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devil1019 主站:砂上的楼阁
http://blog.sina.com.cn/amunearu
 

【原创存档】《奈芙兰德战记》-独立章节-热砂天使之爱(二)

PS:剧情承接独立章节-《祭坛恶魔的复苏》 


《奈芙兰德战记》-独立章节-热砂天使之爱


devil1019


(二)

弩月之洲,要塞城堡的会议室——

沙漠狼王联军的六位首领围坐在会议室的大圆桌旁继续讨论战事和未来几天的计划,刚吃了败仗的人难免牢骚多火气重,一位身材肥胖的中年人恼怒地拍桌子大骂“北漠之狼”的首领只会吹牛皮:“当初是你说维拉克鲁斯内乱,现在正是袭击索拉尔的好时机!还是你说手里有先代女王的伟业权杖,能控制沙漠的力量,结果有多少用?你怎么没见能把维拉克鲁斯的要塞都市给埋了啊?”

 

另一位瘦高、嗓音比较尖细的年轻人看不下去了,吸了一口鼻烟,才慢吞吞地开口:“额伦齐首领,这么说就太过了,我们既然是联军,就不能把什么重担都压给穆珐提首领,这是打仗,不是魔杖的焰火秀,更不是实现愿望的灯神壶。”

 

一位身材丰满,身上挂着许多亮闪闪饰品,身着露脐装的成熟女性从身旁的果篮里捻下一颗葡萄,同样附和到:“对呀对呀,穆珐提首领使用伟业权杖帮联军取得优势的时候,可是额伦齐首领您气势高昂地说‘冲啊,我们今天就要拿下不落要塞-卓塞纳!’的。我们仨好歹还犹豫了一下,您可是没等我们做决定就自己带头冲了,差点被一锅端,还是穆珐提首领及时带我们冲出了一道口子。是应该责怪人家,还是感激人家,拜托脑子下下火,好好思考。为了团结,再重的话我辛多奈尔就不提了。”

 

被两人一起怼了的肥胖中年首领差点被气到心绞痛,他只是想找个人来责怪,发泄心头受挫的气愤,而建立联军的那个人自然是最好的人选,斥责带头的人当然有助于相对提升自身的声望。穆珐提自己一个字都没说,偏偏旁边的四个人有两个是帮腔的,有两个干脆就装哑巴。

 

就在这时,装哑巴的一位首领打破了先前的沉默:“穆珐提首领,我们现在遭遇了维拉克鲁斯的正规军全面抵挡,除了伟业权杖的力量,您应该还有其他底牌吧,让我们等到四日后天狼星升起的夜晚,到底能比现在增加多少胜算?伊莫莉斯女王的遗产到底还有多少比伟业权杖更有用?”

 

“还剩一样遗物……据说集齐它们,在天狼星升起的夜空下举行仪式,我们就能用伟业权杖,控制传说中女王生前最后的研究成果——‘热砂天使’。毋须集合沙术师举行大规模秘术,我们也能随心所欲让整个山德佐尔大沙漠的砂硕为我们所用。也就是说,伟业权杖不过是开启和控制‘热砂天使’的钥匙而已。那时,我们能够淹没的就不止要塞都市-卓塞纳了。”

 

“热砂天使……我有所耳闻。”美丽的辛多奈尔一边说一边露出敬畏的神色,“女王的晚年,西北的火狮之洲趁她重病卧床不起的时候发动叛乱,她的继承者奉命带上这权杖出征。在叛乱军前往山鹰之洲的路上,整整两万人的军队被掩埋在路途中的驿站都市里,只有一个逃出城的斥候目击了这一切。他说——”

 

被烈日之吻灼伤的热砂,

在天空盘旋飞舞,

它们组成了戴着冠冕的女性头像,

热砂的龙卷是她卷曲的长发,

滚滚的砂浪是她深情的爱抚,

天使说,沉睡吧,无信、无爱、无价值的愚者,

不止身躯,连魂灵也要沉睡。

 

“说得这么玄乎……穆珐提首领,最后一样遗物到底是什么,又在哪里?在四天后的仪式举行之前,我们真的能找到吗?”

