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二)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

 

(二)

 

虽然出于对宾客正常礼遇以及其他方面的考虑,卡斯泰尔家的三少爷安排客人们在自家宅邸的客房住下,但对于睡眠时间短于人类和精灵的螳螂妖来说,它们并没有那么多瞌睡,两人在客房里通过本族语言交流了各自的近况,卡尔利兹问凯鲁克亚,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去弄到工艺展第一天的邀请函,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虽然有前辈你的帮忙会很便利,但你风尘仆仆地赶过来,我没什么好招待你的不说,还要你替我操心,那作为后辈的也太无能了……这样不好。如果我不去试试努力,怎么会知道结果……当然,若是这唯一的方法也不行的话,我依然会开口求你的。”

 

“这样很好,英杰就应该有这样独当一面的志气,说起来我还是更好奇你的旁门左道到底是什么。”

 

“那就劳烦你跟我出一趟夜差了。”

 

“不用跟那个圣骑士打招呼?”

 

“虽然不知他是否会用自家的结界约束我们,但我必须去。反正回来的时候再讲,他也会理解的。现在,让我们出发吧。”

 

尽管凯鲁克亚打开三楼窗户的动作轻到不能再轻,窗户依旧发出微小的吱呀声。

“强化·夜幕掩映。”考虑到圣都虽然没有警戒外族的魔晶塔,但也有可能配备了其他侦测措施,法系英杰对自身和同伴都施加了反侦测魔法的强化手段,毕竟,若是可疑的异族闯入圣都被发现了那可是百口莫辩。

 

“凯鲁克亚那家伙,还真是迫不及待……”比起洛恩,房屋的主人并没有早早就睡死过去,尽管两位客人翻窗出去的时候有轻手轻脚地把窗户关上,但这不会逃过维克多的监理,他其实也明白,受到影华卫队监视的客人白天行动可不太自由。至于出去的理由,去哪里,想必拿到邀请函之后,它自然会坦诚一切。“莫非,它是去找……算了,没事了,睡觉。”

 

凌晨1时,圣都的大部分地方都安静了。

飞在空中,能看到万家灯火寂灭的城市景象,而皇宫和一些主干道的部分仍有灯光,凭着极佳的视力和听力,卡尔利兹看到了夜市,人们仍然在那里大快朵颐:“如果不是要陪你出门,我铁定要去夜市吃上几宿。”

 

凯鲁克亚太了解这位前辈,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喝,视为虫生除了效忠圣树和议会之外的第一重要事项:

“别那么馋好吗,前辈,如果我有幸能够完成使命,我愿意用自己在这里挣到的一半佣金请你吃饭。”

 

“居然不是全部,你想私留一半干嘛,走的时候带回故乡充实国库吗?还是留给你在这里的小伙伴们?”

 

“人家冒着生命危险收留和信任我,总不能一点回报都不期待吧。”

 

“这个理由也合情合理……对了,你是要带我去哪?”

 

“阿尔卡纳侯爵府。”

 

“你还真攀上这里的贵族了?”

 

“数月前有幸,为它家打过代理决斗。”

 

“我觉得你这措辞有问题,能让英杰为他加打代理决斗,那是他三生有幸。”

 

侯爵府的别院本来是前代主人的二儿子一家居住的地方,自从新主人主导家中事务之后,这里就被腾出来指给了管家乌利尔·辛辛那提和他管辖的仆役居住。能从原本的简单的仆役房搬进曾经主人家住的别院,仆役们对于新管家也是十分感激的。

 

管家先生刚刚铺好被子,点亮床头的魔晶石台灯,准备在铺上看些书,就看见窗户外浮动着幽灵般模糊的影子,但是他不慌不忙地戴起眼睛,和颜悦色地问它们:“谁呀?”

