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十一)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十一)

 

可能是这群奇美拉对于首领过于服从,以至于首领没有发布命令之前,它们也不会擅自因为愤怒而本能地认为首领受到攻击,就应当立刻撕碎攻击者;或许是方才那震荡灵魂与五脏六腑的波动惊骇了它们,令它们产生了迟疑。

 

大概过去了半分钟,卡尔利兹问它:“现在,可以正常交谈了吗?”

 

“吼……好吧!”狮子的头恼怒地低吼了一声,为了自己的威严,它压抑住了愤怒。

 

“先说好,不准动我身后的人,否则我立刻让你的羊脑袋爆炸开花。”

 

“……我允诺。”首领奇美拉中间那个羊头被敲的地方现在仍然保持了刺痛,警示着这头魔兽绝对不可以在这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人类面前乱来。它固然感到屈辱,奇美拉这种程度的魔兽什么时候在人类面前低过头!就算是有求于人类,从来也是带有胁迫意味的要求或者协商,哪有人类直接骑脸的说法!恼怒通过每一根仍然不肯倒伏的毛发释放出来,这是情绪的唯一合理出口了。

 

牧师这才抬起它的法杖,首领不甘心地瞪视着它,却没有办法一爪子挥舞过去。是的,它的确还“有求于人”,只是不知道这些不是德鲁伊的人能否办到。

 

局面挺尴尬,首领此刻大概又恼又羞,一时半会还组织不起语言,它更想等这个聒噪的人类率先开口。

 

卡尔利兹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你的那个眷属被派来找有治愈能力的德鲁伊,但是,你们族群的生物等级都比较高,驻扎在这片广袤森林里的普通德鲁伊能够治疗你们吗?换句话说,一点小伤自己都能舔舔伤口,何必特意寻找治愈者。”

 

“我派出去的眷属还没有达到像我这样能通晓附近语言,你是怎么知道的。”

 

猎人闻言立刻翻了个白眼,他大概能猜到对方肯定是要用打昏或者恐吓的方式将可怜的德鲁伊掳来这里,正常情况的话。

 

“我是个牧师,读心术是基础中的基础。为了让你减少讶异,直说了吧,我不是你们眼中卑微弱小的人类以及类人生物,将你的理解标杆往高了放。”

 

“那么……你是北边的巨龙吗?”巨龙自然要比奇美拉在魔兽的等级上要高个半格,它们拥有自己稳定的文明和更加丰富的学识与法力,连首领自己都曾经向路过的巨龙讨教过一些。

 

“不是,但这并非重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唔……牧师?!”奇美拉首领的三个头同时高昂了一下,眼中闪烁的光顿时不再充满浓重而尖锐的敌意,随即又伏下身来将三个头从三个方向围视住牧师,“你很厉害吗?你能救她吗!”

 

卡尔利兹轻叹了一口气:“我大概知道你想说什么了,带路吧,傻大个。”

 

首领没有再生气。

三个本地人用口型发出无声的赞叹。

 

在首领奇美拉的带领下,它们绕到首领大厅的后面向山洞的更深处走去,洛恩一边记路一边感慨着这山洞隧道的顶部真高,就连如此身形庞大的首领在这里行走也不会显得狭隘,唯一让猎人感觉还是紧张的地方,在于后面跟来一群监视他们的奇美拉眷属。

 

依旧是晶石照亮的一个空间较大的洞穴,里面稍微精致地铺上了各种各样的兽皮,组成基本的巢穴概念,甚至有一堆很可能是从人类那里劫掠……亦有可能是用了什么方法交易来的软绵绵的巨大枕头堆,既然这首领会说人话,那么与人类也就有可能存在过交易的历史。

 

第一次亲眼见到奇美拉首领的巢穴,钥匙先生在心里为自己的挚友错过一个亿地感到巨大不值,厚点脸皮如果跟来的话,那不把他高兴疯才怪。以及能够进入奇美拉聚居区的核心,回去公会也够吹上个几年的。此时,他只能事无巨细地用自己的眼睛记录这一切——因为卡尔利兹对他的跟随条件里有一条是不可以携带拥有记录功能的“秘闻之眼”道具。

 

阴冷的洞穴里,在兽皮和软垫上躺着的,是一具几乎快要被撕裂的奇美拉的尸体。

这让外来者们纷纷倒抽一口凉气。

 