 

“最后一样遗物,理论上应该是一件饰品。根据秘术师们破译的线索,在其他都市里都找出了能够启动热砂天使的女王遗物,唯有这弩月之洲还没有,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在这座城里。现在还在加紧破译线索中,弩月之洲也没多大,四天够我们翻个遍了,前提是维拉克鲁斯的军队不会在明天就跨过沙漠追到这里来……伟业权杖的力量能够抵挡他们的进攻,这点我有自信。论地利,沙漠至少不站在他们那一边。”

 

辛多奈尔想了想,大规模正面遭遇,伟业权杖所掀起的沙暴可以阻拦维拉克鲁斯的进军,可是她更担心的是精锐突袭这种事情,她亲眼见到对面的大法师所施放的魔法,是此生仅见的最绚烂的魔术:“但是我们不能小瞧了维拉克鲁斯……他们的大法师实力很强,每一个都是有单独消灭一座城池实力的。老实说我对防守战信心不是太足……”唯一的女首领有幸生在较为和平的时代,氏族之间的冲突也不怎么多,单说她自己,是没有参与过有规模的战斗的,换句话说……并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可以吹嘘。

 

“哼,辛多奈尔,女人就是胆小怕事,既然这么不情不愿,还不如把首领位置让给你的男宠,指不定还混得出一点战功!”额伦齐大声嘲讽刚才出言讽刺自己的女首领,特意提到男宠这事不过是为了讥讽她的婚姻因为丈夫的出轨而破碎,至今没有再婚。

 

一股怒火从脚趾蹿上头顶,美丽的女士再也不想忍耐这个肥胖男人对她品头论足,一巴掌拍到大圆桌上。

 

“你搞清楚,肥胖秃头,我们塔利斯氏族本来就没打算淌这次的浑水,实在是看你们都参加了,不想得罪你们而已。”辛多奈尔心里清楚,作为大沙漠西南部绿洲条件最少,而且领地还挨不到海边没有出海贸易港口,许多食物都需要向其他氏族领地进口,以及西边紧挨着蛇妖之国的塔利斯氏族,情况比其他五个氏族的状况要糟糕许多,幸好它们在出口石料、宝石和香料方面还能维持氏族平日里对粮食等物品的进口需求。作为距离维拉克鲁斯最远的沙漠氏族,他们并不觉得能在这次进攻中捞到多少的好处,但拒绝出兵的话,以后其他氏族绝对绝对会瞧不起它们,还给小鞋穿,作为行事一贯稳重的氏族首领,辛多奈尔在与其他氏族长老商量后,实在是不情愿地答应了联合出兵的要求。

 

额伦齐把嘴里的葡萄籽吐到辛多奈尔面前,言语从不屑到污言秽语,如同他脸上的那些抖动的肥肉一样彰显着蛮横与无礼:“你有本事不参加啊,我们用匕首抵着你那柔软的腰杆了?还是说没了我们氏族种植的鹰嘴豆,你的族人就得饿肚子,就连你那X里都填不满,晚上睡不香呢?”

 

“够了。”在女首领从椅子上跳起来要抢别人的金烟杆打人之前,北漠之狼的首领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喝,“额伦齐,收口吧。你今日的冒进给联军带来了挫败,又在这里挑衅其他首领,还打不打算把联军的团结和士气放在眼里?”

 

“我……”大抵是感受到穆珐提身上那犹如荒漠之狼的凶狠气息,额伦齐一时想不到反驳的话,论在场武力值最高,那也是这位“狼王”,他不愿意激怒了穆珐提,让自己的既得利益遭到削减。

 

穆珐提声色俱厉地瞪着额伦齐,掷地有声地说出忍耐许久的言辞:“我想要的联军是建立在六个旧贵族氏族团结联合的基础之上,如果做不到,现在我就宣布散伙,大家各回各家!当初可是你第一个答应,说要服从联盟规则的!”

