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九)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九)

 

作为长生种,卡尔利兹听完小王子伟大的人生理想之后,转过脸,无声地叹了口气。

 

安德烈看它这副直白的样子就不服气了:“……不可以吗?”

 

“我觉得你还是省省心比较好。以人类的年龄来说你正值血气方刚之时,很适合出去做一番大事业,但你的主业现在还是在教堂里给人主持婚礼,在婚姻登记处给人盖戳,闲暇时间关心一下影华卫队的日常……我可以理解你为了掩饰这份不那么‘光彩’的工作,必须有一个正经光鲜职业来做挡箭牌。可是,在我看来,你根本没有做好任何前往冒险之路的准备,即使你跟随过影华卫队的成员执行过部分任务。我问你,你离开过这个国家吗?前往过任何你未曾真正了解的土地吗?若是连这一步都还没踏出,请不要跟我侃侃而谈你已经做好了冒险和开拓的准备。”

 

面对卡尔利兹这一串连珠炮,小王子在面具下红了脸,一时间哑口无言。他仅有一次离开过帝国的土地,是去年跟随叔父前往自由贸易联合群岛访问,连探险的边都够不上。

 

“那,你对自己故乡之外的土地了解多少呢?”尤其是对维拉克鲁斯?

 

“一点也不吹嘘地说,我是诸位同僚中被唤醒最多的一位,要我干的杂活太多了。考虑到我的性格适合交际,于是圣树尊上它们派我游历诸国与大陆,奈芙兰德这颗星球上,目前凯希亚皇国已知的大陆和一些著名群岛上都有我的足迹,至少五百年前的维拉克鲁斯,所有的大城市我都访问过一次,现在看来虽然有了很多变化,但并未超出我们皇国的理解范围——如果我理解得没错,似乎你们的首席枢机卿也不希望这个国家进化过快。”

 

“…………”

 

“没有进化过快也是件好事,我们也是花了数万年才达到现在的繁荣。啊,写完了,能劳烦殿下帮我去讨两份签名吗?”凯希亚英杰熟练地使用着自身人类拟态的“表情”,不得不承认,它的微笑爽朗而自然,丝毫没有任何卑躬屈膝的讨好意味,似乎料定了对方一定会接自己的招。

 

并没有牧师日常最警惕的魅惑魔法在起作用。

那种感觉就好像,经历了“拳头交情”之后,不自觉地就成为了不打不相识的朋友一样,帮帮忙也无妨。

“好的,交给我吧。”人家有道是比自己年长很多倍,说起来短生种也没啥傲慢的资本。安德烈没什么犹豫地接过了报告书,走出了这件办公室。

 

在影华卫队交完差,甚至得到了首席枢机卿些许赞赏,与非法入境一事的谅解。卡尔利兹稍微松了口气,但这并不意味着会被解除监视。它收起需要交到战士公会的报告文书,向那里走去。

 

当卡尔利兹走到战士公会门口时,赫然发现人流正向大厅内部移动,仿佛这道门是一个正在吸入物体的孔洞,它随手拽住一个路人,问他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听到里面的人在招呼——那个‘狂风之刃’,你应该知道的,他带着酸喉的尸体回来交任务了!大名鼎鼎的酸喉哎!哎呀不说了赶紧去看热闹看了就知道哒!”路人急吼吼地挣脱牧师的拉拽,一头扎进了公会大门。

 

牧师英杰愉快地吹了个短促的口哨,这种直接斩杀类的任务,后辈办事的效率还是挺不错的。

 

战士公会总会的办公楼后面与各地分会一样,是偌大的演武场,卡尔利兹有些费时地挤到了看热闹的第一排,整个演武场跟要开演唱会一样,呼啦啦地涌满了大部分的座位,还不停有从几条街外丢下手里的生意和工作的,爱看热闹的圣都市民正在不断鱼贯涌入。如果这里是一口池塘,那么每个人都是正在蠕动的黑压压的蝌蚪。蝌蚪们围成圆圈,圆圈的中央是引人注目的猎物的尸体。

 

战士公会的工作人员找来了萨满公会、德鲁伊公会、矿业行会与炼金行会的重要人士前来鉴定,一时间,几十个人分布在酸喉那小山丘一样几乎占满演武场沙地的身躯上爬上爬下。矿业行会和萨满公会的人拿着矿镐和矿锄在酸喉的身上敲敲打打,研究其身体的构造和成份;而德鲁伊公会与炼金行会则搬来瓶瓶罐罐,不断尝试到底什么样材质的容器才能不被酸喉的体液所腐蚀和破坏。

 

在场最高兴的还属矿业行会的人:“这个盘踞西北荒野矿脉十五年的恶霸终于被干掉!大快人心!我们总算能够再次返回那里安心地采矿了!”

