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狮王之门(一)

PS:时间点前接第一部《止战的葬恒曲》的《银白焚火》篇章,后接《外事风云》篇章。目录索引点下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v2jx.html

凯希亚英杰即将迎来它最关键的关卡……

 

《奈芙兰德战记-止战的葬恒曲》

 

devil1019

 

狮王之门

 

(一)

 

卡尔利兹·魂影在帝国历八月初时到达了维拉克鲁斯。

本来按照预定,1月底凯鲁克亚在维拉克鲁斯出事,它就应该前往调查的,但后来皇廷和议会仔细商量了一番,改变主意,仍然让卡尔利兹在洛克多尔大陆调查到它认为可以中止后再行前往维拉克鲁斯。神奇的是,在6月中旬的时候,凯鲁克亚神奇地通过一封转道自由贸易联合群岛,再转安雅兰馨,通过政商的船带回来的信,简要地说明了它的调查情况:它掌握了盗贼团伙的线索,但是追踪起来非常困难,主谋已逃亡国外隐匿,国内的线索正在追踪,请不必担心,自己能够继续完成敕命。庆幸后辈生还之余,看到凯鲁克亚在书信里这么说,赛希尔还是顾虑重重,它与大女皇有些费力地联系上遥远蛮荒大陆上的卡尔利兹,让它适时去维拉克鲁斯帮助同僚。

 

总算,卡尔利兹在洛克多尔大陆上最后的调查线索也指向维拉克鲁斯,逃到洛克多尔想要安度晚年的红蝎的残党在心控大师的精神折磨下供出了同伙的线索,但并不知道圣树子嗣的下落。它烦躁地将这些无耻窃贼拎起来丢进了深井,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就连亲手捅穿他们的身躯这份心情都没有了。

 

凯鲁克亚的工作进度到底怎样了?该不会已经马上就能回覆使命了吧?

感觉要被抢先完成,卡尔利兹的心里忽然涌起一小股嫉妒之情,自己还是在负责的洛克多尔这里消耗了太多的时间,是否及时放弃,重新选择也是命运的一种指引?它只能不甘心地祈祷同僚和后辈还没有完成敕命任务,这样的话,自己去了还能助其一臂之力,到时候功劳就是两人份的,多好。

 

从洛克多尔一路往东,它也要面临入境的问题,不过心控大师有了前面给它吃螃蟹的人,就聪明地请示大女皇和初代英杰,调查了沙都附近防御型魔晶塔的最大侦测范围。终于,它发现一条微乎其微的“缝隙”,从那里极其小心地偷渡了进去。

 

根据信函的指明,凯鲁克亚现在住在塔尔·维拉城,一个珠宝商的家里,做着冒险者兼职私人护卫的工作以遮掩身份,虽然险些暴露,但有幸得到卡斯泰尔家后裔和一些好心人的帮助,总算度过难关。

 

塔尔·维拉附近的魔晶塔早已重建,它特地绕了道才进城,细心谨慎,不慌不忙。

 

比起蛮荒和艰苦的洛克多尔大陆,维拉克鲁斯的社会简直友好得算是进了乐园。一路打听,卡尔利兹总算找到了红榴家的珠宝店,它没有贸然询问店里的工作人员,目标的去向,而是先派出仆从的昆虫作为眼线侦查了大宅的各个角落,并发出只有同族才能听到的低频声波作为接应的讯号,十分钟过去了,并没有得到回应。

 

可能不在这个住处,应该是去别的地方了,那么到底是在本城还是外地?

于是它假意对店里的珠宝感兴趣,怀揣充分的耐心跟一位中年店员聊起了琥珀的话题,它声明了自己只是看看。绕来绕去,最后话题绕到了珠宝商的生意肯定要拜托很厉害的护卫者护卫供应线,店员则没什么防备地说出红榴家最厉害的护卫者,凯鲁克亚·啸风的名字。

 

接着卡尔利兹问这个人现在在哪里,店员就说不清楚,他跟着少爷出门去了,行踪不定,自从他在某个指名的代理决斗中战胜第一强的战士名冠全国之后,想指名他出任务的人数不胜数,家主小姐作为签约人不厌其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去冒险者公会的战士公会问问,看他可能会在哪里。

 

卡尔利兹很巧地在战士公会遇到跟洛恩一行已经比较熟,从黄金铭牌级别刚刚升上去一级的维罗塔·岩剑,他的升级任务沾了不少凯鲁克亚的光,当然也很乐意给人介绍生意,对于这种指名找谁的场景早就见怪不怪:“维拉克鲁斯的第一战士?我才从圣都回来,他和洛恩在圣都做任务呐,如果你想去找他那就快去比较好~”

 

卡尔利兹愉快地给了对方一枚一百元面额的第纳尔金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收到这么大额的“情报费”,不过维罗塔还是一边头顶问号,一边觉得沾光地心安理得收下了。

 

请跳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39f920102x1wz.html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