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四)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四)

 

尽管夏季的太阳已经下山了,卡尔利兹还是感觉焦躁,它没心情继续在圣都繁华喧闹的街道上像往日那样轻松愉快地闲逛,现在只想立刻回到后辈那安静的郊外乡下小别墅里窝起来,继续修复复发的心伤。

 

“看来小王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嘛……”化身管家的英杰后补给上位者殷勤地准备了点心和茶,那些飘香的食物和茶点稍微缓和了卡尔利兹浮躁的心绪,“您刚到此地便遇到如此阶位的贵人,好好打交道一定能有点成绩的,毕竟他可是首席枢机卿和国王身边知道秘密最多的王室贵胄,千万别只把他当婚礼司仪看,国王和首席枢机卿走到哪都会带着他。话说回来,您找到点什么头绪了么?”

 

“小王子暂时看不出什么端倪,他的心象风景里最重要的只是获得某个君主的认可,尽管色调晦暗的一点,风景非常清晰,意外地坦诚,时间有限,我也尝试去搜索了目力所及的角落,嫌疑还没有,或者他根本就不知情。”蘸蜂蜜的玫瑰花饼和加冰的红茶,在炎炎夏日是维拉克鲁斯贵族们非常钟情的下午茶必点,凭着对食物本能的热爱,卡尔利兹觉得自己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一点。

 

“那您还是会去展会的了。”

 

“那个自然,不然对不起两份邀请函,再说了,后辈的大冒险,做前辈的怎么能不给它准备后路。”

 

“那到时候请恕在下可能无法给予及时的后援,毕竟做得太多,可能会连累到阿尔卡纳侯爵。”

 

希科罗亚的态度让卡尔利兹在稍微不悦的态度中带了部分好奇:“这个人类贵族对你好到不能履行身为英杰候补的义务吗?”

 

以人类做为面目的伪装对这些善于操纵心灵的牧师来说简直易如反掌,此时管家先生的温和笑容可谓世故与圆滑的集大成之作:“瞧您说的,那可不是。当然……有一些因素确实存在。圣树尊上给予我的敕命与您和凯鲁克亚大人是不同的,我为了自己的任务必须继续潜伏,才能寻找失落的灵魂。若是二位做得太过火,邀请函的签发人是侯爵,势必会遭到牵连,他可不会那么好心把我的过失也包庇起来,毕竟二位是以‘我的朋友’而得到信任的。”

 

“按你这么说,如果凯鲁克亚在觐见的过程中出事,我也不能直接插手是吗?”

 

“您心里自然清楚,与恶魔君主直接对局,您不会是赢家的,不如准备好后备的手段,剩下的就看三寸不烂之舌的功夫了。而且比起了解维拉克鲁斯帝国君主和重臣在树种失窃这件事上的立场,您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据我离开故土前的信息,凯鲁克亚大人,是没有签约圣树子嗣,定下‘寄魂’契约的……”

 

卡尔利兹虽然这会有点浮躁,但对自己的工作有着很清醒的认知,希科罗亚的话就像是打击木桩的锤子一样敲在心门上,着重强调了一下自己另一个使命。

 

英杰是凯希亚皇国投入浩大成本打造起来的,承继过去,面向无尽未来的永恒武器,是无价之宝,哪怕身死也不可放任魂灭,圣树为此让自己的子嗣承担保管英杰灵魂的责任,只要英杰能够与某一颗树种签下契约,在战况胶着或者不利的情况下,将负责收纳灵魂的树种送到战场附近,以备最坏情况下回收灵魂,不能让对手得到凯希亚英杰所承载的一切知识和情报,乃至灵魂力量。凯鲁克亚在英杰里都太年轻了,尽管功绩卓著,但还未获得任何一颗树种的认可,不过大家都觉得来日方长,谁也不是在三千岁的时候就“年纪轻轻”(英杰概念里的)的获得了“寄魂”的契约。于是,在第一次凯鲁克亚失去踪迹过后,皇庭和议会就讨论过回收的事情,鉴于商人们从维拉克鲁斯没有带回特别的情报,高层视为对方还没有捕获英杰的灵魂,于是暂缓了回收计划,再说,刚出事就急于回收反而更容易中了对方的圈套。至于凯鲁克亚6月寄回的信函,则让它们好歹是松了一口气。

 

于是,卡尔利兹这次被调过来不仅仅是监督后辈的工作,听取报告,另一部分也是为它的大冒险做好最坏的准备——抢在对方下手之前回收英杰的灵魂。回收灵魂的工具是一颗特殊的琥珀,不过比起寄魂的圣树之种效果还是差点,距离必须较近才行。考虑到这次潜在对手的棘手程度,卡尔利兹真的有些怀疑自己能全身而退吗?

