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六)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六)

 

凯鲁克亚觉得太快结束问询反而更加让自己不安。既然是非法入境的异国使者,没理由不先押解到一个合适询问的地点好好地审上一整天吧?维拉克鲁斯的统治者没有理由轻易因为魔网之主的担保就放弃对自己的调查,还是说,首席枢机卿的影华卫队自从塔尔·维拉的审讯事件之后就一直在兢兢业业地跟踪,因此才不需要自己过于为自身辩护。

 

剩下的很多事情,细枝末节都会由维克多来汇报,玫瑰骑士到底是会偏向自己说话,还是为了加官进爵而说些不利自己的话?反省自己在登陆北方以来的种种行动,英杰自认还是对得起圣树尊上的教诲,没有做出什么给故国丢脸的事情,除了在一些必要的时刻用了虫使这样的小伎俩。

 

现在第一要务还是确认维克多的平安,但愿国王和首席枢机卿能看在魔网之主的面子上饶过他。

 

尽管凯希亚英杰心里牵挂着朋友的安危,但身边却被许多搭讪的社会名流给淹没了,大家都知道它刚才得到了陛下和首席枢机卿几十分钟的特别招待,但没有一人能从它心不在焉的表情上看出它并非得到了赏赐,仅是基本地保住了性命、心智和自由。

 

为了消磨这令人困顿的等待,它分了一些心思去应付自己原本并不擅长的场合,就假装自己是个人类,此处不过是过去的大集市罢了。

 

直到下午五点展会散场,英杰都没有等到玫瑰骑士从固定的通道走出来,也没有任何口信被带来给自己,它与猎人焦急不已,这绝不是什么无事宽心的征兆。

 

直到收摊临走的最后五分钟,阿尔卡纳侯爵才与管家一同走到了家主的面前,例行公事般祝贺了艾莉娅在展会首日的大获全胜,艾莉娅也满脸欣喜地与侯爵侃侃而谈。而管家先生则把凯鲁克亚拉到一边,小声地告诉它:维克多·卡斯泰尔被家主米多利·卡斯泰尔直接带回家了,国王陛下目前是让他在家闭门反省,后续的事情不太清楚,恐怕……不是你不太妙,就是他难以脱身,毕竟知情不报这种事还是……太严重了,如果没有莫德维拉的御旨和对你的担保,那些想要趁机打击卡斯泰尔家的势力绝对见缝插针地要控诉玫瑰骑士叛国的罪名。

 

猎人和英杰禁不住一阵胃凉,如果玫瑰骑士都逃不开叛国的罪名,平民家就更别说了。

 

管家同时也让他们先宽宽心,这件事除了二楼的人暂时没有别的人知道,就看首席枢机卿和国王是不是打算让这件事被传出去。但以我的经验,明天维克多没有出现在他家大哥的摊位,恐怕几天之内不踏出家门,迟早被人猜出迹象。现在只求我和主人不要被进一步的连累,毕竟你给主人家打代理决斗是经过拐弯介绍的,正常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希望影华卫队不要在这个上做文章。

 

自己的坦白和质问固然重要,但是牵连到周围的人是它所不愿意看到的,凯鲁克亚此刻感到肩膀上有沉重而无形的压力在催促自己,究竟要怎样,这件事才能尽可能平和解决呢?

 

当日晚,艾文莱斯特大公盛情邀请国王一家在圣都最高档的艾文莱利风味的酒店共进晚餐,本来就没什么安排的加西亚不假思索答应了大公的好意,不过他也猜得出来大公突然如此殷勤的原因是为什么……这并不是在说大公平日就不殷勤。

 

在小王子和小公主对父亲和阿姨说我吃饱了之后,得到允许离席去玩耍,继续用餐的人们终于得以进入小宴的主题——讨论对维克多的处罚。

 

艾文莱斯特大公米密尔在朝中算是普拉菲尔枢机卿派系的代表,这基于当年政变时的初遇让大公选择了自己的靠山。因此大公与首席枢机卿也算是熟人,他办的招待,首席枢机卿极少推脱。雷诺·普拉菲尔也不至于看不出来,这个招待是米多利·卡斯泰尔恳求的结果。

 

作为圣骑士的全国总管,奥利维拉·金焰也被授意邀请了,他在维克多进入会议室等待的时间里就被从展会维持安保秩序的岗位被召见,没想到面临却是属下对上司知情不报的大过。

 

平心而论,作为国王,加西亚对这位愿意浪子回头的纨绔豪门公子印象挺不错的,维克多的履历算得上励志,成为玫瑰骑士后的工作履职也可圈可点,但是涉及到国家安全这么重要的事项却对上司知情不报,哪怕有魔网之主的担保,大家也觉得说不过去。当然,从维克多本人的辩驳来看他有自己的想法,是希望等到事情确有结论之后再算报功也不迟。可是最让大家都觉得心里过不去坎的地方在于——首席枢机卿所点破的,“他不信任我们,或者,不足够信任我们”。

 

对统治者来说,无论结果如何,这都算得上大不敬的怀疑了。

首席枢机卿忍不住用委屈的语气说:“难道因为我是恶魔的统治者,就要背负一切恶名与原罪吗?圣光的信徒怀疑我也就罢了,怎么可以不相信我们的陛下是个正直的好国王?这种事情,花点祭祀费用问问至高的圣光守护者不就能得到答案的吗?”

