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十)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十)

 

黄金鹿纪年第35年,8月30日——

 

战士公会后面的演武场总算不再弥漫着泡菜和芥末混合的诡异气味,公会不但把演武场的地皮铲了一次重新铺过,还请来临近的德鲁伊公会和萨满公会将整个场地重新净化空气并栽种有香气的绿植。虽然有人吐槽说过几天不是还有庞然大物会被抬回来吗,会长说自然的海腥味总不至于如此刺鼻啊。

 

说到战士公会,进进出出的会员们总会被告示板上某人的十三试练任务所吸引。过去的两天里,从绿龙部落获取十块梦境鳞片,占据湿地沼泽的蛇人首领,狐人部落丢失已久的祖传占卜宝珠这三个任务已经被划掉,代表了完成的意思。

 

听说,“狂风之刃”的小队里,美貌的牧师先生独自完成了绿龙梦境鳞片的任务,以及报告书里提到了被牧师驱散的邪恶梦魇困扰了依赖和维护梦境的绿龙们,引发梦魇的根源是绿龙部落现实空间的领地里,莫名出现了与蛊惑蛇妖萨梅朵同样力量的邪树树苗在作祟。报告书依旧交了一份给影华卫队和首席枢机卿,29日下午,得到指令的影华卫队已经协调德鲁伊公会,开始对全国重要的森林地带开始长达两年的排查工作了。

 

狐人部落丢失已久的占卜宝珠得到了部族代表的确认,不过来历就非常巧合了,“狂风之刃”曾经为之效命过的阿尔卡纳侯爵恰好在前几年从地下黑市以3万第纳尔金币的价格拍到了它,侯爵倒也没敲竹杠,痛快地江湖救急,最终以4万第纳尔金币成交,一切非常顺利。

 

30日凌晨,当东南沼泽里的蛇人聚落全部进入夜晚的睡眠时间后,它们的首领在睡梦中稀里糊涂地就丢了脑袋,以及象征首领标志的图腾和佩刀。几百人的聚落也不能保护它免遭刺客的毒手。

 

就这一点而言,战士公会们纷纷怀疑“狂风之刃”是不是雇佣了盗贼公会的帮手——毕竟雇佣行为是在规则内被允许的行为,只要给得起钱,什么都好说。凯鲁克亚本人对此不置可否,它说,你们随便觉得是怎样都行,我只管交任务,任务的报告书上写着我自己搞定的。

 

蛇人部落的首领之所以被列为S级目标,是因为对于冒险者编制来说,对方是有着五百人以上数目聚居区的首领,加之沼泽地形加持,易守难攻。事实上影华卫队在七年前曾经清剿过一次,但它们的残部化整为零潜伏了下来,在上一任首领被杀死后新推举了现在的首领,依旧积习不改。

 

大家曾以为“狂风之刃”会向公会以及皇宫申请特许的杀戮许可,因为这样符合战士们堂堂正正与敌人交手、冲突,杀光拦路之敌最后取敌人项上首级的过程,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截了当带回了精确的任务目标。众人纷纷感叹这类的任务对他来说都是探囊取物般不在话下了,到底是有着怎样深不见底的实力,他的同伴又该有多厉害啊,早知道这么容易,斗起胆子报名塞最后一个队伍名额,可能莫大的名望就尽入囊中了,慕纳女士真是有胆识有魄力,咱们自愧不如。

 

听闻凯鲁克亚的小队在公会“十三试练”中活跃不已,一些收藏家、社会名流纷纷派出家仆或者亲自到战士公会来等候,希望能约到一个委托,但都被凯鲁克亚一一回绝——在完成十三试练前,恕不接受新的委托,如果有额外的战利品,会在得到估价后挂到拍卖行,如果是代理决斗,也要等到试练任务完成之后再考虑接受委托。

 

这似乎更加坐实了战士公会某白金会员的猜测——“狂风之刃”绝不是为了名利声望而接下来自首席枢机卿指名的十三试练,如此苛刻让最高级的冒险者都会审慎并极大概率放弃,那么,他一定有什么不可拒绝的理由,只可能是,为了什么人。

 

卡斯泰尔家,禁闭室——

 

禁闭室四周没有窗户,只有天花板上的通风设施依旧忠实地运转着,与地面上交流新鲜的空气。维克多依旧在魔晶石光芒的照亮下安安静静地看书,大哥阿兰卡什结束了在圣都的展会,被二弟拜托回来照看顽皮的老三,他带来圣都战士公会的消息,十三试练在短短的四天,已经被完成了五件。