 

这时,管家先生听到了一句熟悉的句子,用了遥远故乡的语言说出,令他倍感亲切,甚至有点激动:

“‘深渊之光为我们驱散绝望’——介意我们翻窗进来吗,执事先生。”

 

深渊之光指的是初代大人,英杰之间的暗语很多与议会之中最卓越的英雄和大人物有关。

“请稍等,我马上起来给您开窗。”

 

打开窗户,两抹幽影飞快地蹿进来,在管家的卧室地毯上站定,管家又赶紧将窗户关上,拉好窗帘。待到房间的主人和客人都确定四周没有可能监视的眼线时,访客们才露出身形。按照身份的差别,管家给上位者按故乡的规矩行礼,然后询问它带来的人是谁:“有些时日没见了,凯鲁克亚阁下,这位是……?”

 

“你猜猜会是谁?”

 

“以前可从没互相确认过人类拟态,再说这种伪装随时都可能改变……唔,这份信息素的味道有些熟悉,莫非是,卡尔利兹阁下?”

 

“在这里也能遇到同族,你还真是挺走运的,凯鲁克亚。我就懒得费心思猜了,介绍一下?”

 

“它是议会的英杰候补,我记得你们以前还打过交道——希科罗亚·墓园明灯。”

 

“喔!是你!我记得圣树尊上是派你到北方来执行某个敕命……”

 

“惭愧惭愧,我目前还没有找到有效线索。二位稍等,我得给你们泡杯茶。”

 

“看样子你刚睡下……半夜打扰了。”

 

“上位者莅临,身为候补者应当随时接待,这是我的光荣,请不用那么说。而且半夜来,想必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坐,再说说看。”

 

“点心就不用找了,我俩在玫瑰骑士的家里吃到撑,现在还没消化完。希科罗亚,我来找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请说。”

 

“你能搞到一周后维拉克鲁斯帝国在圣都举办的‘全国工艺品展览大会’第一天的邀请函吗?这是我们在今年内,不擅闯狮皇宫的前提下,唯一可能接触到维拉克鲁斯统治者的机会了。”

 

“看来二位的敕命任务有点紧,既然上位者发话,我们候补者自当尽力——其实不难喔~”

 

“真的吗?!”

 

“第一天的邀请函的确是一封难求,毕竟谁都想近距离接触到国王和首席枢机卿,能跟他们说上一句话都是莫大的荣幸,若是在那种场合给他们留下了好印象,风评立刻噌噌噌上涨。不过,你们很幸运,我现在侍奉的人类侯爵,得到了国王陛下赐下的十张邀请函,现在还剩四张,给你们两张……我得向现在的主人申请。”

 

“你觉得他会许可?”

 

“我只要说是你和你的朋友想去,他应该会很爽快同意的。毕竟您帮他赢下了代理决斗,在贵族圈里,主人的评价更高了,大家都说他不单单是在财宝发掘方面有所建树,在搜罗人才新秀方面也是不曾走眼。而且他前些天还曾说起过,如果能向国王推荐一些其他领域有突出表现的优秀人才,陛下一定会很高兴,首席枢机卿也是惜才之人。”

 

“为维拉克鲁斯统治者服务是不太可能的了,只要搞到第一天的邀请函就好。需要我亲自去面见侯爵吗?”

 

“没那么复杂,我保证明天给你们搞到。到时候我是通过什么途径送达给两位?”

 

“能送到洛恩·红榴家吗,我在圣都期间暂时是住那里。”

 

“那这个就简单了,我会托家主小姐带给你,这样的话可以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辗转和跑路。对了,卡尔利兹阁下最近一个星期打算住哪?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可以招待你暂时住我这里,阿尔卡那侯爵府在圣都郊外,可以避免圣都城内影华卫队的密探们四处盘查,这半年圣都的戒备提高了。”

 

“我不会嫌弃的,能有同族落脚的地方,纵使环境简朴,也比城内那种富丽堂皇的居室要让人安心的多。对了,希科罗亚,你还在执行圣树尊上给你的敕命?为什么又会在人类贵族的府邸里做管家?”

