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二十)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二十)


黄金鹿纪年35年,9月5日早晨——

 

迷迭香大酒店就餐区的雅间,冒险者们向影华卫队的副队长解释并接受报告书上内容的问询,并一一作答。


卡尔利兹的报告书上关于犯罪嫌疑人作案冬季的描述仅仅是一种推测,在外人看来会比较悬乎,内行人士看来,再不可能的事也有一定概率就是真相。

 

“关于昨晚发生的对话,录像资料我已经提交。我从那个变装娜迦处问到的话,虽然它已经刻意回避了很多,但目的已经算是比较明显,毕竟交换提问,它在我的魔法道具前不能随口撒谎。 众所周知,在这个星球上,海洋的权力由海神阿比斯掌管,熊猫人习惯称之为‘渊涛’,大海巫伊索琪娜想要得到真正的权力,就必须取代渊涛成为海洋的掌管者,可是她无法得到神格与神位的认可,只能趁海神沉睡之际在海底兴风作浪,过过实权者的瘾。若有一天海神醒了,心情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不清算她越俎代庖的罪过,心情不好,她就会像曾经那些权欲熏心的娜迦海巫一样受到惩罚。”

 

稍作停顿,牧师优雅地抿了一口冰柠茶。

在座所有人都愿意听它讲述推测,就像是在听着悬乎不已却极有可能是真相的故事。

 

“接下来是问题的核心——关于为什么这些娜迦在寻求人类的婴儿。依照我们对海神的了解,他会选择海滨出生的婴儿作为沉睡后醒来的凭依容器,自由贸易联合群岛的科斯塔家族有多次被选中的记录,也有出生在其他海滨城镇的婴儿被选中过,大约两百年会更换,沉睡,然后继续循环,毕竟凡人作为容器用久了也终究还是会坏掉的。海神又喜欢使用不同的凡人容器经历不同的生活,和我们这些持续了千年万年的非神祗类的长生种还是很不一样。回到正题,大海巫伊索琪娜采纳了顾问提格瑞纳斯的建议,用其他在海边(海底)出生的婴儿去跟长期的幸运血裔家族科斯塔家对赌。”

 

“可这种做法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啊?”

 

“这要涉及到关于海神沉睡时灵魂会在哪里的问题。依照我们英杰从圣树尊上那里得到的信息,这种时刻,渊涛会在自己位于熊猫人国度-安雅兰馨西边的海底神殿中沉睡,直到他睡够了想要醒来。而这件事在娜迦中间应该不是什么秘密,海里的东西它们几乎都知道。对了,小王子,身为牧师,你听说过‘移魂术’吗?”

 

“我听叔公阿昆德拉亲王讲起过,过去的维拉克鲁斯,一个由炼金术师、法师、牧师和死灵法师组成的秘密社团研发了这个仪式性的大型法术,为了追求所谓的‘永生’,最后受到了黑暗女神的责罚。海拉殿下允许人类和其他种族知晓这个法术的存在,但禁忌终究是禁忌,违背灵魂在命运中的循环。”

 

“接下来谈另外一个必要的话题:神祗与信仰它的子民之间的关系。如我们各自所知,我们凯希亚的子民,生死循环由圣树尊上决定,你们由信仰的圣光与黑暗的女神决定,多半还是海拉殿下的工作负担要重点,而海中的子民,由海神创造并决定。于是——黑暗女神禁止地上的智慧种族使用‘移魂术’,却没有越权去限制过海中的子民,一旦娜迦学会了,当权者野心膨胀,就有可能……”

 

“等等,还是不对啊,即便娜迦使用移魂术,将海神的灵魂从科斯塔家那里抢到自己这边带来的实验品上进行灌注,海神一旦醒来,那后面的事情也不由它们随心所欲?”