 

“……他们为了营救你真的很努力。”

 

“也不看看是什么人物,两位凯希亚英杰,塔尔·维拉首屈一指的萨满,猎人公会常年排名赛的第三名……就当洛恩和慕纳女士是向导与协助,我觉得两位英杰阁下就已经足够横扫这些简单的任务了,对,试练里那些简明扼要的任务。”

 

“如你所言,维克多,要协助凯希亚英杰是先祖的旨意,那为什么他老人家不告诉家主和我们这些家族的人呢?”

 

“先祖是在忌惮狮皇宫涉及树种失窃的阴谋,所以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这理由我说了不止一次了,如果再问的话,只能视为你们在质疑先祖大人了。”

 

尽管维克多说得轻描淡写,但想说点什么的阿兰卡什瞬间就收了声,对先祖、魔法之神大不敬的想法出在宗家的长子身上,那还指望先祖今后保佑你和家族后裔么。

 

兄弟俩沉默了一会,大哥还是尴尬地搓了搓手:“好吧好吧,事到如今再重复这些话也显得无趣,我只是遗憾在这件事上我没能尽力知道更多,不然也想帮米多利分担一些压力。”

 

“没事的,大哥,最终都会没事的。重要的是,维拉克鲁斯能在协助凯希亚使者这个问题上更大方一点与否。树种的事情如果能得到解决,我们现在受到的这点委屈根本不是事。我是为了先祖的名誉和荣耀在行动,我们的家族有今日的地位离不开凯希亚皇国的恩赐。先祖相当重视恩义,有恩必报,作为家族的普通一员,我愿意用生命去侍奉先祖的愿望。”

 

协助凯希亚皇国使者的动机上他当然相信三弟这种耿直性格的精灵不会有什么不纯的想法。

“但现在米多利也不可能放你出去协助他们,这只会激怒狮皇宫,有损陛下和首席枢机卿的威严,到时候关你的就不是家族的禁闭室了。你只能祈祷他们完成任务的速度足够快,你可以少在这里待几天。而且,关键的是,后面的任务不完全是通过单纯杀戮能解决问题的。”

 

“……你是想说马塔拉的失踪悬案?毕竟连法师公会都没找到头绪。”

 

阿兰卡什凝重地点了点头:“我认识马拉塔龙虾收获祭的主办家族,这个节日已有荣光的数百年历史,可最近7年每年都有人失踪。虽说谈不上主办方的责任,但这毕竟给热闹的节日和马塔拉的旅游招牌蒙上了阴影。甚至地下赌场在近三年的收获祭前就会开赌,活动期间失踪的人数。随着失踪人数逐年小幅上升,主办方跟我提起过,如果今年还继续如此,那么来年的收获祭可能会被官方叫停。”

 

“听大哥你这么说,那就意味着他们拿高价悬赏也没有效果,冒险者公会乃至影华卫队都调查不出事件的真相,那的确是最棘手的任务。”维克多惬意地享用兄长好心带来探望的水果,笑容依然爽朗而自信,自信到让阿兰卡什觉得先祖是不是偏心地给他通晓了事件的真相。“我相信我的朋友和恩人,他会是个幸运的猎手。到时候,二哥他们别被猎人公会嘲笑技不如人就行。”

 

“你觉得他们都能按时完成?”

 

“必须的,这理所应当在先祖的祝福范围之中,如果不能完成,凯希亚英杰就是让祖国在维拉克鲁斯面前看笑话了,还有什么颜面请求接下来的协作寻物事宜?”

 

“如果这件事能够解决,就算公会任务没有酬金,收获祭的举办方也会有所表示。我比较关心这件事,毕竟生意人最讨厌那些幕后捣鬼不让人好好赚钱的混蛋了。”听了三弟的话,阿兰卡什的心情变得轻松了一些,他开始变得更加期待,眼前的困境但愿只是一时的考验。

 

 

今日的计划是前去西部荒野南边,自西向东蔓延的横断山脉中,捕获奇美拉的胚胎。

当洛恩一行前往法师公会准备向迪妮莎女士寻求传送门帮助时,却在门口被一个强壮的战士暂且拦住了去路。说强壮就是有明显的肌肉撑起铠甲,但又不是发达到让人觉得有些过头的程度,战士很有礼貌地为自己突兀的行为道歉,然后请求是否可以与他们同行。