 

跟这位年轻的狼王正面刚下去没什么好结果,额伦齐心里还是清楚,如果惹恼了他,指不定明天这弩月之洲就会出乱子,自己可不想无缘无故地惹来血光之灾:“……好吧,我住口,你是指挥官。论打仗我们是还得仰仗你,穆珐提。今天再这么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听的话,我先离开去休息了,但愿明天维拉克鲁斯的军队不会空降到这座城里。”说着,肥胖秃头的首领悻悻地离开,留给他们一个气哼哼的背影,走远了还不忘搂着他的美姬们,用侮辱的语言骂了一遍塔利斯氏族的首领。

 

“穆珐提,今天还是散了吧。明天我们得组织队伍修整和加固防御,希望你的秘术师们能早点找到最后的要素,我们还是相信持有伟业权杖的你的。”说着,先前那个嗓音尖细的氏族首领也站起来,跟其他人道了个别,回到要塞自己房间去休息了。

 

这个时候,穆珐提还不知道自己的属下在运输的途中,刚好弄丢了含有重要线索的粘土板。

 

正值午夜,辛多奈尔总觉得神经紧张,在浅眠中苏醒的女首领实在是不知道能做些什么,打仗这种行程她可没把最钟意的男宠也一起带来,为的是其他人能少说点闲话,结果她最讨厌又偏偏不得不低头求人的家伙,自己却带着一打的美姬随处逍遥快活,仿佛四日后就应该在沙都索拉尔的将军府邸大酒大肉大快朵颐。

 

随便逛逛好了,心烦意乱的她如是想。

于是,让家仆驾驶着马车,随便在深夜的城里走走。

 

路过鸵鸟之灵奥卡的神庙,她让家仆在这里停车,自己进去购买一点祭品,讨个庇佑。如果真的是要遭遇彻底的败仗,起码也让鸵鸟之灵赐予她和属下迅捷的脚程,早日逃回西边的家。

 

可能是太晚了,值夜的神庙祭司也在角落里打盹,想买祭品也没得买,觉得扫兴的女首领只好干巴巴地拜祭了一下,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她敏锐地捕捉到一串脚步声就从神庙大厅的外墙路过,非常急促。尽管有些不明所以,好奇心还是驱使着她,打算到神庙的后庭去看看,为什么夜晚会有这样急促的脚步声?庙里的祭司不会有那样轻浮的举止才对。

 

顺着直觉的指引,她来到了神庙后庭最偏远的角落——一块墓园。

五个神庙祭司围在一块墓碑前,其中有个人高举法杖,似乎是在进行某种仪式。

 

他们在干什么?

辛多奈尔躲在柱子后面一边偷窥一边好奇。有醒着的祭司,那应该可以去讨一点的祭品……

 

但是,她很快发现场景好像,有点不对劲。

墓园里最醒目的那块墓地的上方,出现了磷蓝色的飘忽物体,看起来简直就是……幽灵。

 

从幽灵的身形和轮廓判断——是一位女性。

 

氏族首领的脑子赚得很快,她记起了伊莫莉斯女王唯一的孙女确是葬在这里,那么这些祭司深夜召唤纳琨莎公主的灵魂做什么?

 

五个祭司服装的人里,一个女声响起,尽管声音不大,还是能听到一点:

“深夜打扰了,沙漠的公主殿下,您知道伊莫莉斯女王陛下留在这座城里的遗产是什么吗?”

 

“你们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把祖母的遗产告诉你们!”灵魂在回答的时候显然感到冒犯,并严厉斥责质问者的动机。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请恕我无礼了。死灵魔法——千魂的追忆索!”

 

死灵魔法?!

辛多奈尔顿时心惊肉跳起来,她听说过沙漠里研究死灵魔法的秘术师人数寥寥,但一个个都十分厉害,据说能让枯骨成为兵器。莫非穆珐提打算直接让研究死灵魔法的秘术师来拷问伊莫莉斯女王的孙女,从而得到最后一件遗物的下落?

 

灵魂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女首领感到耳膜一阵刺痛,心脏仿佛有一根针穿了过去。

 

“……搞定,那块宝石在大殿鸵鸟之灵的雕像里。”

 

“可是大殿里鸵鸟之灵的雕像大大小小有7樽,我们怎么知道是哪一个?”

