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独立章节-热砂天使之爱(三)

PS:剧情承接独立章节-《祭坛恶魔的复苏》 


《奈芙兰德战记》-独立章节-热砂天使之爱


devil1019


(三)

维拉克鲁斯的军队在沙都索拉尔以及不落要塞-卓塞纳两处地点集结待命,面对沙漠联军的小股部队的挑衅并未大军贸然出击,任凭敌人在城外如何叫骂嬉笑都按兵不动。

 

“哼!他们畏惧我们沙漠女王的力量!龟缩在城里不敢出来迎战了!”

“哈哈哈,胆小鬼!你们的篡位者把国家的栋梁是不是都杀光了啊?”

“是啊是啊,几乎全家灭门哎!死剩个老四乳臭未干,按律还是未成年,这样的软脚虾居然还能重返王宫?笑掉我们大牙咯!”

“不如把维拉克鲁斯的王位让出来,穆珐提首领可是有魄力统一北方大陆的人!”

 

嘲讽的声音不绝于耳,已经让城墙上的士兵和骑士们愤怒不已,两天过去了,军队的统领者只要求所有人不得出关,严守要塞,即使面对任何挑衅都要忍耐,如果实在有人受不了污言秽语,那就向就近的法师申请魔法过滤耳塞。事实上,许多士兵和骑士还真的用上了,新道具令他们免受噪音污染。

 

不过,对方的挑衅手段也从噪音变成了视觉污染,所有你能想到的,凡俗的羞辱方式,敌人都做的出来。

写有羞辱文字的字幅,不但侮辱王室,更重要的是将北方大陆最大的帝国贬低得一文不值,这让刚刚从内乱中挣脱的帝国臣民们十分愤懑。不能中了这样低劣的激将法——道理从将军们那里传达到每一个士兵的耳朵里,大家都懂,但愤怒的情绪总是冲刷着血管,情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从国内抽调的牧师们及时地发挥了她们的作用,她们带来圣光守护者与黑暗女神的教诲,竭力平复每一个浮躁的灵魂。大家虽然不是那么激气了,但还是觉得心烦,求问上司们,如何才能眼不见心不烦?执勤的时候总不能把眼睛蒙起来,而那些狡猾的家伙刚好就躲在弓箭的最大射程之外,连法师们的魔法远程攻击,他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反应并躲开。

 

终于,这个烦人的问题被反映到了加西亚那里,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深思熟虑的问题,便扭头对大法师提莫尔说到:“那就劳烦你去给他们一点‘深刻的教训’如何?”

 

“谨尊殿下旨意。”

 

从沙都索拉尔来到不落要塞-卓塞纳的城墙上,简单慰问了执勤守岗的士兵,聆听了一群人的牢骚和抱怨以及对大法师亲临的感激和倾慕后,精灵法师向城外看了一眼。

 

对于维拉克鲁斯军队坚守要塞的状况,那些挑衅者似乎已经习惯并默认对方咬紧牙关不会出来上当,毕竟畏惧穆珐提首领的伟业权杖就在不远的地方,随时可以调动风暴与沙砾将敌人吞噬殆尽。于是,挑衅的小股沙漠联军的先遣队安心地在最远射程外安营扎寨,刚好又是城墙上士兵看得见的地方,用许多条地毯铺在沙地上,平出一块硕大的地方,在上面饮酒作乐,恣意寻欢。

 

确实辣眼睛——大法师这样评价到。

沙漠的野蛮人们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来侮辱帝国居民的眼睛么?

看看那些在硕大地毯上翻滚的赤条条的肉团们,用酒池肉林和恣意纵欲来嘲笑文明高度发达的帝国根本没有办法享受到这样任性胡来的极乐,那些身份地位的奴隶和仆从,不过是用来侍奉和发泄的工具罢了。

 

有一点稍微让人庆幸的是,那些被消遣的人里并没有成为俘虏的维拉克鲁斯的人,每一具尸体和每一个受伤的骑士与士兵都被完好地传送回城中,这是守护者阁下提出的“必须完胜”的理念所实现的一环,因此,法师公会与其他公会通力合作,在几天的时间内赶制了大量的传送护符,佩戴在每一位士兵和骑士的身上。

 

殿下与守护者阁下允许他们视情况而选择撤退,这在以前的军队作战时是不可能的选择,退怯者会受到军法处置,也会被同伴和国民耻笑,更会在作战时影响士气。从结果而言,使用传送护符的次数并不算多,士兵们也许大多反向理解了殿下和守护者的好意,认为上位者是在用这个东西来监督他们,而且从许久没有打仗,要打就打胜仗的心态来讲,他们并不愿意轻言撤退,反之,用更加昂扬的斗志来作战,直到监理这些传送护符的法师们视情况将其强制传回。

 

最初,士兵们还有些倔强,认为自己还能再撑一会,再击杀几个敌人,法师们则劈头盖脸地反驳回去:可以啊,看看那边同伴的尸体,因为一天只能被复活一次的限制,待会牧师们会将他们复活然后强制到第二天再回到战场上去,你们只需要治愈了就能马上返回战场,殿下要的是最效率的作战,明白了吗?