 

“我们无法组你入队,这是公会和‘上面’的要求。”凯鲁克亚的言下之意是,请不要在我们取得几次大捷之后就想来挖空心思蹭点福利,再说,不怕被影华卫队盯上找麻烦吗。

 

“请不要误会,‘狂风之刃’先生,恳请给一点时间听完我的意图,拜托了。”

 

“听听也无妨。”洛恩对此表示有一点好奇,为什么这个人会冒着被极大概率拒绝和试练的条件不允的风险来请求同行?既然向导这么说了,凯鲁克亚姑且没有立刻回绝,留了一点时间来让他说话。

 

“失礼了,我叫康斯坦丁·铜钥,战士公会白金级会员。我只请求跟随你们两个任务,一是奇美拉的狩猎,二是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的案子。第一个是为我专门研究魔物习性的朋友收集论文素材,第二个是为了想要以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的悬案为原型写作一部推理小说,我近两年都在跟进马塔拉的案子,但是一直没人能破案。”

 

“你就确定我们能够解开这个谜题?”

 

“不是确定的问题,对你们来说是必须的吧?能接受这十三试练的,必定有不可拒绝的理由。咳,说回我的请求,我只请求跟随,不是入队,只有两个任务,绝不拖累你们太多,我会协助你们完成任务,不需要任何酬劳,食宿自理,保险已购,任何负面事件自行料理。”

 

凯鲁克亚听完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壮汉,他的手腕上有着白金级的公会铭牌,而且这个名字他经过战士公会的时候时不时会听到,实力应该也是货真价实的,身上的装备虽然是平日在城里的轻甲简装,倒也是市面的上品。

 

“前辈,你的意见?”

 

“他所言的目的是真心话,动机不存在问题,食宿自理,安全自负,不算拖油瓶的话倒也无妨,有一点协助总是好的,这样马塔拉的悬案多少我们可以有些参考。法师公会和圣骑士公会的调查案卷似乎不对我们这样的外人开放,你们的圣骑士朋友现在又……嗯,又去忙了。如此简洁的自我推销还挺不错的,这样吧,钥匙先生,我们找这里大厅的专门见证人,你写一份你的承诺相关文书,我们就同意你的随行。”

 

大汉顿时笑逐颜开,向他们四人大力鞠躬之后,立刻找张桌子开始写人身安全食宿费用自理书。四人暂且缓一下脚步,拉凳子在桌边坐下,最后目光都被吸引到大汉手中与其肌肉外观严重印象不符的——非常工整秀丽的字上。

 

“比起维克多秀过的艾文莱斯特精灵花体字,我觉得你这个更爱护我的眼睛。”

凯鲁克亚忍不住如此评价到,因为简洁工整一目了然。

 

“你说你写过书的我觉得可信嗯。”这笔字令洛恩也羡慕不已。

 

“实不相瞒,去年在圣都流行过的诗集《牧羊孤女的勇气》正是鄙人的作品。嘿嘿~”

 

“喔!真的吗?”慕纳女士先是惊讶,然后放低了声音,“我还买了一本收藏的。刚才看到你的字就觉得似曾相识,因为那本书是直接将手写体印刷的。”

 

“承蒙惠顾,非常感谢。写好了。”

 

经过见证,凯鲁克亚让洛恩收好了承诺书,带上这位气质不凡的战士去了奇美拉的领地。

 

洛恩看着魔法手环投影的地图,任务范围推测有几百平方公里,眉头渐渐皱起:

“虽然做好了要苦找一番的心理准备,但这么大的范围还是,要累死人啊……根据德鲁伊和猎人公会近年来的研究,奇美拉种群本来就雄性数量大于雌性,现在还要找带崽的……”

 

“我的朋友提过,奇美拉有着二十至三十一群聚居的习惯,分布在几百平方公里的范围(可能还不止),一般互不打扰,如果我们能遇到一只的话,也许就能幸运地找到一群。”白金铭牌的战士如是说。

 

“那你的朋友给了你什么追踪它们的建议没?”凯鲁克亚问他。

 

“有一个,但我还没亲自试过……因为一个人试会有点冒险,所以能请你们帮忙吗?”

