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独立章节-热砂天使之爱(四)

PS:剧情承接独立章节-《祭坛恶魔的复苏》 


《奈芙兰德战记》-独立章节-热砂天使之爱


devil1019

 

(四)

 

天狼星升起之日终于来临了。

联军首领派人深更半夜将其余的氏族首领叫到弩月之洲外面的沙漠来,辛多奈尔怀着复杂的心情跟自己的副手千叮咛万嘱咐如果自己天亮时分没有活着归来,那么无论如何都要把剩下的氏族军队给带回故乡。交代完毕,这才裹好貂裘大衣和斗篷,上了骆驼篷车,向城外驶去。

 

“感谢我忠实的诸位盟友,你们的努力和信任将会令我们缔造今日的奇迹。热砂天使已经充能完毕,现在,我特地选择这个开阔的场地,让你们见识,此次的战争绝对——不虚此行。”说着,联军首领穆珐提用伟业权杖指向面前的沙砾,念诵咒语,其他的首领们目击权杖前端的眼镜蛇头发出虹彩的光芒,笔直地深入沙漠。随后,他们感觉到脚下隆隆的震动,比先前伟业权杖所召唤风沙时更加呼啸与嘈杂的声音在耳畔回响。

 

透过面纱,顾不得沙砾打在脸上的些许疼痛,辛多奈尔和其他首领们一样,震惊地看着从沙漠的一点,强烈的龙卷将沙砾吸上天空,魔术般渐渐组成了应该有百层楼高的女性天使外形的浮砂人像。沙砾并未凝结,它们在热空气的控制下悬浮——对,热空气,因为靠得较近的缘故,裸露在外,仅有面纱遮挡的脸部能够感觉到天使人形带来了与冬季沙漠的寒冷完全不符的暖意。

 

人形天使的胸口处有一团闪烁着火焰般朱红与橙黄的发光核心,它从里到外照亮了热砂天使自身,天使手擎着盾牌与长矛,俨然一副战争女神的模样。此刻,它是一面旗帜,一轮早于地平线下真物的太阳,点亮了乌云遮月的夜空与辽阔的沙漠。

 

“天啊……这是神迹!”中年胖子首领已经跪在了沙地上,不停地向热砂天使叩首,看起来快感动得哭了。“很多人不可能活着欣赏她的征战之美!我由衷地赞美您,穆珐提首领,您让我们看到了她再次现世,她必将带领我们走向胜利!”

 

面对称赞,穆珐提仅是谦虚地笑了笑:“虽然现在说这样的话有些自傲,不过,等到一切结束,我们会师索拉尔的时候,也希望你们明白一点——是我带领你们走向胜利。”

 

辛多奈尔也赶紧追着拍了一记马屁,她已经顾不上话说出来的时候自己的面部肌肉有没有抽筋:

“向您致敬,穆珐提首领。待到战争结束,所有山德佐尔的子民都将臣服于您的统治。”

 

“说起这个,我还没让你们见识热砂天使的征战之力。”穆珐提让他们望向大概百米开外的地方,部下们正牵着十多头活的牛羊在那里待命,牛羊的的尾巴上都挂着提灯作为标记。待首领示意侍从将信号发出,对面就放开牛羊,用鞭子抽打它们,令其在沙漠上跑动起来。“热砂天使,听我号令,歼灭目标!”

 

风沙的啸音激昂了一瞬,只见高大的天使举起长矛,向奔跑的牛羊掷去,掷出的瞬间,由沙砾组成的巨大长矛瞬时分解,在魔力的作用下变成朱红色,像熔岩铸造的箭矢一般,伴随一阵哀嚎,准确刺穿了身披附魔铠甲的奔跑牲畜。

 

待到首领和士兵们赶到死去的移动靶子跟前,他们看到的情景是一副令人绝望的死亡图像。

附在铠甲上的魔法是现今为止沙漠联军给士兵与首领们,不说最好,也算上等的防护魔法,在热砂天使的长矛面前脆弱如一张羊皮纸,灼烧的空洞令人不禁在脑海中模拟了那样死亡时的痛楚。

 

“掌握了这样强大力量的您,一定是山德佐尔天命的新君主了。”从小到大,女首领的膝盖就没轻易对哪个男人弯曲过,但是眼下,她忽然觉得多弯几次,可能就会习惯了。至少现在,她的肢体并不抗拒这种动作,甚至觉得这样对活着更有便利。

 

不然呢?