“这不是治愈的问题了。”凯鲁克亚一字一顿地说,“冰冷而且毫无生息。”

 

洛恩记起他在公会里关于奇美拉所学的知识。

三头的奇美拉天生比双头的要聪慧,往往能够成为族群的领导者和智囊,横竖也是族群的中心,因为这样天赋秉异的家伙在整个奇美拉的族群中都比较少,它们的繁衍也是特别艰难。就算父母都是三头的奇美拉,大半的概率也是生两头的居多,这可能是基因中保护优异者地位的自动甄选机能。

 

“这是我的唯一的配偶,奈拉尼雅。和我一样聪慧的三头奇美拉,它(她)也会你们的语言,这房间里的一些装饰是她去向人类的德鲁伊和猎人交易来的。”

 

“发生了什么,首领?我想,在这里能够袭击您配偶的,恐怕……不是人类能轻易做到……这样残忍的伤痕。”康斯坦丁壮起胆子放开声音,询问高大的奇美拉首领。

 

“一天之前,我们在森林附近的湖边狩猎,被临近族群的首领带队袭击了。它们知道我的配偶怀有身孕,行动不是很便利,全员围攻了它一个!”

 

“那你应该至少是击退了它们。”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虽然尽力保护奈拉尼雅,可我们受到的攻击来自两个族群!虽然那口湖是大家公用的饮水点,但很少发生如此恶劣的互相攻击的行为!”

 

“但据我从友人那里了解,你们平时还是可以勉强和平共处,但在繁衍季的时候就会……特别容易发生冲突。”动物在繁衍季的时候亦是如此,为了守护族群,出于本能地相互向对方族群进行攻击来确保自己的地盘和眷属不受到侵害,也是很正常的自然生态。

 

“那这种情况只可能是……对方真的想要和你们争夺地盘了。熊猫人的谚语说过‘一山不容二虎’,所谓的和平相处只是一种假象而已。”

 

“我心里明白!身为族群的首领,当然要捍卫我和眷属的领地!但现在这些不是第一位的——我想要奈拉尼雅活着,如果没有她的智慧,我无法依靠纯粹的力量来守护族群与领地。所以……牧师,你能救她吗?”

 

卡尔利兹只是上前观察,并未立刻答话。

 

“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总得让医生先坐个诊。”凯鲁克亚倒是挺喜欢来自熊猫人的谚语。

 

“能把这快散架的尸体小心翼翼拖回来也是辛苦你了。”牧师在查看过那些干涸的巨大伤口与裂痕之后,血腥与腐臭有些浓郁,但因为这洞穴太深所以温度比外面低一些,腐烂的速度没有正常的快,非要找一个形容的话,大概就是被剖了一半的鱼在被串上烤串之前,用刀子在身体的两侧划了很多的口子,用以佐料入味似的。“像你这么专情的家伙,我倒是不讨厌。”

 

“首领,恕我直言……可能在拖回来的路上,损失了许多的肌肉组织,这样想要还原可能……比较勉强。”猎人小心翼翼地说,希望不要过于触怒了对方的伤心之处。

 

提到这里,奇美拉首领的怒火顿时如火山般喷涌而出,它的咆哮隆隆地震动着洞穴,不断有小碎石从洞顶掉下来:“那些卑劣的懦夫!它们知道打不过我!只会围攻一个行动不便的雌性!我杀了至少十个混蛋!但那些混蛋都死不足惜!它们的命换不来奈拉尼雅的生存!”

 

“闭嘴!”这次的厉声命令,来自凯鲁克亚,它在呐喊的基础上施加了战士的“战吼”。一道低频但波动剧烈的音波在洞内炸开,同样让空间内的生物感到胸口被殴打的痛觉,猎人和战士他们索性趴在了地上,一时半会思考着要不要爬起来,这种误伤还是很让人困扰的。“在前辈让你别瞎激动之前,安静点!”

 

“……”奇美拉首领再度不甘心地闭了嘴,它没料到实力可能在自己之上的并不止面前的牧师。这下子,三个脑袋竟然有点委屈地伏了下来,不知道是在祈求,还是根本就无可奈何。

 

钥匙先生的脑子里忽然掠过一丝违和感。

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这时首领安静下来,他又觉得是一个机会。于是谨慎地靠近首领,蹲下来,询问到:

“尊敬的首领,我有个很奇怪的地方,可以向睿智的您请教吗?”