 

“有两个方法。一是,让海神的灵魂继续沉睡,二是——让宿体的生命体征一直维持沉眠,无论是用药物还是巫术。其实当我了解到奈罗图斯的信徒带着奈罗图斯的阴影之力与顾问提格瑞纳斯合作,便在思考其中到底有什么意义。表面上,好像是非宿体适格者的婴儿会被萨奇尔那个老头子拿去当实验品或者祭品,就当处理垃圾。可转念一想,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提格瑞纳斯又要从萨奇尔那里得到什么?我思来想去,答案很可能是——如何抑制神祗意志觉醒,并束缚它的方法。”

 

“请容我插个话。”康斯坦丁勇敢地在桌子上举了手,“我在调查中得知,马塔拉及其周边群岛上之所以有大大小小的海神神庙,是因为八百六十年前,海神所选中的凭依者是马塔拉城出身的一位船长。之后,这位船长的后裔在旗鱼群岛各地安家,似乎翻车鱼岛的老头子,是后裔支脉的一员。所以,他知道一些关于海神转生的内幕,也不足为奇了。”

 

“那不是正好吗,钥匙先生。”卡尔利兹接过话茬,“从卫队搜查农场房屋和地下的情况而言,这位后裔支脉的一员家中神秘学藏书甚多,加之成为奈罗图斯的信徒,勾结娜迦所做的这一切,他是有资本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个萨奇尔的真正目的还有什么,但他持有奈罗图斯的力量恩赐是肯定的事实,这一点我可以绝对担保,不然,凭什么圣光与黑暗的权威都无法给出失踪者到底在哪的答案?因为诸神厌恶奈罗图斯,它的能量残余都是足以影响诸神判断的存在。说到这里我补充一句,关于如何抑制海神灵魂和意志醒来的做法——如果让奈罗图斯的邪恶意识环绕周围,渊涛可能就会认为现实反而犹如噩梦,不如在梦中继续逃避。不论这逃避会是多久,对于大海巫伊索琪娜而言,越久便越好。”

 

“在真相无法被求证前,我们也只能勉强当作最接近真相的可能性。失踪者被救出这件事值得庆贺,可是人们毕竟会担忧——来年,或者未来的日子里,遭受到报复的概率。”

 

“哈?报复?”卡尔利兹戏谑地挑了挑眉毛,反手指着自己身边的后辈,“为了保护圣树尊上的土地,以及延长到大陆架的充满力量的根脉,我们一族与娜迦纠葛上万年,如果不是源生神祗之间的起码的互相尊重,炼金贤者的毒药都能让那些海蛇彻底绝种!正因如此,我和同僚们随时等待神明与议会的召唤,那些娜迦爬上来多少次我们都要把它们痛打回海底!”

 

“不然的话,就是用处刑长钉钉在十字架上,放置在海边或者海底,以儆效尤,”凯鲁克亚平静地补充到。“对了,同族们普遍反应用娜迦的带皮鳞片做的夏季凉席非常受欢迎。”

 

安德烈王子反省自己刚才说出的话多少有些幼稚,对啊,坏人来找麻烦当然要打到让他们吃教训才是,成天担忧能起个什么用?

 

“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失踪案,人——我们给一个不剩还有多地带回来了,从失踪这个角度来说,完美结案。至于犯人抓不到,这个问题超过了冒险者能够搞定的范围,只有用战争才能解决。至此,本案件就算结束,我们必须去赶其他的任务了。你意下如何,小王子。”

 

“你们先去继续其他的任务,这份报告书我要带回去询问叔父和君主的意见,再给你答复。”

 

安德烈带着报告书回到了狮皇宫,他有随时觐见两位君主的权利和自由,恰好上午的国家政务会议刚刚结束,加西亚和雷诺得以在第一时间阅览由卡尔利兹执笔的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失踪案告破的全程报告书。

 

“如同悬疑小说的经历……在没有任何官方机构的帮助下他们居然解决了这个困扰我们很久的悬案?哪位神祗在幕后帮助他们吗?”

 

“想想也只可能是莫德维拉吧。”

 

“那照你这么说,莫德维拉凭什么不帮我们?”

 

“呃……魔网之主似乎也没有理由这么做……我的预言里,究极好运的凡人就是指的它们吗?”

 

“看来就是了。”

 

“叔父,雷诺阿姨,你们对这份报告书的内容意下如何?可否作为他们完成任务的凭据?”

