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二十一)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二十一)

 

9月5日晚6时许,舰队和渔船船队一行行驶至柿饼岛停靠,在夕阳彻底没入海平线以下后,水手和乘客们总算能从波动起伏的船只上下来,用脚再度踏上陆地。

 

舰长早就收好了宝贝雪茄,一边下船一边给第一次踏上此地的访客们做个简单的介绍:“这里是柿饼岛,在地图上的形状像被压扁的柿饼所以取名的人就这样定了。约两个平方公里大,是马塔拉以南渔场航路的重要停泊处,可以说,这里是我国国境最远的陆地,在往南想看到沙滩,那就得是海巫之歌群岛了。”

 

“舰长,是每次渔船船队捕捞完毕之后都会来这里停泊吗?”

 

“不一定,如果运气好一天就能捕满一船的话,可能当天就回了。

 

“那为什么不今天就回呢?”

 

“一方面是巡航舰队一定要到柿饼岛来打卡报道,一方面是还有的渔船尚未满仓,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依据本船随行萨满的天气预报,几小时后这片海域会有强烈的暴风雨,所以在这里停泊避风是最好的选择。总的来说,我们的军舰有魔网之主的庇护,对暴风雨的耐性尚可,但民间的渔船做不到,再者,顶着暴风雨也没办法好好开船不是?”雷锚舰长示意冒险者们和部下跟上自己,“第一次来这里的访客们,来参观一下岛上的堡垒,今晚我们得在这里留宿了。”

 

岛的南部是规模不大但有模有样的一个小城堡,一百来号军队编制的人手驻扎在这里,按照职务和军衔,这里驻扎的小队长是第三支队舰长的属下。因为巡航任务时常有冒险者参加,所以堡垒中有专门供冒险者居住的房间,经常有人打理,干净整洁有保障。

 

吃过晚饭后,慕纳女士独自来到海边,取出随身携带的简便祭坛和祭品等一系列日常祭祀用道具之后,向波涛之主——海神渊涛献上供奉,静静地坐在海边,聆听潮汐送来的消息。越是实力强大的萨满,会听懂元素表达的更多的信息。

 

一小时后,她得到了暴风雨光临的时间、规模,所谓“海之魔眼”的动向,以及一个意外的消息。

在心里暗骂那些惹人憎恨的海泥鳅一顿之后,慕纳女士收起自己的仪式道具,返回了堡垒。

 

有娜迦即将攻击柿饼岛?

雷锚舰长、驻岛的杉桨队长和渔船船队代表甘朵女士立刻垮下脸来,显然,这是除了暴风雨和海怪之外他们最不想遇到的情况。成群结队的娜迦袭来,是件麻烦的事,光从数量上就头疼,别说其他意外情况了。

 

杉桨队长带着烦忧的面色和语气对冒险者们陈述,每年都有娜迦小队来岛上骚扰,这是例常,鉴于从传送门呼叫马塔拉舰队的人手支援会很快,他们也捞不到多少的好处,至多是趁援军赶来之前捞一点就走掉,有时候会破坏渔船作为报复,而慕纳女士您说这次来的大概有……两千甚至以上的规模?如果是真的,那必须上报,但现在有个问题,如果到时候没来那么多,而我们申请了这个数的增援规模,会被上面责罚“谎报军情”的,所以我们也很为难。

 

凯鲁克亚询问,自这个堡垒建立以来,是否有两千规模的娜迦齐聚进攻的事件记录?