身边的其他首领也跟着学得有模有样。

谁会傻到不明白热砂天使的长矛矛尖不是悬在自己头上的?

其他几个首领倒是在心里把辛多奈尔给骂了几遍,将她献上“奥卡之心”的行为贴上了谄媚与阿谀奉承的标签,同时也抱怨自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有拍对马屁的机会。

 

明明是我最先响应穆珐提的号召出兵,又是我去说服和威胁其他氏族也出兵的,无论如何首功应该是我!这个女人不过是靠运气偶然见到了关键的宝贝,又会抢在别人前面拍马屁……南漠之舟氏族的首领在暗暗痛骂了一百遍,但又没办法,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这女人出点事,穆珐提可能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我就先接下你们的赞美和敬意了。就这样,叨扰诸位同盟者的睡眠实在是不好意思,但我需要联军即刻整备启程,出其不意,今日务必拿下不落要塞-卓塞纳!”

 

随着联军首领激昂的宣言,辛多奈尔与其他首领和士兵一样抬手欢呼响应,但心中却是沉甸甸的寒冷。

热砂天使所带来的这份灼热,正在将所有人带入死亡的寒冷深渊。若是没有被带到沙都,女首领大概也会像其他首领一样,为此刻的神迹所衷心折服,顶礼膜拜,并因为随行于传说而自豪。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维拉克鲁斯并没有承诺过塔利斯氏族会在这一场劫难中幸存下来,只是告诉她尽力去挣扎便好,但是若不在那时答应背叛之举,帝国的刺客们想要杀掉自己或者通过洗脑来控制自己,是轻而易举的事……一切都只是为了在前几天保住自己的性命。这种自私远远大于对同行者的忠诚和维护,因此女首领心中的负罪感并没有多强。

 

想到这里,此刻的她,反而有点想看看穆珐提会怎样从傲慢的力量“巅峰”上,凄惨地滚落下来。

 

同日,沙都索拉尔,早晨六时许。

第四王子本想睡个懒觉,却被噩梦的能量惊醒过来,他赫然发现自己冷汗淋漓,手脚都有些失温。反正也是睡不着,遂飞速起床穿衣洗漱,修好边幅换上战甲,连随行的第一护卫圣骑士-奥利维拉·金焰都忍不住问他殿下今日为何起得这么早?

 

“天狼星升起之日到了。”

 

“也对,虽然沙都的天气是阴有多云,但的确是今日。”

 

“如果对面不食言的话,决战之日就是今天,雷诺她起来了吗,我想我们应该即刻赶去卓塞纳。”

 

“守护者阁下比您早起半个小时,她现在应该刚吃完早餐。她嘱咐过我,您起来的话就餐厅见,用膳完毕立刻传送到前线。”

 

“好。”

 

“殿下不用这么激动,守护者阁下也说起过,决战时刻不会派您亲赴战场,您只要在城头上等着看好戏就行了,堪比新年烟火的精彩。”

 

“如果我们不亲赴前线,那要我们军队有什么用?”加西亚抖了一身的战甲,似乎是在说我穿着这身沉甸甸还有必要?难道只是去鼓舞士气装装样子吗?

 

“她对此解释过,‘因为那会伤亡极其惨重’。我也理解殿下和将士们想要立功扬名的心情,但在见过了她的力量之后,无法不对她的嘱咐多多思量。殿下既然缔结了相互信任的契约,那就遵守比较好,其中的道理和理由,在接下来的时间会向我们展示。”

 

加西亚用尽量不噎着自己的速度席卷了早餐,旁边坐着充满耐心微笑的恶魔大君,她的微笑仿佛是冬日暖阳,温暖却又无法阻却寒冷的意味。第四王子觉得胃有些沉甸甸:“你笑得我心里直发毛。”

 

“又不会发生在战场上反咬你们一口的事情,你心里发毛什么?”

 

“总觉得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

 

“对呀,那是既定的剧目,是你们要我来给沙漠之民一个惨痛的教训,别说现在忽然想要反悔了。”

 

“……会用你那庞大的飞行要塞对他们从空中轰击吗?”

