,这也是在场很多人的疑问:为什么你在这半年多的数个卓越功绩,我却授意公会不晋升你的铭牌?”

 

“……洗耳恭听。”

 

“公会的会员,其他人,认为我曾经说过的‘资历’理由是主因,不,那只是一部分。究其根源,你不在我的掌控之内,又未曾虔诚地信奉我,以及——你的实际功绩早就在我之上,我对你的晋升又有什么意义?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我若是授意祭司或者公会对你晋升,实际上我是没有那份资格的。身为一位伟大的战士,功名自有历史记录,总有一天,你的英名将为众人所知。”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在乎铭牌的事了……”它看了一眼台下的国王一家,“我只感谢莫德维拉。”

 

在战争女神的神殿声言感谢魔网之主?什么操作?众人大惑不解,这不是摆明了给仁慈的战女神添堵吗。

 

“莫德维拉啊……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女神的化身抬起空洞但透出灵焰的指甲,在空中划出了一个长方形,接着,一直戴在凯鲁克亚手腕上的黄金铭牌突然被火焰烫过,当它疑惑地拿起时,原本背面空白无痕的地方多出了一个魔力烙印徽记,虽然从远处看不清细节,但任凭谁都能看到原本吊在手腕上晃来晃去的普通黄金铭牌,出现了晶红色的宝石和一小圈魔法符文。“也许在那场代理决斗之后,我就该给你这个东西的,那样的话,也许就不会有塔尔·维拉法师公会地下的那件事了……”

 

“……都过去了。”它相信一点,既然是未知的冒险,就不会有一帆风顺的过程,能在异国他乡遇到理解并真心相助的人就已经是圣树的垂怜,莫德维拉的庇佑。

 

“另外,莫德维拉托我带句话:在他的地盘发生那种事……没能及时阻止,他感到万分抱歉。”

 

“我不怨他,那是……我自己的事。何况,他的信徒应该是接到了授意,及时缓解了我的痛苦。请您替我转告他……谢谢。”

 

“好的。这也算是你对神明的一点小小要求,应当满足……那么,我要回去了,有缘再会,勇士。”

言毕,女神的化身在祭台前掀起火焰龙卷,瞬间直冲天际,有那么数十秒钟的样子,遮蔽天空的阴霾被点燃,待到焚天之焰消失,已是晴空万里。人们无不感慨,这就是女神带来的神迹,她是真的很满意今日的献祭。

 

英杰意识到,战争女神在此地与它的对话,是一种昭示,未来的路,经过今日的铺垫,也许不那么坎坷曲折了——还是小小地感激一下她吧。

 

观礼结束了,得到战争女神神殿祭司的认可函,凯鲁克亚拿着它回公会交任务,留下散场后观礼群众们无尽的议论,一时间还没谁敢有追上去讨要签名的想法,只有那些家里子女在工艺品展览会上购买红榴家珠宝并获得签名的社会名流、贵族人士心中大呼赚到。毕竟,战争女神的现世,以及与那位战士的对话,虽然不长,但话中信息量过于庞大,以至于这位战士的身份惹得大家过于好奇。

 

“……坐实了,这家伙不是螳螂妖我明天立刻去街上强吻最丑的人!”

“有道理有道理,毕竟战争女神与魔网之主都与凯希亚皇国有关联,受过恩惠!”

“恐怕还不是一般的小兵小卒……战争女神的转述里,魔网之主都要客客气气地跟它道歉?!那可是开创与维持了我国主要泛用能源网络的魔网的伟大尊主啊!绝对有故事啊!”

“难怪能在代理决斗中挨了一发红莲冲击还不死……算是地上最强的凡世生命吗!”

“看陛下和首席枢机卿那稳的一比的表情,应该是在工艺品展会那次召见时就知道真相了?”

“是知道他这么厉害才差遣的?不亏是恶魔枢机卿,连凯希亚皇国的勇士都敢随意支使。”

“但是……还剩下7天,他能完成最后的三个任务吗?”

“想什么呢!战争女神和魔网之主都会庇护他的!”

“那你说的好像诸神都帮忙解决了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那件悬案似的哦……”

“闭上你的臭嘴,这可还在战争神殿呢,这对仁爱的女神可是大不敬。”

 

凯鲁克亚离开战争神殿的时候未有在意过身后无尽的议论,人们要怎么评议自己都随意,它不在乎。

只有莉莲娜转述的那句话仍在脑海中回荡……

它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无云的晴空,发出无声的长叹。

 

不必道歉,莫德维拉,那一日的地下,混乱中的我,仿佛从你后裔的身上看到了你就在那里……

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谢谢。

——已为神明的你,还记得我。

 

TBC


全文链接
 
 
 
评论(3)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