 

不,从未有过。杉桨队长肯定地回答到。

毕竟,如果娜迦彻底夺下这个岛,威胁周边渔场,马塔拉的渔民再也不敢到这里捕鱼,他们就没法骚扰渔民,并从渔民和船队的人那里勒索财物,这些恶劣的海蛇从不想好好做生意,正常交换,总想着不劳而获,或许出动并勒索这个过程就算做它们“劳动”的行为成本了。至于这次规模性地进攻,我也猜不出为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们不太可能长期占领柿饼岛,就如海洋是它们的渔场一样,陆地上的智慧生物是它们渔场里可以产生利益的“鱼”,这座岛就是吸引“鱼”的“灯”,隔一阵,收获一波,循环往复。

 

渔船船队的甘朵女士知道那些娜迦报复渔民船队的最恶劣手段就是凿沉他们的船,于是心急火燎地劝说雷锚舰长和杉桨队长向马塔拉舰队求援,毕竟仅凭舰队四艘船接近三百来号的以及驻岛军队一百来号的人手,对战规模至少为两千的娜迦,简直太过天方夜谭了,她可不想满载渔获的宝贵船只被凿沉在这么偏远的地方,那几乎等于回家重做,再说了,这次渔获时间没有受到海怪骚扰,得到了一些稀有的捕捞品,错过了生鲜时间,回去就卖不了好价钱。

 

等他们尚在纠结要不要向马塔拉求援、申请多少求援合适的时候,凯鲁克亚认真琢磨了一会柿饼岛地图,说了一句让屋子里彻底安静的话:“让我们来制定一个作战计划。”

 

雷锚舰长尚且冷静,他知道影华卫队关照过的冒险者肯定是有本事的,但另外两个不知道,当是冒险者异想天开没见识过娜迦的凶恶程度才在这里信口开河。

 

那些海蛇真的很凶,惹恼了它们绝对杀人不眨眼的啊!

我们不求援真的很难赶走这些海蛇,更别说安身立命守住岛屿……

 

感叹着人类真是懦弱又麻烦,卡尔利兹叹了口气,才缓缓开口:

“你们给他一次机会好不,这家伙好歹还是对娜迦作战的专家呢。”

 

专家?这个头衔好歹唬住了那两个人一会,但一看手腕上的黄金铭牌,又觉得是在吹牛。

雷锚舰长让他俩稍安勿躁,看看这个所谓的“专家”到底有什么以少敌多的高见。  

 

凯鲁克亚的手指在柿饼岛的平面地图上游走:“我的建议是,既然敌人是大规模围攻我们,而柿饼岛有一大片沙滩,核心战场就设定在这里。放弃船坞和码头,部分的维拉克鲁斯士兵和渔民固守城堡,留第三支队的四艘舰船只操作炮台轰击娜迦,民用船只想办法隐藏起来。根据慕纳女士的信息,距离对方预定登录还有四小时,娜迦打算趁我们熟睡之后再进攻,这给了我们充足的准备时间。”           

 

杉桨队长连忙摇头:“说的轻巧,虽然本岛可以作为避风港,隐藏船只可做不到啊。”

 

“只要敢想,就能尝试去做,细节性的问题我来承办,待会希望你们能全力配合。”说到这里时,它的目光向萨满女士那边投去,牛头人倒是一点就通,她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知道它们是会呈包围的态势登陆,还是定向在某个片区登陆,只要在堡垒坚守,敌人一时半会拿你们也没办法,剩下的大部队交给我去解决。”

 

杉桨队长和船队的甘朵女士怀疑地将目光投向对方的手腕,显然黄金铭牌的冒险者……

 

似乎看出了对方眼里对于等级的怀疑,洛恩和慕纳女士故作空气好热我们要扇扇风的样子,撩了撩自己脖子上和手腕上的高等级铭牌,这才堵住了他们话口。雷锚舰长倒是露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欣喜笑容,有什么能比痛殴那些恶心的海蛇更有趣呢,与什么程度的冒险者合作都是可以的啊,有奇迹不是更让人期待吗。

 

接下来,整个柿饼岛进入了临战状态,雷锚舰长经过考虑之后还是让驻岛队长通过传送门向上面打了个预备报告,申请有紧急状况时的增援,马塔拉舰队非常重视,调派了七位上位法师(高阶法师以下)来到城堡,听从舰长的调配,并让他们随时根据情况向上级申请更强的人手配置。   