 

“有话就说,人类。”

 

“按照常例,你们最熟悉的德鲁伊的驻点,或者活动区域,距离这个巢穴有多远,多少时间能够到达或被找到?”

 

“你问这个……一般六小时左右。人类他们不会轻易靠近我们的活动范围,只会在边缘远远地看着。”

 

“那,方才您派出去的眷属,确定是去为您寻求德鲁伊的帮助?”

 

“你们都能读心了,还问这些废话干嘛?!”

 

“那这就怪了……我们是在用大角鹿的尸体和具有雄性生物信息素的陷阱附近抓到它的,而从陷阱到这里,走了也不过只有1个半小时而已啊。”

 

……?!

康斯坦丁的这段话引来了其他人的回头,他们纷纷证实的确如期所言。

 

“桀库那家伙在偷懒!它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违背命令的家伙是什么下场吗!”

 

“什么下场啊?”

 

“可恶!把桀库那家伙给我带来!”没有直接回应康斯坦丁的问题,首领命令眷属中的高级从属者去将那个偷奸耍滑又贪吃的混蛋带来问罪。

 

卡尔利兹评估了一下尸体损失的肉质和骨骼,还好,在合理的范围内,只是要让尸身在复活的时候不会瘸得太难看,那么就要从身体其他部分来匀一下组织,大概体格会稍微变小一些,但这样也会导致复活之后异常虚弱,即便完全恢复也会让实力大不如前,成为族群的累赘。这样的话,就要思考用其他的肉质来补足会比较好一点,反正奇美拉本来也是合成魔兽。

 

正在卡尔利兹检查完毕想要与首领奇美拉对话的时候,首领却得到眷属桀库从洞穴附近消失的消息:“什么?那家伙不见了?!给我去找!它必须回来为自己违背命令领受惩罚!”

 

是傻瓜也不会回来了吧,冒险者小队如是想。

 

“首领,容我火上浇油地说一句——我有一个极为恶劣的推测。”

 

“唬——!”首领压抑住自己的怒气,三个头冲白金战士怒喝到,“有屁就放!”

 

耳朵嗡鸣了一会,康斯坦丁拍拍脑袋,端正心神,这才娓娓道来:“据我友人关于奇美拉一族的研究,为了避免近亲繁殖,雄性会去其他族群寻找雌性进行交配,或者将子嗣带回自己的族群,或者将对方族群的雌性也一并带回来,而这要冒非常大的风险。如果是有智慧的族群首领,就极有可能在这上面做一些手段——”

 

“你是说……”

 

“争夺地盘一事是生物的本能。如果利用足以支配交配的权力向对方族群换点什么的话……您认为,您的族群里,会不会有,心虚到无法面对您的,叛徒呢?”

 

“钥匙先生说的有些道理哎……”洛恩对其补充到,“带我们进来的那个家伙,在门口一百米的地方就吓得不敢再往前,如果不是卡尔利兹阁下用法术驱使它,它在那里尿了一地都不想进入自己族群的洞穴。而当您指示它可以暂时离开后,并没有在洞穴附近待命。”

 

这一次,首领并没有勃然大怒,而是稳住了情绪,拼命思索当日在湖边发生的一切。

过了一会,洞穴里的沉默终于被打破:“可能你们是对的……那时,这混蛋的身影从湖边消失了一阵子……”

 

“那我再问您一句:距离这个洞穴最近的,您的对立族群,它们需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赶到这里?”

 

“如果桀库那混蛋是去报信的话,两个族群,杀到这里最快是,今天傍晚。”

 

“我的一点不才的推测,仅供参考。”说完了自己想说的,康斯坦丁感到一身轻松,他心情非常好地向这头巨大的魔兽鞠了一躬。

 

首领的三个脑袋思考了一会,它决定派出自己最信赖的迅捷眷属前去侦查。

现在,它更关心的是牧师能不能做到复活的奇迹。

 

老实说,复活眷属这种事,它从未向人类及其盟友开口过,魔兽亦遵循着大自然的法则,弱肉强食,生老病死。若是自己的配偶因疾病或者寿命自然衰弱而死,也是天命难违,但如此飞来横祸,它无法接受,就算是逼迫人类及其盟友,也想去尝试从死亡的境界线上抢回一条命——人们不是总说,海拉在死亡这方面总是赋予他们格外的仁慈吗?