 

“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人救回来了就好嘛,去海里捞一个狡猾如蛇的娜迦也不怎么现实。”

 

加西亚国王为人一贯爽快,能过得去的地方就不喜欢为难人,在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之后,他目视身边的首席枢机卿,那表情明显是不太想给冒险者们一个痛快胜利的。

 

“这么顺利,我觉得太便宜他们了。”果然。

首席枢机卿的指甲在光滑的木桌上划出微小甚至可以忽略的划痕。“应该人赃俱获才算一个案件的完结。”

 

“任务书里可没写到这一步。”内心涌起一种对付出努力的冒险者的同情情绪,王子决定适当地据理力争一下,“任务书的要求是破解悬案,查明真相,甚至连营救失踪者都没有强行要求。因为战士公会和其他公会都认为,能得到一个真相已经是最大的进步。”

 

“什么嘛,安迪。”王子的养母弯了弯嘴角,似笑非笑,“你同情它们吗?”

 

“并不是,”安德烈差点说话就磕巴了一下,因为说完全没有那绝对是假的,冒险者们的努力他看在眼里,并记在心里,在他看来,已经是非常非常不错了。“请您想想,它们实现了您的预言,为您增添了荣耀,维护了您言语中的权威。而民众并不会真的指望一支冒险者小队能彻底解决连神祗都觉得困扰的案件,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洋溢着回归温暖的结果,而我们,才应该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将来年活动的安全责任彻底揽下——知道了对手是谁,卫队就能采取应对手段,我们要让民众对卫队进一步回复信心才是。”

 

“我赞成安迪的意见,”加西亚捋捋自己修剪过的胡子,“奈罗图斯的阴影邪能出现在那些受困者的脚镣上,这件事本来就超纲了……全国只有你一人能解决。那可不是一个S+的冒险任务级别能简单定义的。我认为那位凯希亚英杰的到来可以算是圣树凯希亚歪打正着的恩赐,它已经做得足够好。”

 

“唔……你们都这样想的话……好吧好吧,这件事就算过。但是,安迪,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来年的安保你自行负责,再出同样的事情,卫队的名声可就彻底稀泥糊墙了。”

 

“请您放心,我一定会谨记,来年的任何节庆活动,我和卫队一定会保证成功举办并平安完结!”

 

首席枢机卿微微点头表示肯定,在报告书的结尾签署了意见,然后交给国王,国王同样签署了意见,两人各自盖上自己的印戒印记,这件案子在王室的意见就算通过。

 

原本王子想第一时间跟冒险者们分享案件终结报告通过的好消息,回到马塔拉的时候,从军需官兼秘书官那里得到消息,卡尔利兹一行已经离开马塔拉城内,去进行护航任务了。安德烈稍微有点扫兴,不过转念一想人家也忙,自己就好心一趟,将君主和陛下签过字的另一份报告书(都是一式两份)带给战士公会,帮它们回报任务。

 

战士公会的总会长卢提拉斯没想到影华卫队的副队长,安德烈王子殿下会没有预约地突然造访,横竖想了想应该不是自己的问题之后,直觉让他担忧起正在执行惩罚任务的凯鲁克亚一行。

 

……该不会是他们又闯祸了?

 

安德烈一边忍住笑意一边严肃地将报告书递给他,示意他看完再说。卢提拉斯会长稍微有点忐忑地接过报告书,目不转睛地花了几分钟看完,发出“啊……”的长叹音:“他们是名为‘奇迹’的本尊吗?”

 

“如果你知道最后的真相,就会觉得所谓‘奇迹’也许是理所当然,我还是把谜底继续留一留。虽然他们还没有回来交任务,但我想提前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你,完成这个任务的荣耀归于战士公会,你可以到大厅去向大家宣布好消息了。”

 

“感激不尽!殿下!”卢提拉斯非常高兴地给王子鞠了个躬。“劳烦您亲自来通传,是我们公会的莫大荣幸!”

 

“只是,若深究报告书内容的话,不知道牧师公会会不会酸得紧呢……”安德烈小声地喃喃自语道。

 

稍后,卢提拉斯会长骄傲地请出自己的长杆刷,来到了公会大堂。在大堂里穿梭、徘徊、和休息的本公会成员和外公会成员看到那个意义非凡的长杆刷,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随着有人大吼几声“会长来了,大家安静”,大堂中的喧闹顿时像被泼过冷水一样,迅速消弭,但不乏好奇的窃窃私语。若干双眼睛带着看热闹的期盼齐刷刷地锁定会长,不知道他会杠掉大公告板上十三个任务中剩下的哪一项?