 

在凯鲁克亚的指引下,士兵和渔民们吭哧吭哧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尽管有些累,他们更想看到自己的劳动会换来怎样的结果,这么想着,反而有些期待那些恶心的海蛇自投罗网。

 

灯塔上的瞭望员、码头舰船上的瞭望员、堡垒城墙上的瞭望员瞪大了眼睛,手中的望远镜轮流从不同方向巡视,这个时候,天气预报中的暴风雨果然依约光临,轰雷在头顶的天空中炸裂,惨白的闪电劈开夜幕,暴雨倾盆而下,让人一万个不愿意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与那些恶心的海蛇战斗,这无疑从天时的角度打击了留在岛上的人们的士气。

 

这与凯希亚英杰们无关。

凯鲁克亚留在房间里擦亮自己的琥珀双刃,检查暴虐套装战斗铠甲的性能,调整快捷道具栏的排位;卡尔利兹则是将自己的魔力贮备、魔法道具预备好,今晚的它也要参加战斗,将大团治疗的职能交给了慕纳女士。或者说,如此暴风雨之夜对它们而言是屠戮娜迦最合适的天气,如果在晴空万里的日子,反而会觉得有那么一丝讽刺。牧师英杰一定会说:“哈?不把这些鱼腥的血冲走,你还指望留在地上等隔天的太阳晒出一片腐臭味吗?它们可晒不成咸鱼干……娜迦的肉不好吃,真的。”

 

卡尔利兹能读出后辈的心音,就算面上再沉稳无波,内心则是汹涌着对于沉寂许久终于得以解放的屠戮表示极度期待的跃跃欲试。唯一遗憾的是这里没有万众一心的同袍们在身后支援……没关系,有自己就足够。 

 

慕纳女士一直观望着桌子上的一只鱼缸,鱼缸用海水浸泡着一只牡蛎,牡蛎的壳正在一点一点地张开,直到它的两片壳完全地到达了一个直角:“舰长,队长,敌方登陆时间提前了,十五分钟后!请通告各点进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射击!”

 

凯鲁克亚与一百名水手和驻岛士兵在码头附近的用稻草遮蔽的木箱堆里待命,他们必须尽可能守护军舰船只,并将部分登陆的娜迦逐渐引到沙滩这片开阔地带进行战斗。尽管士兵们并不太明白为什么舰长和队长要求自己待会跟着这个黄金铭牌的战士一起行动,但好在他们的素质不错,军纪严明,就算了解自己是诱饵也毫无怨言。唯有对凯鲁克亚说出的一句话不太理解——

 

“开战后,渐渐散开,该撤就撤,当心刀剑无眼。”  

 

黄金鹿纪年  第35年  9月5日晚11:28分——

 

旗舰·海之澜歌的炮手调整角度,在黑暗中对海底展开了第一轮的炮击:“开火!”

接着,僚舰也跟随开火。

 

海底跃动的黑影们被毫无预兆地当头一炮,完全打懵。

舰队装备的是葡萄弹。葡萄弹在打击地方有生力量时,可以使一座火炮发挥多座火炮的作用。采用网兜或者其他方式将散弹捆成一束,虽然降低了射程,但强化了连续爆裂的威力,在敌方聚集的情况下会有不错的击杀效果。

 

娜迦们在黑暗的海水中看到弹药爆裂的火光,顿时避之不及,处在后方的法术部队总算从爆炸的震荡中缓过神来,给前锋部队开启冰盾,以抵御葡萄弹的连续轮次轰击。负责进攻船坞的小队长立刻大声疾呼,散开,散开,迂回登陆!先凿沉它们的渔船!    