 

“与其担忧这么多,不如我们来祈祷凯鲁克亚大人的‘觐见’能以最完美的结局收场吧。”

祷告是牧师的本职之一,卡尔利兹点头同意了后辈和下位者的意见,一起向南方故乡的神明祈祷,也向守护本土的光与暗之神祈祷,事情最好能够一帆风顺地得到一个答案。

 

很快,命运之日的日历翻开了它未知的一页。

黄金鹿纪年第35年 8月25日 清晨——

 

早在6点,洛恩就被姐姐艾莉娅催着起床洗漱打扮,穿上家中最豪华的礼装,在穿衣镜前被姐姐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打量,虽然不是贵族,但作为商人中的一员,同行之间攀比的习气让他们被动地也要不落下风才行。更别说是珠宝世家,搞奢侈品这行的,少不了跟贵族打交道,彼此都有点门道靠山不足为奇,故而同行之间少不了炫耀攀比冷嘲热讽,哪家的人今天领带打歪了一点,耳环造型不够华美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和谈资。尽管弟弟不是行内人,但也代表了参展的家族亲眷,一点也马虎不得。

 

凯鲁克亚本以为自己可以悠闲地一边吃早餐一边看着搭档经受来自家姐的严格考验,在艾莉娅总算把穿衣镜前的洛恩收拾停当之后,她锐利如刀的目光嗖地向餐桌这边飞了过来:“你也别想跑,吃完快点过来。”

 

英杰礼装幸好是可以随意幻化更改,省去了被裁缝折腾的苦楚,但是被异族的雌性以挑剔的目光和口气前后左右地打量和逐步要求,也不是一件令它愉快的事情。问题是她起码能花整整15分钟来评定自己今天是不是足够合适出门,而且必须要求把炫酷的风镜给收起来……要么就干脆隐去它的外形,凯鲁克亚想了想,还是选择了后者,没有风镜不意味着没有安全感,只是它早就习惯了眼前有点什么。

 

在对礼装下摆的形状和长度做了最终调整之后,艾莉娅终于勉强地宣布你今天可以出去好好表现了,凯希亚英杰结束忍耐,在松口气的同时,搭档也在旁边为它松了口气。等艾莉娅走出几米远,它才悄悄地跟搭档说,跟我原来在议会下属学院里教授礼仪课的礼官差不多严格。洛恩回应它说,这也是去觐见国家高层,你就按往日的适应便好。

 

早晨七时,三人与家族负责展会的重要仆役一起乘车前往维拉克鲁斯国立大会展堂。

大会展堂每个月都有国内大型的各种展会,在本年的八月终于轮到了加西亚陛下即位以来的第四届全国工艺品展览。不是每个行业的大展,国王陛下一家都会亲临,但这种四年一届的大展,陛下考虑到提振经济和消费的方面,基本都会在第一天安排出席的行程。如果时间足够充足,他也会排出时间来会见行业以外的社会名流,毕竟7-9月是圣都的社交季,就连王室贵胄也不例外。

 

比起那些在大展期间会顺理成章接受国王和首席枢机卿及枢机内阁接见的工艺品商人,有更多的社会名流或者二流三流的人也想挤破头获得觐见的机会,为此早早就向各自在贵族和朝中的熟人们托关系,渴望在国王走过的通道里被贵族们介绍一番,若是能得他们多赏几句热忱的谈话,那便是修道升天的快感了。

 

国王陛下一家要九点钟才正式亮相,宣布展会开幕,剪彩,参展的商人们在八点钟就必须将展位最后的状态保证完毕,时间紧促导致在七点钟的时候,展会堂附近三条街外就开始交通拥堵,各家华贵靓丽的马车谁也不让谁,局面一直僵持到圣都的警备官们来维持秩序。艾莉娅一看前方不妙,赶紧带人下了车,让车夫找地方停车去,自己一行则快步前往会展。

 

洛恩不是第一次见到姐姐提着厚重的裙摆以风风火火的姿态赶路,他一直都很佩服家姐这样雷厉风行的作风。只是始终都很奇怪为什么女人们穿着那么难以保持平衡的高跟鞋还能如履平地,这是一种修行吗?