 

“你的想象力还真是贫瘠,不会觉得我只有暗黑船城可以拿出来吓唬人?”

 

“那还真是抱歉,我的想象力,暂时就这么贫瘠。”

 

“揣好你的好奇心,我会在维拉克鲁斯的西关给不吃教训的侵略者树立新时代的纪念碑。”

 

说完这句话,恶魔大君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瓶指甲油,开始在她保养得很好的指甲上涂抹,加西亚觉得,那比自己今早吃蛋包饭时配的番茄酱要红得多,这到底算不算即将开幕的战争惨剧的预兆。

 

当未来的一国之君登上不落要塞的城头时,军队的士气顿时高涨,很多人心里清楚,如果今后没有什么战事,这大概是他们距离国君最近的一次接触了,遗憾的是没有时间来进行激昂士气的阅兵,加西亚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些激励将士的话,众人纷纷用高亢的声音表示我们与殿下同在,与不落要塞同在。

 

在七点过三分的时候,前方斥候传回重要的军情,数十万沙漠联军距离不落要塞仅有数公里了。

 

“我最后说一次,没有接到指示之前,任何一个士兵都不要跳下城墙,否则你们小命不保。”

从各地抽调的骑士团的精锐们对殿下身边这个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女人并不了解,只是从大法师和金焰团长那里听说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而且还是恶魔?殿下是在她的帮助下才战胜了第二王子,而且她用很厉害的法术召唤了一个庞大造物轰飞了圣都上空的五层结界,实力远在帝国七位大法师之上。那得是何等存在?有魔网之主那么厉害吗?我们到前线来又是为了什么?

 

于是,有个小兵没管住自己的嘴,哆哆嗦嗦地问了一句:“那殿下,我们能做些什么?”

 

加西亚只能先糊弄过去:“耐心等待,总会有你们出场的时候。”

 

骆驼与行军所腾起的沙尘在众人的视野里逐渐清晰。

不落要塞的正式通行门建立在要塞城的南门,自沙漠而来有一条主路通往南门,两侧种植了防风的树,不似西门,历来只在城塞的墙根下围了一线薄弱的树,定时还要修枝以免阻挡视线,剩下的便是一望无垠的荒漠,若不是每日夕阳会从此向西下,那真是一无所有的绝望之处。但通常都是用来进行战争与防御的必要地带,毕竟南门附近的军事设施隐藏了很多在树林的地下,在这个方向发动进攻非常不利于大规模行军。你问北门?这座城没有北门,西门往右就是直到东门的城墙了。

 

决战注定要在西门这片开阔的地方展开了。

沙漠联军在距离西门三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穆珐提觉得这进军有些过于顺利,难免心生疑惑,难道不落要塞的成立像那一日败退时,埋伏了很多的伏兵,打算让一部分联军入城,然后从城外的埋伏中突袭尚未进城的后段军队?但这纯粹不放任何一支连队在城墙下面,连诱敌的意思都没有?还是说城墙上已经布满了帝国最厉害的法师和法系力量?否则,他们打算拿什么来应付热砂天使的力量?

 

这个时候,拿着单筒望远镜往要塞西门处一望,南漠之舟的首领对联军指挥官说:“他们还是派了一个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人站在城门口,什么意思,那个人是大法师级别的人物吗,想用一己之力就将我们数十万大军拦在城下?开什么玩笑?看不起人也要有个限度吧?”

 

另外一位氏族首领赶紧附和道:“那天的战斗,帝国的大法师齐心协力,的确是能够基本地域伟业权杖掀起的狂风和沙暴,但穆珐提首领所召唤的热砂天使之力,则不可同日而语!”

 

辛多奈尔同样也拿起了望远镜:“论实力,帝国最厉害的大法师应该是提莫尔·兰,艾文莱斯特大公的弟弟,但是那个精灵大法师正站在城墙头上,保护着第四王子,那城下站着的人,理论上……应该比他厉害?”

 

“厉害?赢过了我手上的热砂天使,我就承认他厉害。”

 

“这个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要竖白旗投降,如此僵持着并不会有结果,穆珐提首领。我们该怎么办呢?”