 

事实令它惊讶并且失望——船坞附近并没有那种渗透着鱼腥味的木底渔船,除了包铁的军舰,连一艘小艇都找不到。或许人类把它们放置在别处去了,别着急,交给其它同族,我们先把这几艘军舰打下来!为了桑缇希娜女士的荣耀!                                        

 

刚刚游到接近四艘船只,准备浮上海面,尝试登船,就感觉头顶触碰到了什么,接着,有什么东西噼里啪啦地爆开,砰砰炸想。

 

是浮游水雷!那些人类竟敢算计我们!

 

浮游水雷是被赋予漂浮魔法,短时间浮于水上,触碰到海底浮上来的娜迦,会自动连片引爆的兵器。一般舰队在被规模性的娜迦小队追逐时会使用它,效果拔群,总是能阻止对方成功登舰。

 

但这次恐怕不一样,数量超出了船只所预备的浮游水雷的数量,就算从马塔拉调拨来的也不太够,它们所能起的作用只是延缓对方的登舰。

 

怎可能就这样束手就擒?雷锚舰长下令四艘僚舰散开,随舰萨满祈求风元素的协助,舰船满帆开启急加速,绕岛巡航,引开部分娜迦的火力,并随时开火,直至耗尽弹药,为岛上坚守的士兵们减少一部分压力。

 

趁着盘踞港口的四艘马塔拉舰队第三支队的军舰驶离港口,主攻东北方向的娜迦分队终于成功登陆,果不其然,码头上堆积着货物箱子,值得劫掠一番。

 

然而,从那些劫掠目标中忽然蹿出数群士兵,一瞬间从三个方向分别袭击了娜迦士兵和法术部队,其中,法术部队遭到的突袭最重。

 

凯鲁克亚早就跟跟随者交待好了,负责突袭并恐吓前锋的人,用闪光弹和烟雾弹迷惑对方,更多的人要趁乱击杀后方海巫们的法术部队,只有减少它们的数量,自己遭受的未知攻击和负面加成才会降到最低,有的是时间让你们去收拾那些蛮重的前锋士兵。

 

水手和驻岛士兵们戴着有竹炭包的呼吸过滤装置以及保护视力、增加夜视能力的头盔,这些都在备战的四小时里经过法师的魔法援助以及从马塔拉来的物资补给进行了装配,在闪光弹、有毒烟的烟雾弹里横行无忌,一时间,海巫法师部队被砍瓜切菜般收拾得妥妥贴贴,维拉克鲁斯的部队听从指挥,与凯鲁克亚保持着数十米的距离,就看着那位战士手提双刃冲进烟雾中,骇人的白光闪过,惨叫四起,海巫们接连不断的惨叫声立刻鼓舞了这些本来是“饵”的士兵们的士气。

 

战场中混进了一头长得跟传说中灵魂兽近似的“幽灵狼”,比起真正的狼,就是形体要半透明一些,发出一声震彻心灵的怒吼,点燃了他们心中嗜血的欲望,全身的血液加速流动,只为更快地挥舞手中的武器,割裂、刺穿、砍杀……接着,一根治疗图腾插在地上,为半径一百米范围内我方部队提供了效果稳定但效力不是很大的持续治疗,一些伤得稍重的士兵则得到了看不见治疗者的,有力的治愈。

 

终于有眼尖的娜迦士兵发现了人群里一头幽灵狼在不断穿梭,足底不断闪烁着青黄绿色的荧光,或者是浅蓝的水色光,判定为治疗者,抡起长戟向它刺去。      

 

“休想!”康斯坦丁擎盾一个冲锋大跳正好撞开了比他高大好多的娜迦前锋士兵,趁着对方短暂的晕厥,经过法师们时限祝福以及本身附魔的长剑从对方下颚斜着往上刺去,“武技-力量强化!猛突刺!”

 

当这个娜迦被刺穿脑叶倒下后,他朝着继续在人群中冲刺穿梭的牛头人萨满大声疾呼:“慕纳女士,等等我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红榴家的家主小姐可是不会付我雇佣费用的!

 

“自己跟上来,保镖先生!”