 

“在幅员辽阔的北方大陆寻找一个灵魂就像是大海捞针,更何况是一个拒绝回应圣树尊上呼唤和应召的灵魂呢?我的使命会继续,所以需要一个伪装成普通人类所需要的落脚点,因为某个时机,我凑巧在山里拯救了现在的朱狄加·阿尔卡纳侯爵,他为了报答我,就许了我一个侯爵府总管的职位,作为他的代理人,我可以在维拉克鲁斯范围内更灵活地走动,接触上流社会……当然,寻找那位先辈的灵魂可能要花去更多的时间,我在写给故乡的定期联络里重复了很久。”

 

“你会甘心低声下气地服侍人类么?以我的阅历,人类中的上位者和我们的贵族差不多是一样的傲慢,但他们毕竟是算是……比我们低等的生物。”

 

“据我的了解,卡尔利兹阁下,您不是那种种族阶级观顽固的类型,您应该会很喜欢以灵活的角度看待这世界上的无数生命。我向您学习,并实践。尽管人类种族比起我们并不算强力,但阿尔卡纳侯爵也不是什么人类之中的坏、蠢、无能的废物,他在维拉克鲁斯的贵族中都算是一股清流,跟他相处非常容易,除了重伤落下的后遗症需要更精心的照顾之外,其他没什么需要我费力气去做的事情。所以,我不会在意平日里那些必要的伪装礼节。”

 

翌日——

艾莉娅·红榴每个月到圣都处理商务时,都会知会阿尔卡纳侯爵,并派人或亲自带去礼物探访。

相对地,红榴家年轻的女主人每次到访时,侯爵都会招待她下午茶或者晚宴,不过他从未带艾莉娅去参加过任何公开的宴会或者其他社交场合,其他贵族和坊间只知道他是有个经商的异性朋友,但没证据就一定是女朋友。

 

艾莉娅看着将要拜托自己转递的邀请函,微微皱了眉头:“这样真的没关系吗……我是理解你想在国王面前小小显摆一下的心理,但眼下,他作为全国战斗实力第一的战士,外搭一个来路不明的牧师,从安全的角度来说,我心中有些忐忑。”

 

家主小姐的话让管家先生稍微捏了把汗,如果她不愿意的话,那就要自己亲自跑路了。

 

“没关系,不会有意外的,想要得到赏识,达成目的,就要安分守己,加西亚陛下和普拉菲尔首席枢机卿都喜欢听话懂事的臣下,太个性了反而不好。实力不是一切,相信你能好好地说给他听。对了,听说有好些人想指名他去打代理决斗?你完全可以许可,他赢了也是你家的光荣。”

 

“算了吧,除非你开口,我这里的麻烦事情少一桩是一桩,塔尔·维拉城的小商人,在圣都可算不了什么,没有您撑腰,不知道多少对家等着看我们家出丑。”说着,艾莉娅收下了桌上的两封第一日展会的邀请函,将其收到自己的手提包里装好,“感谢您的招待,我这就回去转交。”

 

侯爵府大宅的晚饭,自从朱狄加·阿尔卡纳继承侯爵爵位,赶走陷害他的兄长们之后,他都是与管家先生一起吃的。侯爵本人的晚餐是清淡的口味,而管家先生的则相对浓重一点。

 

“哼,这么晚才想起来讨要邀请函,幸好加西亚陛下足够慷慨,给我留了多的。”

 

“接下来事件的发展方向我非常期待,主人。您觉得国王陛下和枢机卿大人是否是清白的?他们会愿意帮助没有建交的国家寻回失物吗?”

 

“国王陛下是个好人,他知道该怎么做的,我们只需要静静地看着就行。”

 

 “……是,我知道了。”管家虽然表面上承应,但心中尚有疑虑,它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主人会选择在这件事上帮助年轻的凯希亚英杰,他并不像是企图讨好对方的样子。还是说,维拉克鲁斯的贵族们当真品德高尚,喜欢做一些顺水人情的事?