 

“就这么个虫子还能烦恼你们十几年?”卡尔利兹询问身边看热闹的矿业行会的工作人员,这个满脸洋溢喜悦的矮人正忙着清点从酸喉身上被敲下来的各种水晶和矿石。“这种东西既然冒险者公会棘手的话,为什么影华卫队和他们至高的君主不亲自出马解决呢?”

 

“嘿,牧师!你这话就不中听了!十六年前的时候影华卫队是在维拉克鲁斯国境范围内清理过一次魔物的,后来因为冒险者公会的集体谏言,将魔物的狩猎作为任务留给冒险者们讨生活,只有直接严重威胁到国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事件,才会由卫队亲自出马解决。这玩意在西北荒野待着,破坏力和影响力都有局限,而且时常躲在地底蚕食矿脉,冒险者们想干掉它还不知道去哪里找……真不知道‘狂风之刃’是怎么把它逼出来并解决掉的。”

 

停顿了一小会,矮人还补充到:“这要在平日里,矿业行会对解决酸喉的委托金高达50万第纳尔金币,十几年无人能够达成,没想到这次竟然能有人免费为我们解决了心头大患……这种感觉真是不可思议,刚才行会会长还在说,事后要用酸喉身上的矿石给这位战士做一个名誉奖杯呢。”

 

随着矮人的絮叨,卡尔利兹仔细观察起后辈带回来的这长达数十米的庞然大物。

一个变异昆虫魔兽,据介绍是在吸取西部荒野地底矿石之中魔法能量后,获得了利用岩石、矿石武装自己,增加装甲和挖掘尖齿的能力,快速掘地和粉碎矿石的特长得到了大幅加强。这玩意不仅以矿石中的魔法能量为食,也会疯狂吞食西部荒野浅海中的鱼群,西部荒野仅有的几个城市严重依赖渔获,每当酸喉带领它的族群在浅海附近作祟时,渔民们就只能空手而归。偶尔,也会有村镇遭到它们的袭扰和破坏,法师公会在那些村镇附近建立了对魔物结界,这才保障了基本的安全。

 

“五十万第纳尔金币的高昂身价都无人问津吗?”

 

“有实力的冒险者觉得太麻烦,毕竟这玩意大部分时间会躲在数百米深的地下,萨满公会曾经组织过一次百人规模的地震术施放想逼它上升到地面,狡猾的酸喉感应到不妙,果断逃到海上去了。海上大家就觉得忒恼火,而且人身安全难以保障,西部荒野的浅海上可时不时有海巨人在游走。各种复杂的原因,以至于这祸害拖到现在才被绳之以法。行会和协会的大家打心眼里感激这位英雄咧~”

 

在这满溢赞美与惊叹甚至亢奋的演武场里,卡尔利兹没有找到后辈的身影,经过询问,凯鲁克亚回到大厅所在的办公楼,借个房间去清理一身来自西部荒野灰头土脸的战斗馈赠了。

 

“你不下去接受英雄的礼赞吗?”卡尔利兹一眼看穿对方的心思,它只想翻窗从三楼无声息地溜掉。“大家对你的壮举可是非常高兴的。”

 

“我的向导不在,庇护者也不在,光是那些人扑面而来的过多热情我就浑身不舒服,手不知道往那里放。况且我也不像前辈这样对于陌生人可以自在应对。”

 

“你一直是个有点内向的战士,比起社交还是更愿意选择痛快的战场——所以我才被调遣来协助你呀。对了,任务交完了吗?”