 

“维拉克鲁斯的傲慢真是令我难以忍受,如果他们认为一个人就可以单挑拥有热砂天使护佑的我们,那就让他们将这错误写进国史的耻辱目录!联军听我号令!尾翼,向两侧散开!沙术师们,施法保护部队!”

 

辛多奈尔挥舞塔利斯氏族的旗帜,处于联军最右翼的塔利斯氏族的部队最快的速度开始向外移动,随即,联军的阵形变成了一个喇叭状,为的是让穆珐提从身后的空旷地带召唤热砂天使通过。

 

“掀起沙尘之岚的天使,自山德佐尔无垠的沙海中诞生,以伟业权杖之威能赐予你苏醒的钥匙,光临此地,为我们带来胜利——显现吧,热砂天使!”

 

萨满们所见过的巨型元素生物不过也就几十米高,这个已经严重突破了他们的认知,因距离与视觉的完美加成,仿佛天与地之间多了一道神奇的支柱,引来从未见过的人们无尽的惊叹,直觉与皮肤告诉他们,眼前的庞然大物并非只是虚张声势的幻象,而是必须思考去防御和战胜的棘手之敌。

 

“那高可参天的怪物是什么啊!”

“难道是传说中的沙漠神女?”

“那些沙漠蛮子怎么会有这样制造神迹的力量?”

“卓塞纳在它眼里不过是轻易可以从沙漠中抹去的积木玩具吗?”

 

帝国军队的士气在这样比高山还要巍峨雄壮的沙尘聚合体面前大幅下降,他们生来就没有见过如此宏大、如叙事诗中情节的场面,光是对比己身与眼前巨物的差别,就让占据城塞的人们感到自己在自然与传说面前的无比渺小。他们的心中顿时腾起诸如“我们会被杀吗?”“它是否要用沙子活埋我们?”“大法师能战胜它吗?”“我还想吃明天的早餐这算不算奢侈的妄想”“神啊保佑我们度过这难关”等等的想法。

 

我们要和这样巨大的怪物作战吗?他们面面相觑,理性都在告诉自己别犯傻了,而感性又告诉他们在这里逃跑会成为一辈子的懦夫。剩下的只能将希望的目光投向法师和法师的其他职业助手们,但他们的脸上也不禁露出底气不足的神色,毕竟,热砂天使对于他们来说是陌生的,这隔着数百米都能扑面而来,犹如夏日沙漠热浪的风,只会让人除了焦躁不安之外可能并没有别的办法。

 

“一、二、三……”辛多奈尔将手里的望远镜在城头上晃了几下。“城墙上法师聚集的地点有三处,可以勉强推测和先前一样,维拉克鲁斯派出的大法师依旧只有三位,应该是大公兄弟俩和魔网之主的血裔,毕竟第二王子妃被除名,根据情报还有一个大法师因为与叛乱者有勾搭而被囚禁,剩下的两位不在国境之内。”

 

胖子秃头现在是一脸的狗仗人势的得意,就差鼻孔没翘上天:“大法师这种头衔不过是他们自己评出来,显得光耀门楣的玩意,如果真有传闻的那么可怕,要打败我们还用等穆珐提首领花费时间祭出这样的大招?不必多虑,女人,我隔着这么远都能感觉到帝国军队对热砂天使的畏惧!”

 

辛多奈尔某种意味上赞同额伦齐的看法,任何人都会对巨大、持续散发着高热的疑似元素生物的东西感到害怕,普通的军队毕竟不是被他们簇拥着的大法师,他们出于无法自保的心而产生相应的畏惧,还有不知所措的迷茫和慌张。“是的,他们开始有些慌乱了,这正好是我们的机会——但为什么立在城门口的那个黑衣人毫无退让之意?”

 

“是不是虚张声势,这不重要。我们应该首先确立目标——虽然直接杀了那个黑衣人也可以达到杀一儆百的视觉效果,不过我建议穆珐提首领应该从帝国的三位大法师开刀,那才是他们士气的最终墙壁,刺穿了他们,不落要塞也就毫无抵抗之力了。”南漠之舟的胖子首领对联军首领如是建议。

 

“你说得在理,额伦齐。那么,热砂天使!赤炎的毁灭之矛!攻击帝国大法师!”