 

听完监护法师的解释,得知自己每一次杀戮都不会被辜负,他们再度返回了战场,直到将沙漠联军赶回了弩月之洲。

 

提莫尔开始思考。

思考如何能够不算残忍,又给他们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忽然,那些地毯给予了他一些灵感。

“魔网灵视强化。”在大法师的双目前出现了护目镜一样半透明的蓝色魔法能量薄片,通过这个法术,他可以更加清晰地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魔网脉络。

“织魔者莱莎的绣花针。”法术的创始人是第一位受到魔网之主启迪的奥术法师,这个法术让后世的法师们能更加精细地使用从奔涌的魔网管线里汲取能量做一些微小而细化的事情——比如,编制看不见且结实的网。准确说,是将那些零散的小块地毯通过魔网能量编织成一块巨大的地毯。

 

随着大法师纤长白皙的手指在空气中比比划划,最后做了一个缝补收针的动作,他小声呢喃了一句“完成”。周围的士兵和骑士们虽然恭敬地看着他,却不知道大法师完成了什么,只能通过等待来好奇地观望即将发生的事情。

 

“织魔者的新作品,现在,让我们来玩一个小魔术吧。”通过灵视视觉,提莫尔将双手的食指和拇指分别点到巨大毯块的四个角,然后做了一个拎起来的动作。

 

城墙上的士兵们就这样睁大眼睛,看着那块承载了寻欢作乐场面的巨大毯块呼啦一下子弹到了半空,下面扬起一片沙尘,有人摘下了过滤耳塞,听到远处传来一片尖叫与慌乱的声音。而大法师则像是平日里在自家院子做家务,晾晒被单农家妇女一样,将巨大毯块上下颠簸,那些肉体仿佛是太阳底下糟糕的螨虫,意图挣扎,却又无能为力。接着,他又比划了十字形的动作,将巨毯纵横交叠,士兵与骑士们光是遥望,就能想象那些肉体在外力的作用下碰撞、受伤,若是将其打成包袱,径直拎到这边来的话,那些人立刻就会成为阶下囚。

 

大法师玩弄了一会,从身边士兵与骑士们的反映来看,他们明显消去这些天憋住的一口恶气,最后,他放开了那块巨毯,等到那些挑衅者再次接触大地的时候,只能以蠕虫般的动作在地毯上挣扎,如果没有后方援护的医疗者,他们谁都别想立刻从地毯上爬起来跳脚痛骂。

 

“哈哈!活该!丁丁折了没有啊!”

“这些人以后恐怕要对X生活有别样的终身心理阴影了。” 

“胆敢在这种时候对帝国生乱的野蛮人就该断子绝孙!”

 

大法师满意地聆听着周围士兵与骑士们泄愤的话语,待哄闹稍微平静之后,按下他们的赞美,优雅而温和地对他们嘱告:“如你们所见,帝国想要惩罚这些生乱的恶棍是非常容易的,英明的殿下派我来给他们一个十分‘温和’的教训,因为他们的命是要交代在最终决战时刻的,届时,我们将给他们一个数百年乃至千年难忘的血之教训。”

 

前线挑衅的重大失败很快传回了弩月之洲,要塞指挥室里的六位首领反应不一。

辛多奈尔抓住这个机会,将烟杆对着额伦齐的方向点了点,轻蔑的哼了一声:“据说那支挑衅的部队是你的属下?哎,我真是同情他们的遭遇——我说的是那些身份低微的奴隶和仆从。明明前几天也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惹恼了维拉克鲁斯?你的部下们还真是个个人才啊。还是说,真是你的绝妙计策?”

 

肥胖的秃头中年人一拳吹到作战桌上,跳着脚无形象地大嚷大叫:“才不是我!是那些蠢材自作主张!但他们也做到了挑衅对方!这有什么过错!要不是帝国那些缩头乌龟不敢出来的话……”

 

穆珐提首领将沙漠女王的伟业权杖往作战地图上一磕,看到这个警告动作,肥胖秃头这才心有不甘地收了声,心想那个女人到底跟穆珐提首领有什么私下交易,她唧唧歪歪地说这么多,联军指挥官屁都不放一个,自己声音稍微大了点才说四句短话就被勒令收声。

 

其他五位首领被狼王冷酷的视线环视一圈:“既然前线新败,我们需要蛰伏待机,首领之间还是不要再增加新的嫌隙了,如果不能共同进退,你们知道我们六个氏族今后会得到怎样的结果吗?”