 

“她说,有特殊文字的记号。”

 

“那动作快点。”

 

女首领眼看他们往大殿的方向折回,她不想遭遇这群人,于是慌忙猫着身子想要往回走——这并没有躲过缇娜·月华的鹰隼般敏锐的眼睛。

 

“有‘老鼠’,先走一步。”

 

辛多奈尔明明听到身后有紧追而来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却没有人影,她只能继续奔跑。而借助魔法道具沿着墙面疾走的潜行者算计好了距离,在飞跃到女首领背后的同时,砍下了一记凶狠的手刀。女首领只感觉脖颈后面一记钝痛,然后意识断线。

 

 

“提莫尔,怎么处置这个女人?”缇娜问他。

 

“先捆起来,我会下噤言魔法。从这身夜色中都闪闪发亮的华服看来,这女人身份不低嘛,难道是哪位首领的宠姬?当然这个回去再说,走,咱们现在赶紧去把藏有遗物的雕像确定。”

 

回到大殿,提莫尔在前后门处放置了“催眠告示牌”,这样凡是意图进入大殿的人都会晕晕乎乎地绕开。

 

他们分别寻找,最后提莫尔在最小的一个非石雕的泥造像的腹部发现了用恶魔语撰写的文字,安德里亚凑上来仔细分辨,虽然文字有些许风化脱落的痕迹,但仍然能辨认出是恶魔语:“你们退后,我得先确认有没有机关。”

 

安德里亚使用自己的武器开始向这樽雕像灌注恶魔能量,渐渐地,鸵鸟雕像开始如机关一样展开,瓦解,最后在中心处暴露出一枚饰品,看样子是胸针,被黑色的羽翼包裹的,是血色宝石:“是它了,我能感受到封印之下的恶魔能量。看来伊莫莉斯女王晚年的研究方向是……走吧,我们可以回去交差了。”

 

“这女人怎么办?”女猎人指着自己肩膀上像扛麻袋一样扛着的衣着光鲜的女人。

 

“带走,回去拷问看看有没有价值。”将雕像重新复原后,提莫尔开启了通往沙都索拉尔的传送门,一行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了一会——

哗啦。

一阵剧烈的寒冷刺激让辛多奈尔从昏迷中醒来,缓缓睁开眼睛,四周不是熟悉的神庙大殿和鸵鸟雕像,也没有什么祭司和烛火,一群显然是维拉克鲁斯外貌的人和精灵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那目光与审视笼中的金丝雀没有太大的区别。自己被绑住了手脚,关在一个只有头顶的天井可以投进光来的黑暗空间,周围有着贮存蔬菜的菜窖才会有的气味,十分复杂,令人胸闷气短。

 

女首领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肯定被墓园里那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绑架了……但是,他们不是穆珐提的人?

 

“你醒了,女人。”一个低沉而粗重的男声在头顶响起,“报上你的姓名,所属氏族,别跟我们讲条件,耍滑头的后果是我们会关上这地窖唯一的通风口。”

 

“辛、辛多奈尔……塔利斯氏族的……首领。”

 

哎?我们这就轻易逮到了联军的首领之一?这是中彩的概率吗?

精灵法师对人类黑暗骑士说。

 

“你在鸵鸟之灵的神庙做什么?”

 

“我只是睡不着,想到神庙买点祭品恳请奥卡的庇佑。”

 

“你的部队在联军中占多少比重——换个问法,你带了多少人?”

 

“两万五千人,今天回到弩月之洲的时候只剩两万三千了。”

 

“你们在弩月之洲的要塞城堡里都谈了些什么?”