 

凯鲁克亚眼见烟雾弹用完,烟雾渐渐散去,立刻招呼跟随者往沙滩的方向后撤。

 

本来,在码头到堡垒之间有一条最近的道路,几乎可以不经过沙滩,但为了减少分兵防守的必要,凯鲁克亚指示慕纳女士,令土元素改变地形,暂时封堵了这条道路,这样的话,娜迦们想要攻克岛上的据点,就必须经过沙滩,绕到灯塔下方的路口。

 

撤退的路上,凯鲁克亚使用琥珀之刃·烈旋,强化己方部队的奔跑速度,并同时产生强烈的阵风风压,阻碍娜迦部队的前进速度,很快,维拉克鲁斯的士兵们鱼贯地进入了撤离信标所在的魔法圈内,被安全传回了堡垒内部。与此同时,凯鲁克亚独自一人将恼怒的娜迦们引入了宽敞且被雨水浸润的海滩。

 

“哼。”历战的将领发出了嘲讽的音调,它的笑容在全覆面罩下不为人知。“琥珀护盾启动。”

随着护盾启动的,还有它引以为傲的武器——琥珀之刃·轰毅释放的闪电和雷暴,横扫过湿润的沙滩,在它与敌人之间点燃了大地:“咆哮吧——隆派亚的琥珀连锁暴雷!”

 

轰!轰!轰!轰!轰!轰!轰——

 

连锁的轰鸣与爆炸中,数百的娜迦被齐齐炸上了天,以及它们的肉块、装甲和武器。一时间,绕岛巡行的雷锚舰长忍不住称赞这是他生平见过的最盛大最美丽的烟花,比圣都的新年烟花还要令人欣喜,手下的水手们顿时跟着欢呼起来。

 

“炸死它们!炸碎点,再碎点!”

“免费送你们上天!这辈子不用再回水里了!”

“海拉殿下想吃烧烤娜迦了哈哈哈哈!”

 

凯鲁克亚确认敌人已经最大限度深入埋伏连锁暴雷的沙滩区域,这一下消灭的前锋部队应该在三百左右。

 

所谓的两千不一定真的就会有那么多,娜迦们也许会知难而退,也许会变本加厉,谁都说不清楚,计数只是习惯性地会为自己的功勋做一下简单的统计。不论来多少,在自己倒下之前,都会有更多的娜迦倒下,这是唯一的真理信标。

 

“还有多少想死的,都过来吧。”在雷暴掀起的沙尘中,凯希亚英杰早已换上了战斗铠甲-暴虐套装,并且切换了技能天赋专精。握紧手中的武器,全身充盈着热身运动后四处游走的力量,朱槿色的瞳孔更加通红也更加透亮,燃烧着无可抑制的嗜血光芒。“我已经数百年未曾虐杀过你们了。”

 

血痕前辈,请以你狂暴的力量庇佑我,我将为你献上它们之中最贵重的战利品。

现在,杀戮盛宴,正式开始。

 

娜迦并不是从一个方向进攻柿饼岛的堡垒。西南方的渔夫小屋附近涌出了娜迦,它们试图从唯一的小道以及灯塔侧的岩壁向上突袭。小道的路口顶端有封锁结界,灯塔与堡垒上层则是撤的弓箭手分队,对着岩壁上冒头的娜迦就是一顿齐射。

 

这里显然准头好的射手并不多,洛恩作为全国排得上号的猎人自然得给他们做一个表率,这是他第一次狩猎娜迦这种生物,并没有太特别的感觉,仅仅只是冒头,送它下去的简单循环而已,就像没什么挑战的木桩练习。他忍不住在堡垒的城墙边上抽出空来,用鹰眼术盯梢搭档的杀戮盛宴。

 