 

“互相帮助吧。”

 

战士果然是有备而来,比起凯鲁克亚他们打算让卡尔利兹追踪奇美拉兽起伏不定的魔力波纹,康斯坦丁的计划和行动倒是非常直观和简单粗暴。

 

五个人轻而易举地在横断山脉的森林里狩猎了二十只大角鹿,将其开膛破肚露出内脏,鲜血淋漓地暴露在视线良好的地方,洛恩则在鹿的周围部下冰冻陷阱,康斯坦丁则在鹿的肚子里放了一点以麝猫香成分为主的魔法加工熏香。

 

那味道虽然香但浓郁得有些诡异,洛恩他们不得不捂着鼻子赶紧退开。

“老兄你干嘛放那个,又不是烧烤大会要加孜然。”

 

战士得意一笑:“我朋友说,夏季是雄性奇美拉求偶和进行交配的时节,它们对这种带着雄性气味的玩意特别敏感,只要气味足够浓,就算是小动物它们都不会放过。话说回来,红榴家的小少爷,你的冰冻陷阱靠谱么,这玩意任何一只都是S级魔物,除非我们遇到了落单的幼崽,但这种情况几乎不太可能,因为它们的群居管理较为严格,哪怕没有常驻的天敌。”

 

被别的冒险者质疑自己的看家重器结不结实,猎人有点小小的不满,不过他也没用这玩意抓过奇美拉,所以心里没底:“我买的是公会最好的推荐品,如果不靠谱的话,我回去会给会长提意见,让他督促法师公会做点更好的货。”

 

一共在数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布下了二十个陷阱,每一个陷阱附近都放置了“警戒用马蜂巢”,一旦有猎物接近目标,蜂巢里的马蜂就会向统御者发出讯号。凯希亚英杰对昆虫发出的声波尤其敏感,而法系英杰则能够做到较远距离的心灵及视域链接。

 

小队附近森林中的昆虫都被征召了——看到那么多密密麻麻的玩意从地面与空中向外围移动的情形,三个当地人都觉得混身鸡皮疙瘩瞬间暴起,摁都摁不下去。

 

“你们不用这么瑟瑟发抖地挤在一起……这些仆从既可爱又听话的。”牧师先生的笑容依旧优雅而轻松,在它指尖上跃动的蝴蝶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仿佛是某种言情歌舞剧的场面,再配上飘洒的花瓣就无比完美……如果不是因为三人对刚才窸窸窣窣的虫群大军难以忘怀的话。

 

算是见过一些大风大浪的三位冒险者精英也难以忍耐住心中密集恐惧的自然爆发,小少爷和钥匙先生知道自己无法防御这些密密麻麻的小玩意,多少有些手足无措,只好咬紧牙关;而慕纳女士则是毛发都要竖起来,手指用力按住了手臂锁甲上的便捷式闪电图腾。看了他们的表情,牧师英杰多少有点想笑:“……是这么可怕的吗?它们任何一只对你们来说都是可以徒手捏死的存在。”

 

“阁下……玩笑不能这么开……你知道我刚才数了多少种毒虫吗……它们如果每一只蜇我一口,说不定今天就得变成紫色的横着回去给我姐看……”

 

“真言术·静。”

 

随着英杰的咒语如微风拂过,三人的紧张与颤栗渐渐平复,密集恐惧亦渐渐散去。

“怕什么,没有我们的许可与统御,这里的毒虫是不会靠近你们的,就算这些小家伙是较为愚笨的未进化种,好歹也懂得食物链上上位者的存在。现在,让我们耐心等一会,看看有没有猎物上钩。”

 

在等待的时间里,白金铭牌的大汉数次挠了挠脑袋,好像有什么话非常想说,但一时不知擅自开口的后果,憋得他有些坐立不安。五个人吃着慕纳女士和艾莉娅精心准备的野餐茶点,卡尔利兹心情甚好,为了缓解面前这个多动症大汉的烦躁,它率先优雅地开了口。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荒郊野岭没什么好顾虑的,就算是负责监视我们的影华卫队,该知道的也早就知道了。”

 

钥匙先生当真站起来标准地鞠躬感谢。

“能体谅我心中的烦闷,非常感谢您,牧师先生。那我就直接问了,二位……是从遥远南国北来的访客吗?”