 

“穆珐提说还差最后一件伊莫莉斯女王的遗物就能启动……‘热砂天使’,是一个传闻中的玩意,我也没有亲眼见过,这个想必法米利家族最清楚。他说最后一件遗物理应在弩月之洲,因为其他的洲都已经找出了别的遗物。”

 

“看来和斯玛拉尼娅带回来的粘土板所启示的信息是一样的。这玩意应该就是沙漠联军在找的最后一件女王的遗物。暂时问到这里,我们先去回报主君和殿下。”

 

“抱歉得让你在地窖里呆一阵子,至于还会不会放你出来,让我们的领袖来评判一下你是否还有利用价值吧。”精灵法师向地窖里的女人挥挥手,合上了天井的盖子。

 

辛多奈尔对这次出兵追悔莫及。

她现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少时间,从肚子还没有饿得咕咕叫来看,估计只是几小时。明明带着虔诚之心走近鸵鸟之灵的神庙,为什么却突遭横祸,被绑来这遥远陌生的黑暗地窖里。如果那个精灵没撒谎的话,这里十有八九是维拉克鲁斯境内的沙都索拉尔。那个肥胖秃头的乌鸦嘴!维拉克鲁斯的人没等明日就空降到了弩月之洲!被绑走的为什么不是那个惹人厌烦的家伙!世道命运为何如此不公!

 

女首领全身被绑,愤懑地在地窖里稀薄的干草上蠕动,分明听到角落里传来老鼠的吱吱声,还不止一只。她吓得顿时不敢乱动了,唯恐这些吃惯了干蔬菜的老鼠们突然想开荤,万一把自己当作可以啃食的肉了该怎么办。值得庆幸的是,蛇类已经在冬季进入了休眠期。

 

过惯了还算优渥的统治生活,突然沦为阶下囚,她想到自己的氏族群龙无首,想到自己离开了氏族将一无是处,想到自己很可能变成一具腐烂的尸体在地窖里喂老鼠,无尽的恐惧顿时蔓延到全身全心……如果那些人还打算揭开头顶上的盖子,那么她将用尽一切可能交涉到一条生路。

 

五人小队汇报了他们此行的结果,以及推测。

雷诺将那枚色泽搭配充满了暗黑风味的胸针在手里不断摩挲,似乎是要与这枚饰品进行某种沟通。

“是真货。提莫尔,你出手的任务果然反响不错。安德里亚,你们也辛苦了。”

 

五人一边谦逊地回答,在心里嘀咕着其实并不怎么辛苦呀,轻而易举,毫无挑战性。

 

“雷诺,既然我们得到了穆珐提他们想要寻找的最后一块宝藏,是不是意味着‘热砂天使’无法启动了?”

 

“你想得太美了,加西亚。我来告诉你一部分的真相吧……其实,只要有伟业权杖,它就能启动‘热砂天使’,这枚藏在鸵鸟之灵雕像里的‘心脏’一样的宝石,不过是‘热砂天使’的能源板块之一。”

 

第四王子没有蠢到追问他的守护者“你怎么知道”,从粘土板上用恶魔语撰写日志来看,伊莫莉斯女王晚年跟恶魔没少打过交道。而雷诺·普拉菲尔作为这个世界所有恶魔的统领者,没理由不知道大地上信奉者的所作所为。

 

加西亚立刻关切地问到:“那么说,经过四日后的仪式,‘热砂天使’就能以濒临最大限值的能量启动了?我们的军队和边境会变得怎样?!”

 

雷诺轻笑一声,仿佛事不关己一样轻松与客观:

“不落要塞将会陨落,沙都将名副其实变成埋在沙子里的都市,要我说,就这样。”

见识过恶魔大君的实力,属下们不会质疑她说的每一个字,而且她鲜少有开过玩笑。

 

她说的话到底有多么轻描淡写,房间里的空气有多么沉闷,这个话题太沉重,大法师思索了一下正面抵抗热砂天使的胜算可能不太高,于是做出了最直接的战术建议:“那意味着我们必须破坏他们的仪式,夺走剩下的能源板块,才能将我军的损失降到最低……殿下,守护者阁下,请允许我带队再次前往弩月之洲。”

 

加西亚正想要恩准大法师的意见时,只见自己的守护者微笑着伸手示意别忙别慌,我们有的是时间。

 

“大法师,我问你一个问题:在你看来,怎样的胜利是最辉煌,最有意义的?”

 

“当然是深入敌后,挫败敌人的阴谋,防范于未然。”

 

“那我给你一个更有意思的意见作为参考:那就是让敌人地阴谋顺利地实施,不过我们需要做一点手脚,让他们在自鸣得意中步入毁灭,没有比这个更羞辱敌人,也没有更辉煌的胜利来挑战这样的高傲行动。”

 

“那,您希望我们怎么做?”