 

“那个当然。我还从酸喉的心脏里剥出了一颗凝结成团的魔力核心,这玩意我没想留给公会,今后会呈给议会进行研究。前辈你那边……在影华卫队的交涉还顺利吗?”

 

“我在社交事务上一贯运气不错,任务书得到了首席枢机卿和国王的双重签名,已经交付给战士公会,这样,我们在一天之内就完成了两个任务,还剩下十一个。只是可惜了你错失50万第纳尔的高额矿业公会委托金……”

 

“没事,我不担心。这次去西部荒野逮酸喉的时候,发现这只虫王还有一只虫后,和它体形差不多大,那些人大概从外表上没有仔细区分过它们,因此统统都当作了酸喉,我想等其他任务结束后再去捕杀这只虫后。刚才问了一下公会和行会的人,酸喉解体的素材价值和研究价值,有——这个数。”

 

60万第纳尔金币。

 

“哇哦,你这么一说,我都想在维拉克鲁斯大搞一笔发家致富,然后把圣都的美食统统吃一遍了再回国哎。”

 

“你是没见,炼金行会的人看到那些绿色并具有强烈腐蚀性的粘液,高兴得眼睛都跟着变绿了。酸喉的酸液他们早就垂涎已久,往常有专门的冒险者前往收集,市价不说与黄金等值但也颇为可观。据说用来溶解那些不可降解的生活垃圾非常实用,城郊的垃圾处理厂常年需要这种玩意。我将酸喉的尸体较为完整地带回来,就意味着会有很多的酸液储存。”

 

“发家致富好门道,凯鲁克亚。你用了什么手段?”

 

“我们英杰的强化技能——虫群应激,加上外设装置-灵能增幅器。这条巨虫的魔物等级有点高,我直接使用虫群统御遭到了它的抵抗,但使用虫群召唤的灵能波纹还是能将其引到地面上。如果由前辈来的话,直接心灵控制应该不在话下。”

 

“该你的功劳我不会抢的啦。引上地面后你是怎么制服它的?”

 

八月的西部荒野不比沙都索拉尔那边好到哪里去。

酷热炙烤着荒芜的风化岩石山脉与缺水的贫瘠大地,荒野鬣蜥疾行爬过阳光暴晒的区域,迅速钻入岩石的缝隙寻求阴影的庇护,偶尔还能在缝隙中捕捉到同样求生欲强烈的昆虫。突然,它感受到四肢之下大地隆隆的震动,慌忙向风化的岩石柱子上端爬去。

 

随着震动从地底越发接近地表,鬣蜥抱紧赖以求生的岩柱,它的眼睛亲眼目睹了一只直径粗达8米的巨型噬岩虫从地下一跃而出。噬岩虫是纯粹岩虫的天敌,这种有机生物加上无机物的外设决定了噬岩虫在食物链上要占优势,它们既捕获纯粹岩虫吸食它们身上的能量,亦驱使纯粹岩虫为它们寻找能量矿脉。

 

这只噬岩虫体型非常巨大,凯希亚英杰稍微被吓了一跳,因为它在外域所战过的类似生物稍微要小那么一圈,心想这极可能就是目标了。回家休息的洛恩将维克多从神殿求来的道具手环给了它,此时手环上的魔力计显示了其具有高浓度魔力的特征,并提醒它千万小心。

 

设计这头虫王的地形是一个峡谷地带,笔直得跟人的直肠差不多,英杰在两端放置了活化琥珀做的镜子,并配有能够让昆虫焦躁的夏蝉之铃,酸喉以为看到了和自己类似的同族,以为对方正在挑衅自己,试图抢夺地盘,这只巨虫发出令人恶寒的磨齿声,径直朝活化琥珀做的镜子猛撞过去。

 

不出所料,活化琥珀做的镜子对它这般吨位的冲撞来说脆如薄纸,凯鲁克亚早就削了一堆石头彻底堵住了峡谷的出口,从活化琥珀的镜子到碎石的出口大概有十来米的区间,上面布满了从法师公会刷副会长赠予的卡片买来的加强型震荡地雷,待酸喉冲进来,它果断按下了起爆开关。

 