 

“容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普拉菲尔枢机卿。”奥利维拉·金焰显得有些欲言又止,“陛下的嫌疑是容易向安夏询问而得到澄清,最关键的问题是,您非常容易受到怀疑,而陛下基于契约关系会隐瞒……嗯。”

 

雷诺则是摆摆手拒绝这种说法:“奥利维拉卿,这锅我不背。现在讨论的是对维克多的处罚而不是他知情不报的理由,你身为全国圣骑士的总管,仅次于陛下的职业权威,自己说说,玫瑰骑士的守则里出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属下出这种事,奥利维拉怎么也逃不掉监管不力的责任,枢机卿的反问让他从胸腔中诞出一股扩散的寒意:“唔……对陛下不敬……最轻是罚俸禄三年,重的话是革职查办,军事法庭审判……精灵的话会被处以至少十年监禁,或者选择流放。”

 

米多利·卡斯泰尔听得冷汗连连,如果能降到罚俸禄三年,那就是皇恩浩荡了,如果闹到上军事法庭,丢掉玫瑰骑士的头衔……那卡斯泰尔家的声望和名誉会受到剧烈的冲击,到时候搬出魔网之主的旨意也会受人怀疑:“陛下,枢机卿阁下……舍弟自幼顽皮叛逆……会做出这种举动,是臣等监管不利,恳请給予卡斯泰尔家对此补偿的机会!”

 

艾文莱斯特大公看问题的视角则不太一样。

说到底,对陛下不敬,对枢机卿不敬,这要看当事人对这个“不敬”有多么介意,这种事情是可大可小的,眼下是要将他们这份“不敬”的恶感降到比较低的程度,再让他们心情好一点,此事就还有从轻发落的讨论余地。

 

“陛下,普拉菲尔大人,请容我说几句话:堂堂一国玫瑰骑士欺上瞒下这种事,一旦经由军事法庭审判,那必定朝野震动,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玫瑰骑士作为圣骑士之中的高阶骑士,其声誉和地位会受到大众置疑,因此我不建议将此事闹大。既然魔网之主声明为这件事背书,我等也愿意相信维克多所接受的旨意是真的,他的想法和做法对我国也未造成实际的不良结果。在庆幸之余,我们来讨论这个处罚……我觉得上午普拉菲尔大人对凯希亚英杰的那些要求非常合适,但是条件要更严苛一点,13个任务不需要39天,给它20天时间就够了,等到一切结束后,我们可以将其加工成一篇美谈,这件事便可以不了了之了,也不会伤及王家尊严。”

 

“我赞同兄长的意见。”法师公会总会长提莫尔参言道,“现在还不知道国内有什么信道可以通向凯希亚皇国,我担心的是,树种失窃这件事多少与我国有关,如果在这里重处协助英杰完成使命的维克多,反而会加深对面对维拉克鲁斯的不满。我们没有必要已经在面向凯希亚英杰坦诚的情况下再无端制造不利于自己的影响……如果能顺水推舟,想必凯希亚英杰在回报上峰的时候多少能写点好听的话。”

 

“陛下,普拉菲尔大人……倒不是我胳膊肘往里拐……我也同意大公阁下他们的意见……圣骑士肩负整个国家的治安守卫,玫瑰骑士的名声臭了,可会是社会上的大笑话啊……而且还是名望那么好的一个人。魔网之主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家族闹出名声不好的事情……”

 

“你们一个个的……听起来按规矩办事只会得到多方都不愿看到的结果……那,陛下,你的意见是?”

 

“就按大公的建议比较好,这样我们也可以看看,凯希亚英杰的真意,如果它心存不诚与诡诈,或者任何对我国不利的意图,它现在就该趁我们还没改变主意将其逮捕前,想尽一切办法和它的同僚一起离开维拉克鲁斯,或者拒绝我们苛刻的要求,做出任何极端的举动。”

 

“好吧,提莫尔,奥利维拉,你们俩带我与陛下的旨意去见战士公会的卢提拉斯,告诉他,把最难啃的骨头给我挑13根出来,我倒要看看凯希亚英杰愿意为拯救它的庇护者,肯付出多大的代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x9dh.html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