 

热砂天使振动翅膀,胸中的灵核沿着被沙尘构筑的肢体传递能量到右手的矛尖,她高举着,向城塞投出,瞬间,化作三道朱红的熔岩分散到城墙的三个指定地点,从提莫尔他们的角度看来,就像是死亡流星向他们发出了毁灭的信号。

 

“来了!”提莫尔倾尽全力将早已在作战计划上预备的法术启动,他已经按照认知中最大消耗的程度来计划,为此动员的人力物力都是生平最大的排场,毕竟守护者开口了,除非到了你们顶不住或者加西亚有直接生命危险,否则我是不会帮你们防御的,自己的命尽量自己做主,不是很好吗?“发动!极冰公主的守护之墙!”

 

熔岩的长矛在冰壁的防御下被迅速凝结,虽然击出一块大的凹陷,但并未击穿,这给帝国军队的士气带来了极大的提升:“看!我们防住了!”城墙上顿时传出一阵由衷地欢呼。

 

“首领,单次的攻击是不是太薄弱了?饱和一点,连续轰击,应该能够击穿才对。”额伦齐首领对联军指挥官建议到,穆珐提一边“嗯”一边微微点头:“确实不能太便宜他们了。热砂天使!连续轰击!”

 

更大,更加灼热的流星之矛分散成数十支接连轰击大法师和他团队支撑的防御点,隔着冰层,提莫尔、米密尔和米多利他们感受到强烈的蒸汽在城塞上弥漫,而法术冲击所带来的碰撞感,令他们觉得极限也许就在一瞬间,他们只能大喊:“其他人快闪开!”

 

提莫尔不敢保证身后的助手们出于安全和听从而退后,自己会不会被灼热的熔岩之矛给烫成一堆焦尸,但他立刻又感觉到,没有一人选择了独善其身:“大法师!不行!我们不能放弃集体的力量!这事关帝国的尊严!和所有人的性命!我们能够撑下去的!”

 

每一位施法者都竭尽全力,也许自己生平只能经历这样程度的战斗仅仅一次,因此不倾力去做,余生会留下很多遗憾,死去也愧悔不已。

 

“他们的表情,看起来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穆珐提首领,再多一点新花样如何?压垮骆驼还需要一根稻草就行了。”

 

“热砂天使,能量输送,准备投掷,灼热的爆裂之盾!”

 

热砂天使向左臂形成的沙砾盾牌上输送了一颗正在内部滚动高热能量的球体,附着在沙砾的盾上,从左臂上发射了出去。

 

“天呐!那是!我感受到高能聚焦的元素能量与魔力!远远高于我们任何一人的全部力量!”

 

“圣骑士们!集结!圣盾术全开!保护殿下!”

 

“第七位阶魔法——异次元裂隙,开!”大法师们祭出了最终化解激烈攻城攻击的方法,那就是短暂地开启异次元的裂口。这种法术之所以被列到如此之高的等级,是因为简单粗暴有效但同时也附有风险,裂隙开得太大,周边的人和物,恐怕连施法者自己也会被吸进去,若是被吸到一个没有空气的空间,在找到出路以前,可能就会死掉了,更何况开启的异空间从来都是比较随机,完全不清楚状况的地方。

 

“我们的单独攻击被一一化解了,帝国的大法师,还真有点能耐……”额伦齐气得开始咬指甲,随即扭头对一脸阴云密布的穆珐提建议,“不能拖下去了,首领,拖得越久只会让他们见招拆招!折损我方士气呀!”

 

穆珐提也拉下了脸,他指示召唤兽必须全力以赴:“热砂天使,能量全开,准备全力进攻——”

 

到此为止了。

一个女人稳重的声音传遍战场中所有的角落,人们纷纷回首,四下顾盼,到底是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帝国军队很快反应了过来,他们将目光投向城下,位于城门前那面对热砂热浪毫不退缩的身影。

 

从沙漠联军的视野来看,那个黑色斗篷里的人形,终于摘下了兜帽,银色的头发让他们一时联想起沙漠夜晚的月亮——是那个,看起来像是女人的人形,所发出的声音吗?她的声音,隔着数百米的距离,传达到了战场上每一个人的心底?