 

“留你们五分钟时间下注。”卢提拉斯会长戏谑地说。“不,三分钟。”

 

大堂再度炸锅,公会大堂的前台小姐们端出几个罐子,上边标明了剩余任务的序号,让大家写好自己的名字和投注数额在纸条上,投进去。人们顿时群情激奋,猜测他们到底完成了哪个任务。

 

维罗塔·岩剑刚好在场,他拉住几个自己稍微熟点的同行朋友,让他们一人准备一百第纳尔金币:“我知道他们去了马塔拉,前几天我碰到洛恩的时候看到他在塔尔·维拉搜集小龙虾兑换券。你们谁也别抠门,一百起,包赚。”

 

“我靠,马塔拉那个悬了好几年的案子?影华卫队都没找到头绪吧。就算是诸神也没有给出有关失踪者的答案啊?”

“你好歹对打败了帝国第一战士伍兹的那个人有点信心嘛,人家好歹正面硬吃了战女神一记红莲冲击还活着哎!”

“听你的,投投投投,四百!”

 

三分钟内,投注完毕,罐子被搬到后台,相应的金额会从各位会员的银行账户中扣除。

卢提拉斯故意磨蹭了几分钟这才慢悠悠地说:“感谢大家配合我炒热气氛,剩下的也不吊大家胃口了,我来揭晓谜底。”

 

为了让这一动作充满仪式感,长杆笔还特意蘸了蘸红色颜料,在剩下的任务中来回游移,最后,如刀光划过,见血封喉般,划掉了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失踪案的名目。

 

赌对了的人们抱在一起大声吼叫。

“我就知道他们一定能行!”胜利者代表维罗塔发自内心地狂喜,他从见证过凯鲁克亚战胜深岩虫母的那刻起就认定了凯鲁克亚是奇迹光临的战士,相信他一定没错。

 

赌输了的人也不急生气,比起输了的几个子,下次赚回来之外,更多的是对凯鲁克亚一行完成任务过程的极度好奇,追问会长他们到底是怎样完成这一奇迹的。会长说报告书半小时后会公布在大堂的查询机上,大家可以自由查看,比起奇迹,大概称呼为“奇遇”会更合适。

 

半小时后——

大家看完报告书之后冷静了许多,话题转了个方向。

 

“啥,我还以为黄金铭牌的凯鲁克亚这次又大显神威了,结果基本都在,打酱油?”

 

“那个牧师何方神圣,上次奇美拉大混战也是,简直……全场最佳?”

 

“黄金铭牌对这个牧师的态度明显恭顺有佳,有说法这牧师是他的‘前辈’,我就奇怪了牧师怎么会是战士的前辈?”

 

“上次奇美拉那事回来牧师公会都炸锅了吧,这么久了不也还没调查出个结果?想必不是注册会员咯。”

 

“就你相信没人授以正途教育的野牧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世外高人总会存在嘛,不要不信。”

 

“不论是不是世外高人,总算有人出手帮这个国家解决了相当棘手的难题,想必统治者与诸神都会感激的,看看这惊险的过程,查询机里部分的录像和录音把我惊出几升的冷汗,换了是我,我估计死那,泡成渣,喂鱼了都没人能救咧。”

 

“换了别的小队进去估计全灭吧……谁能想到一个地下迷宫还会铺上满墙法术禁止的符文,分明就是确保一个活人都别想逃出来通风报信。没有他们,岛屿地下对失踪者们暗无天日的恶行还会继续,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活地狱。”

 

“熊猫人说得对,可以和任何种族做生意,就是别和娜迦,可怕的生物。”①

 

“居然还有翻车鱼岛上的一个小农场主老头是隐藏的大坏蛋,如果他的儿子是无辜的,那得多可怜。”

 

“无辜不无辜,谁知道呢。我只知道,那农场起码被卫队刨了个底朝天,掘地三尺都不止,到底还会挖出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

 

“这次居然是安德烈王子……呃,影华卫队的副队长来给会长递消息,也算是我们公会面上有光了。牧师公会抢不到那么牛掰的会员,活该捞不着油水咯。”

 

“牧师公会估计绞尽脑汁想抄人家的老底却什么都捞不着,又在傲慢地考虑要不要放下身段去邀请人家注册,还要纠结给人家定几级才能基本服众。还是我们的女神最好,多照顾我们的情绪啊。再牛掰,晋升也要走正常流程,论资排辈。”

 

“说起来,你们谁来记得塔尔·维拉法师公会那件事的传言?黄金铭牌的那位——据说真身是螳螂妖?”