 

卡尔利兹看了一眼后辈,示意这话可以由它来回答。

 

“这件事迟早大家都会知道的,我已经向国王陛下与首席枢机卿阁下坦诚一切。如你所言,是的。然后呢?”

 

“我的推测果然没有错,玫瑰骑士阁下的行踪不明,果然与您接受十三试练有关系,这样的话,会长就可以按照约定给我加公会积分五百分了!”

 

“就这样啊……”卡尔利兹还以为他这么想要知道答案或许是有什么别的打算,比如爆料什么的。“你会回去爆料吗?”

 

“尽管这可能会得到一大笔钱……但是,我还不是那种被金钱冲昏头脑的人。官方会在合适的时机公布,我这样的凡夫俗子就算了。”他满脸都写着“我还想多活几年呢”的开朗。

 

“你还挺识时务的。”

 

“我只要能知道真相和我的推理一致,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的了,为了得到这种幸福我可以不顾生命。”

 

“既然你这么说,”卡尔利兹忽然来了兴趣,“身为战争女神的无畏信徒,你死过几回?”

 

钥匙先生用手指比了一圆圈:“无畏死亡和不想死亡并不矛盾,后者只需要多动动脑子。无论怎样,活着才有输出和伤害。当我做好无畏死亡的心理准备的时候,身边一定有能够保护我的忠实队友。不吹牛地说,我的组队任务成功率是95%,你们可以回公会查。”

 

“原来是幸运的钥匙先生,那么,希望你的幸运能陪伴我们的这两个队伍。”

 

“牧师先生您过奖了嘿嘿~”

 

“那我也有个疑问,”凯鲁克亚并不突兀地打断了钥匙先生的嘿嘿傻笑,“既然你猜中了我们的身份,你还敢于提出加入我们?维拉克鲁斯对于凯希亚的子民所描述的那些字句和图画并不是那么美好。想必你心里也清楚我们本来的面目可不像现在这样让你无所畏惧。”

 

“要听真心话吗?牧师先生在场,请为我做个证。其实,我认为我接到了战争女神的启示。”

 

“啊?”洛恩和凯鲁克亚最为讶异,他们一直以为伟大的战女神并不愿意给凯鲁克亚好脸色看。毕竟一直不同意給予凯鲁克亚符合其实力的精钢级冒险者铭牌的正是战争女神莉莲娜,甚至在代理决斗中附身对手来阻止过凯鲁克亚将胜利收入囊中,逼迫战士英杰鲜有地切换了狂暴专精才将对手打到再起不能。

 

“请不要那么惊讶,这是对我的启示而并非对您的。我知道战争女神的旨意是阻拦您在维拉克鲁斯冒险者中获得快速的晋升,甚至想阻拦您在代理决斗中获胜。尊贵的女神只是启示我可以获得长久以来想要的答案,只要我勇敢地提出跟随的请求——看来莉莲娜殿下认为马塔拉这桩案子今年可以画个句号了。”

 

在零散的交谈中,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两个小时,没人感到焦躁,守株待兔是必要的。

 

从西北方向传来一声踩中陷阱的哀嚎,令众人竖起了耳朵,随即是挣脱时连续而愤怒的嚎叫,众人腾地从地上弹起,洛恩立刻开启鹰眼术向声源方向观察,茂密的树林中他也不能完全看见奇美拉的身影,甚至不能确定踩中陷阱的是不是奇美拉,毕竟很多凶猛的自然野兽也发出跟这种魔兽差不多的叫声,只能从剧烈晃动的树影和纷乱落下的树叶来判断陷阱的确命中了一只巨兽,想必应该是奇美拉了。

 

“狂风之刃”的英杰使用自己的英杰印戒,为全队赋予了“疾风加速”的迅捷效果,慕纳女士变化为一只幽灵狼,跑在了队伍的前头。愈是接近,慕纳女士说奇美拉的气味就越强,很快,他们来到了陷阱面前。

 

一只猎人认知中体形中等的奇美拉在多重陷阱里挣扎。

冰霜陷阱限制了它的挣扎频率,前爪在魔钢锭打造的陷阱里夹得死死的——这可是猎人公会目前价格最高昂的捕兽夹,不是魔兽不用的那种——焦油陷阱里溢出来的油糊满了它的屁股,在下面点一把火估计就能等待一顿烧烤奇美拉,头顶上还有一对嗡嗡作响的马蜂在围着它追来追去地啄。

 