 

她抬起头,尽管风沙吹拂银色的刘海,对她的面容有所遮挡,但隐约感觉应该是一位丽人。那一声阻却,就连再次准备聚能的热砂天使,也和控制者一样,暂停了动作,仿佛她的发言应当被关切与倾听。

 

一柄银色的法杖和一本金色的书被召唤在她的右手和左手。

“记住从这一刻开始之前你所有英姿勃发的身影吧,因为接下来开始,你的傲慢将会将你的一切拖入地狱。”

 

“牛皮吹得挺大,你的意思是你有比我手中更完美和厉害的造物?连帝国的大法师都不敢亲自出马摆平,你这等连名号都没有的人,何德何能敢用孱弱的身板来迎接热砂天使的神威?”

 

“我当然不会用我自己的身躯去尝试,毕竟,实践所谓‘神威’的靶子,是你们啊。”

 

“首领,不要跟这个大言不惭的女人了浪费口舌,拖延时间让城墙上的家伙们喘息,她不过是虚张声势,除非光暗双神降临,否则他们根本无法抵挡我们的对城武器!”

 

穆珐提挥动沙漠女王的伟业权杖,无声地命令热砂天使全力攻击。

 

巨大天使的攻击如山崩一样向她袭来,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无惧笼罩的阴影,她早已开始念诵一段诗歌般的咒语:

 

“白夜之暗,黑昼之光。”

“逐星之鹿,赶月之狼。”

“沙漠之花,绿洲之塘。”

“伟业之念,功德之墙。”

“帝王之名,永世传唱。”

“遵从暗黑船城的(莱尔冈提亚)契约,自沉眠中觉醒吧,然后效忠你真正的主人!热砂天使-伊莫莉斯!”

 

热砂天使的攻击在距离她还有一米的地方停止了,似乎是认出了真正的主人,它收手,逐渐恢复为正常的站姿,然后自身发出伸展肢体般的仰天长啸。

 

“发生什么事了?”热砂天使的啸声不仅惊吓了城墙上的守卫者,以为它要紧接着爆发威胁性攻击,就连它后方的指挥者也大吃一惊,这样的变化超出了他的预料,试图用伟业权杖再次去控制热砂天使的行动,权杖却无法回应他的命令与意志。“难道它失控了?!”

 

“失控?不,她并没有。”那个黑色斗篷的女人得意地说道。“你们即将看到真正的她。”

 

热砂天使的灵核从原本火焰一样的朱红与柠黄变成了黑色与青冰色交织,它安静下来,第一次,发出了不同于简单风沙鸣啸的沉稳的女声:“魔力波纹识别成功,启迪咒语应对正确,很荣幸再次为您效力,吾之君主,请问您的命令是什么?”

 

“杀掉你身后那些乌合之众,这就是我的命令。”

 

“谨遵君命。”热砂天使向它的君主鞠躬领命,随即转身,给予沙漠子民最后仰望的机会,将瞬间倾覆的恐惧与绝望深深地刻印在他们无助而震惊的瞳孔里。“吾主决意赐予你们痛苦的死亡,交出你们卑微如蝼蚁的生命吧——无尽武练·冷砂的千魔枪!”

 

 

战场形势可谓瞬息万变,沙漠联军被这样的变化给惊呆了,穆珐提和额伦齐以及其他首领呆愣地望着庞大的天使缓缓转身,他们连逃走的勇气都抛诸脑后。而辛多奈尔一看“果然如此”,在热砂天使改变颜色并刚刚转身的那一瞬,立刻给自己的氏族不对挥舞了事先准备好的绿色撤退旗帜,扯动骆驼缰绳,一抽鞭子往开阔地带奔跑。

 

不能回头了。

狂风呼啸中,夹杂了此起彼伏的惨叫与哀嚎,女首领是见过沙漠中小龙卷的样子,然而身后,莫大的风打在她的背上,几乎除了匍匐在狂奔的骆驼背上几乎没有别的办法,她仅仅扭头飞快地瞥了一眼,巨大的沙尘龙卷顿时遮天蔽日,混杂在沙尘中的人形密密麻麻,他们必须经历先被杀戮,后被埋没的人生终结历程。

 

如果身上没有被那些沙术师所附上的守护魔法,大概自己早就无法在这样的灾难中保持亡命狂奔的勇气了。

 

活下去,跑啊!一刻也不要停!