 

“我们国家的外来冒险者多了去了。这些年走在哪座城市都能碰到不是人类、精灵和矮人的域外种族,似乎洛克多尔那边发生了严重的自然灾害,最近那边的开化种族流行到我们这边来讨生活。如果不从抢夺工作机会的角度来看,域外冒险者各自的本事还挺有趣的,和他们组队总有惊喜。不少维拉克鲁斯本地的人也从猎头者这份推荐人的工作里赚了不少外快。螳螂妖?这么稀罕,那不是更有趣吗。”

 

“照你这么说,如果传言是真的,那么红榴家的姐弟和玫瑰骑士阁下,是推荐人那样,正在黄金铭牌的家伙身上赚取利益?螳螂妖是危险的种族,一定程度上还与我国敌对过,这样不怕折腾出事端啊?”

 

“事端是真有,塔尔·维拉现在不正因此在‘享受’着魔网之主的震怒么。它们一族可是莫德维拉殿下当年的庇护者,所以我觉得,这事多半是真的了。不然,按照康斯坦丁的推测,黄金铭牌的凯鲁克亚接下这惩罚性的十三试练,不就是为了能让包庇它的玫瑰骑士的处罚降到最轻吗?不然皇家断然不会将这么可怕的惩罚一股脑丢给冒险者还附加严苛的条件和时限,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

 

“我们是没机会感受五百年前在海巫之歌群岛战役中溃败的人对于螳螂妖的印象,按照记载中描述,它们的确很可怕,而且与洛克多尔居民纯粹的蛮勇比起来还不太一样。听熊猫人的说法,它们其实具有高度的文明,只是不在外人面前轻易表露……不露富的那种。”

 

“既然我们都能猜到几分,陛下和首席枢机卿阁下他们应该是知道真相了,他们大概也不敢随便处分圣树的子民,以免得罪凯希亚皇国,但非法入境窥探国情这罪名扣得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哦。”

 

“你这么一说,我对剩下的任务期待感不是那么强烈了,既然是比我们强太多的种族,倍受自然之神的眷顾,能完成恐怕都是理所当然,唯一还有悬念的只在于能不能在期限内全部完成,还剩几天来着?”

 

“9天,剩下还有一堆,越到最后的恐怕是越棘手。不然就像酸喉一样,早摁死了。马塔拉这案子不都得靠‘巧合与奇遇’?还要万般耐心,环环相扣,步步惊心。反正,我对按时完成这一点缺乏信心。”

 

不知是否是蝴蝶效应,远在南边大海上的洛恩总觉得自己耳根子发热,还不时打几个喷嚏,引得姐姐用担心的眼神看着他,这点海风就把习惯风餐露宿的你吹感冒了?小少爷摇摇头,觉得咱们还是把剩下的任务全都完成了再回去交任务比较好,大概是公会那些看热闹的人又在夹杂着感慨赞美嫉妒等等的情绪,碎碎念个不停。

 

是谁把马塔拉以南护航任务归类到S等级的?洛恩在船舷上看着西方的日落,百无聊赖地打了几个哈欠。

 

按照任务书上所言,这片渔场中活动着许多海怪,其中一个以“海之魔眼”的绰号著称,长着多只眼睛的恐怖章鱼,有些渔民在看到它眼睛发出的光线后变成了石像,从此沉入海底,连同它们石化的渔船一起。

 

这不挺好吗?反正要捉一只巨大海怪回去给当今陛下的叔父——阿昆德拉亲王殿下做研究标本。

 

一整天过去了,直到今日渔民们的船都满载渔获,海怪却犹如睡着了一般,毫无动静。

这样安静的一日只会让洛恩他们本来就为任务焦急的心更加浮躁,如果不是考虑到渔民的感受,小少爷从心底想让搭档用它的琥珀之刃下水炸鱼。

 