 

“暂时不需要你们再冒险深入敌后……我有个坏主意。”说着,恶魔君主将那枚胸针紧紧地握在手中,直到他们肉眼可见手的缝隙中渗出紫色的微光,就连加西亚他们都感到了些许不安,即将在不久之后背负帝国黑暗一面的内阁大臣,会向他们展示自己行事的风格到底有多么违背常理。“‘写入’完成……对了,你们不是逮了个联军首领回来吗,正好,就让她充当一下毁灭的信使吧。”

 

小天井的盖子……准确说应该是通风口的盖子被揭开了,那些许的光亮让辛多奈尔又再燃起了生存的希望,这意味着自己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一点价值的。她费力地支撑身体,好不容易换成跪姿,放弃尊严来祈求对方可以询问自己什么,否则,还不等老鼠的凝视,自己就会先窒息在这里:“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我一定尽力回答。”

 

“如主君所料,你的求生意志还满强的,不愧是山德佐尔大沙漠中生存环境最恶劣的氏族的首领。”

 

“我的母亲教导我,无论情势如何恶劣,以生存为优先,这是也是我们的族训。”

 

“很好,那么,你是想从这里出去,还是成为陈尸菜窖的倒霉蛋?”

 

“当然想从这里出去!我宁愿迷失在沙漠里,也不想留在这里成为鼠辈的食粮!”

 

“提莫尔,弄她上来,带去见殿下他们。”

 

 

沙漠氏族与维拉克鲁斯的通商还正常的这些年里,维拉克鲁斯王室的八卦轶闻也会随着商旅们的口口相传流到大漠深处。女首领听说过第四王子是个开朗阳光的年轻人,想来也是意气风发、无忧无虑的标准纨绔子弟的模样,眼前这个人,怎么看起来也比十七岁要多上个四五年,而且满面写着今日天气是阴天。

 

“自我介绍就不必了,塔利斯的氏族首领,想要活下去就就得答应为我们做事,你现在是否清楚自己的处境?”

 

面对毫无回旋余地的咄咄逼人之语,氏族首领不得不跪着低下了头:“我明白。”

 

加西亚将那块镶着血红宝石的胸针丢到她的膝盖旁:“拿上这个回去,作为宝物呈献给你们的联军首领,这是他千方百计寻找的最后一份遗物,如果非要取个名字,那姑且叫做‘奥卡之心’吧。”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饰品,潜意识怀疑它是个赝品。

“哎?为什么……你们不是应该清楚……它是热砂天使启动的最后要素?”

 

“哼,你觉得维拉克鲁斯会畏惧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如果‘热砂天使’真的像传言那么厉害,伊莫莉斯女王的后裔早就把遗物们收集起来,向我们发起战争了——但是他们没有。我也不知道北漠之狼的首领是如何游说你们相信,有了它的帮助,就能拿下索拉尔。”

 

“我听说过伊莫莉斯女王晚年的传言……大家都听过,所以这个传闻在山德佐尔不算是谎言。不过,我并不是很愿意参加这次的联军,如果不是粮食这些生存命脉需要向占据了大漠南部且把握了所有出海口的‘南漠之舟’氏族购入的话,我真的可以拒绝到大沙漠的东边来送死。塔利斯氏族还没沦落到不冒险就会立刻饿死的疯狂。”

 

“我也觉得分裂的氏族首领之间关系没那么融洽,联军也没那么团结,除了你们之外,其他氏族是畏惧穆珐提手里的伟业权杖才答应出兵的?”