她对自己氏族的人大喊,生存的本能激发着肾上腺素,按照先前安排和计划好的,骑兵领头指引方向,步兵全员附魔沙漠鬣蜥之足,在沙漠中拥有喷跑速度提升百分之五十的效力。两万多人,就这样脱离了战线,将所谓荣誉和共同进退的义务抛在了身后——他们本来就不值得自己去卖命。

 

不知是出于不屑,还是别的考量,热砂天使没有去追那些逃跑的人,而是专心致志地绞杀与毁灭着沙漠联军装备最好的主力部队,它呼啸,旋转,在混杂尖叫的冰冷寒风中散播死亡。

 

“这是,所谓的绞肉机吗……”

第四王子加西亚曾经深入过城镇的菜市,他见过屠夫将切成小块的肉放置到金属的手动绞肉机械中,然后摇动一个可转动的杆,没过一会,那些小块的肉就从一个出口,以细条状的肉馅钻出了那个出口处的复数孔洞。但人的生命与牲畜的生命毕竟不能随意画上等号,当他远远看见沙尘的龙卷中不断刺出无数支沙尘魔枪,将被卷至半空的躯体一次次刺穿,切割,甚至绞烂时,一股强烈的不适感从胃部涌起,恐惧支配着大脑,差点让他当场吐出来。“我到底唤醒了怎样的战争武器之主……”

 

“圣光在上……我不知道安夏会怎样看待眼前这残酷的一幕……殿下您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们只能庆幸,她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加西亚的临时第一卫队长,奥利维拉·金焰用颤抖的声音对未来的君主说,他也不知道自己此时还攥紧武器防具的力气是从哪里来,“可能我们那日做的决定有些……草率,但的确……非常有效。”

 

这时,城下的雷诺并未回头,但向城上的大法师索要了一件事物:“提莫尔,搭把手,给我搓个冰球送过来。”

 

“哎,哎?”虽然不明所以,犹豫了两三秒,思忖着暂时不用再死撑防御的大法师,理性告诉她守护者并非真的需要援手,但还是听从守护者的命令,搓了一个寒冰气息萦绕的能量球,谨慎地推送到城下雷诺所站立的地方,“要干什么?”

 

“当然是给我军的胜利燃放庆祝的烟花了。”左手将外典之书放回腰间,然后稳稳接住了那个球,将其抛向热砂天使所在的空域,用右手那钥匙状的法杖向它下令,“伊莫莉斯,这是我最后的命令——为胆敢侵略帝国的乌合之众竖起绝望的警戒之碑!直到我许可撤销为止!”

 

“如您所愿,我的君主!”

 

在沙尘包裹之中,热砂天使给所有人变了一个魔术,待到沙尘散尽,它高大巍峨的身形沉寂在沙海之中,留给战场边缘活下来的守城者们的是,一株真正高可参天的寒冰之树。

 

也许是感应到战场的沉寂,冬日暖阳从云层中显出身形,仿佛是安夏静寂与不置可否的凝望。

阳光倾洒到硕大的冰树上,照亮那些晶莹剔透的枝干上所挂着的“凝结果实”与“树叶”。“树叶”是沙漠联军各个氏族的旗帜,包括被逃走的塔利斯氏族丢弃的军旗;“凝结果实”则种类繁多,既有军队的辎重物品,又有各种人体和骆驼等生物的肢体碎块,它们在冰的包裹以及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五颜六色,甚是艳丽。

 

雷诺·普拉菲尔转身将钥匙的法杖对准城门,城门缓缓打开,然后她对城墙上的人们说,下来吧,地上还有很多东西等着你们去收拾,顺带清点战争残余,尤其是必须检索到沙漠联军指挥官的遗体,否则战争还不能坦言就此结束。

 

守卫卓塞纳的人们将这一幕深深地映在脑海里,残酷而绮丽的战争之树在沙漠中开花结果。作为军队的首领,第四王子深呼吸了一会,勉强做好心理建设,走下城墙,在奥利维拉与提莫尔的陪伴下,带领军队走出了不落要塞的大门。

 