 

满大街跟过节一样热闹,如果不是伪装限制,英杰真的很想拎着搭档飞过去直达终点。

 

整个工艺品会展动用了会展堂的两层,珠宝等奢侈品有幸在最便利的一楼。大部分的参展者的展位大概占地6到个平方米,有些商会势力特别大的会有20平方米,这要看给举办展会的举办方交多少参展费了。参展费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推荐人的邀请函,没有邀请函是没有资格参展的,哪怕你递再多的钱……换句话,只要有钱,买通贵族和大商会,自然巴掌大的地方也会有的。毕竟维拉克鲁斯幅员辽阔,手艺人也挺多,不管你是本地人还是外国人。展会的目的是展示维拉克鲁斯的国力强大,本地经济繁荣,消费得起奢侈品,就连外国外地的商人也四方来朝,抓住营销机会,发展新的商路和商业关系。

 

洛恩取出怀表,时间已经走到了八点,用过早膳的贵族和大商人以及持有第一天邀请函的社会名流们已经提前进场为会展暖场,准备对国王陛下一家的莅临进行迎接。

 

第一个来展位打招呼的是腿快的维克多,圣骑士今日的笑容如清晨的阳光般明媚无垢,看起来心情不错。

“我大哥的展销商品在二楼的织物区,今天二哥和我都要来捧场,反正陛下和枢机卿阁下都还没到,我先来跟你们打个招呼啦~”

 

“嗯,早安,维克多。”感到拘谨的凯鲁克亚有些勉强地打了个招呼,希望自己的声音和语气不会过于僵硬,明明是熟人的。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来逛展会又不是要你上刑场~”玫瑰骑士大力拍上对方的肩膀,用愉快和开朗的语气鼓励它甩掉不安和紧张,“作为红榴家雇佣的特级保镖,你只要保证今天艾莉娅的展物万无一失就行了~另外……”精灵稍微压低了一点声音,忠告到,“每次展会都会出一点点的小意外,大家见怪不怪,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反应过大’就好,一切都会顺利结束的,我想。”

 

“我会谨记你们的忠告。”它向他点头保证,暴露是迟早的事情,剩下只是要将对这些异国友人和收留者的影响降到最低。

 

剩下的就是红榴姐弟与玫瑰骑士愉快的寒暄,周围的人很多都知道新晋玫瑰骑士与红榴家的关系,目光中有羡慕也有嫉妒,维克多更是撩了一波有钱的小姐们到红榴家的展台前炒热气氛,艾莉娅立刻进入了精英珠宝营销员的状态,给有钱小姐们的价格也优惠到了接近成本的薄利程度,身为猎人的洛恩则向诸位小姐们科普珠宝原石的来历,以及珠宝称品素材的取材来源,诸位美女们心花怒放,没花多久,红榴家的铺子在展堂里算是先行开张了第一日的生意。

 

凯鲁克亚不擅长应付这些叽叽喳喳的异族异性,一直安静地站在展台一米半远的地方,看着热闹的景象,让它想起了故乡的集市。每一次远征归来,皇庭和议会都会在圣都举办凯旋仪式,凯旋仪式后便会举办大集市活动,让参与远征的士兵贩卖它们各自收藏的战利品,贵族和社会名流们有的是钱,还会有安雅兰馨和恩迪米亚的政商受到邀请,前来为自己国家物色有趣的商品。贩卖战利品的收入大部分归贩卖者自己所有,十分之一至五分之一会作为税收上缴,视价值而定。

 

至于这些异族的异性,倒是让它回忆起大女皇也会带着族中的地位不低的女士们——它们是负责照顾、辅佐大女皇,为大女皇分忧的“庶母”们,到大集市来挑选新鲜有趣的商品作为收藏或者研究。那时它还是千夫长,连英杰后补都不是,远远地看过这一幕。成为英杰之后就没什么特别多的时间参与大集市活动了。自己最好的记录是在远征中采集到一盆自然发光有香味的苔藓被供职皇庭的御用花匠以高价买走,后来花匠找到自己说那苔藓居然能吃,好味,吓了它一跳。

 

这时,忽然有一位贵族家的小姐从珠宝里抬起头,发现像木头一样立在红榴家展位后方的英杰,思考了几秒,突然大嚷起来:“哎?这难道是红榴家的特级保镖,帝国第一强大的战士先生?!”

 

它对这堆形容词感到了发自灵魂的尴尬,像是被萨满的闪电链电过似的。

保镖可以,特级请省掉,而且,不是什么帝国第一强大的战士,我可是凯希亚英杰!