 

“至少额伦齐和他的氏族是比较自愿的,因为那个肥胖秃头就是个爱财如命,利益为大的家伙,而且做梦都想躺在索拉尔的金库里搂着金发美女睡大觉。他第一个答应,然后与穆珐提一起威逼利诱,游说了其他氏族。这秃头麾下有四万的沙漠骑兵,与穆珐提麾下的队伍一样是装备最精锐的,比起他们,我们这些边远地区的,跟他们的差别大概就是乡下和城里。”

 

“我们对你的要求就是带上这个东西回到弩月之洲,你要让其他氏族首领相信你是自己寻找到它的,其他就看你的智慧和脑子够不够用。你不是想活命吗?本人就大发慈悲放你回去,至于你今后能不能活下来,那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你们是想让我成为叛徒吗……”凭直觉,敌人要你干的事情十有八九都不会是好事。

 

“会不会成为叛徒就要看你的演技是否精湛了。你是觉得活着更重要,还是作为沙漠氏族的忠烈死去更重要?”

 

废话,当然活下来更重要。

“既然你们如此有把握,这场战争恐怕不会以我们的胜利告终。如果其他人在战争中死去,对我和我的氏族来说,可能反而是一个机会吧。”

 

这时,她在第四王子的脸上看到了阴转多云的迹象,也许那才是他应有的本色。

“对呀,你不想要山德佐尔大沙漠南边的出海口和难得的渔港吗?”

 

一瞬间,女首领的眼中散发出渴望的光芒,第四王子透视了自己的心愿吗,为什么会如此一语中的、一针见血。那样的话,族人们就不用总是只能吃到晒干的海鱼了,有些人甚至一辈子都没出过海……

她咬了咬牙:“我会按照你们说的去做。”

如果会被沙漠的子民骂作叛徒,她也想成为伊莫莉斯女王那样的“叛徒”,是个人,想要活下去,想要自己和至亲们过得好一点,有什么不对?

 

“我们不会承诺给你什么好处,等仗打完了,自己慢慢去收集,会更加愉快,战争对每个人都是机会。”

 

夜已深,大法师将塔利斯氏族的女首领随机传送到弩月之洲城中一个不起眼的地点,临走前,提莫尔·兰给了女士一个忠告:“我们的主人并未要求我在你身上释放什么监督用的魔法,你的手里、你的心里,握着你和你氏族的未来,请好好考虑。作为维拉克鲁斯一个地道的东都人士,那种滨海听涛的感觉是此生重要的财富之一。就这样,我们静候佳音了。”

 

辛多奈尔从偏僻处绕回神庙门口,果然,时间太久,仆人已经没有停留在这里,肯定是觉得自己突然失踪有蹊跷,可能去回报其他首领派人去寻找了,从现在起,耽搁得越久对自己不在此地的情形就越难以说清楚,于是,她决定拦住一辆军士的马,表明自己的身份后,骑马直接回奔要塞城堡,要求单独面见穆珐提。

 

“你突然失踪在奥卡的神庙,怎么回事?”

 

“很重要。”她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质问,而是掏出了“奥卡之心”,递给他,“你是不是在寻找这个东西?”

 

“这个是什么?”看起来只是普通的胸针。

 

“拿给你的秘术师们看!是不是你需要的‘热砂天使’的最后一块遗物!”

 

“……你是怎么找到的?”

 

“等你的秘术师确认了我再放心地告诉你,现在我也处于有点如梦似幻并且心情激动的状态,我只想知道它的真伪,求你了!”

 

穆珐提没有亲自接过,而是让侍卫接过那块东西:“可以,跟我来。”

 

在秘术师聚集的房间里,两位首领尽可能耐心地等待他们讨论出结果。

“禀报首领,这枚胸针的确与其他的遗物散发着同样特征的能量,而且……比其他遗物的能量更强!”

 

“是吗?”虽然表情没有非常明显的变化,辛多奈尔还是从穆珐提的嘴角边上看出了难以掩饰的欣喜。“你确定我们能用它来确保‘热砂天使’的完全启动?”

 

“是的,恐怕……会比我们想象的效果还要出色!恭喜首领大人。”

 

嘱咐秘术师们好好研究新遗物的力量并让其最大程度发挥作用,穆珐提总算放下了心中高悬的大石。在回去要塞城堡各自住处的路上,他询问辛多奈尔入手这玩意的途径到底是什么:“现在可以说说,你是怎么得到那枚胸针的吗?”