连猎人看了都觉得“这可真惨”。

 

“啧,公的。”幽灵狼状态的慕纳女士嗅觉倍增,就算不绕到肚皮底下和屁股后面看性征也能知道。“骚包气味真是刺鼻得很。”

 

猎人问他的搭档这要咋办,放了只会立刻考虑吃了我们吧。

战士英杰回复自己的向导,我不介意立刻给它做个暴力点的牙科手术。

 

被困的奇美拉看到有人形的身影,顿时更加暴怒,发出震彻森林的怒嚎,在场的五人纷纷护住了头部和耳朵,慕纳女士变回人形,向奇美拉的脚下连扔了两个闪电震击图腾,三秒后图腾爆发出闪电并炸出两道蓝色的圆晕,这才短暂地击倒了暴躁的魔兽。

 

大概是闪电的电击和震击余韵未消,趴伏在地上的大型魔兽用憎恨的目光看着它们,鼻孔里呼出意欲报复的气息,未被夹住的那支爪子,在地上凶狠地刨土,似乎是发誓只要自己能用就会立刻送这五个胆大包天的人类去到死亡之国。

 

猎人和白金铭牌的战士已经是战备状态,慕纳女士的掌心也凝聚着灼热的能量,只有凯鲁克亚并未进入戒备状态,它甚至退后一步,向前辈点了一下头,示意这头野兽听凭它的处置。

 

奇美拉在魔兽中的等级也是偏上的,当然在族群中的实力则不一定。

据钥匙先生讲,如果没有上级冒险者十人小队的规模,冒险者公会不会将狩猎奇美拉这样的S级任务轻易分发下去,因为即便能够成功,但不保证会出现惨烈的伤亡。在被黑暗女神期许的寿命中,死而复生因付出代价而被允许有数次,但越到后面,赎回自己生机的价钱就越高,而且生命力也会渐渐变弱,所有人都会谨慎地评估风险,不会将自己的性命白白送掉。

 

卡尔利兹走上前去,将自己的法杖尖端对准了烦躁但暂时折腾不了大动静的奇美拉。

“心灵操控——真言术·乱。附着效果,精神弱化。”

 

大约用了给即将被切蛋蛋的猫咪打麻醉针的数秒时间,面前的凶兽很快丧失了敌意与抵抗,趴在那里,耷拉了两个头,先前尖锐到意图刺穿众人的灼灼目光,这会黯淡得就像是圣都傍晚还未亮灯的下水道。

 

若是在平时,钥匙先生所认识的最厉害的牧师也不敢在这种没有前卫进行随时保护的情况下擅自接近奇美拉,因为这种魔兽会吐出火焰弹,或者带有幻惑能力的黑雾(其实是糟糕的口气),非常危险。

 

牧师英杰对这头凶兽下令到——带我们去找你的族群。

 

似乎卡尔利兹给它留了一丝的清醒,这头凶兽发出不情愿的呜咽,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洛恩给它解开了魔钢陷阱的困缚,目睹它缓缓地转身,用不紧不慢的速度向某一个方向走去。

 

“这头奇美拉的等级……嗯,三小时后我得补上一轮法术才行。”

 

那也已经很长了好吗——三个本地人如是想,足够找到附近的聚居巢穴了。

 

这头奇美拉在走到一个入口巨大的山洞前一百米处,颤抖着,无论如何都不想前进了,即使卡尔利兹威胁它继续前进,它也只是在那里双股发颤,甚至失禁地尿了出来。

 

牧师进一步理解了它的恐惧。

“你在畏惧你的首领,似乎是非常可怕的存在。因为你并没有完成它的指令,去最近的人类驻地,找到德鲁伊。”

 

四人茫然地看着它,这头凶兽到底怎么了?

 

卡尔利兹指了指这头畏缩的大家伙:“它得到了首领的一个紧急指令,去最近的人类驻地寻找有治愈能力的德鲁伊,并将其带到这里来。”

 

洛恩忽然想起了什么,啪地捶了一下掌心:“横断山脉驻扎着德鲁伊和猎人公会的观测者,监督着森林里各个种族生物的数量和平衡。偶尔,一些有着进步智慧的生物也会懂得向人类求助,哪怕用胁迫与暴力的方式。”

 

牧师在空气中扯了一下看不见的某种“绳索”,命令这头畏缩的凶兽别再匍匐于地:“站起来,虽然我不是德鲁伊,但也想听听你们的首领找德鲁伊要做什么——不会是要吃掉他们吧?”