尽管内心这么较真地呐喊,嘴上却还是没有说出来,可能是过于尴尬的感觉束缚了语言的反驳。

 

周围的小鸟们立刻掀起了另一轮叽叽喳喳,圣都的八卦氛围特别容易突然热烈。

“第一次看到他不戴风镜的样子!虽然帅气的程度不及维克多大人,但是眼睛的颜色很特别啊!”

 

莫名中枪的维克多同样尴尬得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怎样,只得赔笑给各位美女们多谢夸奖。

 

立刻有小鸟提议说,就算不能送个绅士的吻,好歹请这位帝国最强大的战士——在代理决斗中打赢战争女神最青睐和祝福,前第一强大战士的人——签个名什么的。

 

这次轮到洛恩给它打个圆场:“各位美女们,因为他来自旗鱼群岛的乡下,所以写字什么,可能不会好看。”

 

面对复数亮闪闪的目光,尴尬和拘束的英杰对此地的礼节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但为了红榴家的开张生意,和事后不被艾莉娅唠唠叨叨,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希望诸位不会介意我的字,像猫科生物的爪痕。”

 

忍着一堆粉红泡泡的侵扰,它总算是艰难地签完了十来个笔记本,完成了艾莉娅的生意,最后维克多热情地送走那堆他撩来的妹子,作为第一笔大单的结束。其中有妹子还赞叹了虽然帝国第一强大的战士笔画不怎样,但笔锋里带着战士特有的凌厉,维克多听了在心里只想哈哈大笑。

 

洛恩半是感激半是安慰地拍了拍头上疑似挂满黑线的搭档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她们走远啦。”

 

艾莉娅用有点好笑的表情看了看寄宿家里的食客,异国的大英雄:

“她们还不至于把你扒一层壳下来,八面玲珑的功夫你还得向我好好学学。”

 

“这种场合更适合前辈,我毕竟除了远征没有太多社交的机会,让我打仗还行,这种就……”

 

艾莉娅对它的履历表示了理解,示意它最好别老是待在这里:“你最好出去转转,不一定要特别热情跟谁打招呼,但遇到的都要礼貌地还礼,洛恩,你陪它去,展铺这边有我和管家他们就够了。”

 

洛恩迟疑地看向姐姐,在获得肯定之后,拉着它离开了自家的展台。

“姐姐并不希望你僵硬地杵在那里接受无尽尴尬的洗礼,我们随便走走吧。”

 

“我已经很感激了。”

 

大部分圣都的名流是听说过帝国新晋第一强的战士的特征,但是他换上礼装,没有风镜,尽管礼装很好看,也少有人第一时间认出他来,倒是有些认识全国猎人排名赛常年第三名的社会名流,才会联想到洛恩身边的人物可能是谁。

 

猎人公会总会长提鲁·钢牙不是第一次见到洛恩的搭档,不过没戴风镜的样子还是稍微让他惊讶了一会;战士公会的总会长也过来打招呼,并私下说没有给本公会最厉害的会员发邀请函确是战争女神的授意,请千万不要怪在我们头上云云,末了说了一句还算有用的话,我们在陛下面前提过你的战绩,希望陛下莅临的时候会注意到你。

 

这句话稍微有点宽心,但国王也可能只是象征性地寒暄几句,多问几句,接下来忙碌的时间不会留给自己足够询问真相的机会吧。一想到这里,它对自己今日的行程又感到了些许沮丧。

 

正在这时,它的复眼没有看漏迎面走来的一个人影,定睛一看,竟然是身着标准管家礼服的希科罗亚,它率先向自己的上位者打了招呼:“你好,阿尔卡纳家荣耀的代理者,又见面了。”

 

这个人总算能让它心平气和地使用人类社会的礼节对待,它迎向那只伸出来的手,并回握: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管家先生。如果有什么任务……”

 

“今天并没有,我只是陪同我家主人来逛展会而已。”

 

“贵安,阿尔卡纳侯爵阁下。非常感谢您的邀请,在下无以为报。”

 

灰发绿瞳的侯爵阁下一贯淡漠古板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正常的笑容,说不清的礼节性的还是发自内心:

“只是区区邀请函而已,你为我家打赢了原本最不可能获胜的决斗,阿尔卡纳家的名望提升有你很大的功劳,这么好的展会我理应邀请你来参加。今天陛下吩咐擅长工艺品评鉴的我全程陪同解说,我没办法陪你们在这里聊太久,但我会记得在陛下经过红榴家的摊位时特别介绍一下你的,所以,待会陛下开始逛展之后,你最好及时赶回展位。”