有那么一会,加西亚的脑海仍然回荡着仿佛飓风卷过的浑浑噩噩,他忍不住回望了一眼身后的城墙,发出一声强烈的感慨:不落要塞,还真是名副其实呐。

 

冰树并非仅有主杆和枝杈,环绕着树还有数层圆环,从地面一共有三道阶梯通向第一层圆环,每一层圆环之间同样有三道阶梯通向上一层,这样大概是为了让观众们近距离观赏这樽战争艺术杰作,同时,它也成为了此次战争重大战役的博物馆。

 

雷诺依旧保持着一个多小时前早餐餐桌旁那和善的笑容,只是加西亚觉得有些吃不消,他比早晨的自己心头更加发毛若不是铠甲包裹,双股微微打颤也许都会被看到,如果背叛契约,这样笑容的真意,是否会落到自己头上:“高兴吗,加西亚?这是我给你预祝登基的贺礼。”

 

“诚实地说……我真是高兴不起来……”

 

“没关系~那我就独自一人开心好了。就算残酷,民众也会为了赶走侵略者而为你欢呼,你只要坦诚地接受那一部分即可。”

 

“既然是冰的话,那么迟早会融化掉吧……”

 

“我会改变它的材质,比如变成水晶什么的,那样的话,封冻在里面的尸块也会跟着改变,到时候,他们就连腐烂于大地都做不到。”

 

“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点。”

 

“不是你们让我给敌人一个深刻的教训吗?数百年过去,山德佐尔的子民似乎已经忘记他们对帝国应有的态度,这次就下一剂猛药,再管个几百年,当然,越久越好。不要觉得这是你的罪孽,侵略者本来就不应该有什么好下场,我会把这些人的灵魂和生命精华献给海拉,丰富她死亡国度的人口。如果安夏不介意展现它马后炮一样的仁慈,我也不介意分给它,只是我觉得,按照它的义理,这些人不值得它同情才对。所以,别这么沮丧表情好吗,你应该提起精神来,克服恐惧,给你身后追随你的人做个榜样。”

 

“殿下,我认为守护者阁下说得对,只有克服对死亡的恐惧,踏过不值一提的怜悯和绝不应有的同情,您才能成为真正的一国之君。”艾文莱斯特大公立于加西亚的左侧,对他加以鼓励,精灵成熟的容颜与神色似乎对眼前的一切见怪不怪,对此番地狱光景感慨却没有震惊。“圣光讲究仁慈、宽容与温和的爱,但也教会信徒制裁、惩罚与应有的杀戮。”

 

奥利维拉·金焰将自己的右拳在胸前的铠甲上轻轻叩响,义正辞严地对第四王子说:“没有什么比立刻行动起来更好,殿下,您过多的迷茫会左右军队的士气,令他们沉浸与残酷杀戮的怀疑中不能自拔,我们的战争是正义的,这一点,永远也不要质疑,毕竟,战争的结果永远比过程更重要。”

 

“是,我知道了。”加西亚闭上眼睛整顿心神,然后转过来,对身后随行的军队大声疾呼,“现在开始,每一层派出一个搜索队,法师给所有人附着两小时的飞行魔法,开始清点敌方阵亡人数,留一队在地面准备挖掘并运输战利品!重点搜索联军指挥官和首领的遗骸,找到的重重有赏!”

 

“既然殿下发话了,我就作为他的赞助人在此宣言——”紧接着,雷诺响应他的赏赐宣言,就像是给还没从怀疑和残酷氛围中完全挣脱的士兵们一记清醒剂,“找到联军指挥官穆珐提尸体的个人或小队,独得或平分二十万第纳尔金币!找到其他氏族首领尸体的,十五万第纳尔金币,除了金币的赏赐之外还有特别纪念勋章!睁大你们眼睛,荣耀、金币与尸骸同在!”

 

“吼!!!”不落要塞的西门外爆发出响彻天际的激昂呼号,现场的气氛顿时大不一样,这个数目的金币无论是对士兵军官还是其他职业的助阵者都诱人到白兔之于饿狼,大家在振臂一呼之后,纷纷拿出自己看家的本事,恨不得有三头六臂,在沙子与冰环之树中寻找可以让他们一夜暴富的目标。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6)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