今日载他们出航的是马塔拉舰队第三支队的四艘船只,一艘战列舰,三艘盖伦帆船。若是其他普通的冒险者,一般安置在僚舰上即可,既然是影华卫队的副队长打了招呼的,作为旗舰的战列舰上再怎么也得腾个两三间出来,万万怠慢不得。这种时候,洛恩他们就觉得跟着卡尔利兹实在是太沾光了。

 

库雷托尔·雷锚是旗舰——战列舰·海之澜歌的舰长,马塔拉舰队第三支队的队长,负责西南海域巡航以及护航任务的军人。四十岁中年大叔、本地人、老水手、热爱大海,总是咬着一根不想点燃的雪茄,其他略。

 

雷锚舰长似乎看出了冒险者们急于立功的焦躁,劝他们不要慌,有的海怪喜欢在白天袭击渔船,有的则喜欢在晚上。如果你们的目标是“海之魔眼”的那头怪物,白天不见它出来闹腾,还多少有点不习惯,在这片海域巡航,十次能遇到八次,我们舰队的船只有魔法的庇护,渔船恐怕就没那么幸运,我们可以赶走它,但消灭它却是力有不逮。那只家伙很聪明,从来不跟军舰死缠,它知道军舰上的设备和人能够轻易从石化效果中解脱出来。

 

“这么说,如果想彻底摆平这玩意,我们得逮住它才行。”维克多指着附近渔船上正在收拢的渔网说。

 

“玫瑰骑士阁下您不要说笑了,这玩意的主体是一头大章鱼,巨大且滑溜。”

 

“大章鱼,听起来可以烤来吃?”

 

“玫瑰骑士阁下有兴趣吗,您稍等。”说着,雷锚舰长折身返回了自己的船长室,两分钟后,他拿出了一个篮球那么大的水晶烧瓶,里面似乎泡着一节断肢,仔细一瞅,还真是章鱼的触手末端。“这是在某次与那家伙战斗中,我幸运地砍下来的一节,找炼金术师买了药水很好地保管起来,做个纪念。”

 

维克多他们的目光都被这稀奇玩意吸引了去,雷锚舰长拧开了水晶大烧瓶的盖子,把泡在特殊溶液里的灰青色章鱼触手拿出来,抓住吸盘的地方猛地用力一挤,硬是用吸盘口里挤出一个鱼眼珠子一样的核状玩意瞪向大家,把围观群众吓退了少说一米,英杰们也不例外,略有精神洁癖的卡尔利兹抱紧双臂“噫”了一声表示强烈抵触。

 

“卧槽!舰长你的意思,那玩意浑身上下都长满这玩意?如果被抓住的话,也有可能被石化了?”维克多不知道该捂住胃还是捂住嘴,忍住从脚蹿到头的战栗和恶心,以及脊背发凉的感觉,万般嫌弃地用一根指头指着舰长手里的这见鬼玩意。

 

似乎冒险者们都不待见这玩意,最先说烤来吃行吗的玫瑰骑士就差没铁青着脸去船舷边上干呕几下,雷锚舰长也就把章鱼触手尖标本端塞回烧瓶里,盖好盖子:“根据我们的经验,本舰及僚舰布有第四位阶等级的弱化无效结界,只要不被触手从船上卷走,尚且不用担心被石化。换言之,如果不幸被卷下船的话,那就基本是海底的礁石,若干年后头顶还会长满好看的珊瑚和海草,漂亮的小丑鱼在你头顶游来游去呢。”

 

“舰长,你的幽默好冷啊。”洛恩忧心地评价到。

 

 

五分钟后,料理鬼才·海底餐车的老板娘慕纳女士与她的爱徒开始了如何能将刚才那章鱼触手改造成美味料理的大讨论,以至于她们对所谓的“海之魔眼”大章鱼怪充满了期待,张罗着要向船长借厨房。

 

在不远处没有听漏任何一个字的凯鲁克亚忍不住对自己的向导和搭档倾诉心中的感慨:

“这些雌性……都是魔鬼变的吗。”

 

“我怎么知道,要我说,我只知道位居本国高位的某个……是恶魔变的。”随后,洛恩赶紧补充一句撇干净妄议的嫌疑,“咳,忘了这句话吧。”

 

TBC

 

备注:①《魔兽世界》争霸艾泽拉斯版本里始祖龟大使寇乔经常说的一句话“我们应该同任何种族做生意,除了娜迦,可怕的生物”。


全文链接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