 

“能,就是有点费事。”卡尔利兹掏出手绢擦了擦手,对面三双眼睛里迸出的光芒非常具有压迫力,就差扑过来摁倒它大声嚷嚷你必须救活它(她)不然你们别想走出这个洞穴。

 

但三个脑袋一起合计了一下,牧师这么说显然是有下文的:“要怎样才能救活奈拉尼雅?”

 

“看你要不要考虑答应我的条件,还是让它(她)就此烂在这里。”牧师游刃有余地点了点堵住来路的眷属奇美拉们,“先声明,别指望用安全来威胁我们,我一个人就能撂倒你,更别说你身边这些个弱鸡仔。”

 

“你究竟是什么人……恐怕维拉克鲁斯帝国牧师们的主教都不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

 

“你先说说看。”

 

“它(她)的肚子里有三个胚胎,随着母体的死亡就此失去供给,现在也差不多是死胎了。我们接到的任务里需要三个奇美拉的胚胎,”在卡尔利兹说到这里的时候,心里非常清楚只要两个的队友们纷纷自觉地咬紧了舌头,“你要你同意割舍这三个未出生的子嗣,我就答应你救活它(它),反正配偶活着,来年还可以再生,你自己考虑了。”

 

首领的目光和呼吸变得凶狠与紧张,这些擅闯族群狩猎范围的人类果然来者不善,没有被族群撕成碎片,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你们要胚胎做什么……”

 

对方只是轻巧地耸了耸肩:“帝国博物馆要标本而已,要得很急,我们也是没办法才来这片居住着你们这样危险生物的森林里碰运气。虽然这个要求很过分,但决定权在你,我也不是特别想举行复杂的复活仪式……弄得一身腰酸背痛的,复活高级魔兽要用特别长的祈祷诗,可不是路边复活一只小狗一样抬抬手喊两句那么便宜。”

 

转念一想,技术等级不够高的人类及其盟友的治疗职业,的确无法复活奇美拉这样高级的魔兽。能够做到的人一般都常驻在都市里,而不会被安排在这种荒郊野岭天天观察生态写报告。因此,能遇到这么厉害的牧师真的算是非常走运,也是奈拉尼雅命不该绝。

 

首领奇美拉在洞穴里来回走动,牧师的要价令它十分焦躁。

魔兽亦是有尊严的,它们同普通的动物一样珍视自己的配偶和子嗣,特别是它这样有智慧的头领,知道这种事意味着曝尸荒野般的屈辱,在配偶已死的情形下,作为赋予这些胚胎生命的父亲,怎么忍心去做这种丧失原则的交易呢?

 

“我有三个子女,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这时,慕纳·潮汐颂歌女士厚重但温柔的声音在洞穴里响起,纵使是焦躁的奇美拉也暂时停下了脚步,想听听她会说些什么,“在我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遇到了难产,族里的接生大姐对我的丈夫说,孩子和大人不能同时保住,当时我的丈夫还不等对方说完就大声吼了过去——‘我已经有一个孩子了,我不想这孩子没有母亲!’。受到感动和激励的我向元素之灵祈祷,总算是度过了难关。第三个孩子降生的时候,一切就很顺利了。”

 

“听听,洛克多尔来的人都这么通情达理。妻子和尚未成型的孩子谁更重要?你的初衷就这么脆弱吗?”

 

“我答应你的条件,只要你能救活它(她)。”

 

“我要先收取报酬。”

 

“好吧……!”它发誓,这是自己兽生最屈辱的一天,但如果配偶活过来的话,这份屈辱倒也足以被消化,总比敌对族群杀到门前来嘲笑要好得多了。“但是不要再破坏它(她)的遗体了!”

 

“那很简单。”过程略去有点重口和猎奇的几分钟,三个胚胎都被装到了罐子里,卡尔利兹满意地点点头,对自己的队友和跟随者说,那我们可以开始复活仪式的准备了。

 

洛恩对此非常好奇,也很积极:“阁下,需要我们去做点什么?”