整个峡谷都轰动了,碎石几乎埋住了酸喉,只露出了一部分可以被陷阱的设计者看到。

凯鲁克亚估算了长度,应该是这头虫王的脑部附近。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先从外装甲开始,破出一个洞,才能进一步解体它坚硬的本体甲壳,最后用琥珀之刃·轰毅所储存的能量直接高压电击虫王的大脑,迫使其彻底瘫痪或者死亡。

 

这个陷阱计谋是身为猎人的小少爷提供给它参考的,凯鲁克亚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技能组合,觉得可行,于是果断搬空了当日圣都法师公会总会商店里加强型震荡地雷的库存,外加从慕纳女士那里借来了两支闪电图腾作保。效果还真不错,看来肯花大价钱还是有回报的嘛——光这堆库存就是昂贵的一万五千第纳尔金币,平日里谁敢如此大张旗鼓地购买。

 

因为无法预估该体型庞大之物会昏厥的时间究竟是多少,它必须赶快将其击杀才行。酸喉的外装甲硬度勉强还在琥珀双刃蓄能之后砍开,但是当外装甲破裂后,虫王的身体开始从有机硬壳的缝隙里渗出作为保护机制的绿色酸液。

 

英杰振动翅膀,浮上半空,开始思考,如果这玩意的有机甲壳厚度超过半米,就得使用重火力武器了。但它同时也推测其厚度不会超过一米,因为那样的话就会严重妨碍到它的自由行动,所以,必须定位一个地方进行集中火力打击。

 

它调整了自身的行动天赋——

专精切换-潜行者-狂徒。

 

“琥珀双刃-收束。检索特攻武器-隆派亚的导雷针。检索特攻爆破火力-酸式启动破甲地雷。”

如其字面,这长达三米、粗达碗口尺寸大型导雷针,是由英杰中的“琥珀工匠”隆派亚·刃心所铸造,分配给持有雷暴武器的凯鲁克亚专门做定点清除任务的。酸式启动破甲地雷,是为了适应在某颗充满了酸液爆虫和酸液池塘的星球上清剿那些暴躁的异类,皇国科研部门专门研究的,外壳易被酸液腐蚀,遇酸性物质即刻启动的魔导式破甲地雷。

 

随着再一次震动峡谷的回响,破甲地雷不负所望地在酸喉的顶部甲壳上炸出一个大洞来,从破损甲壳处涌出一大股粘稠的绿色酸液,待酸液流淌一小会之后,它控制峡谷之风,将破损处的酸液尽可能吹开,因为它暂时无法判断酸喉的酸液会对导雷针造成怎样程度和速度的腐蚀,因此要尽量避免大幅接触。

 

“武技-力量提升。”短暂提升了全身的力量之后,它将导雷针狠狠地投掷进酸喉的身体组织中,酸喉的身体因为这样的刺激还稍微动弹了一下,但英杰不会给它苏醒和逃走的机会,并再次召唤了琥珀双刃之一的轰毅:“去死吧,恶心的怪物。”

 

无情的闪电电击一直持续了整整五分钟,琥珀之刃·轰毅刀身上的五个能量珠黯淡了三个,凯鲁克亚这才停手,说实话,虽然有保护措施,但它自己的手爪也被震得虎口发麻。

 

酸喉不会动了,身上的酸液暂时也停止了溢出,当然,这并不代表它储存酸液的腺体里面就已经空空如也,看这溢出量——如果类比人类的出血量,还真是不大。待会搬回去的话,得记起来提醒那些看热闹的异族们小心生命财产安全。

 

整个作战过程,探查并甄选陷阱地形花了半个小时,追踪并酸喉的活动地域和准确坐标花了两个小时,作战开始到结束不超过半个小时,确认酸喉彻底死亡花了两个小时。

 

其间,从酸喉上升地面所挖掘的通道里还钻出来另一只体形稍小一圈的,模样类似的噬岩虫,对峡谷尽头酸喉一动不动的尸体发出了低沉的哀鸣,凯鲁克亚凭经验判定那很可能是酸喉的伴侣或眷属,但现在并不是“买一送一”的最佳时刻,英杰决定先用两发音波弹赶走它,避免这家伙拖走了酸喉的尸体深入地下,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音波弹在头顶爆炸后,眷属噬岩虫受到极大的惊吓,可能是酸喉的一动不动的身躯激发了它强烈的求生欲,顾不得去拖拽被压在峡谷坠石里的遗体,喀拉喀拉就往隧道里退回,英杰再次补了两枚普通的碎岩炸药,将洞口附近峡谷的巨岩炸碎,断了对方的想要回头的念头——眷属虫可能以为酸喉还有生还的希望吧。