如果要猎人谈谈此刻的感想,他会觉得搭档是一条凶猛的毒蛇,冲进了鸡窝,尽管那些平日里会啄得人到处乱跑的凶恶公鸡拼尽全力上蹿下跳,但毒蛇的毒牙一口一个,很快,它们便陈尸沙滩,一动不动;对,又像是一台绞肉机,所过之处,再无全尸,最完整的尸体身上都有一道深可断骨的豁口,又似鱼贩手起刀落,案板上仅剩一条开膛破肚的死鱼。

 

那便是凯希亚英杰真实的战斗力,至于是不是全力,猎人认为,还没有到那种程度。

搭档的行动完全游刃有余,它是在享受杀戮,而并非疲于应对,在狂战士状态的每一秒里,每一份死亡都会充盈狂战士本身的战斗力,似乎它们的天赋中有“吸血”这一项。

 

洛恩在齿缝间憋出一丝羡慕的轻声感叹,无比羡慕在这死亡之池中狂放起舞的送葬者,理智什么的并不重要。原本这些海洋生物的生死轮回应该归于海神,但如果黑暗女神管辖地域展开战斗的场合,而且海神正在沉眠的期间,这些死亡的灵魂都会是海拉的战利品……想必黑暗女神应该正在微笑着注视这片战场?

 

娜迦们还不知道自己招惹了谁?

 

是的,它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了。

 

并未出现在前线的卡尔利兹有自己的战斗规划,它在全岛十二个方向设置了“心音水母”。

这是凯希亚皇国南边,常年与皇国通商的,较为友善的娜迦部族卖给它们的可驯养宠物水母,它们经过心控大师的驯养和改造后,专门用来对付这些常年与皇国为敌的麻烦部族,有了这个东西,就能在娜迦进攻的时候更加容易探查到指挥官,随后做到“定点清除”,提高作战效率。

 

柿饼岛西南,七点钟方向——

 

“报——女士!我们登岛的部队损失惨重!”一位娜迦斥候急匆匆地冲过来,在娜迦女海巫的贝壳软轿前精准刹住,“那些旱鸭子在沙滩上炸飞了我们的一支部队!现在还有个凶猛的家伙正在大肆砍杀我们的士兵!”

 

“这怎么可能!”无名之火从心中涌起,名为桑缇希娜的海巫尚未知晓自己的冲冠怒火已经成功引起了心音水母的注意,继续大声嚷嚷,“我们已经算是兵贵神速了!人类怎么会知道,我们要为提格瑞纳斯大人的失误前来报复?”

 

嚯,原来如此。

卡尔利兹从心音水母那里陆续听到女海巫的咒骂,听起来这个女海巫应该是大海巫顾问提格瑞纳斯下属中一位高阶海巫之类的等级。既然能称之为失误而不是失败,看来还挺维护那个狡猾的娜迦的。可惜,这条雌性海蛇可没学到主子的半点谋略本事。莫不是提格瑞纳斯没有告诉过下属它因为遇到谁而失败了吗?

 

挺好,挺好的,在一无所知中愚昧地死去吧,你只不过是来给我送完成任务的人头而已。

哦,对了,战争女神的祭品!我相信她一定会喜欢这个的!一位娜迦女海巫的带皮全身鳞!

完成任务,一举两得!

 

在感慨完一举两得后,心音水母在女海巫的附近发现了一条长着数个眼睛的、可怖的巨大章鱼,待游近一看,跟雷锚舰长所描述的“海之魔眼”特征十分近似。什么嘛,原来海怪是这些恶心的海蛇造的吗?

 

卡尔利兹欢喜地吹了个口哨,然后虔诚地感谢圣树尊上的保佑,我们的运气,就是这么好。

一石三鸟,准备咯。

 

名为桑缇希娜的女海巫继续抓狂地挥动她那几双手臂:“从南边攻击!占领岛屿南边露出海面的狭长浅滩,把鱼叉投射器推上去,算好角度,打击岩坡上的堡垒!同时,给我上锚索,从南边爬上去!我看这些旱鸭子能有几双手臂可以腾出来对付我们!”