 

女首领早就在回到要塞的路上打好了腹稿,她将自己的际遇半真半假地说了出来:

“今天刚吃了败仗,我在心痛属下之余,神经紧张有些失眠,就打算起来随便在城里逛逛,路过鸵鸟之灵奥卡的神庙时,就决定进去买祭品来供奉,但是从前面大殿走到后面中庭都没有几个醒着的祭司,直到我来到了纳琨莎公主的墓地。在那里,我忽然见到了公主的幽灵……”

 

女首领神情激动,手舞足蹈地生动比划了自己是如何遇到幽灵,险些尖叫最后又咬住舌头,结果公主显灵正是为了告诉自己最后一块秘宝埋藏在城外绿洲的水池里,它能启动热砂天使并使其作为心脏部分,让热砂天使的威能最大化。

 

“为什么纳琨莎公主要告诉你这个?”

 

“公主一生都在为沙漠王国的兴盛操劳,如果非要找个理由,恐怕她并不希望见到我们吃一个结实的败仗,然后让维拉克鲁斯的铁蹄踏平整个山德佐尔大沙漠吧。至于为什么是我,可能因为性别,或者刚好只有我这样值得托付的人在她的附近?事发突然,大概是被幽灵惊扰了情绪,那时我仿佛就被她的余音在耳畔萦绕,与指引。连门口等待我的家仆都没打招呼,便匆匆离开神庙,深入了夜晚的城外,让你和大家担心真是很抱歉……希望,我的发现能够弥补这一切,穆珐提首领。”

 

面前的女性带着诚恳的歉意给自己深鞠一躬,作为联军领袖和指挥官,他就算多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最后一块拼图到手了,他就有更充足的底气去率领联军,也不枉几小时前自己在额伦齐面前为辛多奈尔帮的腔,这大概就算是好心有好报吧。

 

“你的奇遇是给联军在昨日挫败后的极大鼓舞,待到我们胜利占领索拉尔之时,一定会给鸵鸟之灵与纳琨莎公主奉上莫大的祭品。你和你的军队也将分得比预期更多的战利品。”

 

“那是自然。感谢你的深情厚意,穆珐提首领。现在心情不错,总算能睡个好觉了,那么,先行告退,晚安。”

 

“晚安,辛多奈尔女士。”

 

在回到房间的一个小时内,辛多奈尔并未如先前所言的那样安心就寝,与同阵营的其他首领离心离德,让她更加辗转反侧。

 

如果自己的使命是将那枚胸针送到穆珐提手里,那么这使命就已经完成了,之后会怎样,全凭使用者自己的造化。对于这种有雄心壮志的人,她多有敬畏和愧疚,对于肥胖秃头那种人,这份背叛就让她心安理得。若是有当年伊莫莉斯女王那样的遭遇,关于背叛的意志,则会更加坚定吧。

 

沙漠的先代女王啊,您是要我静静地看着他们走向毁灭吗?

届时,我和我的人民,能否在这场战争里苟活下来呢?

 

TBC

 

备注:

1、塔利斯氏族:辛多奈尔是这支氏族的首领,年龄在三十二岁的样子,婚姻状态是离异,实实在在的沙漠美女,继承母亲的氏族首领一职已经有十年了。塔利斯一词在山德佐尔大沙漠的俚语中是“富饶之岩”的意思,尽管作物收成不好,粮食常年要看别人脸色进口,但从当地岩石中采集到的货物仍然可以维持生计。它们是大沙漠六支氏族中生存条件最艰苦的一支,一直以来想要得到大沙漠南部海岸线的一块土地用以建造港口,但是掌握了南部海岸线的“南漠之舟”氏族拒绝了它们的条件,长期以粮食来换取对方的高价值产出。辛多奈尔一直苦恼着氏族被欺负的窘境,但是对方的势力和地盘都远超自己的氏族,她认为自己毫无机会,只能忍耐。只要能让自己和氏族的命运延续下去,她都会去尝试那样的机遇。女首领最淳朴的一个愿望是能在海边拥有一座足以捕捞新鲜海产的渔港,让族人们不再以干瘪的鱼干作为辅粮。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3)
 
上一篇
下一篇
© 影月之霜殇|Powered by LOFTER