 

确认酸喉应该是彻底死亡后,看守尸体的英杰才拿出维克多给的,号称维拉克鲁斯最高级的大型回程卷轴。这个卷轴一千第纳尔金币一卷,可使用三次,卷轴的轴端里容纳了一根细小的魔术棒,用魔术棒划出的区域内的指定物体会被随人一起带回已规划锁定的锚点。

 

回程卷轴的锚点绑定在战士公会总会办公大楼后面的演武场,这是公会惯例,捕获的大型猎物、魔物以及罪犯等通常都会被带到这里验明正身与展示战绩。每当有人使用这里作为回程锚点时,公会演武场上就会出现占地面积的光带,并通过广播驱散在演武场上的闲杂人等。若公会的演武场正在使用,也会发出反向提示。

 

下午三时左右,公会演武场上出现了战绩面积庞大的光带,同时广播响起驱离告示:

“警告,有庞大猎物即将被带回演武场,侦测到酸蚀反应。重复,有庞大猎物即将被带回演武场,请迅速离开演武场中央范围,请迅速离开演武场中央范围,否则将进行强制驱离,公会工作人员请迅速就位。倒数30秒开始计时……”

 

这么大啊……有人挖了一个山头带回来了吗?

撤退到演武场观众席上的战士们起哄道。

酸蚀反应肯定不是山头啊,喂喂,莫不是那个传闻中特别巨大又恶心又恐怖的虫子?

有的战士一听到酸喉的名字就开始起鸡皮疙瘩,那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或者敢想又没法下定决心去实践的S级任务的猎物。

 

狩猎者与他的猎物被一起传送回了演武场中央,偌大的场地霎时就被占了个满满当当。

那个戴着酷炫风镜的强者从酸喉的外甲壳上跳下来,看起来一身轻松惬意。

 

听到广播的公会总会长卢提拉斯带着他的副手们赶到演武场,看到那一大坨醒目的小山,再看看独自一人向他们走来的凯鲁克亚,感性上觉得已经无法再抒发惊讶,但理性上仍然好奇他狩猎酸喉的过程。

 

“你一个人……你的同伴呢?”这句话自然有两重意思,你的同伴是否安然无恙,这庞然大物是你独自收拾的?

 

“洛恩上午在冬青山的任务突然身体不适,慕纳女士带他回家休息去了。我的另一位同伴去影华卫队处理善后事宜还没回来。这东西我建议你们找专业的来。”

 

“嗯,你不说我们也知道很棘手……”卢提拉斯会长看着酸喉的尸体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我会安排公会人员去请其他公会与行会派人过来处理的。你得在公会等到专业人士对其验明正身,我们才能确认任务完成。”

 

“可以,我想借一个房间清理一下自己,荒野峡谷的尘土……”

 

“我派人给你安排便是。不过,你要提交任务报告书才能交结任务。”

 

“谢了。我明白。”

 

………………

“一切的过程就是这样。我动用了国内的重武器。”

英杰是精英中的精英,自然不可能只会舞刀弄枪,必要的时候杀伤性热武器也要会用,敢用。

 

“没关系,这些东西开发出来本来就是给我们用的,不然我们殖民外星获取资源就没意义了嘛。也可以向维拉克鲁斯展示一下,凯希亚皇国在魔导科技上的实力。让他们明白,我们英杰,一个便是一支军队。”

 

“有事相求,前辈……能帮我写一下报告书吗?”凯鲁克亚不好意思地说,“平日里报告书都是向导写的。”

 

卡尔利兹先是用“你不是这么懒”的嫌弃眼神看了看后辈,扭头一想帮忙可以,怎么也得敲它一顿:“也不是不行……作为润笔费,你得请我吃圣都最好吃的夜宵。”

 