 

“感谢侯爵阁下的好意,我会谨记的。”侯爵的话就像是强心针一样给予了沮丧的凯鲁克亚以鼓励,它尝试重整心情,以应对待会的场合。

 

九点整,加西亚国王携子女、侄子和首席枢机卿出现在展会的礼台,全场在巨大的鼓掌声后迅速安静,国王和首席枢机卿分别对展会的开幕予以致辞,最后国王授意侄子代为宣布展会开幕,并亲自剪彩。

 

这是凯希亚英杰第一次在视力范围内观察维拉克鲁斯帝国最高统治者和第一辅政大臣。

通过对这些天对人类的观察,以及小伙伴的注释,加西亚国王一看就是正人君子的模样,而且周身都有微蒙的圣光笼罩——英杰的视力加上风镜的辅助是可以看到那些微尘般悬浮的金色粒子的,昭示着圣光守护者对国君的祝福,行为举止完全符合一国之君的仪态和气质,比起自己的子女,更多是在和侄子说话,似乎并不想这位王子受到外人的轻视。而身边着黑色内阁大臣礼服的银发女子比他矮上一茬,亦用温和大方的姿态与周围的人交谈,贵族与社会名流、商人的握手请求也一一应允,仿佛这次的展会不是展会,而是王室社交季的见面握手会,就算跟恶魔君主握手也不会有坏运气,反而是一种荣光和发家致富的祝福。

 

阿尔卡纳侯爵的表情温和但完全没有谄媚的要素,似乎是一种评鉴人真正的职业操守和热忱,为国王一家人公道地介绍每一个他所了解的摊位的展物。那些本来不抱期望却受到侯爵正直语气赞美的商家,激动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艾莉娅对聚在自己身边的弟弟和异国客人说,谁都没料想到,国王陛下在开展前四天突然选定阿尔卡纳侯爵做解说人,那些本以为是展会举办人来解说,拼命给举办人塞钱的商家肠子都快悔青了,这样就没法在今后的王室订购中拔得头筹,占尽先机。至于贵族们也是没想到过,有品位的人那么多,国王偏偏选了阿尔卡纳侯爵,可能是觉得这个大家都不看好的人反而是相对公平的商品评鉴者,毕竟阿尔卡纳侯爵在贵族中也算有名望的收藏家。

 

因为在每家的摊位前都会停留一到两分钟,一楼的展会堂比较大,红榴家的展位在中后段,凯鲁克亚足足耐心等待了一个小时才终于看到瞩目的焦点越来越近,连呼吸都稍微有些急促。

 

终于,阿尔卡纳侯爵的介绍来到了红榴家的展铺。

作为家主的姐姐首先向陛下一家行礼,然后弟弟、家仆和身为商人保镖的战士公会著名会员。

阿尔卡纳侯爵明人不说暗话,直截了当地向陛下和枢机卿说明了这是在下唯一邀请的商户,艾莉娅小姐是我三年前在圣都认识的好朋友,值得信赖的塔尔·维拉的珠宝商。受到这样介绍和恭维的艾莉娅微微有一点恰到好处的脸红,向侯爵表达了这些年照顾生意的感激之情,然后开始给陛下一家简单地做商品介绍。

 

凯鲁克亚读秒如年地计算着时间,祈祷陛下和枢机卿的兴趣能坚持到侯爵找机会再次强调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但这毕竟是生意场合,商人的展台意味着今后是否可能与王室采购打交道,它不能在这个时候随意参言,除非受到发言邀请或者询问。

 

时间在流逝,国王陛下的应答听起来也很符合客户谈生意时的模式,这让凯鲁克亚觉得侯爵是没有机会按照允诺来介绍自己了,它的心情渐渐变得失落。

 

然而这时国王忽然来了一句毫无征兆的问话:“为什么今天红榴家的展位,琥珀的商品居多呢?而且这质地和色泽比我们常见的品种更稀有?”