 

其他的首领纷纷看向指挥官,一致保持了静默。

 

“他们会从一个奴隶、背叛者那里得到一个只会进贡与俯首称臣的山德佐尔。”咬牙切齿地说出这番话,穆珐提的视线落在了手里的金色权杖上,“沙漠女王的伟业?她是让大沙漠得到了百年繁华,然而这繁华是建立在屈辱和屈膝上的。”

 

提到屈辱,辛多奈尔突然记起了数百年前的历史,那位掀起征伐之旗,虐待过伊莫莉斯女王,囚禁侮辱过曾经维拉克鲁斯帝国国君的沙漠联军的首领,正是穆珐提的祖先,记得那场战争结束后,帝国国君复仇怒火未消,将参与过联军的氏族首领们的尸体,悬挂在通商之路五个驿站的醒目路口,宣扬帝国国威,警示山德佐尔大沙漠的商人和旅者,这就是挑衅帝国、侮辱帝国的下场。据说,那些被食腐飞禽啄干的枯骨,直到当任国君去世之后才得以被允许就地安葬,同时立碑述史,警示后人。

 

没有人会蠢到反问穆珐提“那你为什么还要娶她的后人,使用她权杖里的力量”,操控她的留下的力量来侵略维拉克鲁斯,是对扶持傀儡政权的国家最好的羞辱。

 

“还有两天,大沙漠的复仇怒火将会席卷他们的边关,到时候,他们所谓的大法师也无法阻挡完全觉醒的热砂天使,我们要拿下的不止沙都索拉尔,还有那个所谓王室的最后储君,让他也体会当年的阶下囚是什么滋味!”

 

但首领们并没有附和指挥官的豪言壮语,他们或是被利益引诱来,或者就像辛多奈尔这样被裹胁而来,从未奢求要活捉帝国王储,若是能打下不落要塞,便是值得吹嘘一辈子的骄傲,若是能分得沙都索拉尔金库里的宝物,那在族群的历史上绝对是青史留名了。

 

“热砂天使的充能还剩下最后两天,多亏辛多奈尔找回了关键的‘奥卡之心’,我们的伟业才得以进行下去,额伦齐,至少她做的实事,功绩是高于你的,你的部下做出的事情反而打击了我军的气势,作为联军的指挥官,我并不想过于批评你御下无方,在这种时候,少与她争吵便是。”

 

南漠之舟的氏族首领额头上还在鼓动着青筋,最后咬牙切齿地搬出了态度底线:

“好吧!穆珐提!好吧……只要到时候分给我的战利品不少于她,我就少说几句!”

 

辛多奈尔见好就收:“我没意见,按出兵人数的多少,你是该多分,这点我丝毫也不想争辩。”

 

冬季的要塞,凉亭中放下了挂毯以遮蔽六面中五面来的冷风,只留下一面放置以幕帘,辛多奈尔一时心情使之,单纯地邀请穆珐提首领来凉亭小坐,喝口热茶。也许是为了消解决战之前的等待,联军指挥官答应了她的请求。

 

“请恕我问出以下可能有些冒昧的话,您是为什么下定决心要攻打维拉克鲁斯的?额伦齐那个胖子来要挟我出兵的时候,可没说得很详细。”

 

穆珐提先是用银质的调羹在斟满红茶的碗杯里搅动放入的方糖,在确认调羹没有变色之后,才谨慎地小酌了几口,女主人有些不悦地用嗔怪的口气问他:“看来你还是不愿意相信除了自己氏族之外的人。”

 

“因为你没有对联军忠诚的理由,毕竟你只是被额伦齐用塔利斯生存必要的粮食要挟而来的。”

 

“用遥远迷雾之乡的谚语来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你觉得维拉克鲁斯会放过在这种内乱时掀起外患的敌人?这要塞里各个氏族的卫兵都有,我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加害于你,就别想提着你的人头去维拉克鲁斯邀功请赏。再说了,我在你眼里是那么愚蠢而短视的氏族首领吗?”

 

“还请谅解,毕竟非常时期,就算在平时,我也不会忘记这个习惯,作为氏族首领,觊觎这个位置的人实在太多了。我相信你不是短视而愚蠢的氏族首领,你应该知道怎样对自己的氏族是最好的。”

 

“这是个好习惯,我得多向你学学。那么,关于攻打维拉克鲁斯的理由……这份决心的由来是什么?”