“那个包在我身上。”一听夜宵,凯鲁克亚松了口气,它至少知道圣都的夜宵大排档基本都不贵,前辈的口味非常亲民且不挑食这点太好了。

 

根据凯鲁克亚的口述,卡尔利兹简化并模糊了一下关于凯希亚皇国武器的描述,声称是使用了法师公会贩卖的道具,并把炸药之类的当量往大了写,整个报告书看起来真是勇敢者鲁莽不已的大冒险,完全符合那句“不要怂就是干”的豪言壮语。

 

凯鲁克亚的小队在一天交了两个S+级任务的消息在当天下午,战士公会所在的一条街全都知道了,圣都最大纸媒《圣都康乃馨日报》的记者闻风而动,冲到战士公会想要采访这位实力非凡的小队队长,搞个明天的头版头条。被会长告知当事人拒绝接受采访,所有情况在报告书中都有。

 

不想被哄闹包围的当事人们回到了阿尔卡纳侯爵家和艾莉娅的宅邸。

在姐姐和慕纳女士的精心条理下,洛恩看起来对晚饭终于有了些许胃口。

 

“没有我你们也完成得很好,我开始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了……”

 

“不用自责,至少你的提醒让影华卫队的法师避免了一场灾祸。前辈说,首席枢机卿对此感到欣慰,那也算是一种侧面的表扬。”

 

“进度可喜,朋友们,另外附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艾莉娅就差没露出女王般骄傲的笑容,“狐人部落找回丢失已久的祖传占卜宝珠,我联系了阿尔卡纳侯爵,巧得很,他去年刚收入了那个东西,只需要5万第纳尔就可以出让,已经算是优惠价了。这个你总没问题吧?”

 

“非常感激。等所有的事情完结后,我想亲自登门感谢侯爵。”

 

“先给你垫个钱,你明天转给我,我下午去找侯爵阁下拿货。”谈妥英杰这边,女主人扭头询问依旧是来蹭饭的玫瑰骑士。“嗯……维克多,你对接下来的任务还有什么建议吗?”

 

“先把能杀了算完的任务在三天之内搞定,剩下的都是疑难杂症,必须得花时间的。重要的是,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有举办时限,8月31日至9月10日,如果不能在这期间解开过往几年的悬案,那所有的一切都会功亏一篑。在南海可以一口气完成好几个任务,这倒是值得欣慰,我觉得你们有慕纳女士相助,捕获巨大章鱼应该不成问题,护航也是。”

 

萨满女士享用着自己带来的杨梅酒,觉得似乎加入这个小队之后的境况比预想要轻松一些:

“只要不是过于恶劣的海况和天气,我对潮汐之灵的祈祷和约束还是有效的。”

 

“前辈说绿龙部落那里它去交涉,我们可以去解决沼泽的蛇人首领,下午再去寻找合适的奇美拉胚胎。洛恩,这个季节带崽的奇美拉好找么?”

 

“夏季是它们的繁育期,奇美拉在西部荒野南边的横断山脉森林里最为活跃,因为是S级魔物,鲜少有人狩猎,外加处于森林食物链顶端,没有天敌,它们的繁育期间比较长,基本一年一胎,在森林的洞穴里应该不太难就能找到。我只参与过一次奇美拉狩猎,还是跟着熟人去的,不过这次需要我们自己努力了。这种东西比酸喉更具有智慧——可能是两个头的原因,在兽性之余擅长思考,一般来说没有个十人职业完整的小队很难说不出现伤亡。我要强调,它们的洞穴构造很容易迷路,凶兽也很擅长利用地形将狩猎者一网打尽。”

 

“那我们只有把它们引出来打了。”十分讨厌狭窄地形与巷战的英杰如是说到——读作引出来写作赶出来。

 

战士公会演武场上深夜仍然灯火通明。

德鲁伊公会、萨满公会、矿业行会和炼金行会已经倒了一班的人手持续进行酸喉的解体工作,因为怕刺激到尚未完全凝固的酸液囊,解体工作相当地小心翼翼,甚至连法师公会等其他公会的得力好手也受到了邀请。没办法,卢提拉斯会长可不想让着庞然巨物在自家演武场上腐烂发臭并且随时有散播腐蚀液体的危险。