 

“那我就不客气地分配任务了——我要小少爷你去打一些猎物的肉,从这只奇美拉损失的伤口和血液的量,估计又得要二十头卷角大尾羚,十条森林斑点鬣蜥和两头黑背条纹水牛,总的来说是血液的需求量大于肉,但除去补充缺失部分,剩下的肉事后可以留下来给它食用以尽快恢复体力,晚上说不定它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凯鲁克亚,你负责护送小少爷。”

 

“遵命,前辈。”

 

“狩猎的话,我的眷属可以来帮忙。”当然同时也是监视这些家伙,不可以让他们趁机逃跑。

 

“那挺好,负责搬运和带路吧。”卡尔利兹略有满意地点点头,“慕纳女士,听闻您草药学专精,那我需要曼陀罗十束、续断草十束、山慈姑草十束、银莲花十束和紫萼花十束。如何,这片森林里能搞到吗?”

 

只需要向大地之灵打听,再加上牛头人对于草药的敏锐直觉,相信只要是此地有,那便不会是什么难事:“断续草和银莲花我这里有现成的库存,就是其他三味要现找了。铜钥先生,我需要你的帮忙与护卫。”

 

“了解,尊敬的女士。”

 

卡尔利兹觉得在这危机四伏的森林里恐怕就算是公会的白金铭牌也是双拳难敌四爪:“傻大个,如果你有多余的人手派一两个跟着她护卫一下,我得留下来准备复活仪式的魔法阵,要复活你们这样的高等魔兽,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从黑暗女神或者地渊女神的手里讨活的。”

 

“我不是什么傻大个,我也有名字的,库鲁鲁。”库鲁鲁是维拉克鲁斯北边一座雪山的名字。

 

“你应该早点说,省得我们还要费心思考虑怎么称呼你你才不会暴跳如雷。”

 

狩猎之路还算顺利,在眷属奇美拉的引导下,猎人与战士狩猎那些动物易如反掌,就算是长达三米的森林斑点鬣蜥在凯鲁克亚的琥珀双刃面前还不是一刀两断,奇美拉能驾驭的森林,对凯希亚的战士英杰来说不过是轻轻松松随心所欲的牧场,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保护好小少爷的安全。

 

此时的他们坐在一只眷属奇美拉的背上,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的猎人感到既兴奋又荣幸,若是一场梦,他真的希望时间流逝得稍慢一些:“事情的发展有些超过我的想象,凯鲁。我本以为要面对的是一场简单粗暴但非常激烈的厮杀,结果现在变成了一桩交易。”

 

“这不是很符合你们本地人的喜好?能交易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通过杀戮来解决?三个,已经很赚了,意料外的收获,前辈真是讨价还价的高手,慕纳女士的助攻也很不错。比起这桩交易我更感兴趣的是,如果晚上真的有更多的奇美拉杀过来,是不是我们能够亲眼目睹甚至参与一次族群争斗,并收获公会里那些家伙难以想象的战利品?”

 

“我开始如此祈祷了,猎人本来就肩负着干预自然和物种数量的责任,奇美拉的数量过多对于其他的生物亦是威胁,森林需要微妙的平衡存在。对了,我想问,你的前辈,当真需要这些东西才能施行复活的法术吗?”

 

“哼,以它的实力,这些东西都是聊胜于无的补足,复活的目标看起来掉肉了那也许是对牧师复活术的一种羞辱。只不过我猜得到前辈的想法:不希望让那个首领觉得,在死亡面前买活它的眷侣是件过于容易的事,否则它就很可能反悔交出三个死亡胚胎的重要割舍。所以,前辈指派的这些任务是要让这场复活的仪式看起来十分地自然。”

 

“大概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连续完成这么多的S级任务,如果它们是有报酬的场合,说不定一年不干活都可以。”

 

“别这么想,你还很年轻,享受的日子还没轮到。再者,我不觉得‘富有’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意义所在。”

 

“说的也是,我可是冒险者!”