 

“是!我这就去通传各队队长!”斥候领命,立刻嗖嗖地游走了。

 

几双手臂啊……

这句话倒像是启发了卡尔利兹,它操纵心音水母来到女海巫的身侧,在她的腰间发现了一柄魔杖。

它又通过水母,看了看软轿后方一直待命不动、乖如雕像的大章鱼,似乎明白了什么。

 

娜迦们开始将锚索的钩子通过鱼叉发射到堡垒南方的岩壁上,以攀爬南边的悬崖的方式,尝试从条件最不好地方强攻堡垒,同时,堡垒外面射手们的阵地被鱼叉炮不断轰击,洛恩他们不得不一边躲避,一边将剩下的箭矢和枪弹射完,逐渐退回堡垒内部。

 

慕纳女士打了个愤怒的响鼻,呼喝胆子大的士兵们,跟我到堡垒南边的悬崖这边来。随即,南边的悬崖上出现了士兵,他们沿边缘均匀地倾倒出桶装的黑乎乎液体,几乎覆盖着悬崖,粘乎乎地流了下去。 

 

因为流速有限,娜迦们只觉得味道好像有点部队但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等那粘乎乎的液体粘到身上的时候,已经有一些娜迦快爬到悬崖的上方了,后面跟了一串的同类:“嗯?这是什么东西……?!不、不好!”

 

“对我们来说,那可是太好啦。”士兵们早已随慕纳女士的手势退后,只见萨满在指尖打了个清脆的响指,一个小火球就此落下,点燃了粘粘糊糊又黑漆漆的……石油。

 

转瞬之间,陡峭的岩壁变成了一片业火之崖。

那些被流淌的石油浇到的娜迦,不是被火焰点燃,就是在火焰触及自己之前松开锚链,跌回海中或许还能保住性命,那可是连雨水也浇不熄的火焰。

 

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娜迦们遭遇埋伏,倒也只是慌乱了一时,这方向进攻的法系部队并未受创,它们开始集体施法,将被点燃的火焰之壁从下方逐渐冻结,只需要花上一点时间,它们就可以在冻过的冰壁上重新用锚链开凿一条道路。

 

“萨满女士,这可怎么办,它们灭掉火焰就会重新爬上来的!”

 

“我们回去,”大概是这样的回答让一时间无计可施的士兵们慌乱了,慕纳又摆摆手,“说到底我们只能拖延一时而已,剩下的交给那些法师比较好,普通人就不要指望包办一切了,回去吧,守卫你们的堡垒。还是说,你们对最后的阵地那么没信心?就算堡垒被围困,还可以向马塔拉求援么。”

 

大概是领会了自己的职责就是拖延一事,士兵们心有戚戚焉地撤回了堡垒。不过他们还是没想通,萨满女士留在崖边的一个奇怪咒文法阵是干嘛用的,还以为那是什么召唤巨大原始火元素之类的杀手锏呢。

 

而娜迦们正准备冻结接近堡垒的上端的燃烧岩壁时,却忽然发现,无论如何使用冰霜法术,那燃烧的火焰都无法被封冻住。随即,已经被冻住的地方,冰霜迅速溶解,火焰继续蔓延,甚至将岩石烧碎,用常识无法解释地……转化为了熔岩?!

 

火焰熊熊燃烧的“城墙”边沿,出现了一个身穿铠甲的身影。

那个身影站在火中,似是浴火而生。

它的头发像烛火在风中微微飘扬,像极了神殿中盛放的红莲。

 

TBC

 

备注:1、像慕纳女士这样高阶精英萨满,即使在变身情况下,也能施法,还是移动施法级的。

2、维克多暂时用自己玫瑰骑士的身份去马塔拉坐镇求援事宜了,稍后会回到战场,他暂时被停职一事看起来还没传到马塔拉城,他可怜的二哥至今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早就在禁闭室外面晃悠了好多天了。

3、地图如下:


                                                                                              


全文链接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