 

如果不是仍然充满危险并且对这玩意不熟,他是挺想号召留在大厅里喝酒聊天泡妹泡汉的会员们齐心协力来解决这团小山包的。他现在没法好好睡觉的很大原因是酸喉的腐蚀液散发着一股浓郁的泡菜味,还有那么点芥末的感觉,真是辛苦那些专业人士了,等这个东西被彻底解体运走后,他必须找人来将演武场上的地皮铲走重铺。

 

有铭牌等级高的战士拉过有些愁眉苦脸的会长,将他从大厅通往后面演武场的门口拉回尚有几桌会员落座的桌子,并请了一大杯杜松子酒,连连劝慰会长别这么忧郁啦,这才是第一天哪。

 

被提醒的卢提拉斯会长赶紧看了看大厅关注事项告示板上十三试炼的任务内容,已经划掉了两项,数来数去,至少还可能有奇美拉的尸体和巨大章鱼会被带回来。一想到这里,会长就更郁闷了。

 

“虽说是帝国博物馆和亲王殿下想要,但我们公会的演武场不是屠宰场啊……”

 

一位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汉子拍了拍会长的肩膀,从他手腕上的铭牌看得出是位于战士公会顺数第二阶位铭牌-白金等级的精英:“忍忍吧会长,谁叫我们公会的会员不知怎的得罪陛下和首席枢机卿了呢……”

 

“说起来很奇怪……那个一直跟在猎人和他身边,随时如阳光般闪耀的玫瑰骑士去哪里了?这么惊险刺激的任务没理由他不去吧?”

 

“听隔壁圣骑士公会说是去执行别的任务了。”

 

“能有什么任务重要过这些S+级的?”

 

“那就不知道了。”

 

白金铭牌的大汉咳嗽了两声,吸引本桌其他人的注意:“呐,我有个逻辑不是很通的猜测,直觉——嗯,你们觉得,玫瑰骑士不见踪影,会不会跟这次‘狂风之刃’的十三试炼有关系?你们还记得前一阵子让塔尔·维拉陷入魔网沉默的事情吗?与他有关的。红蝎佣兵团的盗贼向皇宫告发,他的本来面目,其实是螳螂妖。”

 

“但那件事最终没有得到求证啊?”卢提拉斯会长问他的白金会员。

 

“会长,你想想,塔尔·维拉城的‘沉默’,官方的说法是魔网之主对于法师公会轻信小人滥用私刑的震怒,换个角度来想,莫德维拉殿下是在凯希亚进修的魔法,曾经受到过螳螂妖一族的关照,现在回报昔日的恩义,庇护南边的异族也不是不可能。恐怕卡斯泰尔家的玫瑰骑士就被授意具体执行这种‘关照’……但因为没有报备,终于被皇宫知道了吧……”

 

“你这是要押中了,我动用会长权力给你加五百的积分!”

 

“哦!那就先感谢会长的慷慨了!”正在执行推理的白金会员闷了一口酒越讲越来劲,“陛下和首席枢机卿虽然震怒但是出于皇家颜面不想把这事闹大,所以才让会长你挑十三个最难的任务出来,无定金无报酬,当作惩罚。想必卡斯泰尔家也在陛下和首席枢机卿阁下面前为宗家的老三求了情,现在‘狂风之刃’他们才要拼命在时限内完成任务,获得皇宫的好评,这样维克多的惩罚才会有理由降到最轻。魔网之主的意志固然重要,但帝国统治者的尊严也是需要顾及的。”

 

“等等,照你这么说……如果‘狂风之刃’真的是南国之民,那么今天下午来给它交任务报告书的小队成员……应该也是……”

 

“意识到种族和文明的差距,所以,这几天演武场上再堆积点什么庞然大物也不足为奇了。比起这些能够直接狩猎和捕获的目标,还是任务栏上的马塔拉龙虾收获祭失踪悬案更让我感兴趣~~我决定到时候以马塔拉小龙虾收获祭失踪案为原型写一个推理小说!”

 

那我可真期待。

会长在心里如是吐槽,这位大兄弟我觉得你还挺有这天赋的。

 

TBC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