 

在将最后一份猎物捆上眷属奇美拉的背时,凯鲁克亚突然停下手中的工作,木然地望向远方,视线仿佛穿透这厚重的森林,无尽地往前探索着。忽然,它喃喃自语:“……风向,乱了。”

 

几乎与此同时,慕纳女士也暂停了手中摘取曼陀罗的动作,站起来,遥望着某个方向:“空气之灵,请告诉我,你们如此焦躁的原因……”

 

两个小时后,所有的猎物和药草都被送回了洞穴,卡尔利兹围绕着那头名为奈拉尼雅的雌性奇美拉的尸体,不紧不慢地画好了极为复杂的仪式法阵,指挥它的队友们将血肉和草药分别放到半圆法阵外围,沿着闪闪发亮咒文组成的弧形圈整齐排列,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奉献给死者的供物”。

 

在仪式开始之前,卡尔利兹向首领库鲁鲁索取一些奇美拉翅膀上的大片羽毛,稍微迟疑了一下,库鲁鲁还是扭头从自己的翅膀上咬下一些来:“三根就够了,多了是要送给我做扇子吗?”

 

“能救活它(她),我乐意。”

 

卡尔利兹拿上三根羽毛,要求奇美拉首领的三个头都凑近这三根羽毛:“死者如果没有过分强大的执念,就不能单独留在世上,迟早都被死亡世界的引魂者带走。为了保险,请你向这三根羽毛里倾注你的思念,愈是强烈,愈能将它(她)从死之界拉回来。”

 

库鲁鲁没说什么,按照要求,三个头凑近羽毛,紧紧地闭上眼睛,似乎是在倾注强烈的祈祷和思念。随后,卡尔利兹将三根羽毛放在了奈拉尼雅的尸体旁,开始仪式。

 

洞穴里所有的生物都节制呼吸,大气不敢喘一口,就算是有一个屁也得憋着等到仪式完结了再放。

 

『自森林诞生的血肉,自原野萌生的花束,自天空降下的飞羽。

缝补缺失的痛苦,弥合撕裂的罪恶……』

 

随着牧师的祈祷与施法,围绕在法阵外圈的祭品开始发光,并在光芒中渐渐消失原来的形状,直至完全化为光芒与能量,充盈了外围的符文法阵,祈祷的诗词缓慢而绵长,光芒与能量随着祈祷诗逐渐向法阵内部脉冲而去,直至它们像发光的萤火虫钻进了死者的尸身。

 

这样的场景令首领陷入了些许的回忆——它记得,自己是在一个缀满繁星的夜空下遇到奈拉尼雅的,就像现在一样。唯一有区别的是,它们在看似浪漫夜空下不打不相识,而此刻心爱的伴侣却只能是一具无法动弹的尸体……

 

首领的身边的高阶从属着冒着被呼扇巴掌的风险将其从回忆里小心地拉扯回来,用人型生物不懂的兽语催促道:“首领,快看,主母它……动了……”

 

萤火之光聚集在撕裂的伤口上,缺失的肉与皮毛被光芒所缝补、弥合,当萤火黯淡之时,一切恢复如初,噩梦仿佛从未发生。一分钟前还是尸体的雌性奇美拉从三个头分别吐出一口气,像是睡死过去之后濒临清醒时向活物的世界发出的一声小小的感叹。

 

并没有什么想象中华丽而充满光芒甚至刺眼的收尾,卡尔利兹仅仅只是淡然地说了一句:“仪式结束。”除了凯鲁克亚,第一次见到牧师英杰使用复活术的三人都觉得仪式的阵杖越大,这收尾就越是过于平静,平静得……就好像自己的肺欠了一口深呼吸。

 

牧师说,我们是引导死者的灵魂回归足以承载它的躯壳,而不是惊扰。

 

接着,它冲首领奇美拉挥了挥手,言下之意,你可以尽情去拥抱亲昵舔舐你的好不容易死而复生的爱侣了,只是……要撒狗粮的话请允许我们先行撤退,虽然可以观摩魔兽的日常生活但我们还是想要先保护眼睛。“我们可以到外面透口气了吗?”

 

尽管还感受不到正常的体温,确认了奈拉尼娅微弱的呼吸以及身上的伤口确实痊愈之后,克制住欣喜的库鲁鲁转过身来,砸吧了一下三张嘴,身后的尾巴在地上抽打,最后由狮头的那一个略微低垂到牧师的视线斜上方,用前所未有的诚挚语气对刚进门就被它凶的牧师表示无法言语的感激:“……请容我稍后再致谢。”

 

“不必了,这只是你情我愿的交易而已,你付出了代价,我就为你实现愿望,这很公平。”

 

“哼,也对。”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