 

“十年前,我走访了通商之路。在通商之路到达不落要塞前的最后一站,我在绿洲驿站的路口见到了先祖的坟墓,坟墓上记载的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我当时问父亲为什么不能将先祖的遗骨迁回北漠,得到的回答是这座坟墓受到战胜者一方的魔法禁锢,它将永远在这里宣誓沙漠之民的惨败,警告他们永远不得反抗强大的帝国,否则就会得到先祖一样的下场。我在那个驿站住了一夜,仿佛四周呼啸的夜风都是先祖不得安宁的灵魂。那时,我便立誓,北漠之狼一族的屈辱,要由我来血洗!”

 

“那你是不信这个邪了?帝国的大法师玩弄我们的军队是易如反掌。”

 

“但是通过交战,我们也确定了他们拿我们的伟业权杖也没有完全反制的措施,只能被动防御。如果不是将我们诱向卓塞纳城中魔法埋伏圈的话……你是担心这段时间他们会想办法拿出应对伟业权杖力量的方法?等到天狼星升起的时候,伟业权杖里的力量将操控沙漠中最伟大的奇迹,他们绝对前所未见。届时,不落要塞的传说就会彻底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

 

“呃……那,假如我们真正战胜了维拉克鲁斯帝国,甚至逼迫他们割让沙都,之后,你有什么想法?你想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吗?”

 

“为什么不想?我虽然鄙视伊莫莉斯女王的某些历史,但她缔造一个统一国家给人民带来富庶生活的功绩我并不否认,换句话说,没有富余的国家哪里有闲钱去上贡。我不想向帝国上贡,只想要要一个强大的沙漠国家,直到西海岸边,与洛克多尔大陆隔海相望——这便是我的理想。”

 

“真是贤明而令人羡慕的理想,我的话,能让人民吃饱穿暖,得到南方的渔港就很高兴了。”得到渔港意味着可以将其当作通商的码头,事实上她一直垂涎的那座渔港的确在担当这个作用,尽管规模不及“南漠之舟”的其他贸易码头那么繁荣,但只要有一个码头,未来就是辽阔的大海,而不用总是面对岩石、沙漠和少的不得了的绿洲,塔利斯氏族的产出也会获得一个更好的价钱,甚至能与自由贸易联合群岛建立贸易关系……那样的话,氏族的人民就能过上比以往更好的生活。

 

“就这么简单吗?女士,祝我一臂之力吧,如果我成为沙漠之王,我一定想办法让额伦齐将南方的渔港让给你和你的氏族。”

 

“真的吗!”辛多奈尔的眼睛里放出光芒,肩膀也因为激动而怂了一下,声音骤然放大,连客人都微微吓了一跳。觉察到自己的失态,她连连道歉,“不,真是不好意思,我,我太过激动了……请让我平缓一会……”

 

穆珐提露出某种得意的笑容,认为自己戳中了对方内心最柔软却最急切的愿望。她的渴望真是犹如裸女一样,令人一目了然。“当然,我也明白现在说这些都有点早,我们先战胜昔日不可战胜之敌,未来对于沙漠之民是光明的伟大前程。”

 

“……谢谢你的激励,穆珐提首领。”塔利斯氏族的首领,面颊浮上些许红晕,兴许是被这许愿激励所致。

 

之后的谈话就是氏族间的些许杂事、轶闻,首领家事,乃至战事等等,直到一小时后,家长里短唠嗑得差不多,穆珐提要去仪式神殿查看热砂天使的充能情况,辛多奈尔这才起身送走了联军指挥官。

 

女士的表情早已变为哀悼般的肃穆,仿佛目送着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满怀憧憬奔赴死亡。

 

未来没有你所言的光明与伟大前程。

望着他意志坚决的背影,女士的目光里满是怜悯。

为何愚昧到迷信力量,却看不见帝国的法师可以轻易潜入这里,帝国的刺客想要我们的性命易如反掌,他们连纳珐莎公主的灵魂都可以轻易拷问,连我也随时都会沦为阶下囚。被久远的仇恨所束缚,被妄想的荣耀所引诱,被错误的远见所蒙蔽……我俨然已经看见你先祖的坟墓边上会多一座新的耻辱之碑了。

 

天狼星升起的日子没多远了,而沙漠联军的死亡倒计时也开始了。

那位精灵法师临走前的忠告仍然回荡在耳畔,辛多奈尔回到暂时空无一人的要塞指挥室,暗自盘算着如何才能让塔利斯氏族的成员尽可能多的活着回乡。再说,她并不会傻到轻易相信一个还未荣登王位者轻易的封官许愿,穆珐提的许愿里满是需要善后的漏洞,所以刚才的兴奋不过是给他装装样子,让他放松警惕。如母亲的遗言所交待的那样,氏族的未来,要靠自己去争取。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罪·塔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