 

得知艾莉娅出门去侯爵家喝下午茶,凯鲁克亚略有紧张,一下午都没出门,和洛恩一起守在宅子里苦苦守候,它无聊得只能和搭档下飞行棋来解闷。当听到开门关门声和女士换鞋的高跟鞋落地声时,它差点想要扑过去掐住她的喉咙逼问你到底把邀请函带回来没。想归想,搭档在面前自己可不能做出那么不冷静的事情,再说,如果惹得艾莉娅不快,它毫不怀疑厨娘家主会把邀请函丢去喂炉灶。

 

英杰尽量用冷静和祈求的语气,几近谦卑地询问家主:“邀请函有消息吗?”

洛恩善解人意地先给姐姐倒杯凉茶敬上。

 

艾莉娅不紧不慢地喝完了茶,吊足了胃口,才从手提包里取出一枚印刷精致的信封,却未第一时间递给急需它的人:“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异国的来客,你想要接触我国的统治者,我们出于道义与和平的理念愿意出手相助,请不要做出任何会惹来事端的行为,到时候不止你和你的同伴性命难保,我们家和卡斯泰尔家,甚至公会,会牵连与你有关的数不清的人!”

 

“愿向你发誓,不会有那样的事发生。我是使者,只为寻求一个真相,绝对不会伤害他们,即使发生最坏的情况,我们会死在这里也绝不反抗,战争是国家层面的事情,使者只要完成使命就好。”

 

“拿去,里面是两张邀请函,名字的话管家先生已经填好了,总不能让你们自己去填那歪歪扭扭的字。”艾莉娅基本认可它的话,将信封塞到它手里,径直上楼回自己的房间换装,接下来的时间里还要做晚饭,在圣都的家比起塔尔·维拉的大宅要小很多,而且和父母常住的宅邸要隔一条街,艾莉娅并未为这座自己和弟弟居住的小宅单独请仆人,只是父母会让仆人每月定期过来打扫,“还有,如果真的会爆发战争,我们也不会畏惧……现在,命运就握在你手里了。”

 

明明只是轻如树叶的两张纸片,此刻在手中却重若千钧,它们承载的不仅仅是一次机会,一个真相,还有一份誓言。

 

卡尔利兹白天就跑圣都城里到处闲逛,并不跟凯鲁克亚一路,只是约定如果有需要就用英杰之间特殊的虫使信道联系。凯鲁克亚知晓前辈贪玩好耍的心性,也相信它做事比自己更有分寸,懂得圆滑地处理与异族相处时的人情世故,因此并不担心。

 

夕阳的余晖透过玻璃窗照进屋内,将窗棱的投影映在书桌与地板上。

凯希亚的英杰沉默了许久,室内安静得能细细分辨出余晖下荡漾的浮尘。

 

“拿到了邀请函,你为什么反而不高兴?”

 

“无论一周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都不是值得高兴的事,充其量介于最坏到松一口气之间。我不会指望帝国的统治者在无辜的前提下还知晓树种的下落并乐意将其归还,自认为没有那种极度的幸运可言。洛恩,还有一件事希望你能明白,前辈的到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能够留在这里的时间便不多了。”

 

“……我知道,当你介绍它的时候我就明白这件事,你总是要回家的,区别只在于怎样回去。”

 

“质询你们的国王和枢机卿,这件事我可以在休养完毕之后第一时间就去尝试。但我迟疑了,一方面是畏惧最坏的结果,另一方面是觉得我还有时间可以做调查。英杰大多在战争中授勋这光荣的头衔,但并不意味着我就像其他的同伴一样,连无谓的战争和械斗都喜欢,我们遵守着圣树尊上的理念,不会在它诞生的星球上随意散播战火。说得有些远了……还有一点,我之所以将心中最初的目的拖到这么久,是喜欢上和你们一起的旅程。有时候,真希望时间能走得慢一点,这样的话,我是否能用行动说服这里的战争之神放下顽固的念头,承认我的实力?”