 

艾莉娅眼前一亮,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

“承蒙陛下稀罕,这批琥珀其实是来自家弟的朋友从南方带来的——”她恰到好处的转身,将琥珀的来源者介绍给国王,“凯鲁克亚,向尊敬的陛下和枢机卿阁下介绍一下你带来的货物。”

 

仿佛被议会紧急点名,英杰顾不得自己的心情从低谷一飞冲天,瞬间做好心理建设后,用最简洁的语句介绍琥珀的来源:“我曾经在自由贸易联合群岛和安雅兰馨游历过,这些琥珀是当地的大商人所售出的,我用自己的佣金去购买了一些,据说——它们来自凯希亚皇国。”

 

随着国王和枢机卿发出微微的惊讶声,周围贵族和商人以及社会名流们的表情顿时惊讶极了。

凯希亚出产的琥珀是这颗星球上最好的上品琥珀,维拉克鲁斯很难买到,还是黑市里通过私下关系从安雅兰馨、恩底米亚和自由贸易联合那里搞来的,凯希亚皇国特别嘱咐那些政商,不要让凯希亚的琥珀在未建交的地域大肆流通,这个嘱咐给政商们开了一个小口子,于是他们也会意地少量让一些琥珀流入外国,一是缔造凯希亚琥珀稀有、上品的口碑,二是算皇国给予这些政商私下赚取暴利的优惠待遇。

 

“能从那些地方赚佣金而买来这么多珍贵的琥珀,这得赚多少才够数啊……”国王陛下拿起琥珀在手中赏析,感慨于自己未见过的品种,那种新鲜感让其他摊位都有些妒忌了——真的是凯希亚皇国的货物吗?

 

“的确是凯希亚皇国的琥珀,这些琥珀与我收藏的螳螂妖的文物色泽和质地都相符。”很快,国内首屈一指的皇国珍品收藏家阿尔卡纳侯爵予以了肯定,这样其他人再嫉妒也没话说了,至多乱猜红榴家家主给了侯爵怎样的商业贿赂。

 

加西亚国王忽然从自己的疑问句中抓住了新的重点——能赚到足以购买凯希亚皇国琥珀的冒险者,那一定是位高手,这时狮心王的表情从惊讶变得有些豁然开朗:“等等,你难道是卡斯泰尔骑士和侯爵提过的那位,虽然是黄金铭牌,但有着精钢级实力的战士?”

 

“是的,陛下。”

 

“见到你很高兴,我为本国有这样的人才而骄傲。”

 

若是一般人,看到统治者伸手过来想要握手,这样的礼遇是令人感激涕零的,而凯鲁克亚从未有过与君主平等握手的机会,它难免迟疑了一下,才动作有些僵硬地伸手回握。

 

就这么迟疑的两秒,周围那些本来就嫉妒到红眼的人在心里把木板都要咬烂三层,用眼神咒骂此人不识抬举,国王的好意都敢怠慢。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今天与国王握到手的人本来就可以吹上一年,而国王伸手主动去握的人,可以吹上一辈子。

 

“这琥珀里面包裹的物体是?”旁边还在握手寒暄的时候,首席枢机卿兀自拿起了一块包裹着暗色花朵的琥珀,似乎是对它很有兴趣。

 

“那是幽夜铃兰,普拉菲尔阁下。”作为唯一知情者,凯鲁克亚尽量用不卑不亢的语气向尊贵的异国的重臣解释,也许是侯爵阁下平稳的语调感染了它,现在它的紧张已经褪去了许多,“只生长在埃弗拉大陆的花,只在无月的黑夜绽放。”

 

首席枢机卿扶了一下自己右眼的单片眼镜,似乎是想透过琥珀看清花朵的详细,差不多能看清黑紫色过渡的花瓣所遮盖内部,花蕊却是白色的。

 

整个时间过去了大概半分钟,大家鸦雀无声地看着首席枢机卿观察一块琥珀,最后她放下了那块琥珀,扭头向跟在自己身边的影华卫队的卫队长安德里亚·青金说:“这块我订了,稍后派人来付款。”随即又回转过来提醒加西亚国王,“陛下,虽然这里是有异国珍奇,但让后面的参展者久等了可不太合适。”

 

加西亚这才觉得似乎是用在这个铺位的时间超过了其他的,觉得可能有失公平,国王这才与摊主道别,并祝生意兴隆——当然,这也是看在为国寻宝有功的阿尔卡纳侯爵的面子上。

 

国王与枢机卿就这么走了,凯鲁克亚准备了一肚子打破局面的话看来也没排上用场,此时的它反而不知道应当是失落,还是为推销了一块上品琥珀给异国重臣而感到荣幸?就像过去在故乡的大集市上?