 

什么口味这么刁只吃德鲁伊?

剩下四人对牧师的发言感到困惑并面面相觑。

可能是德鲁伊能变成各种美味的动物,比如驯鹿——猎人正直地回答到。

其实他是有将德鲁伊误认为鹿并一箭射中其屁股的光辉经历——因为真的分不出来。

其他人又看了一遍猎人,觉得这孩子应该还是——不至于真的吃过德鲁伊,遂放心。

洛恩知道他们的眼神大概是想说什么,立刻声明:“我至多只想要一只德鲁伊当宝宝而已。”

 

被俘获的奇美拉战战兢兢地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五个人形生物,他们每深入洞穴一步,都能感知到周围分叉的洞穴里蛰伏着数十只这家伙的同类,它们的双目在黑暗中闪烁着警戒的光芒,光的来源是洞穴岩壁上零星分布的闪耀着橘色光芒的矿石,以及身为牧师始终散发温和亮光的卡尔利兹。

 

“前辈,我觉得……它们似乎当你是,会移动的亮晶晶的宝物。”

 

“哇~那可是我的荣幸~”

 

这些不善的眼神看起来个个都想从暗处猛扑出来将这些人形生物摁倒并几口撕开分成肉块咬碎继而吞进肚里,但总归有一个意志,或者是一个命令让它们不得不按捺住狩猎本性。

 

“奇美拉在给人类让路……这可真罕见……我也听钢牙会长提起过,其实横断山脉里栖息着少数智商极高甚至能听懂人话,向人类传达自身意志与思想的奇美拉,虽然我从未见过……”洛恩不由得感慨这次真是没怎么惊险地就深入了奇美拉的聚落,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毕竟冒险者们从来不打算去招惹一群奇美拉,那可是灾难中的浩劫。

 

弯曲的洞穴将他们最终带到了一个较为敞亮的大厅里——姑且称这个较大而且平坦的空间为大厅吧,有着魔法能量的矿石自然发光,温和地照亮了这里,一头远比被俘的家伙高大许多的巨兽蹲坐在那里,气势比起圣都动物园里那头狮王要高到哪里去了。

 

洛恩小声地说,这一定是奇美拉的族群首领,千万要谨慎。

 

巨兽的呼吸并不剧烈,甚至十分谨慎,当它看到自己族兽将人类带回洞穴时,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凯鲁克亚本能地将自己的向导往身后一护。因为猎人不像旁边的战士,尽管面对这巨兽有些双股发抖,但仍然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剑柄上,随时可以进入防御格挡姿态——挡不挡的住那是另说。

 

被卡尔利兹命令带路的那头奇美拉在面见首领之后跪伏,用很低的声音说了人们几乎听不懂的语言,之后,似乎是得到应允,静静退下。

 

只见这头猛兽放低了身姿,用自己三个头(狮头、羊头和龙头)中的狮头往人们身上嗅了嗅,猛地喷出一口鼻息,喉咙里咕隆了一会,居然开口竟是维拉克鲁斯的通用语,虽然夹杂着蹩脚的野兽口音:“……你们都不是德鲁伊!”

 

说着,似乎用恼怒的力气发出了咆哮,并用爪子在地上大力拍打,三个头审视着这五个人,恨不得将他们一口吞掉,因为他们浪费了它的期待与时间。

 

在这头首领奇美拉乱发脾气的数秒中,卡尔利兹凭空召唤了自己的法杖,毫不客气地敲在了正中的羊头上,从法杖尖端晶石中溢出的金色光芒闪花了三个脑袋的六只眼睛,并在这空间里震荡出一股扩散的波动,在场的魔兽与人们纷纷觉得像是被脑后敲了以闷棍似的,区别只在于这些魔兽的反应比他们要大很多。

 

“闭嘴,冷静一下。”卡尔利兹冷冷地说,手上的杖压在对方的脑门上并未抬起,而首领奇美拉似乎并没有立刻解除眩晕病凶猛反抗的余地,这在维拉克鲁斯本土的冒险者看来都是天方夜谭一般的光景,却在他们面前真实地发生了,俗话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这位可直接是咋太岁头上动土啊……“然后对我们这些不是德鲁伊的人说说看,你在向人类寻求什么。”

 

TBC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