 

“我明白你终将离开这一事实,所以也不会任性地说‘留下来吧’这种不切实际的傻话。我和维克多,还有其他的朋友,都觉得与你一起的旅行是轻松畅快的,甚至还留下许多印象深刻的回忆。重要的是,这些回忆都建立在和平之上。若局势恶化,我相信,维克多和我一样,不会将你视为真正的敌人,我们只是身不由己才会成为‘对手’。”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来到北方大陆,以前从未真正结交过异族的友人,如果在战场上杀了你们,也许这会成为我永久的梦魇。现在只能祈求你们的统治者不要引导出这样险恶的未来。”

 

“我倒是对陛下和枢机卿阁下莫名有信心。话说回来,如果是你的那位前辈,会不会对你说‘就当利用他们达成目的,当成棋子就释怀多了’这样的话?往这个方向想,你就不会觉得对我们有过多的牵挂了。”

 

“你总是时不时地说出这样冷血的话,如我最初见到的你。跟你和善的面孔和平日所展示的形象全然不同。”

 

“你想知道我会怎么看待你在这里生活的记忆吗?我会对自己说,就像平日里捡到的阿猫阿狗一样,一起生活总有感情,但是它们注定与自己相处的时间不会太过长久,走完了这一段,接着寻求下一段,偶然回味,妙趣横生。我不会哀叹相处的时光短暂,只要自己记得,它们都是记忆里的珍珠,其价值无可磨灭。”

 

“什么,在你眼里我只算是阿猫阿狗级别?”

 

“别生气,维克多也是的,他甚至可以归类为雷施(熊)的食物。只不过我权衡再三,没让这种惨绝人寰的可能变成现实而已,自然界的食物链是多有趣的现象呀。”

 

凯鲁克亚觉得,自己的搭档长了一张友善四邻的好人脸,就是思考方式太清奇了些,看看他现在的眼神、表情,分明就是只随时可以把你吃掉的笑面虎……他是不是哪里受刺激了?需要让卡尔利兹前辈来诊断一下吗?还有,玫瑰骑士自己知道他曾经算是“食物”这件事吗?

 

此刻,玫瑰骑士的喷嚏就开始一个接着一个,他赶紧跟圣骑士公会大厅的诸位告辞说我要回去吃感冒药了。

众人十分好奇,感冒在精灵中间算是不常见的现象,除非他们去了雪峰堡,而且是穿着单衣在雪地里跳舞。

 

同样是在圣都,距离皇宫几条街外,是隶属于普拉菲尔枢机卿的影华卫队的办公地,今日影华卫队的卫队长也在探子的报告中度过了无聊的一天。本来,作为影卫们的头子,从外界的角度来看就是日理万机被各种杂务淹没的存在,尽管工作时间依然充实,可平板无波的日常日复一日,不知道是社会治安太好,还是所有人都畏惧于枢机卿的威能,不敢对这个国家和王室怀有坏心。

 

“唯一一个存有疑点的对象也没有露出丝毫破绽……”他从报告堆里拣选出那个唯一让人非常在意的目标的报告,忍不住怀疑部下是否有些无能,或者是被跟踪对象太过狡猾,“在塔尔·维拉法师公会闹出一番动静的贼人在被押送至圣都服刑后,仍然坚称自己亲眼目睹了螳螂妖的存在,可是连法师公会都没拿到证据,我们贸然出手会不会不合适?”

 

卫队长发问肯定不是自言自语,坐在他对面的年轻金发小伙子暂停了逗弄队长的猫,正经地回答道:“黑狐也会迟疑?这不像你的风格哦。制造一些事端,把嫌疑人带走调查不是常例吗?”