 

直到国王陛下一行离开有十米以上,洛恩才小有激动地拽住它的手臂摇晃:“哇,你太棒了……这是首席枢机卿阁下在会场里订的第一单耶!”周围的人群因为不可以在国王巡视会场时引发喧闹而忍耐着,然而目光的小声的私语已经聚焦到红榴家的铺子上,准备待会过来抢购可能是限量货的,首席枢机卿所青睐的异国琥珀。

 

“有吗?我只是如实陈述而已,可能是枢机卿阁下自己的意向更多。”

 

“不管怎样,我觉得本次展会我们可以轻松地出一波货了。”

 

“我带来的货只有这么多。”就算还有多的也要留着急需的时候作为可交易筹码。

 

“没关系,那不重要了,剩下的生意都是姐姐的事情。”

 

“可是我的任务……”

 

艾莉娅稍微靠近了弟弟和异国使者,低声提醒他们:“你说出了枢机卿在意的词句,做好准备吧,安德里亚队长待会过来的时候,你就该踏上真正的战场了。”

 

“我明白,艾莉娅。”

 

又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影华卫队的卫队长终于陪同国王和首席枢机卿一家巡完第一层展厅后,拿着一张支票本向红榴家的摊位走了过来。家主立刻换上职业商人的笑容迎接这位重要客人外加珠宝商家的旧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首席枢机卿可不差钱,就算喊个高价也不是买不起,这个时候,艾莉娅主动宣言了一个黑市价三分之二的价钱,安德里亚表示没什么异议,认可,在影华卫队的支票本上写了宣言的数额,递给了家主,家主亲自将琥珀包好,装进最好的珠宝箱里,恭敬地递给了卫队长。

 

“对了,家主小姐,还有一件事。”果然,“巡完场之后陛下他们会在贵宾休息室休息,一个小时后才去巡楼上,在此期间,他希望抽时间会见一下红榴家的首席护卫者,听听他的传奇故事。”

 

“我明白了,这是红榴家莫大的荣幸,感谢陛下的恩典。凯鲁克亚,跟随安德里亚队长去觐见陛下,千万注意礼节。”

 

“请家主放心,我会的。”说着,它走出展台里侧,跟随小心手持琥珀盒子的卫队长,不紧不慢地向贵宾休息室走去。大概能感觉到卡尔利兹前辈就在会场内,它趁人不注意悄悄释放了虫使,向卡尔利兹发去随时请求支援或者远离的联络媒介。

 

它不会畏惧死亡的拥抱,但断然不想死得毫无价值,那样会辜负议会的栽培和提拔,辜负圣树尊上与女皇陛下的期待,损害英杰的荣耀。

 

凯鲁克亚跟随安德里亚走进的分明是一间会议室,而不是那种有着宽大沙发令人惬意的休息室,华贵的长桌对面坐着加西亚国王和普拉菲尔枢机卿,以及安德烈王子,卫队长将琥珀盒子打开,给上司确认,她点头微笑表示认可,然后动作温和地关上盖子,轻轻地放在了长桌上,示意来客请坐。

 

它希望面前的桌子和椅子上没有什么奇怪的负面魔法。

 

“欢迎你,声名大噪的战士,你知道为什么我和陛下想要单独邀请你觐见吗?”

 

“我知道,踏进这扇门必须做好觉悟。”开门见山,挺好,它想。

大家都敞亮地问与答,就算前方是死亡在等待,也不会有虚伪与拐弯抹角的煎熬。

 

普拉菲尔枢机卿再度微笑了,不过刚才这微笑更像是笑面虎要发威之前的征兆,然后她将话题的主动权交给了国王。国王清了清嗓子,难说心里是不是刚刚做了一番坚实的建设和准备,神色正义凛然,但并非冷漠无情的那种:“这么说,你特地准备凯希亚皇国的琥珀,是暗示希望与我们对话了。”

 

“我思考了很久与陛下和首席枢机卿阁下的会面方式,尽量选择不惊扰而且顺其自然的一种是最好。因为听说陛下和枢机卿阁下会在夏季的社交季期间接见社会上有名望的人,为此我才在半年内努力想要升到精钢级铭牌。”

 

“这么说,那个一副瘪三样的佣兵所言的指控是真的了?你……真的是凯希亚皇国的臣民?”

 

瘪三这个形容词它从来没有在同族身上适用过,到了北方之后洛恩才特地上街为它找了合适的人来做注释,不得不说加西亚国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它险些要笑出来:“我很欣赏陛下对那个佣兵的评价,答案是——肯定。”凯鲁克亚抬头望了一眼不怎么高还吊了顶有小吊灯的天花板,“但是陛下休息室的装饰看起来很贵,我不希望弄坏它们——嗯,本句只是如实陈述,不带有任何威胁意味。”

 

加西亚的眼睛瞪大了一点,眼中至少也有了稀奇的神色,毕竟他只在书里见过南国的异族:“但是,我们与凯希亚皇国已经五百年没有发生过纷争,也未曾建交,为何你会出现在我国的土地上?是单纯的游历,还是别有目的?”

 

“如果是修行和游历,我首先会选择瞬息万变的战场。”

 

“这么说你真的是来刺探情报,或者进行破坏,图谋不轨?”

 

“图谋不轨的真的是我,或者我们?”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确是奉命来刺探一件事的,与你们的魔晶塔毫无关系。事情的元初是因为今年年初在我国发生的一桩盗窃案,现场发现了人类的踪迹。”

 

“你们不是与恩底米亚是同盟国吗?那里也有人类,为何会千里迢迢跑来北方?众所周知,北方可没有人类有本事直接打开通向你们那谜一般位置的首都的传送门。”

 

“恩底米亚仰赖我国的魔网生存,他们明白触怒我国的下场,最重要的是,那些闯入我国首都的人类,与恩底米亚所用的语言和口音完全不同,只可能是北方大陆的人类。因为历史原因,我们无法派出大量的人手越过海巫之歌群岛北上,因此维拉克鲁斯只派遣了我一个。”历史原因自然指的是米柯艾夏大女皇当年北上毁灭维拉克鲁斯帝国王宫的事情,那次举动让次元的审神者对她和凯希亚皇国做出了严正的警告。

 

“这不可能,撒谎也要有个限度。”首席枢机卿冷笑到,她琥珀色的瞳孔里仿佛有锐利的尖刀,“维拉克鲁斯远比你们的国度要大,一个人在这里寻找线索难道不是大海捞针吗?没有同伴的援手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收获,你在为别人隐瞒什么?我的卫队可不会看漏任何一个值得跟踪的目标,上个星期有个牧师不是自称熟人找过你?不说实话,我也只有将你当做间谍处理了。安德里亚,将它带回卫队官邸。”

 

“遵命!”

随着首席枢机卿堪称逮捕的指令,早就守卫在会议室内的影华卫队的精锐以及暗黑船城的精锐一拥而上,从背后压住了它的双臂,强硬地扣上了魔法的银制手铐,一左一右地将它架起来,催促它快点挪动脚步,将其押解,走出了会议室的大门。

 

国王显然这会还没问到足以解开自己好奇的程度,不过对方一脸透彻的平静和毫无反抗与辩驳的模样又算是什么,自己死亡也无所谓吗?还是说,对方真的准备好了什么可怕的后手?比如说在会展期间的恐怖袭击什么?但那应该不是凯希亚皇国的做事风格吧?

 

“加西亚,我知道你还有很多未解的好奇,也许我们下午要换个地方去问了。”看出国王意犹未尽的表情,枢机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下午再来慢慢解决这突发事件。

 

会议室出门有长长的走廊和红毯才会到通往楼下的台阶,安德里亚与属下正走到长走廊的一半时,就见到提莫尔、米多利和艾文莱斯特大公三位大法师级别的精灵风风火火从楼梯口冲出来,定睛一看自己的方向,立刻神色紧张地打招呼“请等一下”。

 

“我们有急事要求见陛下与枢机卿阁下。”

 

安德里亚和队员侧身让出道路:“他们还在里面,直接求见便是。”

 

“请等等,暂时不要带走这个人,我们带来了魔网之主的谕旨,和他有关。”提莫尔焦急的模样让安德里亚没什么多话可说,他们之间也算是十几年的老熟人了,提莫尔在焦急的时候说话一定是很认真的,他了解。

 

在听到魔网之主的头衔时,凯希亚英杰暂时不担心自己会有什么事,心中则是翻起了另一波的涟漪——

莫德维拉……那家伙……还记得我啊。

 

在敲门得到觐见许可后,三位大法师率先走进了会议室,向国王一家行礼。

 

首席枢机卿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三位大法师如此风风火火地要求见我和陛下?

 

身为法师公会总会长,与首席枢机卿私交不错的宫廷御用法师,提莫尔上前一步,正色到:

“魔网之主紧急向我们传达谕旨:无论如何,要保下这个人——莫德维拉殿下说,愿意为他担保一切。”

 

TBC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