 

“你的思考方式不要这么简单粗暴行不行?战胜了先前实力全国第一的战士,那么就意味着目标现在的实力无法度量。如果是识时务的维拉克鲁斯守法公民倒也还好,大不了卫队发个道歉声明,私下里赔偿些精神损失就过去……当然也可以不赔,看我心情。如果真是螳螂妖就棘手了,参考古代文献再结合现实,我擅自揣测,实力估计在‘英杰’的级别。”

 

“螳螂妖如果派英杰级别的人物登陆北方大陆,那可就有趣了。雷诺阿姨在年初的时候那份模糊的预言,说不定指的就是这件事?不过我就难以理解了,指派英杰登陆并潜伏,按照往常间谍探子们的风格,应该低调到不容易被发现才是?他却加入战士公会,并且做了好些惹人注目的事情,生怕自己的名声还不够大不够引人注意。我还听说,他申请最高级别战士铭牌,被战争神殿授意公会拒绝了。”

 

“我记得,每年下半年,陛下和主君会接见一些冒险者公会表现杰出的人物,座谈以及授勋嘉奖,莫不是他在等待这个机会吧?”

 

“很有可能,但是任何在雷诺阿姨面前的行刺和冒犯行为都是极其愚蠢的。异国的来客不会连这点功课都不做吧?我想他的向导和庇护者应该早就打过预防针了哦,毕竟维克多·卡斯泰尔可算是供职朝堂的公务员之一。等等,如果维克多知道这个异国来客的真面目,却又知情不报的话,你说该当何罪?”

 

“顶多挨处分,革去玫瑰骑士的头衔。你还想对魔网之主的嫡系血脉动手不成?”

 

“不、不敢,雷诺阿姨说过,卡斯泰尔家宗家最好不要动,惹得莫德维拉殿下不快,吃亏的终归是整个国家。巧妙地施加压力才是正确的做法。看看塔尔·维拉,现在都还没恢复魔网魔力供应,经济大受打击,人们的生活也非常不便。虽然这便宜了东都的魔法道具贩子们……据我所知,大商人维特维奇家在与塔尔·维拉的生意上是赚得盆满钵满。以他为代表的东都商人们最近是频繁造访那座枯竭的城市,甚至有人怀疑魔网之主是不是故意这样做的。”

 

“往好点想,维特维奇家也算是在给暗黑船城挣上供的钱,同样是侍奉主君,发点小小的‘不义之财’也没什么大不了,鲁可夫老爷子还不算那种黑心到屁眼里的奸商。说到魔网,我还是很在意魔网之主的想法……虽然我与米多利·卡斯泰尔的对话,得知魔网之主震怒的原因是塔尔·维拉法师公会居然相信一个恶徒的诬告,并且放任恶徒动用私刑报复,可是有点历史常识的都不会忘记,螳螂妖的故乡是莫德维拉殿下获得庇护与知识的地方,他是有概率会庇护螳螂妖的……否则我不理解为什么他要如此惩罚塔尔·维拉法师公会,但又授意总会升了骨骨·灵语者的职。”

 

“照你的猜想,我们擅动目标也会招来魔网之主的震怒?若圣都停止魔力供应的话,那事情可就大条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塔尔·维拉城的事故报告书里还提到,那天,最开始还不止魔网魔力供应断线,就连其他能量的链接都被屏蔽了,圣光守护者也无法荫蔽它的信徒,可见这“阻断”反映出魔网之主的威能的有多大。

 

“所以你理解我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了吗?我甚至让先前跟他们认识的军需官·哈维带着有读心术的队员去试探了他,但是,他似乎被某种实力远高于我们队员的魔法力量所守护,最终一无所获。所以我才只能让队员继续跟踪,收集证据。如果他真有做坏事的念头,我们才有出手的正当理由。可是他现在表现得太正常了,外加身边两个同伴维护得滴水不漏,我连刁难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另外说一点私人角度的想法……红榴家的小少爷,这些年回家省亲时总有与珠宝家族们的聚会,我和他还有过数次的照面,看起来是个为人正派的孩子,口碑也不错……希望他没看走眼,也不要被人利用。”

 

“可惜我的变装法术并不高明,不然我还真想去试试~”

 

“得了吧王子殿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没法给你叔父和主君交待。大展在即,你就给我减少一点工作量比较好。如果我的第六感没错,既然红榴家会在展会中出席,那也会想方设法给他搞到邀请函。到时候恐怕得劳烦主君留意一下了,我们凡人能做到的事情……真的有限。”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